燕莲不管心里有什么样的想法,在月子里,太多的关切,反倒会让人忌讳,所以她只能对梅以蓝同情,稍微的帮一,也不能帮的太显眼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咯咯……,”燕莲趴在桌上画着城外那块地的雏形,准备在上面正式的盖子。她听到了孩子的笑声,转身看去,惊奇的发现,双胞胎大的竟然会翻身了。这小家伙大约是觉得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有些惊奇跟得意,咧嘴笑了。

    娃儿仰头对她笑着,燕莲自然回以温柔的笑容,心里则在坏坏的腹诽着:看你笑多久……还没想完呢,小手臂累了,“啪”一就趴在垫着软垫子的小床上,嘴巴瘪瘪,随时有大哭的可能。

    “夫人,你就不能抱一吗?”七巧进来,赶巧看到了,立刻哄着孩子责怪着。

    “多哭哭,对孩子好,他哭一就好了,别抱他起来了,”燕莲见状,立刻阻止了七巧的举动,无法跟她解释孩子多哭哭,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就干脆摆起架势阻止着。

    “噢,”七巧皱皱眉头,心疼的看着瘪瘪嘴的二少爷,觉得夫人对两个孩子一点都不疼爱。

    七巧心里的想法,燕莲自然是明白的。她教养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没有因为生两个孩子而洋洋得意,宠着,腻着,反倒是摆起了许多的规矩,让七巧总是黑着一张脸,心疼不已,好像她不是亲娘似的,看的她哭笑不得。

    对孪生子,她怎么能不疼呢?她比谁都疼他们,可是,母亲只有一个,若是她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造成一个孩子心里不平衡。

    好在,有实儿,他这个当哥哥的,会解决自己很多的问题。

    前世,她看过一户人家,家里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妈妈亲自带,一个被送到乡让爷爷奶奶带。等到过年回家的时候,让奶奶带的孩子已经不认识自己的爸爸妈妈了,对着他们甜甜的喊着:叔叔阿姨……这一幕,一直在她的脑子里闪烁着。

    后来,人家问那孩子,爸爸妈妈呢,他说自己没有爸爸妈妈,只有爷爷奶奶……。

    北辰傲不在,她一个有限,只能用特殊的方式表达她的爱意,也尝试让两个孩子习惯彼此,这样,能让他们彼此依靠,习惯另一个跟自己长的一样的人存在。

    孪生子的教育,非比寻常啊!

    她要的是两个孩子都优秀,而不是一个风头盖过了另一个。

    北辰卿跟北辰傲不是孪生子,却因为北辰家族极品的族规弄的北辰傲一直被狠狠的压抑着,被北辰老夫人看不起,才弄出了被药那么离谱的事。

    她可不想自己的三个儿子最后弄成三兄弟相争,那就太可笑了。

    “有王爷的消息了吗?”七巧坐在一边看顾着两个孩子,没有抱起来,燕莲就低头看着那个图纸出声问道。

    “管家说,王爷已经在启程的路上了,”七巧轻声回答着。

    “夫人,”外面的程云没有敲门就走了进来。

    自从生了孩子之后,燕莲就告诉程云跟七巧,进来的时候不用先出声或者敲门,免得吓到了孩子。

    “什么事?”程云的脸色不是很好。

    “岳三少派人送来一张请帖,说要请夫人在宴月搂有事详谈,”程云把一张红艳艳的请帖搁在桌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喜帖呢。

    “原因?”燕莲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问道。

    “……具体原因没说,”程云迟疑了一后解释说,“不过,属得知,方家村那边的地,岳三少估计已经处理不了了!”

    “哦?怎么回事?”她没生的时候在战王府里没有出去过,生了之后自然更出不去了。两个孩子可是在喝奶的,她一出门,两个娃儿就得饿肚子了。

    “两个村民的胃口越来越大,提的要求更高,岳三少根本不把那些银子看在眼里,显得无所谓……可是,种粮就如夫人说的,跟老天抢吃的,所以今年八月的一场大雨,冲掉了两个村子快要收成的晚稻……,”程云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夫人的脸色,猜测着夫人会不会去见岳三少。

    自从夫人生了,出了月子之后,她浑身的气势就更不一样了。

    如今,府里的上上真的把她当成了主子看待!她虽然足不出户,可是派程林等人做的事,却让他们几个打从心里佩服。

    那城外的地,已经被分割好了。有要盖子的,有用草灰肥地之后种粮食的,有人工挖的跟古泉村一样蓄水的,慢慢的,经过冲刷之后,竟然变成了一条河……最最惊奇的,大概是从山上用竹子接的流水的管子,家家户户都有,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这样的想法,大约除了他家夫人,是不会有人这么做了。

    “颗粒无收?”燕莲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严肃的问道。

    “是!”程云面对她锐利的眸光,硬着头皮说道:“村民闹的很厉害,说是岳三少影响了两村的风水……,”

    “呵,”燕莲还没等到程云说完话,就冷笑一声打断了。“那些村民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总会尝到苦处的!”

    “属猜测,那岳三少请夫人相谈,无非是希望夫人出手,帮他一把!”程云的眼里都是警惕,主子来信偷偷警告之:无论如何,不许夫人出府,否则严惩不贷。

    可是,人家的请帖送的光明正大的,瞒住了一时,瞒不住一世,要是夫人知道自己擅自做主,说不定又会恼怒了自己,所以她如实禀告着。

    “呵,我没落井石,就已经不错了,还帮他?他想的太美了!”燕莲嘲弄一,睨了那张红色请帖一眼之后说:“程云,回句话给岳三少,就说家有稚子,不方便出门,请见谅!”

    当初,岳三少伤人的事,她可没有忘记的。四婶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就被他给弄没了。好在那小子坚强,跟双胞胎差半月。

    将来,等孩子长大了,不知道抗议的是哪个比侄子小的小舅舅呢,还是自家孪生子抗议有个比自己还小的舅舅呢?

    辈分这个玩意,真的有意思!

    “是,属立刻就去办,”程云悄悄松口气,想着不违背主子的命令,就是最好的。

    程云出门之后,燕莲抽过一张洁白的宣纸,在纸上不知道写了什么,嘴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的,看的七巧忍不住缩缩脖子,觉得夫人笑的时候,跟王爷差不多——一副算计人的样子,好渗人啊!

    “岳三少,你欠老娘的,终于该好好算算了!”燕莲用笔画了一,脸上扬起了大大的笑容。

    程云用一句简单的话打发了岳三少,把人家气的砸了一大堆的东西。

    “应燕莲,你个贱人,”岳三少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冲到战王府收拾了人家。可他心里有这个想法却没那个胆子。

    “少爷,方家村跟溪坑村的村民成天闹腾着,不但地种不了,他们还说今年颗粒无收,是怪岳家坏了他们村的风水,属极力的压制,恐怕快要压不住了,”为了银子,那些村民快要疯掉了。

    “不服就动刀子,本少爷就不信了,那些愚民真的不怕死!”失去理智的岳三少已经不管这些了。

    “少爷,万万不可,”一边的老人一听,立刻劝阻着说:“上次出事,好在极力压制,应燕莲也没出声,否则吃不了兜着走的是咱们!”

    “那要如何?”岳三少第一次后悔摊上了这样的事,“这件事若不解决好,被我爹跟宫里的贵妃娘娘知道,你们该知道本少爷会有什么场了!”

    他生意做的好,有银子赚,是爹看重的,娘娘器重的。要是没银子赚,他算什么,他自己清楚。

    古泉村的事,他用了许多的法子,可还是没办法得到,所以才想学,可是根本不管用,也不知道应燕莲到底是怎么做的。

    “少爷,”老者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用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换城外的地,那是不可能的——应燕莲不好糊弄,更何况她花了那么多的心力,如今出面的又是战王府的人,若是太明显了,反倒会引来战王的怒火,他已经在启程回京的路上了,”

    与海国一战,秦国大获全胜,还烧了海国的战船,消除了秦国的隐患,这是多大的功劳,他们都不敢想。战王原先就得到皇上的宠信,如今,恐怕会更宠吧!

    “那要怎么做?难道要本少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意气风发吗?”岳三少的心里憋着一口老血,恨不得立刻喷出来。

    遇到北辰傲跟应燕莲,那是他这辈子的噩梦。

    “若是不能为敌,就交好,”老者像个睿智的,深思熟虑之间,已经权衡了利弊,劝着说:“少爷,你与战王并没有明面的为敌,老奴的意思是,还是交好为好,毕竟与战王交好,与贵妃娘娘在宫里也有好处,”

    战王如今是谁都没有帮,那是因为战王的身份一暴露,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他就去了南方,根本容不得人家手。这一次,他回来了,想要跟战王交好的,攀谈关系的,肯定很多,包括能够应燕莲,为战王生了三个儿子,利用的价值更大。

    “……,”岳三少很想拒绝,可他知道,自己没有决绝的余地。“要怎么做?”

    “古泉村的地,在应燕莲的掌握,做的那么好,那么她定然是有能力做好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所以老奴的意思是……不如把地卖给她,看她有什么意思,”而且,那地,继续留来,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要是应燕莲想接手,那是最好不过的。若是不想,不如卖个人情,直接送给她,好让少爷摆脱这烫手的山芋。

    岳三少沉默了许多,终于叹息一声说:“若是能跟战王交好,本少爷就算买地送人,也心甘情愿,否则的话,本少爷就算是脱一层皮,也跟那应燕莲斗一斗,本少爷就不信了,还会输给那个女人?”

    少爷,你如今,确实是输给一个女人了,你不接受也不信啊!老者在心里腹诽着,却不敢当面说出来。

    相较于岳三少的焦躁跟狂暴,燕莲是相当的悠闲。

    “宝贝儿,你们的爹爹要回来了,高兴吗?”躺在床上啃着脚丫子的两兄弟特别有爱,一会儿转身,一会儿拳打脚踢的彼此触摸,在好奇的探索着一切。他们可以什么都不要,却不能不要身上带着浓浓奶香味的娘亲。

    “咯咯……,”即使燕莲很少抱他们,但两个小家伙还是很给面子的笑了。

    “你们高兴,娘可不高兴了,”燕莲摸摸小家伙们的小手,有些不悦的蹙眉说:“他连看都没看过你们一眼,你们却那么期待他回来,那娘呢?辛辛苦苦的生你们,你们这两小没良心的,”

    “咯咯……,”老大的笑声。

    “咿呀……,”老二的疑惑声。

    “眨眼,就好几年了,”燕莲只是纯粹无聊的抱怨,并不是真的对两个孩子有什么怨言。对上孩子纯真充满笑意的笑容,心里不免有些感叹。

    想当初,她一醒来,对上的是实儿那让人心酸的样子,心里想着这两小子还真的是好命啊!

    要是当初应燕莲生的是孪生子,自己不得哭死。

    “夫人,岳家又来帖子了,”程云进门来轻声说道。

    “怎么说?”伸手给两个小子摸摸小脸,按摩按摩手,她问的很是漫不经心。

    “岳家来人说,若是夫人出不了门,岳三少打算来看看两位小公子,不知道夫人同不同意?”这是不安好心的,他送的东西,不管多贵重,都不能让夫人留给两个小公子。

    这京城里阴谋腌臜的事情太多了,只要被小公子用的东西,都是经过管家之手,检查了再检查,再到自己的手里,重新又检查一遍,最后还要经过夫人点头的。但凡有一点点的瑕疵,不用到她手里,管家直接给没收了。

    “同意,当然同意了,”燕莲笑的跟狐狸似的,双眼弯弯。

    ~~~~~~~~~~~~~

    看燕莲吃死岳三少,还让人家发不出火来的——请砸月票,哈哈哈!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