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大人的脸,涨红的快要爆炸了。

    明明不是这么安排的,他要的是在朝堂上,公然的羞辱北辰傲,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怎么他才进城,就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还牵扯到自己的儿子呢?

    当初,就不该把自己的儿子牵涉其中,可贵妃娘娘说,摘除的太干净,反倒引人怀疑。如今,却成了北辰傲的借口,真是气煞人。

    “岳大人无话了?”北辰傲继续刺激着,又转身冲着皇上行礼说:“启禀皇上,微臣什么赏赐都不要,只请皇上赐婚,让应氏燕莲成为战王妃……微臣,也只要一个王妃,”皇上的眼神闪烁,里面肯定充满猫腻的。

    之前,皇上对燕莲是多加赞赏的,这会儿却因为一点点流言就这么的迟疑,肯定是不对劲的,所以他要先手为强。

    听到了北辰傲话中有话的话后,皇上的眉头深皱,想着皇后的目的,恐怕达不成了。

    “战王留,其余的人都回去,明日为战王举行庆功宴,”皇上没有正面的回答着北辰傲的提问,而是要单独跟他说。

    北辰傲只是挑眉,没有说什么 。

    北辰卿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跟着那些大臣一起走了出去……。

    “战王,”皇上看到大殿上倨傲的年轻人,心里很是中意,也想让他跟长公主配成一对,“这战王府里缺个女主人,朕是该给你赐婚的,可应娘子这样的人,你觉得她适合当战王府的女主人吗?”

    咳咳,皇上,她不适合当战王妃,难道就适合当护国公主了?

    你丫丫的不要被你那坏事的皇后给迷惑了,真惹怒了北辰傲,他们俩夫妻联手,能把你的秦国给整治的“嗷嗷”叫。

    北辰卿之前担心的,也就是这个吧!谁让应燕莲是完全不按例牌出的人呢。

    “皇上是有何想法?”没有别的大臣了,北辰傲那些弯腰顺从都没有了。

    “额,”皇上迟疑了一,出声道:“皇后娘娘看中你的本事,想把长公主赐婚于你,那应娘子就留给你当侧妃吧,毕竟她给你说生了三个儿子,”这样的恩典,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北辰傲没有生气,他知道,之前隐藏身份的时候,皇上就有意把公主赐婚于他,但被他拒绝了。现在,被皇后提出,只因为如今他的功劳吧。

    北辰傲仰头望着他,看了许久之后,才微微点头说:“臣遵旨,但臣也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皇上一听,喜出望外,声音显得尤其的雀跃。

    “微臣辞官,长公主嫁入北辰府之后,永不在入宫!”北辰傲的面色平静,一字一句说的极其的自然,完全没有一丝的迟疑。

    “你这是什么意思?”皇上震怒,厉声质问道。

    “皇上,”北辰傲没有惊恐,对他来说,战王本就不是他愿意当的,只不过如今当了,就负起战王的责任来,所以会去南方领兵打仗的。“若是微臣不是战王,没有战胜海国,没有大胜归来……皇后还会让长公主嫁于微臣吗?”他说的很认真,双眼更是一眨都不眨。

    “这……,”皇上迟疑了,他知道,皇后那么做,无非是想用长公主套住战王,好帮小皇子。

    小皇子才是皇后的嫡子,他太年幼,等几年,他老了,小皇子还没长大,他的几个皇兄,大概早早就要对付他了吧!?

    也因为如此,他才迟迟的没有定太子。

    嫡子为重,他自然是清楚的,也想让小皇子当太子。可是,这样一来,就让小皇子处于危险之中——把长公主嫁给战王,为的就是小皇子的未来。

    “皇上,若是皇后娘娘同意,微臣定然遵旨,”北辰傲不亢不卑的说道。

    “……你若什么都没有了,应燕莲还会跟着你吗?”明知道女人是嫁狗随狗的,可是莫名的,他就觉得应燕莲不是那种随遇而安的,所以才会这么开口问的。

    “她会,”回答的斩钉截铁的,北辰傲挑眉一笑说:“皇上,你大可试试,她是宁愿选择古泉村,也不会选择战王府的!”

    “为什么?”跟应燕莲接触的不多,总过连在宫里的,也就见了三面,所以皇上显得有些好奇。

    “她大概最最不屑的,就是我大哥那种靠着家族庇佑出来的人……,”北辰傲微微一笑,想起了那个奇异的女人,笑容更温柔了,“她可以容许我一无所有,只因为她想要的,她可以凭着自己的手段来要!”

    “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作为?”皇上虽然觉得应燕莲不错,可是一个女人,战王给她那么高的评价,就让他微微有些不满了。

    皇上的心思,北辰傲是明白的,也知道他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也因为这样,自己才勉强的答应当这个战王的。

    “皇上,应燕莲买城外的地,想必皇上是知道的吧!?”北辰傲弯弯手指,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自然,”这个,皇上到没有隐瞒,“如今,那城外的荒地愈发的现眼了,也不知道她盖那么多的子要做什么?”其实,他跟别人一样,心里好奇,可问题是他当皇上的,不好直接开口问吧。

    北辰傲挑眉,莞尔道:“皇上,城西的那块地,京城有多少人家盯着呢,可谁能拿的?”

    就算是城西,也是京城里的地界,凡是扎根,势力,必定不小,所以盯着的人,特别的多。可是,城西就像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就算是他们过的穷苦,潦倒,甚至会饿死,可他们的地,从未转移过。

    房契,地契,一直在他们的手里,不管京城出动多少的势力,都是这样的。

    慢慢的,大家也都发现了城西的异样,就因为这样,才慢慢的被人遗忘,没有人惦记了。

    “这跟城西又有什么关系?”皇上诧异。

    北辰傲突然想到了应燕莲之前说的一句话,脑子里灵光一闪,双眼炯炯的看着皇上,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若是应燕莲把城西的地拿……,”

    “她怎么能呢?”皇上立刻反驳着,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

    京城里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都没有成功,怎么轮到她就可以了呢?

    “以换,”北辰傲也没遮着掖着,而是心情颇好的笑道:“城外的子那么好,而且还有地,不知道城西那些百姓看了,会选择在那边呢?”

    “以换?”皇上心里一震,被北辰傲说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个,真的是应燕莲想出来的吗?

    “对,就是以换……皇上,之前应燕莲就跟我说过,若是换了城西的地,就得大费周章的全部改变……微臣呢,不缺银子,但缺一些东西……,”北辰傲的笑容里,满是算计。

    “缺什么?”皇上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自己好像被算计进去了。

    “缺点保护啊,”北辰傲说的很是理直气壮的,“微臣是战王,可战王怎么也比不过皇子,若是皇上愿意的话,只要应燕莲拿到了城西的地,不管她要做什么,都可以留一些给小皇子……,”话外的意思就是,只要他们捆绑在一起,那么他支持的人,只会是小皇子。

    这也算是变相的跟皇上保证的,只是不想给自己的儿子增添太多的波折。

    北辰傲的最后一句话,让皇上心动了。秦国目前正值多事之时,战王得胜归来又立刻不做了,这要秦国百姓如何的看待,所以他不会真的勉强北辰傲做什么。

    不过,北辰傲说的这件事,到是让他觉得,应燕莲真的不简单——难道,是自己一直小觑了她吗?

    “这件事,朕放在心里,你先回去吧,家里的孩子都在等你呢,”皇上终于开口放人了。

    “多谢皇上,微臣先告退,”北辰傲微微松口气,紧张的拳头终于暗暗松开了。

    他说的那么不轻不重的,表面上看是很自然,可其实心底里紧张的很,就怕皇上会一个震怒,怪责的不是自己,而是燕莲,到时候,自己就为难了。

    好在,皇上依旧是以前的那个皇上!

    北辰傲知道自己能出宫了,自然不会耽搁……。

    皇后听说皇上单独留了北辰傲,心里想着,皇上一定是在问关于长公主的亲事,就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在听到太监来禀告,说战王会王府之后,就立刻去见皇上了。

    北辰傲才不管皇后心里怎么打算,反正他不会点头。再说了,皇上对自己的提议是心动的,所以他不怕皇后起什么幺蛾子。

    战王府的大门,老早就喜气的装扮一新,等待着它的主人的回来。

    “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当王府里一道道的呼喊声传来的时候,燕莲跟实儿正在棋……。

    “爹爹回来了?”实儿满脸喜悦,连棋子都不顾了,直接扔了就蹦出去了。

    “少爷,鞋子,”七巧一见,立刻拿着鞋子追了出去,满脸焦急的喊着。

    看到实儿迫不及待的样子,燕莲的嘴角扬起,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笑容,在程云的搀扶,慢慢的站了起来——棋的腿麻了!

    “夫人,要抱着两个小主子出去吗?”程云想到了里还睡的高兴的娃儿,出声问道。

    “估摸也快醒了,你去瞧瞧,要是醒了,就抱着去见王爷,若是没醒,你留着看孩子,”她也是很想的,谁让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气息呢。

    唉,早知道他那么忙,总不在家里,就不选择他了。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啊!

    “是,”程云自然明白了,她也很佩服自家的夫人,做什么都是胸有成竹的,这样的气度,比那些精心培养出来的大家小姐好的太多了。

    也许是刚巧睡醒,也许是知道自己的爹爹回来了,所以燕莲跟程云两人各抱了一个,往前院去。

    燕莲到的时候,刚巧看到北辰傲伸手接过了扑过去的实儿,北辰傲抱着实儿悬空转了一圈,那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幸福,看的她都有种想哭的感觉了。

    “长大了,”北辰傲抱着实儿,发现七岁的他长的比自己预计的要高,心里忍不住的有些失落。

    “爹爹,快看,娘呢,”实儿扭动着,看到娘亲抱着两个弟弟来了,就炫耀着说:“爹爹,娘说,两个弟弟很厉害的,都会翻身了,再过不久,就能坐起来了,”那是他的弟弟!

    北辰傲的心里一动,抱着实儿用气功了过去,心里急切的不得了,恨不得把远处穿着白色镶金丝边绣缠枝藤罗裙的曼妙女人进紧紧的拥抱进怀里,告诉她,自己是多么的想念她,有多么迫切的想要回家。

    对上炽热的眼神,燕莲的心也在颤抖着,突然,觉得心头涌上一层的委屈……想哭了。

    四个多月的双胞胎已经会看人了,当他们看到熟悉的实儿的时候,露出了无齿的笑容,脸上,还有两个酒窝,胖乎乎,白嫩嫩的,瞬间,能让人把心给融化了。

    “我回来了,”北辰傲带着实儿飘到了她的面前,温柔的说道。

    “嗯,”思念是深入骨髓的,渗入人心的,可是真正的日思夜想之后见到了,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王爷,这是小公子,”程云突然觉得,自己留在这里,很不好啊,就率先把怀里最小的献了出来。

    果然,北辰傲看到一双黑曜石一般的天真双眸望着自己,眼里满是好奇跟疑惑,也许是父子之间的天性,随即冲着自己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心,瞬间融化,把实儿放了去,结果了程云怀里的孩子,紧紧的抱着,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北辰傲的激动,燕莲是明白的,因为她看着双胞胎的时候,偶尔也会很激动的。

    “先回吧,”燕莲伸手柔柔实儿的头,笑眯眯的说。

    “好,实儿,走,咱们回去,”两个人怀里都抱着一个孩子,可谁也没有忘记那个最大的,把他护在中间,往王府的主院而去。

    ~~~~~~~~~~~

    懒懒家今天没电了,手机被编辑一条短信跳关机了,多么悲催!

    谢谢亲们的月票,一直以来,都是亲们努力的支持懒懒,懒懒心里很感激,一直在跟别的作者说,懒懒的读者好好,好的懒懒有些惭愧了。

    晚上还有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