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傻瓜,”看到紧闭双眼很想睡觉的北辰傲一直呢喃着对自己的感激,忍不住的伸手戳了一他的额头,然后轻手轻脚的为他脱掉衣服,伺候着他休息。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他们两个,不需要太多的感激,只需要相互扶持,白头到老,就可以了。

    多多少少的喝了酒,燕莲也在洗漱之后,睡了。

    这一夜,睡的格外安静,甚至连做梦都没有。

    “好久没有睡的那么踏实了,好舒服!”梅以蓝是跟轩辕莹一起睡的,因为她要照顾这个喝醉了的公主,免得她一个人出事。

    梅以鸿喝醉了,是让北辰傲的手照顾的,其余的都有伴,所有不需要另外的安排了。

    一起来,她就这么的感慨着,觉得这里能让人安心。

    “你要是觉得这里好,就把崔嬷嬷等人带到这里,照顾你起居,可以在这边住一段时间,反正等到过年之后,你就会忙的不可开交,或许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地契都握在她的手里,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至于开工……等她高兴了再说。

    “燕莲,你还没说呢,你拿了城西的那块地,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北辰卿也从昨日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这地能落在她的手里,比落在别的家族的手里好。

    “是啊,那边的房子也破破烂烂的,连一处好的地方都没有,你预备拿来做什么呢?”总不会拿来种地吧!?那是杭青青心里的想法。

    在她心里,应燕莲就是一个对地着迷的人。

    “保密!”燕莲神秘兮兮的笑着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连本公主也不能说嘛?”轩辕莹经过一夜的酒醉,这个时候脑子还晕晕的,跟着应燕莲胡搅蛮缠。

    “又不会卖了你,你急什么?”反正告诉了她,她也不能做什么,所以燕莲坚持到底。

    “你太讨厌了,老神秘兮兮的勾引人,”轩辕莹恼怒了。

    “行了,你可以回宫了,快回去收拾行李去,”燕莲笑着劝道:“等你母后来抓你,还不如你自己回去……等到城西的东西弄好了,第一个,就请你来,好不好?”

    “好吧!”知道应燕莲心里是有计划的,也不好先透露,所以轩辕莹也只是闹闹她。这样的气氛,她喜欢!可是,喜欢也不能永远留在这里,她始终有自己的路要走——身为皇后的长公主,她的路,注定跟别人不一样。

    其实,她很希望自己能嫁给北辰傲,那就能跟应燕莲,梅以蓝他们一起了。可是,真的那样的话,恐怕应燕莲连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绝对不会善对自己的,所以她还是不要碰触到应燕莲的底线好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用这个搪塞母后,会不会挨骂受教训。

    对于长公主跟应燕莲之间的投缘,北辰傲是一言不发,当做没有看到。

    城外城昨天才成立,经历了一天的喜庆之后,第二天,就已经很热闹了。这些善良憨实的村民,在知道自己能种地,能拥有好日子过的时候,个个都等不及了,迫切的希望能种些什么好缓解冬日的枯燥。

    这件事,燕莲让程林带着崔大有坐着马车去了古泉村,有事情,找应翔安,能种什么,不能种什么,他应该清楚。

    而城外城明年的早稻苗子,也得从古泉村里出来,所以古泉村的村民更加的忙碌,但很欢快,那表示他们又有银子可以进账了。

    相对于城外城跟古泉村的忙碌跟洋溢的幸福,方家村跟溪坑村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我要跟古泉村的人一样,以后安安分分的种地,不要拿那些白要的银子了,”有人理性,也知道这样僵持去,迟早会出问题的,所以开始了争吵提意见。

    “你们傻啊,有银子拿,不要白不要的,还要过起早贪黑的苦日子,”有人表示要坚持,应燕莲迟早会点头的。

    “应燕莲不缺咱们村里的地,你们是不知道,我进了京城,整个京城都在议论着应燕莲……她现在本事可大了,才管不到咱们两个村的事情呢!”就是因为听了人家说的,知道应燕莲如今拥有的东西很多,所以才觉得不安。

    应燕莲给的条件,其实比以前好了。至少按照古泉村来说,他们吃的饱,喝的好,还有新衣服穿,日子,过的已经足够好了。

    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原本勤快的村民在得到天上掉馅饼的好处之后,已经懒惰到饿死都还在做梦的恐怖情况。

    “她能有什么本事?难不成的,还有生地的本事?”有人嘲弄着,不以为然。

    “就是,那可都是银子,我就不信了,应家能忍得住,”贪婪的人,容易说服自己。

    “哼,你们是不知道,应燕莲买了城外的地,盖了上好的子,把整个城西的村民都移到了那边,她现在是完完全全的京城人了!”人家现在的身份,他们已经攀附不上了。

    “城西的人为什么能住好子,为什么咱们村里的人就不行?”人家没有注意到话中的重点,反倒升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就是,咱们的地也都是卖给应燕莲的,她不能如此的偏心!”人群里,有人大声的嚷嚷着,表示着自己的气愤。

    “对对,这件事,一定要好好的问问,她应燕莲凭什么要欺负人!”一句话,激起的愤怒,可以瞬间点燃。

    原本劝说的人一听到人家竟然在扯这个,顿时无语了。

    燕莲是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她现在正在跟北辰傲商议着,过年,到底是在这里过,还是回古泉村去。

    “回古泉村吧,师妹去城外城了,长公主又回宫了,反正府里也没什么事情,”战王府多年来,习惯了不招待客人,更不会逢迎谁,所以回古泉村,更好。

    “那好,我去准备年礼,咱们回古泉村过年,”燕莲自然是希望回去的,她厌烦那些有心机的探视,虚伪的面孔。

    她敢保证,若是留在这里过年,那些请帖多的可以砸死她。

    那边,燕莲他们决定回古泉村了,而另一边,长公主才回宫,还没喘口气呢,皇后就传召了。

    “给母后请安,母后吉祥!”轩辕莹压抑着心里的厌恶,柔柔的请安着,发现自己是越发的不喜欢皇宫里虚伪做作的生活了。

    可是,不喜欢又如何,她必须插手。

    “莹儿,让母后瞧瞧,可是瘦了?”皇后对于自己的长女,还是很疼爱的,毕竟小皇子年幼,姐弟同心,才能有好日子过。

    “母后,皇儿好好的,你瞧,都胖了呢,”轩辕莹转个身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看着是没瘦,”皇后点点头,心里的牵挂放了去,然后拉着她的手问道:“你在战王府里可见到那个应娘子了?她对你,可有什么心思?”

    “她能对皇儿有什么心思,她忙都忙死了,根本不在王府里,”说起应燕莲的忙碌跟自由,她就觉得羡慕嫉妒恨了。

    应燕莲的洒脱,不单单是性格,更是她明白自己该怎么活,想怎么活。

    “不在王府里?”皇后一听,诧异道:“她一个女人,身边还有三个孩子呢,不在王府里,去什么地方了?”

    因为昨天才发生城外城的事情,所以皇后这边还没有得到消息——可能是皇后这边的人可能是因为长公主在战王府里,情况还没分明,所以才没有立刻禀明的。

    “她忙着城西的事情,”轩辕莹跟着皇后落座之后,压低了声音,悄声说:“母后,城西的地盘都落在应燕莲的手里了,”母后没有询问那边的事,就证明母后是不知道发生的事情。

    “什么?”皇后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的真的吗?”她的家族也是觊觎城西地盘的,只是这么多年来,一直不得其法,所以才没有成功的。

    “当然是真的,城西的村民都搬到城外城去了,哪里可是个好地方,那些村民要是不动心,都难!”轩辕莹说的直率。

    “她要城西的地做什么?”皇后根本不知道北辰傲答应皇上的事,所以这会儿还是很紧张的。

    “不知道,反正她说,不管她要做什么,就会给皇儿一份,这么一来,就算皇儿不嫁给战王,跟战王府也脱离不了关系了,”轩辕莹趁机表明自己的立场,免得母后坚持,她跟应燕莲都会为难。

    皇后对战王如今是很在乎的,所以听到长公主提起他,立刻就询问道:“你在战王府里那么久,可知道战王对你的心思?”她生的公主,气派跟气质,那都是一流的,所以她心里自信满满。

    见到母后高兴的样子,轩辕莹很想直接摇头的,但怕母后会伤心,就犹豫了一解释说:“母后,皇儿去战王府的时候,战王都去了兵营训练新兵,所以皇儿根本没见到他,”就算见了,也不会跟母后说的。

    “没见到?”皇后一愣,狐疑睨着她问道:“既然战王不在,你为何留在那边那么久?”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温温和和的公主好像有什么地方改变了,可仔细一看,却又端倪不出来……。

    轩辕莹在心里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母后,皇儿离宫的时候,母后一直交代,一定要有了结果才回宫……皇儿连见都没有见到,怎么能就这样就回宫呢?皇儿离宫的时候,多少人看着,等着看结果,若是皇儿坚持不住,那不就成了笑话吗?”这是事实,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跟应燕莲成为好友。

    皇后心里明白她说的有道理,但还是没有就此放过她,“那你觉得战王是否会接受你?”

    “母后,皇儿很差吗?为什么一定要求着人家呢?”轩辕莹心里有一丝的怨怒,哀怨的望着她问道:“女儿这样,真的嫁给了战王,日子会好吗?母后可别忘记了,应燕莲生了三个儿子,战王对她又是一片的痴心,难道真的要惹怒了战王,母后才善罢甘休吗?”

    惹怒战王,后果不是皇后能承担的。有可能,就把相互依靠的人变成了敌人的助力,那是很可怕的。

    皇后想到这里,迟疑了,想着自己难道真的做错了吗?

    “母后,除了战王,还有很多很多的好男人,你给我挑一个,我绝对没有异议,可战王我不要,他一心一意的对应燕莲好,我嫁过去,算什么?”轩辕莹一边分析其中的利害,一边哀怨的乞求着,真不想自己那么悲哀。

    她是长公主,是身份尊贵的皇女,该活的洒脱,自信,不该跟另一个女人去争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梅以蓝的场,她看的很清楚,若不是有应燕莲在,她说不定真的老死在上官府后院都没有人知道。

    她不喜那样,真心不喜欢!

    见她一脸伤心跟委屈,皇后深深的叹息一声,无奈的道:“莹儿,若是可以,母后也不希望这样,可是……你嫁给战王,不但自己有着落,连你皇弟都能得到庇护,这样,难道不好吗?”她也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的好,嫁的幸福。

    可她看了整个朝廷里能成亲的,年纪相差不多的年轻人,发现唯有北辰傲是最最合适的。

    “母后,想让战王站在皇弟的身边,也不是不可能啊,应燕莲说过,只要城西有皇儿的一份,以后不管出什么事,定然全力以赴,”那是应燕莲代表自己的,但她现在却想把她的承诺跟北辰傲的连在一起,这样,更好的说服母后。

    “她真的那么说?”显然的,皇后也是误会了。

    “自然,皇儿是不会骗母后的!”轩辕莹是一脸真诚。

    “既然如此,那就先这样吧,”皇后终于松口,让轩辕莹暗暗的松口气,觉得还是应燕莲有本事。

    在众人反应之前,北辰傲带着应燕莲跟孩子们回了古泉村,战王府的大门再一次的紧闭,闭门谢开,不管是谁,都推了。

    天空,起了雪雪子,天空也暗沉了很多,可是离开战王府那个像华丽牢笼的地方,马车里的人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等会,就能见到外公外婆了,你们高兴吗?”燕莲逗弄着六个多月的双胞胎,被他们精雕玉琢般的面容吸引住了,忍不住的亲了又亲,他们两个,像极了北辰傲,简直就是北辰傲的翻版。

    “呵呵……,”不离被他亲的痒痒,缩着身子想往实儿身上去,却被燕莲禁锢住,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娘,你别老是欺负弟弟,”实儿看不过去了,解救了不离。

    这样一来,实儿抱着不离,北辰傲抱着不悔,就她一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望着他们,觉得他们四个,真的碍眼极了。

    “我要生个女儿,女儿才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才不会跟你们三个小没良心的一样,连抱都不肯给我抱一,”燕莲生气的控诉着,想着自己到底干嘛要生三个儿子呢,一个都不跟她贴心。

    还是闺女好啊,可爱又能随便自己折腾。

    实儿抽搐着嘴角,无语的望了自己的父亲一样,保持沉默。

    哄娘亲的事情,还是交给父亲的好,那才是他的强项。

    “女儿?”北辰傲双眼一亮,用力点头道:“好,莲儿,咱们有三个儿子了,以后一定要生个女儿,不,一个太少了,要生两个,至少两个,”说完,还觉得的决定太好了,再一次的用力点点头,看的燕莲额头直抖。

    “你当我母猪吗?”要她生五个孩子,还至少,脑子没搭错线吧!?“再说了,生儿子还是生女儿,是我们能决定的吗?”

    她也希望多个女儿,可对于北辰傲的伟大理想,真的不敢苟同。

    他倒是舒服,什么都不同担心。可是自己还要忍受那么多的痛苦……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免得自己崩溃。

    实儿看着生气的母亲就这么被父亲给忽悠了,就忍不住的抿嘴想笑。

    一物降一物,其实,娘亲跟爹爹是相生相克。

    燕莲他们突然地回来,让应家人格外的高兴,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我的小宝贝,可想死外婆了,”谢氏看到孪生子,立刻笑开了花。

    “呵呵……,”不悔跟不离也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见到谁都笑,可把于奶奶等人给喜的,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娘,我们要回来过年,”燕莲把不悔交给应文杰之后,就直接说道。

    “回来过年?”谢氏一愣,见他们都高高兴兴的,想必是习惯了,就立刻含笑点头说:“好好,明日里,让文杰进京去多买些东西,也好给灵儿娘家送年礼。”

    “好,”跟自己的娘家人,燕莲一向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的。

    他们住的子,一直都是打扫的很干净,根本不需要什么整理,直接把东西放进去就好了。马车上,带的都是孪生子的东西,因为燕莲他们都有东西留在这里,根本不需要多带。

    “燕莲,你知道吗?老那边……出事了,”谢氏在给燕莲铺床的时候,随口说道。

    “老那边?出什么事了?”好像觉得跟应燕荷他们发生的事情,是在上辈子似的,弄的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大伯新娶的那个媳妇,你是知道的,对吧!?”谢氏一边说着,一边干活,两不耽误。

    “嗯,知道的!”那女人还算懂事,知道分明,不会挑拨离间,是个会过日子的。

    “她有了,老那边的人都高兴坏了,想着这一次肯定能跟个儿子,就算是女儿也总比没有的好……可是,”谢氏迟疑了一,停住了。

    那个可是,让燕莲觉得,事情肯定是没往好处发展了,就是不知道有多么严重了。

    “可是什么?”燕莲好奇的问道,想着老那边,何时,才能真正的消停呢。

    “应文博把那孩子弄没有了,”谢氏迟疑了一,想着燕莲回来,村里人肯定会议论的,还是跟她明说的好,“那个应文博有些不正常了,整天疑神疑鬼的,人家给她送吃的,他说人家要害她,就把她往死里打,那孩子,就这么生生的被打来了,”

    燕莲一听到事情是这样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气,然后追问道:“那大伯呢?难道不生气?”应文博,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这个男人,不可小觑。

    “生气,你大伯气的都病倒了,可是,气又怎么样,又不能赶走他,只能把所有的怒气往肚子里咽,”谢氏说起这件事,就忍不住唏嘘的说:“家里一子病倒了两个,你爷爷奶奶都是不管事的,应文博就别说了,所以照顾他们两个人的事,就落在了周氏的女儿的身上……是个乖巧的,可命苦啊!”

    听出了谢氏语气里的同情,燕莲是一点点都不觉得心软。

    命运,不是一层不变的,能不能改变,是要看自己的。

    “娘,你说那应文博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呢?”燕莲望着她,好奇的问道。

    “我觉得他是有些不一样了,”想起自己去老时的情景,谢氏的手忍不住的顿了一,“他看人的眼神,就跟吃人似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伙都更不愿意去老那边了,”这个样子,很像当初所有人都不愿意跟燕莲实儿接触的一样。

    难道,真的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吗?

    当初,燕莲跟实儿是何其的可怜,如今,却觉得老那边的人,可恨的很。

    “既然如此,以后你往老那边送什么的时候,就让文杰或许爹爹去,免得伤到了你,就不值得了!”燕莲担忧的劝着。

    “我知道,现在一般都不去了,”过自己的日子都来不及呢,还管人家干什么。

    谢氏铺好床之后,就整理了一东西,才转身出了门。

    燕莲则坐在那边,想着要不要派人去试探一,看看应文博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若是真的疯了,做这样的事,还有原谅的可能。可是,他若是装疯,那他的心,真的太狠了。

    ~~~~~~~~~~~~~~~~

    两章合并一章,懒懒白天要上机,到目的地是半夜十二点半,所以今天没有办法再更新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