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相公,爹说的对,这休妻也不好,玉儿宁愿自己委屈,也不愿意相公被人骂,”玉儿的眼眶红红的,好像自己受了多少的委屈似的。

    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有些尴尬,梅以蓝不在,可她还不是正室的大夫人,有些是梅以蓝的人,

    对她的命令阳奉阴违的,上官浩就算为了维护她,也不能让府里的人走,所以她心里恨不得上官浩休了梅以蓝呢。

    可是,若是因为她而这么决定,说不定公公都会恨她,更别说上官家另外的人了。她很清楚,那些外面光鲜亮丽,骨子里是很穷的,就跟她娘家一样。

    她嫁过来的嫁妆,还都是她娘的嫁妆,否则,就难看了。

    梅以蓝的嫁妆,当年在京城也是个轰动的事,有多少,她是不清楚,但绝对不会少。这一笔财富,她是不想白白还给梅以蓝的——打发她入偏院,乖乖的,就让她等着老死。不乖的话,她不介意送人家最后一程。

    只要梅以蓝的嫁妆能落入她的手,她并不急着得到正室的地位。

    上官老爷子并没有把人家的话听进去,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新儿媳妇,对于人家的一点小心思,他怎么会不明白呢。不过,看在她是为了上官家着想,就懒得说了。

    “浩儿,家里的事情,你也清楚,梅家虽然没落了,但梅家的根本还在,若是你休了梅以蓝,忠心梅家的那些将士们,会更反对咱们上官家的,所以先息事宁人,别把事情闹大了,免得到时候有人参奏一本,我们都兜不了走!”上官老爷子看着自己依旧不成熟的儿子,心里微微的摇摇头。

    这北辰傲是没了父亲的人,却偏偏凭着自己的本事当了战王,还有北辰卿,虽然有父辈留的,可上官家何愁没有呢?但他的儿子,他承认,确实不如北辰两个兄弟。

    北辰老夫人的样貌跟性子,他是知道的,可无论怎么样,两兄弟都一条心,谁站的高都无所谓,另一个都会默默的支撑着,这种兄弟感情,不是随意能破坏的。

    而他们家,两个嫡子没有分家呢,就先开始为自己打算,更别说那些庶子,庶女了。

    想到家族庞大的开支,他就觉得头痛。

    北辰府有个北辰傲,眨眨眼,一百万两的黄金都能随手拿出来,砸的一点都不心疼——可上官家,连一万两现银都拿不出来,说出来,真的是丢人。

    他希望儿子能跟北辰傲相交,只要不休了梅以蓝,北辰傲看在梅以蓝的份上,对上官家,也不会有别的想法了。

    上官老爷子想的很通透,想把所有的好处都拢在上官家,算计的面面俱到的。可惜,他这个老姜,没应燕莲这个千年妖姜厉害,算的再怎么精细,也被应燕莲的几句话给打破了。

    你想到的,人家早算计到了,等你后悔的时候,来不及了。

    “相公,你先把姐姐哄回来,只要她肯回家,怎么样,都可以的,”玉儿的话里隐藏着深意,眉宇之间的算计,那么的精明,看的人不由的心颤。

    可惜,上官浩根本不懂人家的心,只觉得她是完全为自己着想。

    “听玉儿的,把梅以蓝接回来,先哄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她还有个儿子呢,”上官老爷子轻易的敲定了结论,觉得自己是运筹帷幄,谁也算计不过她了。

    上官浩也想听父亲的,知道父亲的决定,不会有错的。

    可是,等到天明商议好了,还没觉得高兴呢,外面就传来了上官浩的自私行为,还内心奸诈,隐晦的事情很多,给京城的百姓又一个兴奋的话题。

    自从上次谣言说燕莲生的孪生子不是北辰傲之后,京城可是平静了几天呢。

    百姓们过不上豪门的好日子,但对于那些个关于深宅大院里的流言蜚语可是激动的很,不能看,参与一,也是有满足感的。

    “这上官家的也太不是东西了,老丈人死了才多久,以前见他孝顺,跟梅家小姐常常往梅家跑,现在才知道,那都是装的,可真阴险呢!”这谣言,只会越传,越离谱。

    “这算什么?装也是人家的本事,你可不知道,人家在老丈人死后不到半年,就娶了平妻,还想让梅家姑娘跪,给平妻倒茶送水呢!”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压低帽,神秘兮兮的道。

    “天,怎么这样呢?”听的人都惊愕的张大嘴,不敢置信。

    “你们别瞧人家出来的时候都人五人六的,可骨子里龌龊着,比咱们百姓更不如呢!”

    “是啊,这样的事情,百姓家才不会发生,若真的发生那样的事,只会更加心疼媳妇,哪里会这么作贱人家呢!?”

    “可不是,那上官家还好算计了,想要吞了梅家给的嫁妆,毕竟梅家没人了,就梅家姑娘一人,这委屈啊,受定了!”

    “人在做,天在看,要上官家真的要吞了梅家给的嫁妆,再休了梅家小姐,那上官浩,就真的畜生不如了!”戴帽子的不时的穿插着一句,见众人越议论越兴奋,就悄悄的出了人群。

    谣言,就是个奇怪的东西,人们在穿的时候,总会依照自己的性子,添油加醋的加几句,好表示这件事是多么的重要。

    最后,传到上官浩的耳朵里,就差说他杀人灭口,梅以蓝生死不明,早就被他上官浩给杀了。

    不管闹成什么样子,被传成杀人这样的结果,那就不是上官浩能承受的,所以,他必须要找到梅以蓝,让她回上官家,否则上官家的人出门都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连日子都过不去了。

    “夫人,”程林进王府,满脸喜悦的禀告着:“事情,成了!”

    “什么事情成了?”轩辕莹正跟应燕莲棋呢,发现应燕莲的棋艺比自己都要厉害,就缠着她一定要打败她为止。

    可是,每一次,要么应燕莲放水,成平局,要么,输的惨不忍睹。

    燕莲一听了,双眼晶亮,满脸笑意说:“好,你回去说一声,就说我三天之后到,到时候可以细谈!”

    “是,属这就去,”程林禀告了之后,连口水都没有喝,又匆忙的回城外去了。

    “咱们的生意有着落了,”燕莲见轩辕莹一直好奇的盯着自己,连梅以蓝都停止了沉默,歪着头好奇的看着她,弄的燕莲不得不开口解释。

    “什么生意?”这个是她们两个都想知道的。

    “呵呵,秘密,反正等成了之后,你们就等着数银子好了,”那可真的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看着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梅以蓝跟轩辕莹对视了一眼,表示沉默。

    问不出来,又不明说,那就干脆不问的好。

    “棋,棋,我就不信了,还赢不过你,”轩辕莹在战王府住的舒服,这里的人敬畏她却不会拍马屁,应燕莲对她跟朋友一样,没有特别,让她住的喜欢,轻松,就更不愿意回去了。

    而皇后则以为连丫鬟都没有带的长公主能在战王府里住那么久,应该是住的很好,想着目的是快达成了,所以高兴的没有派人去催,想等到事情落实了,才让人去把长公主请回宫。

    “呵呵……,”燕莲只是随意的笑笑,并不生气。

    “长公主,”被程林吵醒之后,梅以蓝也恢复了精神,她望着轩辕莹好奇的问道:“那个京城的护国公主府盖好那么久了,怎么就没有人住呢?是等长公主成亲之后才搬进去的吗?”若是那样,战王跟长公主,谁大呢?

    “我又不是护国公主,搬那里去做什么?”轩辕莹到通透,直接坦然道:“我母后之前也以为父皇盖那个护国公主府,为的是我,可后来才知道,那根本不是为我,是我父皇封赏的护国公主,就不知道那公主是谁,那么的神秘,竟然连公主府都不住,”她其实还是蛮好奇的,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护国公主?”燕莲呢喃了一句,呐呐道:“为什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你肯定熟悉了,”轩辕莹不在意的挥挥手说:“那会儿,护国公主府才盖好,都等着那护国公主入住呢,满大街的议论,结果那傲娇的护国公主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我父皇都一句不言,”那个护国公主比自己都要得到父皇的宠爱呢,真想知道她是谁,好让自己知道那里做的不好。

    “噢,”燕莲一听,觉得有些道理,就没有往心里去了。

    “之前,上官浩跟我说过,说战王是北辰傲,不知道那个神秘的护国公主是谁,若是能知道,提前相交,说不定对上官府会有好处,”梅以蓝的眼里闪过不知名的光芒,低声呢喃着。

    “这上官府的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在算计人,”燕莲不屑的嘲弄道。

    “梅姐姐,你放心好了,等到那护国公主真的出来了,凭我们的关系,我绝对不会让她跟上官府亲近的,”她自然明白梅以蓝心里的想法了。

    “但愿那个人是不在上官府那边的,”梅以蓝轻声呢喃着。

    “夫人……,”程云从外匆匆而来,满脸的焦急。

    “怎么了?”燕莲见七巧在里并没有出来,想必是两孩子睡着了还没醒来,就随口问道。

    “上官少爷在战王府的门外,说要接梅小姐回去,”在王府里,大家都很默契的称呼梅以蓝为梅小姐,而不是称呼她为上官少夫人。

    这王爷自从被人知道之后,王府里的丫鬟小斯也能正常的进出战王府,听到的消息自然也多了。

    他们都很同情梅以蓝,这个温和又美丽的女人,怎么就会遇到这样一个龌龊的男人。

    “是吗?”燕莲挑眉,望着梅以蓝问道:“你怎么打算?”

    “我出去看看,”梅以蓝没有退缩,也没有跟以往一样,想要逆来顺受,逃避一切。

    “程云,去跟梅少爷说一声,让他蹲到暗处去,好好保护梅小姐,至于战王府的人,全部都不要插手,”上官浩还真的聪明,知道在战王府门口要人,这是要做给全京城的百姓看呢。

    但愿,他不后悔今天的大张旗鼓。

    他要是聪明,就该进王府求见,好好的劝说,而不是这么大张旗鼓的摆给人家看——他还以为,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梅以蓝还是以前那个天真的,连上官家拿不出一万两银子都不知道的梅以蓝吗?

    有了夫人的吩咐,王府里的人自然都不会干涉了。

    梅以蓝抬头挺胸,一路走到大门口,双眼里,只有坚定。轩辕莹要去看热闹,被燕莲拦住了,让她坐棋,说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去看人家谈和离,像什么样子呢。

    悲催的长公主又开始了她打败应燕莲的人生目标……。

    战王府门口,因为北辰浩的高调,围聚了好些看热闹的,他们也想知道,战王府里神秘的应夫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关于她的传说有很多,可真正见过她的人,却少之又少。

    他们很多人都是从战王府的小厮丫鬟嘴里听说那个夫人怎么怎么好,从不乱骂人,从不乱发脾气,病了,还能跟她说说,还能休息,甚至还让王府里的大夫给配药,不要银子的,被人夸成天仙似的,所以大家好奇的很。

    战王府的大门打开着,门口没有人拦,但没有一个人敢往里闯,除非是谁不要命了。

    梅以蓝一个人,简简单单的出来,面对着一脸焦急加深情的上官浩,突然迷茫了……自己嫁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这么多年来,自己怎么还是没有看清楚呢?

    就算是经历了那么多,她还是不清楚这个男人的本性,到底是如何的。

    当日,他那么的阴狠,如今,却一脸的深情,是燕莲的安排,成功了吗?

    “蓝儿,回家吧,两夫妻总有怄气的时候,孩子都想你呢,哭的厉害,”上官浩一见她出来,后面没有跟着别人,就双眼一亮,立刻迎上去深情款款的道。

    看到他上来就要抓自己的手,梅以蓝立刻敏感的避开了。

    ~~~~~~~~~·

    偷偷爬上来更新一章……。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