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郁闷,夫人怕他们做什么呢?难不成,他们还会吃了夫人不成?

    “好吧,你们不信,那就姑且不信吧,”程云戏虐的呢喃着,然后扬声问道:“就算是应燕莲买的地,人家种不种的,你们又能如何?难不成的,你们想扛了人家来,看着人家种地?”夫人,你的法子,可真毒啊!

    这岳三少要是也用这般的手段,就算是苛刻了这帮村民,人家为了活着,为了不背景离乡,估摸着,也会咬牙坚持去的。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那是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他们嘴上这么骂着,可心里,已经在慌张了。

    地不种,他们又种不了,那地荒着,他们什么收入都没有,就等着要饿死吗?

    “呵呵,我是真的不想管,”程云耸耸肩,嘀咕了一句,转身欲走,但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看着快要发狂了的村民,别有心思的说道:“对了,这地是人家的,你们是种不了的,要是被本姑娘抓到了,你们就等着坐牢吧!不过,有人想要把地买回去,到是可以商议的!”

    花银子买地?所有村民的脑海里闪烁的都是抗拒——那么多的银子,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多的。更何况,就算是买,也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了。他们一直觉得,地是岳三少的,他想种,就得照顾好他们,所以,银子到手里之后,根本没有想着存起来,而是大手大脚的都花了。

    若是再弄不到银子,恐怕,他们的日子就难熬了。

    家里没有粮食,没有银子,难道,真的要挨饿吗?

    “姑娘,请留步,”方家村的村长是个聪明的,看到了人家姑娘眼里的嘲弄,心里一抖,想着人家若真的不差这点银子,那么他们村的人,不是要等死吗?所以心里一想,就立刻出声喊着了。

    “有事?”难得有个聪明的。

    “姑娘,能否跟你家主子说一声,这地,方家村是卖出去了,这要买回来,恐怕有些难,”村长微微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因为村里穷,大家拿到银子的,不是盖子,就是买东西了,根本不会剩余,所以……所以能不能让我们重新种地呢?”

    “怎么个种法?”都被夫人给猜中了,程云在心里嘀咕着。

    村长见人家这么一问,就转身跟几位看起来在村里地位有些高的人低声商议了几句,却不知道那些商议的话,都是完好无缺的落进了程云的耳朵里。

    “姑娘,大伙的意思还是想让你家主子出钱,然后我们帮着种,粮食全部归你们,”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太辛苦,只要交待的过去,那日子就安逸了。

    “呵,”程云一听,冷笑了一声,锐利的眸子扫了一眼围聚着的村民,嘲弄道:“你们还真的把我家主子当成白痴,养你们这些好吃懒做的家伙们呢?别痴心妄想了,地是我家主子的,种不种,可由不得你们说了算,”丢这句话之后,她就转身离去,完全没有商议的意思了。

    方家村的村长呼唤了好几次,人家转身上马,奔而去,他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追不上四条腿的马儿啊!

    “村长,怎么办?”村里有些举棋不定的,这会儿完全的慌了。

    “怕什么?老子就不信了,人家空着两个村的地,摆着好看?”想要贪便宜的,还是不肯妥协。

    “就是,那地要是空久了,好地就变成坏地了,人家傻啊!?”村民们觉得,不管是谁买的地,就是想逼着他们点头妥协,所以心里不满到极点了。

    其实,村民真的说对了,燕莲这么做,真的是想让他们妥协,知道安安稳稳过日子才是最正确的。可是呢,人家不识好歹,还想算计应燕莲呢。

    要是燕莲知道村民们的想法,肯定会很淡定的告诉他们:她,真的不差钱!

    北辰傲没回来,她也不想风头太盛,毕竟她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一个种地的农女,风头太盛了,到时候连累的是战王府,虽然北辰傲不怕,可她不愿意招惹麻烦。

    方家村跟溪坑村的村民们傲娇,那就让他们傲娇呗,她现在正忙着城外的那块地呢,忙的根本没时间搭理他们——反正饿的不是她。

    战王府里,喜气洋洋的,府里到处都是人在打扫着,管家乐的眉眼都弯了。

    王爷要回来了,得到的消息是这两天就要回来了,怎么能不让大家高兴呢。

    燕莲自然也是高兴的,可手边的事情停不来。

    “你们看,前面的,可以弄成小院子,适合一家三口这样的,这边的,稍微大一些,适合家里四五口的,有儿子的,这样一来,也不拥挤,”燕莲指着自己画出的城外那块地的地形,跟程林等人说着:“后面的,都往大的盖,盖成跟应家一样的子,适合人多的,上面的顶也一样的盖……,”

    程林等人对于夫人的异样,已经麻木了,所以根本没有之前的惊奇,惊讶,这会儿只有认真听的表情。

    “这些子,最好是能在年前完成,到时候,安排了人住进去,还能来得及明年的早稻种植,”所有的步骤,她都精打细算好了。

    要不是之前她怀孕了,搁置了那些事情,这城外的地,早就被她给捯饬好了。

    “属们一定尽力,”程林出口表示着。

    “好,你们忙去吧,”燕莲对于他们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战王要回京的消息,一子传遍了整个京城,接上,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知道秦国大胜,那怎么不让秦国的百姓高兴呢?

    要知道,那么多年来,秦国只有挨打受委屈的份,能那么轰轰烈烈的打一仗,还真的是让人高兴。

    对于战王的回来,很多人是欢喜的,想着到时候,怎么能求了皇上,能把战王收拢成自己的人——而其中,最最心急的,大概就是叶棋儿了。

    杨娇儿是什么人,她是个最会看脸色的,否则的话,她怎么会在叶家哄的住那个老家伙呢?

    叶棋儿的心思,她明白,并且,很乐意促成,为的就是看应燕莲吃瘪痛苦的样子。

    “你要帮我?”叶棋儿听了杨娇儿的话,显得有些惊诧,找不出杨娇儿能帮自己的理由。

    “嗯,”见叶棋儿不信任自己,杨娇儿就微微叹息一声,双眼里迸发出浓烈的恨意,怨怒道:“我跟应燕莲……有大仇,”

    “大仇?什么大仇?”这会儿,叶棋儿才真的来劲,好奇的问道。

    “你也知道的,之前,我是在古泉村的,应燕莲就是古泉村一个种地的……那个时候,我被她害的差点就保不住你的弟弟,要不是我命大,这会儿,说不定连小命都没有了呢,所以看到她如今有三个儿子,而我,因为那一次的惊吓,伤了根本,想要孩子,就极难了,所以才想帮你,让你成为战王府的王妃,好膈应应燕莲,”杨娇儿说的咬牙切齿的,跟应燕莲真的有深仇大恨似的。

    可是,天知道,她对应燕莲就天生的有一股的嫉恨,说不定,两个人上辈子就是仇人,所以这辈子要清算了。

    叶棋儿挑眉,好好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继母,怀疑她的目的。

    “棋儿,”杨娇儿见她还是半信半疑的,就继续努力说:“你弟弟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他还小呢,得靠着你们几个当姐姐的,只有你们几个当姐姐的好了,他以后才能支撑起叶家的门户,让叶家光耀门楣,你说,是不是?”

    这话,让叶棋儿点头。

    “你要是成了战王府,大姑娘又是宫里的贵妃,那整个秦国,谁敢给你们两姐妹争锋,谁能动的了叶家呢?”杨娇儿继续戴着高帽子,语气激动,唯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那我该怎么做呢?”叶棋儿心动了,抬头望着她,很是认真的问道。

    杨娇儿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冷笑不已。自从自己进了叶家,成了叶家的主母之后,她就一副高高在上,完全不屑自己的表情。现在,为了一个男人,她也低头了,还真的是可笑,那高贵,装给谁看呢?

    这以后叶棋儿真的成了战王妃,恐怕不是帮着自己,而是想要快速的铲除自己吧!?

    毕竟,她亲生母亲的死,跟自己是有关的。

    与其留这个心机深沉的,不如借用应燕莲铲除了她,或者,用叶棋儿铲除了应燕莲,她都高兴。

    叶棋儿动了应燕莲,战王还会要这个女人吗?

    那是痴人做梦。

    谁会预料到,城府最深的,竟然是杨娇儿。

    “战王回京,最想见的,是谁?”杨娇儿抿嘴微笑道。

    “当然是应燕莲那个贱人了,”叶棋儿一想到那个名字,就恨不得想要杀了她。

    杨娇儿的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冲着她压低声音说:“之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谁都不能进战王府的,就偏偏让岳三少进了呢?也不知道岳三少跟应燕莲有什么关系呢?”话,是无意识的呢喃着,可话里的意思,是其心可诛。

    叶棋儿是什么人,她父亲的后宅,永远都是不平静的,所以从小,她就学会了算计,否则她都活不到现在呢。

    杨娇儿话里的意思,她自然是懂得的,因为岳三少进入战王府的消息,是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的。

    若是能借这件事让战王厌恶了应燕莲,还真的是不错。

    “对了,我还听说啊,岳三少把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卖了,买的人是应燕莲哦,”杨娇儿娇笑一声,别有深意道。

    “呵呵,有这两件就好了,哼,应燕莲,本小姐让你从战王府里滚出去,”叶棋儿的双眼里迸发出了浓烈的光芒……。

    杨娇儿听她这么说了之后,就保持了沉默,好像这些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格外的淡漠。

    第二天,整个京城都弥漫着一股诡异,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消息,说是战王府里的应娘子生的孪生子,不是战王的……有的说是岳三少的,有的说是战王府护卫的,还说是北辰卿的,反正谣言四起,一子就把应燕莲推到了风尖浪口之上。

    “没想到,那么多人看应燕莲不顺眼呢!”叶棋儿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稍微的一安排,引起的效果会是那么大的。

    她可不会傻到觉得那是她做的效果,速度那么快,肯定是有人在其中推波助澜了。

    这也看的出来,应燕莲一个乡农女霸占了战王这么天姿的人,肯定会引来京中好多人家的不满的。

    京中贵族之女之间争夺,赢了就是赢了,输了也有面子,毕竟是同一个档次的。可是,被应燕莲抢险了,众人是不会答应的。

    杨娇儿自然是关注这件事的,当知道事情如尘嚣般的传遍了京城,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低声呢喃着:“应燕莲,你还有那么好的命吗?”

    “岂有此理,”北辰卿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震怒的劈了一张桌子,可见他心里的怒火了。“查,立刻给我查,查清楚是谁在诋毁北辰府,诋毁战王府的,”

    “是,”北辰府里出去好些探子,为的就是查出传言的来源。

    “明日,战王就要回京了!”杭青青有些担忧的说道。

    她是不会怀疑应燕莲的,毕竟她从战王离开之后,从未离开过战王府,甚至连她弟妹生了,都没有回去过——这样的女人,会为了岳三少这样的人渣而背叛战王吗?

    “这些该死的人,是想看二弟的热闹呢,”北辰卿阴翳着一张俊彦,阴沉恐怖。

    “这个是一方面,恐怕更想除去燕莲呢,”杭青青低声说道。

    他们为了不给燕莲找麻烦,甚少出入战王府,那对孪生子,他们就看过几次……如今,就这样让北辰卿都牵扯进去,可见这传谣言的人是多么的居心叵测。

    燕莲为北辰傲生了三个儿子,若是没有意外,该是战王府的王妃——可这个王妃,得惹来多少人的眼红啊!?

    ~~~~~~~~~~~~

    懒懒努力更新,亲们也努力扔月票,留着月,作废的,亲们可别藏着啊,呜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