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梅家那个女婿啊,那丈母娘跟老丈人才去世多久呢,大舅子还落不明呢,就要娶平妻了,这不是在少夫人的心口在戳上一刀吗?啧啧,这男人啊,真不是个东西!”那大娘好像知道些什么,一脸的同情加怨怒。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站,百度请搜索

    燕莲原本只是好奇的询问一,因为她没有预料到自己跟北辰傲来,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怕北辰傲没准备礼物,就顺口一问,若是不方便的话,就只能明天来了。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要成亲的人竟然是上官浩。

    “多谢大娘,”燕莲冲着那大娘微微一笑,然后缩回进马车,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了。

    北辰傲自然也是听到了,脸色同样不好看。他跟上官浩熟悉,但那只是因为北辰卿是朝堂上的,上官浩是跟大哥的交情不错,对自己之前的商人身份也没有排斥,加上梅以蓝嫁给了他,才会变得如此的亲近。

    如今,却听到这样的消息,可见他心中的怒气了。

    “上官浩……还真的不是人,”燕莲握紧双拳,要是上官浩此刻在她的面前,就恨不得一拳打死他,什么玩意呢。

    梅家出事,才多久的事,梅以蓝正伤心绝望的时候,上官浩却当起了新郎官,娶的还是平妻。这平妻虽然比不上正妻,可还是一个妻。要是家族身份深厚,又颇有手段,再给上官浩生个一男半女的,这个上官府,还有梅以蓝的生存空间吗?

    “我们进去,”北辰傲突然睁开锐利的双眼,冷冷道。

    “干嘛进去?难道还要给他长脸不成?”燕莲恼怒的质问道。

    “说什么呢?今天这样的局面,最难堪的就是师妹了,我们去,只不过是把师妹带出来而已,人家的喜事,我们去掺和什么呢?”北辰傲压抑着怒火,低沉道。

    燕莲恍然,盯着北辰傲怒道:“这个我支持,我倒要看看,上官浩是有没有脸面面对你,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梅以蓝呢?那是他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的,他的心,怎么做的?”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垃圾。

    看着燕莲愤怒的样子,北辰傲轻轻叹息一声说:“莲儿,京城的水很深,之前上官府跟梅府联姻,稳定了彼此的地位——如今,梅家没落,上官府也深受影响,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稳定在京城的地位,”

    燕莲望着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他问道:“若是北辰府如此,你也会这样吗?”双全紧握,她都不知道,他点头,自己该如何的决定。

    “别弄的跟小刺猬似的,”北辰傲哭笑不得的握着她紧握的手,解释说:“北辰府若需要这样的话,我这会儿不知道该有多少个孩子了——其实,我有时候很庆幸,家族的一切压力,都在大哥的身上,若不是有他,或许我们就不会相遇了!”

    燕莲一听,紧绷的身体松懈了,知道他若真的那样的话,早就娶了向家女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不管为了什么原因,上官浩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点头,就是他的错……为了家族,他可以背叛自己的夫人孩子,那么这也证明了他娶梅以蓝,就是为了梅家的势力,根本不是为了梅以蓝这个人!”燕莲知道家族之间的拼斗很厉害,一个不慎,或许会将家族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可是,上官浩完全可以推迟婚期,这样,也能安抚梅以蓝受伤的心。

    梅以蓝她们跟自己不一样,她能接受两女,或者三女甚至以上的女人伺候一个夫君,可是也别在她最最伤心痛苦的时候,那真的如那个大娘说的那样,在梅以蓝的心窝里再扎一把刀子,血淋淋的,要逼死她。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进去吧!”北辰傲伸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吩咐马夫之后,他率先了马车,再牵着燕莲了马车……。

    “是战王,是战王来了,”有人眼尖的,一看到北辰傲,立刻激动的大喊着。

    整个朝堂的人都知道北辰傲就是神秘的战王,所以认识他的人,很多,完全掩藏不住。

    上官家的管家在看到北辰傲来了之后,就立刻命人转身禀告着,自己则满脸笑意的迎了过来,点头哈腰的。

    “战王爷,您快请进,我家老爷子早早期盼着呢,”管家站在一边,尽职的说道。

    燕莲跟北辰傲对视了一眼,想必那请帖是进了战王府的,只不过管家心里根本对这件事不在意,或许是生气了,所以才没有来禀告北辰傲,大致就是想冷落一上官府。

    只是,谁都没有预料到,会那么巧合的,他们就选择在今天来了。而上官府的管家一看到北辰傲来了,心里的激动是可想而知的。

    了请帖,人却没有来,表示着北辰傲的不高兴,这多少对上官府有些不利。

    很快的,上官老爷子就从里面出来了,满脸的笑意。

    北辰傲表情淡淡的,有些高神,燕莲从头到尾就黑着脸,没有一点好脸色。她装不了,毕竟她是真的生气了。

    上官老爷子一看到北辰傲那样子,心里“咯噔”了一,想着北辰傲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呢?

    当初定日子的时候,率先就给战王府递了请帖,就想知道北辰傲到底什么态度——要是生气,来阻止,那么就推迟。要是没有反应,就表示着,他是知道上官家族的为难,是默认同意的。

    方才,他一直想着北辰傲不来,是否心里是不高兴的。当小斯来禀告,说战王来了,他心里是相当欢喜的,急急的迎了出来,因为府里其余的大臣的眼里都闪过很多的光芒,他知道,那是人家羡慕战王跟上官府走的近。

    现在,他心里忐忑不安,弄不清楚北辰傲的心里想法了。

    上官府的客厅里,喜气洋洋的,看着,叫人真正的欢喜。看到这刺眼的红色,燕莲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觉得好悲哀。

    梅以蓝麻木的坐在椅子上,那些嘲弄的,讽刺的,假意关心的声音完全被她给屏蔽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冷的她很想好好的睡一觉——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了。

    “姐姐,”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在梅以蓝的耳边徘徊着,她听到了,可身体麻木,怎么都动不了。

    “夫君,”泪眼蒙蒙,她咬着唇,无助的看着身边跟自己穿着同样正红颜色的男人,委屈的控诉道:“姐姐不喜欢我吗?”

    上官浩看到憔悴的如同人干似的的梅以蓝,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他早早的就跟梅以蓝说过,也跟她分析过上官府的局势,让她以大局为重,毕竟她上官府少夫人的位置,谁也抢不走的。

    不管他说了多少,做了多少,可她永远都用那种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无声的控诉着什么。可是,他是无奈的,那是家族的逼迫,他不能反抗,更何况,那是为了稳定二房的。

    爷爷说的对,他是嫡子,可分家之后,大哥才是上官府大房,自己只是二房。若是自己没有靠山,这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儿子着想。

    可是,不管他说了多少,她都不明白自己的苦心,还在这样的大日子里,连妆容都没有,就一副要死不活的,连别人跟她说话,跟她打招呼,她都充耳不闻,现在更是变本加厉,连喜茶都不喝了。

    “蓝儿,”上官浩掩饰着心里的不悦,温柔的喊着,就如他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一样。

    梅以蓝的手指动了一,但眼神还是没有转动,依旧是冷漠不言。

    “夫君,”新娘子见状,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低着头微微轻轻的道:“姐姐是真的不喜玉儿吗?”

    “上官少爷,悄悄你的大夫人,这摆什么样子呢?大喜的日子,穿的是渗人的白衣,一点喜气都没有不说,还摆出一副面孔来,给谁看呢?你可是跟我家小姐拜过堂,行过礼的,那是堂堂正正的,可不是低三气的小妾,”新娘子的家人见状,自然是火冒三丈的。

    他们也是大家的小姐,为的是跟上官家联姻,好捆绑在一起,所以才把嫡小姐嫁给了上官浩当平妻,这样的福气,可不是谁都有的。

    “蓝儿,”上官浩见有人议论纷纷,就沉声音,怒道:“你若不肯承认玉儿,这……这上官府的少夫人,你还是别当的好!”她这个样子,哪里配为上官府的少夫人呢?

    以前,他觉得她的任性顽皮都是很可爱的,可现在,看到她这么的无礼,让自己丢面子,心里就忍不住的涌上一层怒意,觉得她太不懂事了。

    他娶妻,本不是愿意,怪只怪梅家没落的太快了。

    终于,神魂在外游荡的梅以蓝动了,她眨眨无神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一身刺眼红衣的男人,突然,咧嘴一笑,消瘦的脸,消瘦的身体,让这个笑容,显得诡异而惊恐。

    “你心里,早就这样想了,是吗?”这个男人,她真的看清楚了。

    ~~~~~~~~~~~

    更新完毕。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