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燕莲,”不能燕莲询问,马车帘子掀开了,露出了梅以蓝跟梅以鸿两兄妹的兴奋脸庞,“我跟我哥要留在这里过年,”

    “额,你们不是在城外城吗?”算是稀客吗?

    “就我跟我哥两个,一点都不热闹,”而且,她也不会做饭,总觉得缺少一些喜气。

    “好吧,不过,我家如今是住不去了,你们得住到我四婶家里去,”不是不想给他们住,而是多了好多的孩子,家里的子都转动不开了。

    以后,人只会越来越多的,是不是多盖一些子呢?

    “没事,没事,只能有地方能住就行!”梅以蓝和离之后,跟着燕莲见识多了,性子也爽朗了很多。

    “那就马车吧!”人都来了,总不至于往外赶吧!

    梅以鸿兄妹的到来,让应家人更为高兴,毕竟他们好客,更喜欢热闹。谢氏去跟方氏商议,让梅以蓝兄妹住在他们家,但应家两兄妹都觉得让客人去住那边不好,就争着往那边去住,最后是燕秋方有占带着果儿去住了应祥林家。

    梅以蓝住进了他们的里,梅以鸿则跟方伯住在一起,至少不会再牵扯到别人了。

    方家村跟溪坑村的村民真怕惹怒了燕莲,事情就不得善了,就急急的回村商议了,虽然很多懒惰的人还想吃白饭,但争不过那些有良心的,愿意回头的,所以两个村的村长很快就给了燕莲一个答复,愿意跟古泉村一样。

    以前,给两村机会的时候,两村的百姓拿乔,不愿意,还闹腾,折腾出那么多的事情来。燕莲心里怎么可能没有火气,所以呢,她也略微的提了提自己的要求——种地可以,但是一定要提高产量,她会不定期的派人去查看,若是知道两村的村民有偷来耍滑的,她有权利把那些地收回,自此之后,都不会再给他们种了。

    短处捏在别人的手里,就算心里有不舒服,也只有点头的份。

    看到应燕莲那么强硬的态度,两村的村长心里是很懊悔的,早知道折腾了那么久,不但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还处处的受限制,那种感觉,真让人觉得窝囊。

    这些,都是人心的贪婪,若不是他们轻视了应燕莲,觉得随意的威吓一,应燕莲也就乖乖的任由他们摆布了,没想到她比岳三少还冷漠,手段更狠。

    谈妥了两村的事情后,燕莲是重重的松口气了。虽然周折,好在解决了。再拖去,她就一点点忍耐力都没有,真的要用暴力了。

    她喜欢杀鸡儆猴,效果更好。

    “岳三少总是找你的麻烦,你就不希望给他一点教训?”北辰傲知道她不喜欢自己插手帮她,除非是她能主动开口。但就算是如此,他还是觉得该让岳三少知道,就算他北辰傲不插手京城的生意了,岳家,还是没资格跟北辰家族比的。

    燕莲挑眉,看着心思诡异的北辰傲,好笑的伸手戳着他的脑门说:“你战王想动他,随便一个手指动动就好,留着他,想干嘛呢?”

    这个男人,从不说话,只在背后默默的做事。他若是为了北辰家族好,就会在暴露身份之前,把岳三少解决的干干净净,让岳家的生意在京城没有立足之地。

    她相信,北辰傲有这个能力。他之前留着岳三少,只是不想太出风头,有岳三少这么个人挡着,有时候还能给北辰傲解围,减少一些瞩目。

    燕莲觉得,她跟北辰傲是一路的人,要往死里的赚银子,再把别人算计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

    若北辰傲不认识自己,那么岳三少肯定早早被北辰傲收拾了。如今没动,冷眼旁观,是想留给自己,想让自己解决了岳三少,在京城一举成名。

    这个男人,怎么能让她不爱呢。

    他一言不发,所做的事,往往最最让她动容。这个不会甜言蜜语的男人,总做一些让自己感动的事,而这些感动,却无法说出。

    “他三天两头的找你麻烦,不说你这一次村里发生的,就说之前古泉村的事,哪桩哪件不是他在背后插手呢,”他是老早的想动手了,可他一直觉得,燕莲是不适合留在古泉村的,迟早有一天,她会站在高点,冷睨那些轻视她,不屑她的人。

    果然,他的目光没有错,这个女人,真正的不简单。

    当知道城西的村民真的如她所预料的那样,他真的与有荣焉,为自己此生遇到这样的一个女人而骄傲。

    “你的意思是……我不管这么动,都可以?”岳三少的背后可还有一个岳家呢,那可是在京城里扎根的贵族,阴森森的皇宫里,还有一个身份尊贵的贵妃娘娘呢。她可不会自高到觉得凭自己的一己之力,能把整个岳家给搬到了。

    动了岳三少,就表示着岳家的财力减少不止一点点,那可是银子,是每个豪门大宅里在京城生存的最最必要的,到时候,自己可扛不住。

    “岳家的野心不小,”北辰傲抿嘴思索了一会儿后,望着燕莲没有隐瞒的说:“岳家长子不在京城,表面上看,岳家出头的只是一个岳贵妃,可实际上,岳家掌权的是在千里之外的江南的岳家长子——岳安明!”

    “岳安明?”燕莲低声呢喃着,有些诧异的问道:“他既然是岳家长子,缘何不在京城,会在千里之外的江南呢?”

    “岳家人精明,宫里有个岳贵妃,岳家在京城的地位,一般只要不是谋反的大罪,都不会有事,所以岳家采用的方式是嫡子远放,庶子着力培养,到时候,就算是出事了,推出庶子,一切问题,都搞定了!”北辰傲低声说道。

    “按照你这么一说,那岳三少不是很可怜吗?”那完全是一颗棋子啊,可是他自己却不知道,以为是家族看重。以岳三少的身份,觉得家族看重他,那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肯定是费尽心力的去做,想尽一切办法讨得家族的认可。

    可若是他费劲周折的去做了,最后,却是一个被人抛弃的棋子,就不知道岳三少是不是后悔自己有这样的天赋了。

    “我若是他,就该案中培养自己的势力,最起码,要让岳家知道,他岳三少倒了,岳家就别想独善其身,至少这样,他这颗棋子也能有利用的价值,可惜……我暗中查了一,岳三少对岳家是忠心耿耿的,”也因为这样一查,才查出岳家长子的一些手段,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男人,心智跟手段,都是一流的,就是不知道他何时才回京城。

    真希望跟这个男人光明正大的对决一番。

    “这个可怜的家伙……,”燕莲感叹,然后又加了一句,“我这个人的心就是那么柔软,我不介意岳三少更早的知道自己的棋子身份,但愿他不是我想的那么脆弱,不然,玩起来也没劲!”对敌人心软,那就是对自己残忍。

    最后,受伤的肯定是自己。

    现在,整个战王府,包括自己跟孩子们,都跟皇后那边是相互捆绑的,若是被岳贵妃独大,战王府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再说了,北辰傲说岳家的野心不小,肯定是想让岳贵妃的儿子登上皇位。

    这是千古不变的野心,但凡有一点点的希望,宁可抄家灭族,也不像放弃登上龙门,成为人上人的机会。

    “你啊,这么大的事,还当成玩笑一样,”北辰傲无奈,只能宠溺的睨着她,眼神伸出,是浓浓的爱意。

    “不然呢?难道要死要活吗?”燕莲冲着他吐吐舌头,随即蹙眉深思道:“北辰傲,你说自古成王败寇,输的人,死的有多少惨呢?但凡有点关系的,都不会有好场,可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如蛾扑火一般的往前扑呢?”

    能成功的,只有一个。输的不必说,就算是赢的,结果也未必是好。只要参与了皇族的事,好或者不好,上位者的一句话,能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一个功高震主,一个野心勃勃,无论哪个罪名,能抹掉你一切的努力,就算是你救了上位者,也没有用。

    上位者,天生就是冷漠无情的。

    “那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要家族有点势力,有点本事的,最后,都会被阴谋牵扯进去,想独善其身,除非跟战王府一样,得到皇上的信任,不用畏惧任何的势力。

    “说的也是,”对于北辰傲的观点,燕莲点点头,表示明白。“对了,北辰傲,你回来好几个月了,这海国输了仗,又没了战船,那海中擎复国的事,如何了?”这个小子,一去就一点消息都没有,真的是没良心。

    “之前,船王传来消息,说是有些眉目了,至于具体的,我并不清楚……以我如今的身份,也不好管,不好多问,免得被有心人抓到了,反倒说我勾结海国,到时候,有口难辩!”那些野心勃勃的,为了害死人,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我想枫儿了,她可说要实儿等着她长大的,”想起那个惊人的小丫头,燕莲表示自己中意这个小儿媳妇。

    ~~~~~~~~~~~~~~

    半夜十二点半机,两点到住的地方,哭死,鼻涕喉痛,真是遭罪,好想回家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