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坑村的村民也正在惶惶不安呢,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

    没有了地,再不给他们银子,他们的日子要怎么过?

    原先,他们是习惯了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可是,自从地卖掉之后,伸手就有银子,什么都不需要他们做,他们也习惯这样的日子,村里的人都白了,胖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原本两村合计,算计一岳家的,没想到岳三少就这样直接把地给卖了,让他们有些担忧。

    “怕什么?不给银子,咱们依旧不让人家种地,就看看人家熬不熬的住,”两个村的地,得花多少的银子?人家出了银子,肯定是要种地的,这地在他们村里,给不给种,他们说了算。

    “就是,”燕莲要是在,看到人家,就知道那是谁了。开口的人,是潘家的,就是原先跟燕秋有婚约的。“这应家有有点银子,不然,能买那么多的地吗?”

    现在的潘家人可后悔的很,这亲事要是在,他们潘家跟应家是联姻的,这在村里了,该有多少的面子啊!?可现在,只能安心后悔着……。

    村里的人在利益面前,显得很齐心协力的。几个人三言两语的,就敲定了村里的决定:按照之前的法子,一定要咬牙坚持,绝对不能妥协了。

    方家村里的人,毕竟还有几个是个方氏有关系的,所以这消息悄悄的就传进了方氏的耳朵里……。

    如今的方氏,是有子万事足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儿子了,没想到,隔了那么久,老天还给她一个儿子,她真的是怕捧在手心里,化了,疼的不得了。

    娘家来人,隐晦的说了方家村地的事情之后,她就抱着孩子,急急的往应家去了。

    之前,村里的人出事了,大家都绝望到极点,是燕莲带着京城里的大夫跟药材,在大年初一的时候赶来救了他们,还拿了银子给救助他们,这样的恩情,他们自然是不会忘记的。这么一来,应翔安在村里的威望,就渐渐的凸显了。

    因为村民的尊重,反倒让应翔安更加的稳重了。

    如今,整个古泉村的人都以应家为先,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应家的大姑娘是战王的人,还一连为战王生了三个儿子——三个,那不是普通的福气啊!

    “二嫂,”方氏进了应家院子之后,见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就疑惑的喊着。

    “四弟妹啊,快进来,你带着辉儿,也不遮掩着点,晒着孩子可怎么好?”谢氏睨了她一眼,然后打开帘子,把他们迎了进来。

    “祖儿醒了?”方氏看到一边小床上的小家伙,笑眯眯的问道。

    这个祖儿是应文杰的儿子,还没满月呢。

    “我才给他换了尿布,等会抱过去给他娘,”谢氏看着自己的小孙子,满脸的笑意。

    “二嫂,我是有事来找你说的,”方氏想起了什么,找了个座的地方,把自家娃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坐后说道:“那个燕莲是不是买了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

    这个消息,之前燕莲派人来送过消息,所以谢氏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是啊,怎么了?”这个消息,村里好些人知道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方才,我娘家来人,他们告诉我,说溪坑村跟方家村的人都没按好心,要联手抗拒燕莲带人进村种地,想讹诈银子呢,”两村里,还是有善良的人的,他们性子忠厚,并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可是,就如当初方有占的父亲一样,不愿意卖地,就被村民联手排挤,逼的他点头,所以那些憨实的人,都不愿意惹祸,免得惹来无妄之灾。

    “什么?”谢氏一听,略微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想到了怀里的孙子,就皱皱眉头,有些恼恨的骂道:“那些不要脸的,自己偷懒不干活,还想别人白白养着,怎么咽的唷!”对于勤劳的人来说,好吃懒做的人,是根本不该存在的。

    而对于好吃懒做的人来说,勤劳的人,那就是傻子,有福不享,偏偏累死累活的。

    “二嫂,你赶紧让二哥去一趟京城,把这几件事告诉了燕莲,免得燕莲不知道,吃了亏,”方氏见她愤怒的抱怨着,就立刻提醒道。

    谢氏猛的点点头,思索说:“对对,是该给燕莲送句话,这太过份了,”

    燕莲听说是应翔安来了,心里纳闷不已。从自己生了之后,应翔安就来过一回——不是不爱两个小外孙,而是对他来说,燕莲住在战王府,就是出嫁了。

    出嫁了的姑娘是不能太惦记娘家的,否则会被人嫌隙的。他在面对战王府的时候,心里只有自卑,所以不怎么会来战王府。对于这一点,燕莲是明白的,想着家里也渐渐有了孩子,她也就不勉强了。

    这会儿听说应翔安主动的来了,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就显得有些惊讶。

    “七巧,抱上小家伙,带他们去见外公,”燕莲捞一个在怀里,另一个,让七巧抱着。

    “是,”七巧抱起了小公子,跟在燕莲的身后。

    被人恭恭敬敬的敬着,应翔安表示自己压力很大。他看到燕莲抱着孩子进来后,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一直夸赞着:“都那么大了,白白净净的,真是可爱!”

    “爹,你抱一,”这股子里的卑微,她要怎么能给去除呢?她都敢说,要不是自己把老大放在应翔安的怀里,他甚至连孩子都不敢抱了。

    “我……,”应翔安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接过孩子,满脸欢喜的盯着,想着好在自己来的时候,换了衣服,不然都要弄脏自己的小外孙了。

    “爹,今天怎么有空来王府呢?是进京城买东西吗?”燕莲接过七巧怀里的小家伙,随意的开口问道。

    “不,不是的,”应翔安这才想起,自己是有事来找她的,立刻讪讪笑道:“看到孩子,我都忘记自己要来干什么了。你四婶让我告诉你,那方家村跟溪坑村的村民联手,说你要是不给银子,就不许你种地,”

    “噢,”对于这一点,她是一点都不担心。

    应翔安见她一点都不着急,就慌了,急急说道:“那两村的地,肯定是花大价钱买的,这空着的话,就是白白的浪费了那些好地,等以后能种了,也都废了!”好地也需要好好收拾的。

    “爹,你回去告诉娘,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燕莲淡淡说着,面上是一片的淡定。

    应翔安还想说什么,但见她一脸的平静,就保持了沉默,低头对上小外孙好奇的眼眸,忍不住的笑了。

    应翔安留了一会儿,心里还是惦记着家里的事,就急急的要赶回去。燕莲让管家给准备了一些精致的点心跟补品,让他带回去,好给还没出月子的陈巧儿补补。

    等应翔安走了之后,燕莲把睡着了的老二交给了七巧,自己抱起了老大,往院子里去了。

    “夫人,那地……要怎么办?”七巧心里担心的很,想着夫人不出声,大概是不想让老爷子担心。

    “不怎么办,”燕莲扬唇,淡淡笑道:“那些人,被岳三少养刁了胃口,野心也变得越来越大,想用几块地困住我,呵呵,想的太美好了!”要是他们乖乖的,主动要地耕种,跟古泉村的村民一样,她是可以放过他们的,毕竟当初岳三少发怒的时候,打的可都是她的亲人。

    现在,想要一笔勾销,还真的有点难了。

    说实话,她还是蛮期待人家到时候知道自己的反应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夫人预备怎么做?”回到里后,七巧小心翼翼的把小主子放在床上,肚子上压了一条小被子之后,压低声音好奇的问道。

    “怎么做……,”燕莲低声呢喃了一句,想到了什么,双眼一亮道:“七巧,你去把程云喊来,我有事吩咐她去做,”

    “是,”对于夫人的吩咐,她一向很积极的。

    燕莲吩咐程云去方家村跟溪坑村,告诉他们,这地,空着,不种了,你们有什么想法的,赶紧的藏了吧。

    那些经过深思熟虑的村民在期待着天上掉馅饼的,谁知道突如其来的告诉他们,什么都没有了,这让他们怎么接受的了?

    “不种地,应燕莲买地做什么?”方家村的人怒了,厉声质问道。

    程云不屑的睨了众人一眼,冷冷道:“买的地不是应燕莲,而是我家主子——战王爷,”见众人脸色一变,就阴冷质问道:“你们,有意见?”

    “战王?怎么会是战王呢?不是说是古泉村的应燕莲吗?”村民躁动了。

    “是啊,岳三少派来的人明明说了,是古泉村的,怎么现在成战王的了?”战王,他们敢作对吗?就是他让他们白种地,他们也不敢抗议一句啊!

    “你胡说,”人群里,有人怒喊着:“让应燕莲滚出来,是她买的地,鼓弄什么玄虚呢?我们不怕她,让她出来,”

    ~~~~~~~~~~~·

    想要多更新的,可身子实在不舒服,晚上饭都吃不,肚子疼的冷汗都出来了。明日希望能多更新……月底,亲们别留着月票了,否则浪费了。厚颜的懒懒飘过。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