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是想火上浇油,趁着北辰傲回来当红的时候,把燕莲给铲除了吧!?

    诬陷燕莲不贞,孪生子不是北辰傲的亲生子,那么两个孩子会遭遇什么,她都不敢想象了。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还有实儿,实儿的身份本就存在着争议,这样的事情爆发了,恐怕连实儿的身份也会给否决了吧!?

    为了战王妃的身份,这些人,真的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啊!?

    “一定要查清楚,我到要看看,这件事,到底是谁带的头,谁又在中间浑水摸鱼的,”北辰卿咬牙切齿的低吼着,怒气是可见一般了。

    杭青青跟他自然是相信应燕莲的,毕竟她除了在战王府带孩子之外,任何的宴席都推掉,甚至连城外的地都没有去看过,一直交给了程林等人,还是北辰卿不放心去看了几次,回来一直夸赞着……。

    “……要是二弟回来,怀疑燕莲,怎么办?”这事情,就玩大了。

    杭青青都不敢想象,要是北辰傲怀疑燕莲的话,那燕莲会有什么举动……她可不是那种温温柔柔的由着你来的乖巧女人。

    其实,骨子里,她更羡慕应燕莲的那种敢爱敢恨,甚至完全不顾自己身份,一点都不卑微的住在战王府。换成她,骨子里,应该会有怯弱跟自卑吧。

    “不会的,这件事,先要全力压来,免得到时候闹出事情来,会对二弟不利,”杭青青的话让北辰卿心里更怒。

    “嗯,”杭青青思索了一,抬头问道:“我能去看看燕莲吗?这会儿,她估计得气疯了!”燕莲的脾气也不是很能忍的,万一太气而做出什么事情来,就更给人议论了。

    “不能去,人家现在都盯着,你一去,到时候更有话了,”北辰卿揉着额角,心里的火气是“蹭蹭”的往上。他到不担心北辰傲的怒火,那小子被应燕莲迷的连家都不要了,怎么可能会相信那些话。

    他是担心应燕莲,知道这件事之后,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到时候,闹出更大的事情来。

    燕莲生气吗?

    她听了程云的禀告之后,伸手摸着桌角,久久都没有出声,看的程云很是担心,“夫人,你可别生气,那对身体不好,”这件事,换成谁,都该气的火冒三丈吧!?

    “我哪里生气了?”燕莲回过神来,瞅着程云焦急的神情笑道:“人家就是想让我生气呢,我才不上当!”

    “额!”夫人,果然非一般人也。

    “我刚才是在思索,这些人到底想要干嘛呢?想让我自动羞愧离开战王府,坐实了我跟两小家伙的罪名,还是想等北辰傲回京之后,盛怒之,赶走我呢?”燕莲伸手轻轻的,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又狐疑的来了一句:“谁能知道我是离开了就不会回来的性子呢?”

    程云诧异,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只有怒气,却没有想那么多。而夫人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到了这些,可见她的心思缜密了。

    “夫人,需要属去查吗?”抓住了传谣言的人,就能住到幕后的人是谁了。

    “查什么?查清楚了,反倒让京城少了茶余饭后的笑谈,不如让他们说着,大概北辰傲也就明天到京城了,让他解决呗,我就是个女人,该窝在后院带孩子的,”燕莲说的理直气壮的,反倒让程云狠狠的抽抽眼角,完全无语。

    就是个女人,夫人,天的女人都要跟你一样,那男人还有什么用啊!?这个是程云心里的心声。

    不管外面的谣言多么的厉害,战王府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好像是看热闹的看客,让很多人都不甘心。

    “夫人,很多人都在战王府的门口围聚着,议论纷纷的,管家问要不要赶走他们?”七巧垮着脸,满脸的不悦。

    她是那种极少会不开心的人,这会儿黑着脸,证明她是真的不开心了。

    “不用赶了,让管家派个人在门口告诉他们,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明天派个人当面问战王就是了,”燕莲挥挥手,捯饬着自己的规划书,对外面的那些找茬看热闹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夫人,”七巧跺着脚,满脸不悦的道:“人家这么的诽谤,坏夫人的名声,夫人难道就一点不生气吗?还坏了两位小主子的名声,真是太可恶了!”

    看着七巧从心底里发出的不高兴跟怒气,燕莲微微一笑,安抚说:“你生气了,表示大家的目的就达到了。人家为什么说说还不过瘾,还要聚集在战王府的门口呢?你要是一生气,冲动之跟人家对峙,那就成了别人眼中的欲盖弥彰,让事情更加的说不清。既然是说不清的事情,那就不要说,看你家王爷怎么决定了!”

    “王爷一定是站在夫人这边的,”七巧握拳,用力道。

    “看着,就知道了!”燕莲的双眼眯了一,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看的七巧突然觉得脚底心很冷……夫人,好恐怖。

    上官府里。

    “她会有法子的,”看到邱嬷嬷那么焦急的样子,梅以蓝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道。

    “那么好的人,怎么就让人不安生呢?”邱嬷嬷幽怨的抱怨着,自家老爷跟夫人的事,都亏了应娘子,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上官府里的人都没有应娘子那么好,安抚自家少夫人,还让人暗中帮忙,她心里是感激不尽的。

    “好人会有好报的,”梅以蓝望着不远处,轻声的呢喃着。

    “好人有好报……,”邱嬷嬷茫然的呢喃着,在看到少夫人如此的消瘦,咬咬牙恨恨道:“少夫人,少爷真的要娶平妻吗?”

    梅以蓝原本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一听到邱嬷嬷的话后,身体颤了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抿抿嘴,没有回答。

    “太不是个东西了,当初老爷夫人在的时候,紧紧的巴着,如今,梅家没了,他们就这么作贱人,”邱嬷嬷恨恨的骂着,心里祈祷自家少爷赶紧的回来,好保护梅家。

    只有梅家少爷回来了,梅家,才能再一次的辉煌,否则,所有人都会可着劲的欺负少夫人,是要把少夫人活活的逼死。

    之前,上官府决定要给上官浩娶平妻的时候,她就跟少夫人提议,找应娘子想想办法,不然少夫人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可是,少夫人不同意,如今,应娘子自己也遇到了麻烦,就更不好出口相求了。

    “邱嬷嬷,我累了,让我睡会,”梅以蓝心里的痛苦,无法用言语说的出来。

    她心里苦,心里痛,希望有个人能陪陪她,说说话……这个人,无非就是上官浩。可是,自从梅家出事之后,上官家的人就差点把自己当成了煞星,差点就要赶走自己了。虽然在上官浩的坚决反对,她是留来了,可上官浩还是答应娶平妻,好稳固上官家族在京城的地位。

    她,已经是上官家族的弃子了。

    “好,老奴去铺床,”邱嬷嬷暗暗的抹抹眼泪,哽咽道。

    对于梅以蓝发生的事情,燕莲是完全不知道的,因为她没出府,梅以蓝也瞒着没有说。她若是知道了,只会给她一个建议:休了这个没有本事的男人,回梅家去,扛起梅家,等着梅以鸿回来为她做主。

    她深信,梅以鸿不会死。

    这个如此命硬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死掉了呢?

    可是,晋国没有抓到他,秦国又没有他的落,他到底去哪里了呢?

    与此同时,古泉村应家,发生了几件诡异的事情。

    “娘,”燕秋抱着果儿走了出来,散乱着头发不悦的抱怨道:“你是不是进我里找要洗的衣服了?”这小夫妻两睡着,这种感觉,好难受的。

    谢氏一听,诧异了,“我早上的衣服都没洗呢,进你干嘛?”

    “没有?那是于奶奶?”燕秋懵了。

    “燕秋,你喊我呢?”于奶奶的脚步有些蹒跚,年龄大了,跟以前大不一样了。“真奇怪,我昨晚睡的时候,明明把衣服放在床边的,早上起来,怎么就在凳子上呢?难道,是我记不住了?”

    燕秋跟谢氏一听,两个人对视一眼,眼里都闪烁着一丝惊疑跟不安。

    “娘,不是让你别半夜进吗?你把祖儿抱着放在另一边,巧儿醒来,一见看不到祖儿,吓的冷汗都出了一声,这会儿还惊魂不定的呢,”应文杰怒了,冲着谢氏发怒道。

    “哥,不是娘,”燕秋黑着脸,一脸紧张的说。

    “什么不是娘?”应文杰疑惑,脑子还没接上弦。

    燕秋怕吓到了于奶奶,就靠近他,轻声嘀咕道:“不但是你里,连于奶奶跟我的里都怪怪的,好像有人进去过,大家都不知道……,”

    “什么?”应文杰懵了,搓搓自己的手臂,有些不信的道:“燕秋,你别说的神神叨叨的吓人,很恐怖的!”

    “哥,我能跟你开这样的玩笑吗?”燕秋跺跺脚,急切的道。

    “那……那怎么办?为什么要抱起祖儿呢?难道是为了偷孩子?”应文杰眼里,现在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了。

    谢氏一听,脸色大变,立刻冲着应文杰道:“快去叫你爹跟阿占回来,”家里什么都无所谓,可两个孩子是她的心头肉,万一出事,她哭死都没有用。

    “好,”应文杰脸上的怒气没有了,换成了惊恐。

    自家家里半夜被人潜入,竟然不知道是谁,连孩子都被人抱着玩了,能不惊恐吗?

    应家的事,燕莲是不知道的,她正好整以暇的等着北辰傲回京呢。

    “你们的爹爹要回来了,今天可得穿的漂亮一点,”燕莲给实儿穿戴好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始捯饬两个小家伙了。

    他们三兄弟的衣服穿的是一模一样的,以至于老大跟老二都分辨不出来了。

    “好可爱,”看到自家两个精致白嫩的弟弟,实儿流口水了。

    “你属小狗的啊,还流口水,”燕莲伸手捏了他一,然后交给他一个任务:“看好他们,娘去换衣服,”

    “好,”实儿站在中间,把两个躺在那边张牙舞爪的小弟弟看了起来。

    燕莲很满意自己今天的穿着,那是亲子装,做了之后就没有穿过,所以今天这么隆重的日子,怎么也得穿一……。

    “夫人,王爷到城门口了,”程云很是激动的回禀着。

    “再探,”燕莲平静的只有表面,她心里也激动的很。

    “娘,咱们不出府接爹爹吗?”实儿见娘那么的冷静,心里幽怨了。

    府里好些人都去看爹爹威武的样子,就她不愿意去,还不许自己去,太讨厌了。

    “能接的回来吗?你爹爹大获全胜,肯定是要进宫的,皇上还不知道留他到什么时候呢,咱们去等,那才真的是傻子,”燕莲换好了衣服,伸手在他鼻尖上刮了一,然后笑眯眯的解释着。

    实儿皱皱眉头,没有说话了。

    他就觉得,自家娘亲是最怪最怪的人!

    “好了,让七巧送菜吧,咱们吃好了,好好的等你爹回来,好不好?”对儿子的幽怨,燕莲是懂的,可她说的真没错,北辰傲回来,只会进宫,不会立刻就回到战王府的。

    “好吧!”除了点头,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骑着马,北辰傲心里是恨不得马儿腾,让他能尽快的赶回京城,好早一些见到自己心里魂牵梦绕的身影跟两个从未见过面的儿子……可是,大队人马,只能这么慢悠悠的,天知道他心里快暴躁了。

    “启禀王爷,前面就是京城了,”探路的小兵终于不在泪崩了。

    天知道,一路上,王爷几乎是让他们是奔往前,又回来禀告,一来一回,他们已经两个来回了。

    “加快速度,”这一,北辰傲是真的忍不住了。他大手一挥,大声的命令着……原本乌龟似的的速度,立刻加快了,也让他的嘴角扬起了笑容——莲儿,我回来了。

    京城的大门,从一早上开着,就没有再动过了,好像知道自己今天的使命似的……。

    ~~~~~~~~~~~~~

    懒懒伤心了,这月票……不看还好,一看伤心!四千字,还有一章四千字的,一万二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