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看着自家夫人那跟小狐狸似的表情,心里为岳三少捏把汗,心里怎么冒出一种夫人是一直在逗弄岳三少玩的感觉呢?

    默默的转身去给人家回信,心里腹诽着:岳三少自求多福吧!

    燕莲并没有多在意这件事,吩咐了程云之后,就继续跟两个孩子玩着,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反倒是岳三少,在知道应燕莲要见他之后,格外的认真,询问着该送什么礼,该为两个小家伙准备什么礼,很是客气,弄的样样精细,甚至京城里隐约的传出了岳家跟战王府交好的消息,引来了众多的揣测。

    战王还未到京城,岳家这做法,就是冲着那生了孪生子的应燕莲去的。对于这个应燕莲,众人如今也不敢小觑,毕竟她为战王生了三个儿子,是不是战王妃,那不一定,但肯定会成为战王的人。

    三个儿子,侧妃的位置,一定是怕不掉的,哪怕她就是在乡种地的农女。

    想到以后要给这个卑贱的农女行礼,有些不爽了。

    “岳三少什么意思?”程云怒了,“是他自己求到门前要见夫人的,如今还传出是夫人要与岳家交好的消息来,他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燕莲看着眼前火冒三丈的程云,抿嘴笑的淡定,“程云,你这样挺好的!”

    “挺好的?”她?什么意思?

    “年纪轻轻的,有时间多发发怒气,多笑笑,还是好的,别老是阴沉沉的,影响了我家两宝贝,我跟你拼命哦!”燕莲调侃着,静等程云变脸色。

    果然,燕莲的话一说完,程云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愣是忘记了方才的怒火。

    “噗嗤,”七巧在一边蹦不出了,忍不住的笑出声。

    “夫人,”程云郁闷了。“人家借战王府做楦头,夫人还笑的出来,”她发现,自己跟在夫人身边那么久,还是没有掌握住夫人的性子啊!

    认真起来,比王爷还恐怖。玩笑的时候,一点架子都没有,把七巧宠的跟战王府的主子似的,让她频频的暴走。现在,自己是被调侃了,还是被调戏了?

    “先让他们笑一会儿,等之后,他们就会后悔沾上战王府了,”燕莲嘴角扬起,一脸的算计。

    岳三少,战王府可不是你想惦记上就能惦记的,我们之间的恩怨,咱们不说,那岳贵妃之前对她的咄咄逼人,她可以不计较,可皇上当众了人家的面子,她要是不记恨自己,自己就跟她一个姓。

    看那女人的样子,就知道是小气狠毒的,自己跟岳家交好,那是与虎谋皮,想死的太快。

    程云跟七巧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涌上一股:夫人好有杀气的感觉!

    见岳三少,燕莲也没打扮的很隆重,依旧是居家之服,头发稍微的疏离整齐,用一直玉簪子固定,就搞定了。

    她实在不喜欢把自己的脑袋当冰糖葫芦的靶子,什么都往上插,头重不说,还虐待自己,所以她打死都不要无聊的虐待自己。

    “夫人,岳三少来了一会儿了,”见自家夫人悠闲的拿着书看,七巧很是尽责的禀告着。

    “让他等着,我,哄着孩子呢,”燕莲连头都没有抬一,悠悠的说着。

    哄孩子?七巧看了一眼自家夫人,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相互抓着小手啃着的两小主子,狠狠的抽了抽嘴角,被自家夫人打败了。

    大概,她是没有见过比两个小主子更好带的娃儿了,就这么躺着,偶尔夫人冲着他们哼哼,他们就能过一天,实在是太佩服夫人了。别人家的娃儿是奶娘嬷嬷一大堆,就自家夫人还不许她跟程云成天的抱着小主子,除了大公子外,对于两小主子的事,夫人基本上是亲力亲为的。

    “别愣着了,去知会一声,让管家拿最好的茶叶招待着,以示我的不好意思,”她要算计人的时候,可不会把人给放跑了。

    “是,奴婢立刻就去,”七巧一听,双眼亮了。

    多上茶,上茶,喝死他,灌死他,哼,谁让他坏战王府跟夫人的名声,活该。

    岳三少泪,他坐在这里,已经许久了,那管家可热情,一杯茶一杯茶的斟着,他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岳公子,你可是战王府头一个一本正经的客人,怎么也得好好招呼着,可别嫌弃战王府照顾不周,来,再喝一杯茶,”管家眼里善良,很是腹黑的劝着……有见过劝酒的,有见过劝茶的吗?

    可管家做的,却是那么的滴水不漏。

    “我家夫人生了两个小主子,又是自己亲手喂养,不假手于人,难免会晚了一些,让岳公子久等了,”管家一边睨着岳三少痛苦的样子,一边在心里冷笑:让你诋毁战王府,让你算计夫人,喝不死你。

    “没事,没事,管家不要太可气了,”岳三少笑的抽筋,他肚子里有好多的水,能不能让他去方便方便啊!?

    “再来一杯,”管家好像看不出他的痛苦,每每在他松口气的时候,来上一杯,折腾死他。

    岳三少看着满满的茶杯,要哭了——战王府的管家是不是显得太过热情了?

    这热情,也就针对你的,其余的人来了,管家才不会出面呢,所以,岳三少,你福气好啊!

    “岳三少,”燕莲迟迟的来了,一脸的淡定。

    “应娘子,”看到她,终于觉得解脱了,岳三少微微的松口气。

    可是,真的解脱了吗?方才他跟管家都不好意思提自己去洗手间,那么应燕莲来了,他就好意思吗?这会儿,他不用再喝茶了,可还是得憋死他。

    “不好意思,家里稚子年幼,又得亲手照顾,所以让岳三少久等了,”燕莲很是诚意的道。

    “无碍无碍,”人家说的那么认真,他能怎么办呢?只能苦笑表示大度。“对了,岳某知道王府里有三位小公子,所以让人准备了一些薄礼,还望应娘子不要推辞,”

    推的是傻子,燕莲在心里腹诽着,然后嘴上扬起淡淡的笑容道:“岳公子实在是太客气了,”说着,挥挥手,吩咐七巧接礼。“不知道岳公子今日来,是有何事要商议呢?”她很没时间的。

    岳三少见人家收了礼,心里松口气,就装作一本正经的说:“岳某也不拐弯抹角了,应娘子是知道的,那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都是被岳家买走的,”

    “是啊,怎么了?”点点头,表示认同。

    “是这样的,岳家生意多,能出面的,也唯有岳某一个,其余的对经商之道,一窍不通,所以岳某有些照顾不来,就想问问应娘子,这两村的地,可有兴趣?”一向他岳三少说话,都是张扬至极的,哪里会跟现在一样,扯着话拍着,简直呕死他了。

    岳三少的憋屈,燕莲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但她还是觉得不过瘾,轻启樱唇道:“岳三少这是跟我说笑呢?我可不会用城外那块地跟岳公子换两村的地,城外现在可都是战王府的人在办事呢,我都做不了主!”

    我让你心里难受的滴血也说不出话来,燕莲内心阴暗啊!

    她知道,岳三少红果果的盯着城外的那块地,可就是知道不能实现的时候,还狠狠的戳他一,让他痛苦的说不出话来。

    你做不了主?岳三少在心里磨牙,谁不知道,战王府如今主事的人是她,那些战王府里的人,还不听她安排呢?可是,人家这么说,算是变相的给他一个解释,他虽然呕的吐血,也只能含笑应对。

    “应娘子多虑了,岳某可没那么想,只是觉得岳某实在不会种地,所以想请应娘子帮一帮了,”岳三少脸色有些扭曲的说道。

    那扭曲,是因为肚子的某种原因,跟情绪无关。

    “帮一帮?”挑眉,疑惑,好奇,“不知道岳公子想让我怎么帮呢?”

    要是平视的岳三少,见到这样的应燕莲,心里早该有警惕了。可是,他被自己设的计谋给套牢了,真的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搭上战王府,所以此刻是觉得自己是跟战王府一道的,说话,就显得有些放松警惕了。

    尤其,眼前还是个女人呢。

    “岳某想将两村的地尽数送给应娘子,只希望应娘子别弃了两村的村民,没有耕地,他们会过的很苦的,”岳三少说的很大仁大义,早就忘记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了。

    明明跟两村的村民到了势同水火的局面了,还说的一脸的大仁大义,还真是不要脸。当然了,人家要装,她也不戳破,直接顺着人家的话说:“岳公子的好意,我该领受的,可是……你也知道,如今我是三个孩子的娘亲,王爷有不在府里,我呢,又怕府里的人照顾不周,所以轻易离不得孩子,这两个村的地……太多了,”

    “应娘子,如今,也只有你能救得了两村的村民了,”晓以大义。

    “可是……那岳公子送要把地送与我,可有什么条件?”燕莲迟疑了一,为难的问道。

    “没有条件,”他要的是跟战王府的关系,花点银子,值得!

    ~~~~~~~~~~~~

    今日有加更,到午更新了。懒懒昨晚拉肚子,到凌晨三点多睡的,身体有点不适……早上看到亲们的月票,懒懒拼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