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到底怎么回事?”这是所有人心里的疑惑,弄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城西的人,最难搞定,给银子不成,什么都谈不拢,甚至话还没有开始说,就直接把人给赶出去了。

    这些年来,他们就是觉得没有人手,才一直冷眼旁观,希望谁能打破城西的局面。可是,等到真正打破的时候,才知道,已经回天乏术,人家已经先手为强了。

    北辰卿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在思索着应燕莲跟城西的村民到底达成的是什么样的条件,好像这些村民早就知道自己住的是什么样的房子,没有迟疑,没有猜疑,没有不满,有的是兴高采烈,那些孩子甚至稀奇的看着一切,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

    他知道这里是应燕莲的,可是到底要做什么,他不知道,只是知道这里一点点的在改变,慢慢的起了变化。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的子,竟然是给城西百姓住的,而那些顽固了不知道多少年,让多少贵族人家费尽心机的城西,就这么空了。

    看着自动搬来的村民,北辰卿有些无语,甚至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应燕莲,果然是不简单啊!这个女人,心里到底藏着什么?那么多年没有挪动脚步的城西村民,竟然被她给说动了。

    就是不知道北辰傲是不是知道,据他所知道,北辰傲这些日子一直在军营里,根本没有回过战王府。而战王府里,还有一个梅以蓝跟长公主,可愣是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透露出来,真是奇了怪了。

    他现在都不知道北辰傲遇到应燕莲,到底是好还是坏。这个女人,好像得到了所有的运气,连生三个儿子,解决了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在她心里,只要她想做的,大约就没有什么问题是她解决不了的。

    所有人都在看热闹,但没有一个人主动的现身,个个都在张望着,心里好奇,可没有人想主动的问。

    “看,是战王府的马车,”一辆马车一路不停的跑了过来,出现在众人的眼里。有人眼尖,立刻就发现此马车的不同之处。

    燕莲似乎知道外面会有很多的人,可她不在乎,有北辰傲当她的靠山,城西的地契,房契都在自己的手上,管人家想要干什么呢。

    想要抢,先把北辰傲解决了。不过,她这里,好像还有比北辰傲更为尊贵的人,人家想动,也得掂量一。

    现在她才觉得,在京城,有靠山的感觉,真的不错。若北辰傲不是战王,单单凭着北辰府的势力跟地位,想要弄城西,还真的有些难。

    “是应燕莲,”岳三少看到那个打扮的简单却很难掩藏在人群中的女人,心里有种很诡异的感觉。明明长的很平淡,她那样的容貌,跟京城里的大家小姐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那些小姐的丫鬟都比她漂亮。

    可是,就她那一身的气派,说老实话,宫里的人,也不一定能比的上。

    她就是个充满矛盾的女人,让人愈发的看不清楚了。

    “夫人,”一看到应燕莲,程林等人就走了出来,欢喜的迎接着,毕竟为了这一刻,大家可是幸苦了很久很久的。

    “都安排好了吗?”应燕莲的身后是梅以蓝,一身简单雅致的打扮,反倒让她更加的利落。

    “都安排好了,”程林出声回答着,脸上是与有荣焉的骄傲。

    “好,”燕莲点点头,然后转身望着各家派来的人家,很是淡定的扬起一抹得体的笑容,扬声道:“众位既然来了,就进村喝一杯喜酒吧,今日是城外城落村的大喜日子,能有客人,是我们的荣幸!”

    应燕莲这么一说,好些人都藏不住了——因为好奇,所以从原本紧闭的,经过掩饰的马车里,出来了很多人。

    “恭喜,”北辰卿是第一个到的,脸上是真诚的道贺。

    “谢谢,里面请,”燕莲含笑点头,跟他没有一丝的嫌隙。

    “应娘子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劝服城西村民搬家,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能与我们众人说说吗?”岳三少是最最不满的一个,因为他看中了城西这块地,在看到应燕莲烧地开始,就觉得里面会有好东西。

    但是,应燕莲狡猾的很,知道自己派人混进去之后,竟然停工了,后来还招来了北辰傲的人,自己是连缝隙都钻不进去,这心里的恼恨,是可想而知的。

    对于人家的恼怒,应燕莲一点都不在乎,因为她不是输的那个人,没什么跟人家好计较的。

    “想知道,岳三少进去问问,就知道了,”燕莲回答的很坦然。

    “哼!”岳三少当然要进去了,因为他比任何都想知道,为什么应燕莲会让城西村民点头。

    要知道,他对那边也是花了很多力气的,可怕自己打破了这个平衡,会被别人抢的先机,所以才会按兵不动的。

    北辰卿跟岳三少进去了,那别的人也不好站在外面,都跟了进去。

    “北辰大人,”有人看到北辰卿了,上前打着招呼。

    “文大人,”北辰卿一看到来人,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这个男人是岳家的人,跟岳大人一个鼻孔出气的,遇到自己,肯定是没好话了。

    果然,他心里才闪过这个念头,人家就开口了。

    “北辰大人,这城外的地,是战王的女人买的,也不知道北辰家得了好处没有?”那文大人一副为你好的样子,看的人实在是乏味。

    “文大人,岳三少都往前面去了,你难道还不去跟着?”这个文大人是有官身在的,可平时进出的时候,却跟在没有功名在身的岳三少的身后,何其的讽刺呢。

    那文大人一听,眼里闪过一丝的恼怒,想到了什么,突然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道:“北辰府再好,也比不过战王府,说不定那女人,是没把北辰大人看在眼里了,不然今天北辰大人也不会来看热闹了,是吧!?”

    “这位大人,你哪位呢?”燕莲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人家为难北辰卿,就开口质问道。“民妇的家事,需要跟这位大人一一禀告吗?”管的太宽了。

    那文大人一听她出言讽刺,就阴沉的怒视着她,想要她低头——他是不知道,面对北辰家族那么多人的逼迫,她都能冷静的面对,面不改色,大约就不会做这样的蠢事了。

    “哼!”那人坚持了一,见人家淡然的望着自己,就冷哼了一声,扭头不去看应燕莲了,但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好像就是为了紧紧跟着北辰卿。

    “程云,”燕莲扬声叫道。

    “夫人,”程云立刻出现在她的身后。

    “带大爷去东面的那个子,把钥匙交给他,”燕莲吩咐完之后,见眼前的两个人都满脸疑惑,就笑着解释说:“这个子,是留在大爷跟大夫人的,地契也都办好了,都是一家人,就想迟一点说,没想到被人惦念了!”

    北辰卿心里很复杂,可是这个时候,被人盯着,就不好多说,只是含笑的点点头,跟着程云走了。

    “那个大人,我家大爷是想回休息呢,你这么跟去,想要做什么呢?”燕莲见人家还想跟着,就横腿一步,挡住了人家的去路,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只是去看看,”文大人有些语塞的道。

    “看看?这里子那么多,还是就近看吧,北辰大人的子,在后面,远着呢,当心大人你的脚,”燕莲嘲弄的丢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马车可以在村里行走的,可今天是建村第一天,总不能被拥挤的马车给吵到了,所以,她让所有人都了马车,谁都不许例外。

    岳三少在村里转悠了一圈,发现里面有很多让他惊奇的地方,比如说是水,比如说那些院子的建造,样样都很新奇,是他走南闯北的都没有看过的。

    可是他走了大半个村子,还是没有问出为什么他们要搬家,因为问了他们,都假装忙碌,什么都问不出来,所以他只能转回身子问应燕莲了。

    对于岳三少的不甘心跟咄咄逼人,燕莲很想问问他:自己做什么,需要跟他解释吗?可是,见围聚来,想知道答案的人越来越多,她就抿嘴一笑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以换,以地换地而已,”

    “以房换房?以地换地?”这样的答案,把岳三少在内的人都弄的面面相觑,有些反应不过来。

    “呵呵,城西的地,我是知道的,有很多人都费尽心思的想要得到,可惜城西的村长怎么都不答应——你们是害怕用强硬的手段,会惹来麻烦,所以迟迟的解决不了,”燕莲落落大方的说着,反正该得到的,都握在她的手里,她怕什么呢。

    “而我,从不想得到什么,只是想帮着他们解决生活上的问题而已,”燕莲见众人不解,还有不甘愿,就坦荡荡的说出自己的精心计划。“用这里的房子,换他们的房子,大小的子,任由他们挑选,还把将来城西所做的一切利益分出一份给他们,好保障他们的生活——这就是他们愿意离开城西的缘由!”

    ~~~~~~~~~~~

    迟来的更新,凌晨没有了,等明天吧!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