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以蓝低头死死的盯着被上官浩捏红了的手,心里痛的无法呼吸,她深呼吸一,抬头凄惨一笑,望着眼前愤怒不平的人,苦笑道:“能选择在今日成亲,就是想给我一个狠狠的羞辱,我想躲,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你怎么不给战王府送消息呢?”燕莲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实在是恨不起来。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上官府已经送了,”她原先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想着师兄会生气,那么这亲事就办不成了。可是,她等了好几天,战王府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她就更心灰意冷了,才没有拒绝,出现在那个地方的。

    “我们不在战王府里,”北辰傲明白她心里的误会,就解释说:“王府里的管家大约是生气了,不想让我去上官府,所以也没知会我……,”

    “是啊,要不是我们今天恰好进京来找你,还不知道上官浩尼玛的连个畜生都不如,他怎么变成那个样子了?”燕莲还是觉得不敢置信,感觉跟换了个人似的。

    一听到上官浩的名字,梅以蓝的身体颤了一,红着眼眶道:“自从我爹娘出事之后,他就变了,每天阴沉沉的……上官家族的人都恨不得我跟着我爹娘去呢,如今,好不容易跟别的家族联姻,就视我为眼中钉了!”

    当初,若是知道上官浩是这么一个无情的人,她宁愿老死在梅家,也不想嫁入上官府。

    上官家族的人,都是自私自利,为了家族利益,什么都不管不顾的。

    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好了,先把别说,我们是来接你去古泉村的,等到那边了,你的心情,自然就好了,”想起今天来的目的,燕莲的嘴角就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她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还能高兴吗?

    梅以蓝没有回答,她闭上双眼靠在角落里,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哀伤气息,让燕莲都觉得悲伤。

    一路上,燕莲也不好跟北辰傲说什么,毕竟看到他们恩爱,刺激的是梅以蓝,所以他们两个也是一路沉默的。

    “哈哈哈……,”还没进应家,就听到了让人心生愉快的笑声。

    梅以蓝了马车之后,看到了应家的子,发现里面也有属于自己的回忆,可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了。

    在这里,娘曾经满脸喜悦,爹爹曾经豪气万千,哥哥更是心有所属,恨不得永远的留在这里——而她,也曾希望自己跟上官浩能过这样宁静的日子。

    如今,一切都成了泡影,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反倒失去一切。

    “你们当心一些,别玩的太疯,小心摔了,”谢氏看着满院子的孩子,满脸的笑容。

    “咯咯……,”不悔笑了,拍着小手满脸的乐呵。

    “你笑什么呢?又不能去玩?”谢氏见他笑的古怪,忍不住逗弄他道。

    “娘,”不用不悔开口,实儿的呼唤,已经让人知道不悔在开心什么了。他是看到了进来的燕莲,才露出笑声的。

    “大哥?”当梅以蓝无精打采的进来,无意中抬头一看,看到一个手抱着孩子的男人后,立刻惊呆了,嘴里呐呐的呢喃着,觉得自己在做梦,还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他。“大哥,真的是你吗?你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么害怕,多么痛苦吗?”

    看到梅以鸿,梅以蓝的一切伪装都消失了,冲过去抱住梅以鸿痛哭着……。

    北辰傲从梅以鸿的怀里抱走了不离,跟燕莲对视了一眼,把空间交给了他们。

    院子里的几个孩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谁也不敢在嬉闹了。对他们来说,大人哭泣,那是真的发生了大事,所以谁也不敢出声。

    “大哥,娘没有了,爹也没有了,你为什么才回来?为什么?呜呜……,”梅以鸿被她紧紧的抱着,那是一脸的迷茫。

    “蓝儿,”北辰傲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叹息一声解释说:“不是你大哥不想回家,而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了!”

    “……什么意思?”梅以蓝迟疑了一会儿后,不安的问道。

    “你大哥失忆了,”燕莲伸手拦住了梅以蓝,怕她支撑不住会垮,就扶着她往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咱们上顶再说,”

    梅以蓝僵着身子,就这么任由燕莲扶着自己往后院去……。

    北辰傲把不离交给了于奶奶,让谢氏一起看顾着,然后跟着他们上了顶。

    “大……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梅以蓝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望着眼前正蹙眉疑惑望着自己的男人,心里感慨万千,不知道是悲哀还是快乐。

    “有些熟悉,”梅以鸿很老实的说:“但是……真的想不起来,”他也痛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那样,让他很没安全感。而且,看到眼前自称是自己妹妹的女人那么的伤心,那么的痛苦,他的心,也跟着痛了。

    “记不起来没有关系,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梅以蓝嘴里呢喃着,眼泪“刷拉拉”的往流,“爹娘泉有知,也该瞑目了!”

    爹娘在最危险的时候,恐怕也是惦记着大哥的生死的。

    “别哭了,”燕莲递给她一块手帕,安慰着说:“该高兴的,对不对?你大哥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失忆的事,大概是他受伤了,所以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等以后,说不定就好了,你就别想太多,知道吗?”

    “嗯嗯,”梅以蓝点点头,望着燕莲满怀喜悦的说:“大哥活着,才是最好的!”

    之后,她好奇的问起大哥为何会在这里,之前明明一点消息都没有的。

    燕莲把梅以鸿失忆之后做的事,把应家人吓的好些日子没有睡好,还以为出鬼以及应翔安去战王府找自己求救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哭笑不得的说:“他的记忆里有关于实儿的记忆,因为实儿跟我去战王府了,他找不到,就半夜抱起祖儿,想想不对,就随意的放祖儿,把家里人给吓的胆战心惊的,还好只是一场虚惊!”

    梅以蓝看着自己的大哥,心里感慨万千。

    燕莲之前救了大哥一次,让大哥心里牵挂着,没想到在失去一切记忆之后,他的脑子里没有爹娘,没有她这个妹妹,更是没有梅家,却记得燕莲跟应家,这让她心里酸涩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师兄对燕莲那么的好,两个人还有三个儿子——大哥是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为梅以鸿活着,这个消息,让梅以蓝高兴了很多,脸上也有了些许的笑容,连胃口也好了。她抛弃了上官家的烦恼,在古泉村里被感染着,心情也好了很多。

    梅以蓝抓着梅以鸿说了很多以前的事,燕莲跟北辰傲把楼上的空间让给了他们兄妹,两个人走来,眼里都有一抹化不开的愁绪。

    “梅以蓝的事……打算怎么办?”燕莲最怕的就是梅以鸿失忆的事情不能曝光,梅以蓝的地位依旧的尴尬……要是就这么回上官家,上官家的人还能容的她吗?

    就算容的,上官浩是非不分,一点恩情都不顾,那个新进门的平妻更是表面柔弱,骨子里阴狠毒辣,恨不得夺走梅以蓝正妻的位置呢。

    这么一来,梅以蓝回上官家,就更危险了。而梅以蓝还有个孩子在上官家呢,那是梅家的长孙!

    “先等她冷静冷静吧,”北辰傲也是头大,他们可以任性,可她还是一个母亲,若是现在离开了上官家,孩子就危险了。

    没有母亲庇佑的孩子,那注定是痛苦的。

    燕莲见只有这样了,就保持沉默,没有在开口说了。

    燕莲跟北辰傲是想着,等到梅以蓝自己想回去了,或者是上官府派人来了,那事情也好有个解决的方法。可是,还没等到他们坐决定呢,战王府就派人来了。

    “王爷,长公主进战王府了,”程云火急火燎的骑马跑来,满脸的交际。

    “长公主?”燕莲一愣,狐疑的看着北辰傲,觉得那个女人,只有是他招来的。

    那长公主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来吧!?

    一听说是长公主,北辰傲的眉头就皱了一,最后吩咐说:“咱们回去吧!”为了不让长公主到古泉村来烦人,他们必须得回去。

    “好,”对于那个长公主,燕莲也好奇,想知道皇后教导出来的嫡公主,会是什么样子的。

    梅以蓝听说他们要回去,自然是要跟着的。梅以鸿见孪生子跟实儿都要回去,也要求跟着……北辰傲无奈,就让乔装了一,带着一起回京。

    “长公主进战王府,是皇上同意的吗?”梅以蓝当然知道长公主进战王府的意义了,她知道应燕莲的性子,害怕出事,才这么开口问的。

    “皇后同意就行了,”燕莲到没有放在心上,要是北辰傲能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的,那自己就看错了。

    若真的那样,她就会挥挥衣袖,带走三个孩子,让他们恩爱去吧!

    她生的孩子,可不会叫别的女人娘亲的。

    ~~~~~~~~~~

    晚上大约是没有更新了,估摸回来也是醉的,先请假吧,次补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