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说的是战王?”终于,她知道王府里诡异的眼神是从何而来了。

    “是啊,”七巧见夫人没有生气,就更愤恨不平了。“那晋国公主看中了王爷,把王爷逼的都躲进军营不愿意出来了,”真是可恨,王府里,小主子们可爱,夫人和善,干嘛非得抢王爷。

    那些个公主都不讲理的,之前长公主来的时候,还把人吓一跳,胆战心惊的,后来才知道,长公主是那么可爱调皮的,夫人不在,也不会为难她们这些人,反倒对两位小主子很疼惜。

    燕莲听了之后,黑线满布,被外面的谣言打败了。

    北辰傲本就很忙好不好,原先就没有跟晋国和亲和解的意思,他那么走,大概是混淆视听,让晋国太子跟公主放松戒备吧!

    晋国公主,啧啧,是个猛女啊!

    “好了,你家王爷进了军营,表示暂时是安全的,你就别瞎操心了,”燕莲安抚了一句之后,就撒手不管了,她还要继续画图,勾勒好城西的规划呢。

    七巧傻眼的看着眼前淡定的夫人,有些迟疑的问道:“夫人,你就那么不在乎王爷吗?”

    “额!”燕莲一愣,疑惑问:“怎么就我不在乎王爷了呢?”她比谁都在乎北辰傲,所以才不想他去北方的。

    “人家公主都要抢王爷了,夫人就一点都不急,”七巧嘟嘴抱怨,觉得王爷白对夫人那么好了。

    燕莲抽搐着嘴角,好笑的问道:“人家公主要抢,我这个百姓该怎么办?我就算是战王妃,也比不得人家一国的公主吧!?更何况,我现在还不是战王妃呢,拿什么跟人家争呢?”能争的走的男人,也就不值得她深爱了。

    若北辰傲真的因为两国之间的和平而娶了那个晋国的公主,她也无法接受。

    不要怪她心狠,而是她的生命里,容不有人跟自己分享自己的男人。

    “这……,”原本义愤填膺的七巧被反问的语塞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丫头,别想那么多,你家万能的王爷会搞定的,小心操心太多,成老太婆,”燕莲调侃着拍拍她的小脸颊,然后笑眯眯的转身去书房……。

    七巧看着夫人那轻快的脚步,心里还是郁闷不已,不由的低声呢喃:“夫人到底在不在乎王爷呢?”

    不要说燕莲了,大概程云在,都会忍不住的想要招呼一她的后脑勺了——夫人要是不在乎王爷,会给王爷生三个儿子,会给王爷管家,为王爷谋算一切吗?

    城西的事,哪里会有那么简单呢!

    可惜这些事情,无法让小丫头知道,只能任由她胡乱猜测了。

    其实,燕莲的心没有那么平静,她的视线盯在图纸上,但手却没有动,心里一直在想着七巧说的那件事——那个公主,真的看中了北辰傲吗?

    北辰傲是个俊逸的,有本事的男人,可是,他只是一个异姓王,若是有那么一次打输了仗,会落得什么样的场,谁都不知道——那个公主把筹码压在北辰傲身上,是一见钟情,还是有利可图呢?

    她不懂朝事,可是,只要加入阴谋,她就有了敏锐的气息,觉得事情不简单。

    若是那公主来秦国,不管嫁给谁,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可为什么偏偏是北辰傲呢?北辰傲可是目前去北方最最热门的,甚至是已经笃定了的大将军人选——可人家还是选择他,这其中,表示什么?

    心里越想越急躁的燕莲坐不住了,站起身在里走来走去的,总觉得有什么阴谋缠绕在其中,是他们挣脱不掉的。

    梅家的落寞,对晋国的好处是最多的——而梅以鸿之前从北方回来的时候,也是屡次遭受到追杀,若不是他武功高强,或许早就没有性命了。

    之前,他们的猜测是有人把梅以鸿当成了战王,所以才想杀了他。可现在清楚的想起来,却觉得梅以鸿本身就是让晋国忌讳的,因为他够狠,够冷酷,一心只想打败晋国,好早日回京——别的,都不在他的思绪里,这样的人,心智更坚定,才更可怕。

    从一开始,他们好像就错了。

    燕莲越想,越觉得胆战心惊,总觉得有一条无形的线,把她跟北辰傲牵扯其中了。

    北辰傲在军营里,她是见不到的,但是北辰卿她能见到。为了不让人侧目,她让人去北辰府,把北辰卿一家都接了过来。

    “那应燕莲算什么?真把自己当成战王妃了?”看到杭青青跟北辰卿带着他们的女儿去了战王府,向岚心心里是羡慕嫉妒恨的。她觉得,这一切原本是属于自己的,她才是未来的战王妃,是应燕莲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

    “人家不是战王妃,但却能命令战王府里的人,那可比战王妃有面子的多,”向婉心还觉得不够,火上浇油的挑拨着。

    “哼!”向岚心恼怒的冷哼一声,不屑道:“别得意,应燕莲过的好,你有什么好处?你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想得到北辰卿的心,也掂量掂量,杭家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向婉心被她这么一讽刺,原本笑意盈盈的脸色立刻一沉,变的有些难看了。

    她是觉得,北辰傲成为了战王,连应燕莲为他生了三个儿子的女人都成不了王妃或者侧妃的,那自己这样的家世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把注意落在了北辰卿的身上。看杭青青在北辰家的日子,那是多么的好,看的她都羡慕了。

    杭青青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肯定会觉得无语:那个媳妇摊上北辰老夫人这么个婆婆,那真的是到了八辈子的血霉。要不是北辰卿还过的去,说不定,她也会跟梅以蓝似的,选择合理呢。

    就算杭家不要她了,自己带来的嫁妆,也足够她吃喝一辈子了,何苦在这里受苦受难呢。

    所以,人呢,就是很奇怪,总是羡慕别人,看到别人的好,却看不到别人的苦跟为难的地方……也许,那是心里有意的麻痹吧!

    可是,过完年了,北辰卿依旧不松口,连姑姑现在都因为应燕莲生了三个儿子而不敢多为难,怕得罪了北辰傲,对于他们姐妹之前的豪言壮语都成空了,弄的她心里很是急迫,恨不得现在就让北辰卿点头。

    自己要在不让北辰卿点头,也不知道爹爹会把自己送给什么人了。

    就算是为妻,也绝对比不上北辰府的。

    “比起你连门都进不去的局面,至少我还能见到大表哥,”向婉心也不是个愿意服输的,刺了一句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这样吵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反倒给府里的人看笑话。

    对于向家姐妹的争吵,北辰卿夫妇是不知道的。两个人对于应燕莲从战王府里发出来的请帖,觉得很是诡异。

    她邀请的是他们一家,说是想他们家的宝贝女儿了。可是,他们家的女儿……燕莲好像没有见过吧!?

    这借口,一看就不是真的。

    “肯定是出什么事了,她想找的是你,却怕被人注意,才找这般借口的,”杭青青也不是傻子,跟北辰老夫人成日里的勾心斗角,还得防范着府里两个想要吞了她男人的狼女,她不想学会勾心斗角都不行。

    “过去看看,抱好宝儿,”看到自家女儿跃跃欲试的要跳出来,北辰卿就担心的提醒着。

    “没事,我看着呢,”因为猜测到燕莲可能有别的事,怕泄露了什么,所以杭青青连丫鬟都没有带,直接抱着女儿来了。

    北辰宝儿已经快四岁了,长的胖嘟嘟的,眉宇之间更像杭青青,显得温婉。

    马车一路往战王府去,门口管家已经在迎接着了。一 家三口进王府,程云就在里面等着,领着他们往内院去……。

    “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们找来,是不是怕那个晋国的公主把战王给抢走了?”经过上一次的酒醉之后,杭青青知道,燕莲跟北辰家族的矛盾跟心结都打开了,只要不触及到她的底线,一般都不会翻脸的。

    “咦?”还不等燕莲出声回答呢,北辰宝儿看到了一边玩耍的孪生子,发出了惊奇的声音。北辰府里,就她一个娃儿,就算人有孩子,也不会跟她一起玩,所以咋一看到比她小的人,就显得惊奇,挣扎着就要地。

    “都那么大了,抱着干什么,让她自己找不悔他们玩去,”燕莲见杭青青抱着孩子都不肯放,忍不住担心孩子以后长大了,会不会走路。

    “她走的不是很稳,万一摔倒了,”果然,杭青青有些担心的说道。

    “几岁了啊,要你成天让嬷嬷,奶娘这么抱着,她能走稳才怪呢,”燕莲的语气都有些不善了,“你怕孩子摔了,就这么抱着,难道,你要抱她一辈子,让她一辈子都走不了路?”这样的话,有些严重,可真的不愿意待见杭青青宝贝孩子的那种样子。

    只有经过跌跌撞撞的,才能真正的长大。

    杭青青被燕莲说的面色一红,有些讪讪道:“上一次,摔了一次,磕出血来了,吓坏了,所以……,”

    ~~~~~~~~~~~~~~~

    一点机,好漫长的等待……面,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