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因为失忆,原本冷漠的不懂人情世故的他,如今成了萌萌的,什么都不记得的萌汉子,看的应家人唏嘘不已。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

    梅家出事,他们都知道的,可他们什么都帮不上。

    燕莲询问梅以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到的这里,他就一句话: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这个回答,燕莲头痛了。

    “他是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又加上一路被追杀,意识的觉得这一条路是安全的,就这样到了这里,”北辰傲嘴里是这么解释的,但心里却知道,除非是心里深刻的,否则他大可往京城里去,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这个梅以鸿,对燕莲是情根深种了,所以才会在最失忆,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时候,只记住这里。

    “现在,该怎么办?要告诉梅以蓝吗?”燕莲看着穿着北辰傲衣服的梅以鸿这会儿正香喷喷的吃着谢氏给他做的面条,有些纠结的问。

    梅以蓝看到自己唯一的亲人还活着,肯定会喜极而泣的,就是不知道知道梅以鸿失忆了,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肯定要说的,”梅家出事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在南方,鞭长莫及。

    梅以鸿还活着,北辰傲跟燕莲都是高兴的。只不过,这个家伙的印象里,只有燕莲,对其余的人,都是陌生的,让他们为难了。

    要是告诉了梅以蓝,他又不认识,那该如何?

    不过,两个人商议了一,觉得没有什么比梅以鸿活着是更重要的,就算是失忆了,他还是梅家的公子,梅以蓝的大哥。

    知道梅以鸿就是那个神秘的鬼后,应家人终于放心的,也睡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最为舒服的一个觉。

    梅以鸿失忆了,对燕莲身边出现的两个双胞胎,总是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却忍不住的想靠近。

    孩子的心是最为纯洁的,当遇上跟自己智商差不多的人后,脸上的笑容,就格外灿烂了。于是,就发生了双胞胎同时要抢着跟梅以鸿玩的局面,让实儿跟北辰傲妒忌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燕莲表示无能为力,因为自己也被嫌弃了。

    京城里的事,北辰傲没有出面,当圣旨来的时候,管家只禀告说王爷跟夫人都不在王府里,圣旨没有人接……。

    梅以鸿也渐渐的从燕莲的口里知道了关于他的事情,尤其是知道自己的父母被别人害死,还被人利用,那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跟戾气,就如之前的他一样。可就算如此,他还是记不起自己是怎么受伤,怎么被人追杀的,对于自己的一切,显得一无所知。

    “我只记得我昏昏沉沉的醒来,在一个子里,里里外外的没有人,我就往外走,”梅以鸿回忆起自己一路的风雨,脸色显得很不好看。“我身受重伤,可潜意识的,觉得必须要离开,因为我闻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忍着不适,离开了那个小……,”

    从梅以鸿的嘴里知道,他一路过来,是遭遇到了追杀,但都被他的机敏给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只知道在心里有道声音在告诉他,往前走,就安全了。就这样,他徒步走,搭人马车,一路翻山越岭的,从北方到了京城。

    “只要你回来就好,”燕莲只想说这一句。

    让梅以鸿休息了几天,北辰傲也趁机过了几天没有纷争算计的日子。

    “你还是进京一趟,告诉梅以蓝,这样,她在上官府的日子也好过一些,毕竟她是你师妹……要不是她,我们也不会相遇,对不对?”说起来,梅以蓝才是他们两人的媒人呢。

    “你跟我一起吧,”北辰傲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就突然提议道。

    “我?家里那么多的孩子,我不放心,”她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有了两个小宝贝,是一步都不想离开。

    “家里那么多人,会好好照顾他们的,更何况,还有梅以鸿呢,你担心什么?”说起这个,北辰傲的怒气就更深了。

    他才是不悔跟不离的亲爹好不,可两个孩子看到梅以鸿比看到自己还兴奋,弄的他恨不得一脚把梅以鸿给踢走。

    之前比试的时候,梅以鸿不是他的对手,可失忆之后,这个诡异的家伙的武功竟然高了,甚至能跟自己打成平手,让他郁闷了。

    自己,该不该去撞个墙,也来个失忆呢?

    燕莲听到他语气里的幽怨,忍不住的想笑——以前,北辰傲把梅以鸿吃的死死的,如今,是失忆的梅以鸿把他给吃的死死的,但凡他要生气发火,梅以鸿就一副“我做错了什么?”的样子望着北辰傲,弄的北辰傲的火只能窝在心里,发泄不出来,失忆看到梅以鸿,就忍不住的想要生吞活剥了。

    “好吧!”不把这个频临暴走的男人安抚好,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燕莲原本跟北辰傲要出门的,但古泉村的村长来了,是特意来找燕莲的。

    “燕莲,那个溪坑村跟方家村的两个村的村长想要找你说说村里的地的事,”村长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都是相近的,也有亲戚关系,所以不得不出面走一趟了。

    对村长,燕莲还过的去,所以也没生气,毕竟其中关系的牵扯,她也是懂得的。四婶也是方家村的人,更何况还有方有占呢。不过,不该退让的,她是不会退让的。

    “村长,告诉他们,要么出钱买地,要么就自己想法子赚银子,这地,我是空着,不会想种的!”燕莲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为什么?”村长狐疑,“既然买了,为什么不种呢?”

    对他们种地的来说,浪费地,那是会得罪老天的。

    村长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燕莲还是明白的,毕竟这古泉村能那么好,村长也有一定的功劳在,他家跟村里的人一样,都是种地的,所以燕莲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村长,你觉得那两个村里的村民能把地种好吗?若是你觉得我开出的条件跟古泉村一样的,你觉得他们会点头吗?”那些都是被岳三少宠坏了的,知道了享受,能再过以前那种苦日子吗?

    村长一听,立刻脸色变了变。那两个村长跟他说,只要应燕莲答应,给村里的银子可以稍微少一点,太少的话,村里的人都过不去——可就算是如此,他们也没想着跟古泉村一样。

    难道,真的是人心变了吗?

    见村长沉默,燕莲弯弯嘴角,笑着说:“看在你的面子上,告诉他们村的村长,若是能跟古泉村一起的,我就把地让出去了,若是不答应了,那就算了!”

    村长的心里很是复杂,在他的心里,错的是方家村跟溪坑村的村民,所以他点点头,有些呐呐的说:“行,我回去跟他们说一声,他们要是不答应,我也不管了!”

    古泉村的村民之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甚至还有饿肚子的,一天吃两顿。可如今,谁不知道古泉村的好,家家户户穿的好,吃的饱,顿顿都是大米饭,还能做几身的新衣服,能给孩子们吃肉。

    这样的日子,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只要能苦,日子,会好的。可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做法,他看不去。

    “好,村长,我们有事,就先走了,这件事,由着他们自己决定,免得以后怨你,”燕莲善意的给提了一个醒,免得变成古泉村的事,就玩大了。

    “好,我知道了!”村长自然也是知道轻重的。

    燕莲见他点头后,就上了马车,跟北辰傲一起回京了。

    马车进了城门,燕莲稍微的掀开一马车的帘子,有些感叹的看着说:“这京城繁花似锦,跟北方紧张的局面一点点关系都没有,看着,真的让人莫名的烦躁,”她讨厌这种感觉,觉得梅家夫妇的死,太不值得了。

    皇上虽然给了他们厚葬,却没有追杀凶手,想必,也是为了息事宁人——这么做,无非是因为梅家,只有梅以蓝一个了。

    要是梅以鸿当初没有出事,皇上跟众大臣,还敢这样吗?

    “北方对于他们来说,太遥远了,”北辰傲明白她心里的焦躁,为的是梅家。

    就如他一样,若在南方输了,战王的名声,以后就是被人辱骂的。可他赢了,就是人家心目中的战王爷,无可匹敌。

    “噼噼啪啪……,”的炮仗声,引来了燕莲跟北辰傲的注意,因为马车慢慢往里去,到的地方是上官家的大门口。

    门口,喜气洋洋的,上官府管家在门口,满脸的笑容,那些个带着贺礼的大官们都满脸的笑意,高高兴兴的进去了。

    “大娘,这上官府是谁要成亲吗?”燕莲对上官府的事情,大致还是了解的,觉得该成亲的已经成亲了。不到年纪的,根本不能成亲。不该成亲的,那就不是她能猜测的到的。

    路过看热闹的见到马车里露出的夫人是个和善的,就兴奋的八卦起来了。

    “夫人,那个梅家,京城梅家,你知道吧!?”无头无尾的话,让燕莲懵了一。

    “知道啊,怎么跟这个喜事扯上关系了?”这个完全牛头不对马嘴。

    ~~~~~~~~~

    喘口气,累死了,真不喜欢朋友过节来,折腾人。还有一章,继续去!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