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跟北辰卿之间的恩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真的跟家族利益比起来,那又算是小事了。

    所以,她选择一笑泯恩仇。

    北辰卿望着她,心里思绪万千,真正的算起来,是北辰家族的人对不起她,可如果说真心话,他还是坚持她配不上北辰傲——可北辰傲喜欢,罢了罢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注定,他们俩夫妇都不是平常人。

    不喜欢的人走了差不多了,就剩梅以蓝跟北辰卿了,燕莲想着时间还早,就让人去北辰府接杭青青来。

    城外城自此之后,在京城外落村,而若干年之后,这里的子,千金难求——而最最幸福的,是城西的村民。

    自此开始,应燕莲正式登入京城,开始她新的人生。

    而这一天开始,应燕莲这个名字,正式进入了京城上流人家,让人家开始注意这个从乡出来的不一般的女人。

    这一天,京城多少人家都在议论着她,每家的话题都是关于她的。

    “以物换物,这个女人,怎么会想的出来的?”岳家,岳大人在听到岳三少不服气的话后,心里真的有些佩服这个女人了。

    可是,这样的女人,也成为了岳家的刺。

    她是北辰傲的女人,而北辰傲是一心为皇上的,根本不能被岳家拉拢。

    “这个女人……我真的是小看她了,”岳三少心里也有些叹服,可想起自己输给了一个女人,心里真的不甘心。“爹,应燕莲想用粮食换此次咱们家盯上的那个军队里的后备物质,”

    “她帮了北辰卿?”北辰卿跟她的恩怨,他是知道的,所以见岳家跟北辰家有争斗之后,北辰傲跟应燕莲都没有插手,他们都以为应燕莲是不在乎北辰家族,没想到,她是偷偷的往城西手,现在回过神来,却要插手北辰府的事情,这个女人的心机,到底有多少深呢。

    “何止是帮,人家北辰卿还不好意思呢,她却落落大方的,给了北辰卿一套子,在城外城的,全部都装好了,只要人进去就可以住了,”那样一幢房子,哼,应燕莲也好意思说的出口,把别人当傻子了。

    当岳三少知道城外城的子里住着长公主,战王,小皇子,北辰卿等那些身份尊贵的人的时候,想手都来不及了,那些子已经到了千金难求,就是出再多的银子,都难以买到了。

    那些城西的村民更因为应燕莲给的福利,个个巴不得世世代代活在这里,是死也不想离开,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不能挪动半分。

    “就因为她这样,才证明这个女人的心计深,能在北辰卿还没转弯的时候给人家那么多的好处,这样的话,北辰家族还把她拒之门外吗?”岳大人是越想,越觉得心惊。这个女人的心计,连他都自叹不如了。

    “是啊,她现在是真正的成了京城人,”拥有了城西的一块土地,她落脚在京城,俨然是一方的霸主了。

    岳老爷沉默了,城西的村民搬走,已经成了事实,城西的地成了应燕莲的也确定了,那么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得知道应燕莲拿到了城西的地,要做什么?

    “你让人死死的盯着应燕莲,不管她做了什么,都要让人一一的禀告,一刻都不落,明白吗?”岳老爷眯着双眼,满脸严肃的命令着。

    “是,”岳三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爹,需要跟贵妃娘娘禀明吗?长公主到如今还住在战王府呢,要是北辰傲真的点头了,那……对贵妃娘娘是极其不利的!”岳家想做的事,大家心知肚明。

    小皇子太小,若不是皇后安排的周密,小皇子能不能活到现在还难说。皇上迟早会老,那个时候,小皇子还未长大成人,所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娘娘心里有数,她没有从宫里传出消息来,可见她心里是有想法的,先别告诉娘娘,先盯着应燕莲吧!”长公主这件事,是皇上默认的,就算是贵妃抗议,也不一定可以,说不定还被皇上嫌弃,所以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好,”岳三少咬牙,在心里警告自己,这一次,一定不能输给应燕莲。

    上官府。

    “是她,是她,竟然是她,”上官浩跌坐在椅子上,不敢置信的呢喃着。他没有跟别人一样出府,而是派人打探着,毕竟跟着上官府的人还是有的。可是,人家的禀告,让他有些不敢置信。

    应燕莲,到底瞒着所有人,做了什么事?

    上官老爷也是一阵的沉默,看着震惊的儿子,在心里幽幽的叹息一声……。

    “老爷,”来人跟着上官家族的,自然也知道上官家的一些事情,所以犹豫了一之后,期期艾艾的道:“那个……我在城外城看到了梅……梅家小姐,”迟疑了一,还是这么称呼着,就怕惹怒了眼前的人。

    “她?她在那边做什么?”上官浩一想到梅以蓝,眼里就闪过一丝恼怒。

    那人迟疑了一才实话实说道:“她跟在应燕莲的身边,很多的事情,应燕莲都告诉了她,听说她的子跟北辰卿,应燕莲是两隔壁的,”

    “贱人,”上官浩一听,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才和离,就跟着别人出去丢人现眼,那不叫贱人,叫什么?

    “浩儿,”上官老爷厉声的怒喝了一句,觉得他失了风度。

    “爹,应燕莲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明明知道梅以蓝跟我和离了,还要带着她出门,那不是存心给我丢脸吗?”上官浩愤恨不平的怒道。

    “她已经不是上官家的人了,给你丢什么脸了?你别乱找麻烦,这个时候,盯着应燕莲的人多的事,谁也不知道她要怎么利用城西这块地,所以,你最好给我安分一些,再惹麻烦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上官老爷厉声训着,恨其不争。

    家族是决定让他娶平妻,可没有让他宠溺玉儿,冷落,羞辱梅以蓝,早早的就警告过他,梅以蓝跟北辰傲有交情,要先摸准了北辰傲的态度之后,才好做决定。可是,他偏偏不听,自以为是,才弄的如今这样的局面。

    上官浩隐忍的握了握手,最后低头,什么都没说了。

    上官老爷则看都不看他一眼,把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幕僚之上,商议着应燕莲接来要做的事情。

    梅以蓝不管要做什么,都跟上官家无关了。他这个儿子,根本就不明白现在事情的关键在哪里——难道,上官家也要送一个女人进宫吗?

    应燕莲才不管人家是怎么想,怎么算计,此刻的她,正在城外城属于她家的子的顶上,跟所有人,狂嗨呢。

    “你让本公主回去跟母后说的,就是城西已经在你的手里了,是不是?”轩辕莹端着杯子,喝着村民自酿的酒,觉得味道好好。

    “你在喝去,就要醉了,”燕莲蹙眉望着她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忍不住担心的说道。

    “醉了才好,晚上本公主就第一个住在这里,咯咯……,”喝的真的微醺了,轩辕莹的脸上满是红晕,衬托的更娇俏优雅了。

    燕莲翻个白眼,没好气的说:“要睡回你自己去,这里可不给你睡,”她还没住过呢。

    “你们俩别闹了,看人家喝的,都要醉倒了,也不说说,”梅以蓝是谁都劝不住,这北辰傲带了大哥来了之后,北辰卿先是震惊,随即知道了大哥的事情之后,就豪气万千的要拼酒,来一个醉生梦死。

    杭青青跟她是谁都拦不住,最后,她只能来求救了。

    “说什么?”燕莲挑眉睨着她,望着坐在那边的三个男人,一个个的都用酒坛子喝酒,放了往日里的虚伪面具,更显得有几分的可爱了。“就让他们喝吧,喝醉了更好,什么烦恼都没有,”

    他们都是难得一醉的人物,平常,连喝醉,都找不出一个借口来。

    她觉得,今晚的北辰卿跟北辰傲两兄弟都有些不一样,尤其是北辰傲来了之后,两兄弟“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久,面上都显得激动,大约是北辰卿有些难以接受自己对北辰家族的放手吧。

    两兄弟说开了,没有了心结,以后更能齐心,也没什么不好的。

    “杭青青,你别拦着了,还是过来这边吧!”不知道为什么,燕莲觉得那些称谓都太假了,还是叫名字来的舒服。

    那边的杭青青见劝不动,正想放弃呢,就听到燕莲的声音,连忙恼恨的丢一句“我不管你们了,”就转身走了。

    “个个都跟酒鬼似的,平日里是没喝酒还是怎么的,喝醉了,回去之后,又得被唠叨了,”杭青青皱着眉头,不悦的抱怨着。

    “回去做什么?晚上就住在这里了,”燕莲伸手拍着她的肩膀说:“呶,那边的那个子是你家的,钥匙在北辰卿的手里,里面什么都有了,晚上可以两人世界,没有人能吵到你们……,”说不定,更甜蜜唷。

    这样的话,她心里调侃一就好,免得让她们不适应。

    “房子?”杭青青有些惊愕,她一来,就被燕莲拽着上了顶,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现在,听到燕莲的话,就有些错愕了。

    “你家在那边,这里是我的,那边是梅以蓝的,我旁边是长公主的,剩的几套还有待商榷……,”燕莲的眼里,满是狡诈。

    “什么意思?”轩辕莹睁着朦胧的双眼,歪着头好奇的问道。

    微醺的她已经站不住了,就靠在梅以蓝的肩膀上,显得有些傻傻的娇憨。这样的她,恐怕也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的面貌给大家看到。

    “有你们在啊,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了,”燕莲诡异一笑,里面颇含深意。

    “燕莲,我给我哥买一套,”梅以蓝扶住了长公主,抽空说道。

    她听出了燕莲的话外之意,现在是谁都不知道这个房子是谁的,谁都猜测不到,这里竟然住着长公主,甚至还有小皇子——这些身份尊贵的人,平视恐怕连看都不能看到,所以一定要毗邻而居,才能更好的利用。

    她到是没想过利用什么,只是觉得大哥能住在这边,跟大家一起,也是好的。

    “行,”燕莲想也没想的点点头:“我现在很穷,你们就看着给银子吧!”以后城西的发展,要的银子可多了,她现在就只能厚着脸皮跟他们要银子了。

    “那点银子,本公主不缺,”轩辕莹握着酒杯,嘟囔道。

    “平时,听人家说长公主怎么怎么的端庄优雅,心里还羡慕的紧,可如今看到长公主这个样子,都忍不住的为她心疼了,”杭青青看到脸上露着红晕,双眼微眯,却一脸的笑意,忍不住觉得她活的太辛苦了。

    这里,大概除了应燕莲之外,所有人都活在两个世界里。

    “晚上,都好好的醉一醉,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让我们面对,”燕莲拍拍杭青青的肩膀,安抚着说。

    “嗯!”在京城里,谁不紧绷的活着呢。

    也许,燕莲说的对,难得醉一场,就好好的醉吧!

    “喝死你,臭死了,”虽然鼓励他们喝酒,可喝的实在太臭了,让燕莲的头都扭到一边,忍不住的抱怨了。

    “莲儿,莲儿……,”北辰傲喝的迷迷糊糊的,只是意识的在找人,嘴里一直呢喃着心里记挂的人。

    “叫什么,我不就在你旁边吗?”把程云安排回去照顾三个孩子,燕莲决定偷懒一个晚上。

    “我要抱抱你,”北辰傲不等她回到,就四肢缠上,搂着她嘟囔道:“我今天好高兴,跟大哥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我们长那么大,都没有说过那么多的话呢!”

    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愉快,燕莲的嘴角也弯弯向上,“你们高兴,关我什么事,还不去睡觉,臭死了!”以后,等他喝醉了,绝对不要照顾了。

    记得上一次他喝醉,是在古泉村吧!而自己,也就那样被吃掉的。

    “莲儿,我高兴,真的高兴,谢谢你,谢谢你……,”喝的迷迷糊糊的他一直在呢喃着这句话,双眼紧闭,可嘴里一直蠕动着……。

    ~~~~~~~~~~~~~~

    别骂懒懒,真心不想那么迟的……晚上熬通宵了,不然明日断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