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晋国太子,这晋国公主在战王府里,也该适时的领回去了,”北辰傲冷冷的瞥了一眼金君凛,眼里满是冷意。

    金雅儿去战王府,燕莲跟孩子走了,他也就懒得去搭理了,随便她怎么闹腾,不理总会有消停的时候。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把注意打到燕莲的身上,敢算计他,算计燕莲,就别怪他什么面子都不给了。

    北辰傲的话是在红果果的打晋国太子的脸,画外音就是:你连自己的妹子都管不好,还管起了秦国的事,真的管的太多了。

    北辰傲的出现,让岳安明跟金君凛都有些错愕,因为那完全不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呵呵……战王这般的清冷,可不是要伤了本太子皇妹的心?整个秦国的百姓都清楚,本太子的皇妹是倾心战王的,”金君凛话中暗带威压警告的说道,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容。

    “倾心本王的姑娘多的去了,难道金太子以为,本王每一个都要收?”北辰傲冷嘲问道。

    “噗嗤”燕莲一听,忍不住的笑了。“那真要这样,北辰傲,我给你生了三个儿子,实儿那么大了,那战王王妃位置就是我的了?”见北辰卿等人的眼里满是笑意,燕莲更乐了。“也不知道那在战王府里的晋国公主排到第几个去?”

    “放肆?”金君凛一听,怒斥道:“你敢羞辱我晋国的公主?”

    “呀,北辰傲,晋国太子怒了,好可怕啊!”在满是严肃的氛围里,燕莲的不正经却那么的和谐,让皇上等人嘴角抽搐,让金君凛跟岳安明确是恨不得一子掐死了她。“可是……那个什么公主,不是庶出的吗?咱们秦国的嫡出长公主都能给晋国的太子当侧妃了,那晋国的庶出的公主就不能给战王当妾室吗?难不成……晋国太子以为,我秦国的嫡出长公主比不上你晋国庶出的公主?”

    这在这个严肃的场面里,很多的话,别人是说不了的,比如说皇上,就算是心里有怒气,为了两国之间的和平,纵使是心里恨的咬牙切齿,也要高高在上,也要高深莫测,这也助涨了晋国太子等人的气焰。

    而自己,则不然!

    就算晋国太子生气,那无非就是自己胡言乱语,反正她就一个乡的妇人,什么都不懂,人家总不能跟她较真吧!?

    那显得人家多降低身份啊!

    更何况,从头到尾,她都知道北辰傲跟皇上的主张是战,若秦国真的把长公主嫁给晋国太子为侧妃,那还真的是让秦国自此之后都无法面对别国了。

    这么一来,以后只要哪国不舒服,就可以来羞辱秦国了。

    自此之后,秦国别想成为强国了。

    再说,她本无意跟晋国的人有什么交集,本就不是她的身份之内的事,也真不想去多管闲事——可是,好好的,人家来找麻烦,她不回敬,那就是傻子。

    燕莲的这一番话,不要说皇上了,就连北辰卿跟上官浩等人都有些怒了。他们有他们的家族,都在为家族奋斗。可是,说到底,没有国,哪里来的家族?所以,在这一点上面,他们的怒气是一样的。

    金君凛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想除掉应燕莲,毕竟她的存在,挡住了很多人的路。可现在,却让自己骑虎难了。

    这个女人,当真是不简单啊!

    “难道晋国太子心里一直都这么认为的吗?”燕莲觉得还不够,继续火上浇油的望着他好奇的问道,满脸的天真。

    天知道天真跟她是多么的不搭,可配上无辜的双眼,真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妇人。但在场的,除了岳安明跟金君凛之外,所有的人都知道,眼前的妇人狡诈的如同狐狸,根本让人莫不清楚她一步,到底要做什么。

    “胡说八道,本太子是诚心来求亲的,不然的话,本太子需要千里迢迢亲自来吗?”金君凛满脸的怒气,表示着他是受了羞辱的。

    “是吗?”燕莲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望着北辰傲道:“既然人家太子那么有诚意,你就收了人家公主吧!?”

    不是娶,是收,收,表示这晋国的公主只是个小妾而已。

    “你……,”他什么时候说要让金雅儿当小妾了?

    “不要,”北辰傲想也不想的拒绝着:“本王有你就够了!”

    燕莲心里是甜的,脸上更是洋溢出了甜腻的笑容,表示着她的幸福!

    “秦皇,这战王与我国公主联姻,那是为了两国的和平,难道秦皇也任由他们自己决定吗?”金君凛见两人言语之间尽是轻蔑,就恼怒的冲着秦皇质问道。

    皇上的脸色自然阴沉,因为别人跑到他面前这么蔑视他,若他还能淡定,那就不配为一国之君了。

    “金太子,这两国联姻,朕的长公主嫁,难道还不够吗?”皇上的语气漫不经心,像是说家常话似的,但里面的询问却颇具深意。

    金君凛来秦国一些日子了,只要提到和亲的事,秦皇要么打太极,要么说此事得从长计议,从没有当面的允诺过什么。只不过,对于金雅儿的事,到一言不发,像是默认了。这多少让他心里觉得安心,就算秦国长公主不嫁到晋国去,只要秦国肯让地,肯让金雅儿嫁给战王,就算真的有战争,他战王也不好攻打晋国,这么一来,能代表秦国跟晋国打仗的将军就没有厉害的了。

    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对秦国,他还有更大的野心呢。

    至于海国,那个小娃子,哼,他根本没有把人家放在眼里呢。

    只是现在,秦国的皇上好像是宁可长公主和亲远嫁,也不想战王娶金雅儿,难道是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计划?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真心地想要求娶长公主,只不过是想给秦国一个刁难,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长公主身上时,算计金雅儿嫁给北辰傲。

    而其中,那个给北辰傲生了三个儿子的女人,就是最大的阻碍了。要她真的如她的身份一般,是个愚蠢的乡妇人,那就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大不了就给她一个妾室的身份。可她不但给北辰傲生了三个儿子,甚至那能力都不比北辰傲差,看她拢住了城西的地,就知道她的聪明了。

    就因为这样,他才想铲除了这个女人。

    可如今,事情却愈发的棘手,于他不利了。

    “雅儿公主千里迢迢的从晋国到秦国,可是很有诚心的留在秦国和亲的,”金君凛语带凌厉的说道。

    燕莲一听,乐了,咧嘴一笑道:“北辰傲,按照金太子的意思,那么长公主也能去秦国挑选自己满意的咯?”

    “大概能吧!”北辰傲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可是天知道,看到燕莲那大智若愚的样子,真的很想大笑——这个女人,真的能把金君凛给气死啊!

    “咦,那她能嫁给晋国的皇上当皇后吗?她可是咱们秦国的长公主呢,身份尊贵呢!”燕莲现在完全是气死人不偿命,说的全是歪理。

    “放肆,蠢妇,你敢胡说八道?”金君凛是真的怒了,那杀气腾腾的样子,好可怕。

    只是咧,有皇上撑腰,有北辰傲在身边,燕莲是真心没把金君凛放在眼里。

    “好可怕!”燕莲像样的颤抖了一,躲在北辰傲的身后不甘心的咬着唇,一脸委屈的嘟囔道:“怎么就是胡说八道了呢?我都给北辰傲生了三个儿子,北辰傲从打胜仗回来之后,当着全京城的百姓的面说了:就算我应燕莲生的三个儿子不是他的,他都要娶我一个人为王妃,此生不会有小妾,不会有别的女人——可来个公主就要我让出男人,让出孩子的父亲,那北辰傲不是成了负心汉?整个京城的百姓不得用唾沫淹死?”

    就你家的公主是个人,想找男人,横插一手都没有,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人家长公主就不行了吗?嫁给你爹,那可比皇上还大,她只不过说说而已,才不想轩辕莹被人糟蹋呢。她已经是个公主了,这辈子什么福没有享过,何必糟蹋自己呢。

    燕莲一番委屈的抱怨,让金君凛的脸色变了变了,真的懊悔自己怎么就惹上了应燕莲呢。要不摊上这个什么都扯开谈的女人,这些事情,就算是北辰傲也不会当面说吧。

    “放心,为了我们三个儿子,本王也不做那负心的人,想必金太子不会强人所难的,是吧!?”北辰傲一脸笑意,跟应燕莲简直就是腹黑的绝配般啊!

    看到北辰傲那一本正经的询问,燕莲嘴角直抽搐,差点就笑场了。

    她觉得,没有人能跟自己那么有默契了,这个北辰傲,还真的是绝了。

    “启禀皇上,”一直沉默的岳安明见事情不对劲了,立刻站出来拱起双手说道:“此次是为了应氏草菅人命而起的,至于长公主与金太子还有战王与晋国公主的婚事,还是在朝堂上,交由朝臣议论的好,毕竟这关系到两国的和平,不是一件小事!”

    燕莲看到那个岳安明只收,眉头深皱,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深藏不露,几句话,就把自己胡搅蛮缠的事情给搅乱了,不由的咬咬牙齿,知道自己跟北辰傲的仗更难打了。

    “岳大人,这件事,民妇可要好好的争辩争辩了,”面对岳安明,她就更不怕了,北辰傲可比他官极大的多呢。“那几个人先闯进城西山头的,那可是属于民妇的地盘,人家闯进我家来,打打杀杀的,难不成民妇要供着?真要这样,民妇认这个罪名,不介意的话,让战王府的隐卫去岳家坐坐,尤其是月黑天高的时候,正好会客!”

    尼玛的,陷害老娘,还想让老娘认罪,真当老娘是傻子啊!

    燕莲极少震怒,但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也红果果的告诉岳安明:你只要不怕岳家出事,行,我认了,但你也不要后悔!

    “启禀皇上,此事各抒己见,不如让人彻查清楚,是否如应氏所说这般的,可能是岳小大人离京多年,此番回来听到流言,才会跟金太子一起对应氏有误会呢!”北辰卿走了出来,躬身对皇上请示着。

    “那就彻查,”皇上不等岳安明再开口,挥手大方的说。

    “臣遵旨!”北辰卿也不是一个老好人,纯正的老狐狸一只啊!

    “皇上,民妇有事要禀告,”应燕莲突然双膝落地,神情悲愤道。

    “讲!”对于应燕莲那突如其来的悲痛样子,皇上不明白,但他也不能不给面子。

    “前年,岳家三少爷买了京城外方家村跟溪坑村的地,仿造古泉村的样子,耕种粮食——只因为岳三少不懂农事,中间出了一些差错,岳三少为了震住闹事的村民,派人殴打两村的村民,差点弄的民妇的四婶小产,更让民妇妹夫的父亲因为殴打落了残疾,至此之后,连一点点的重活都干不了……这样的伤者,两村都有,只因为大伙畏惧岳家的势力,谁也不敢告状,就怕京城官官相护,到时候还是村民凄惨!”燕莲话未说完,眼眶就先红了,因为她真的后怕,连四婶跟娘都经常说起,若不是当初她赶的及时,就没有辉儿的存在了。

    “今日,民妇见岳小大人如此的正义凛然,为那些伤者抱打不平,那么对于无辜的百姓,岳小大人更该同情才是!”我不作死你,我就不叫应燕莲。

    燕莲心里是藏着火气的,虽然她不喜上官浩的算计,但那是为了家族利益,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她能明白。可是,岳安明是完全站在金君凛的一边的,想要害死自己。自己要不给他一点点的厉害看看,他是真的把自己看扁了。

    她不怕方家村跟溪坑村的百姓不跳出来,说不定,为了银子,跳出来的人更多——那些贪婪的人,根本塞不住的。

    岳家的心思,皇上自然清楚,他可以容忍岳家的小心思,但绝对不能容忍岳家无法无天的做法——更何况,还能借着此事的事情,给岳家敲敲边鼓了。

    “应氏,此事可当真?”从头打为都是一副高深冷漠样子的皇上,终于认真了。

    “民妇不敢胡言乱语,皇上可派人去两村彻查,”燕莲用眼角瞥了一眼岳安明,见他双手紧握,满脸的戾气,知道他怒了,心里就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有时候,有些仗,不是不清算,而是该找个最好的时机。

    岳家,真的该动一动了。

    “查,查,一定给朕查清楚,胆敢如此放肆,还有没有王法了?”皇上,只不过是在找个借口而已。

    “皇上息怒,微臣的三弟是个庶出的,只会做点小生意,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还请皇上容许微臣回去仔细询问,若真的如应娘子说的这般,微臣定不会饶了他的,”该死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想跟岳家做对了。

    燕莲要是知道岳安明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吐槽:是你跟我做对才是,我很忙啊,没有功夫理你呢!

    “那朕就给你一个机会!”简单的一句话,里面隐含的警告却是深沉的。

    本来,要没有岳安明的插手,长公主的亲事说不定就该缓缓,说不定就能解决了。可有了岳安明的打岔,事情就不同了。

    这让燕莲死磕着岳家,决定如北辰傲说的,解决了岳三少,给自己扬名京城,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应燕莲一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靠北辰傲。

    想要对付燕莲,最后却拖了岳三少水,这是要逼疯岳安明跟岳家呢。岳三少在岳家代表什么,大家都很清楚,没有银子的岳家,蹦跶到哪里去呢?

    “我倒要看看,岳安明这一次是怎么体现他的正气凛然,”燕莲不屑的嘲弄着,觉得这些当官的人,真的太能装了。

    从宫里出来,燕莲跟北辰卿两兄弟一起回去,坐上了北辰卿坐来的大马车,三个人也不挤。

    “他快要被你给气的吐血了,”北辰傲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样子,伸手忍不住的捏了一她的鼻子,无奈道:“你到底是胆子太大,还是不知道害怕呢?这晋国太子这么阴险,你就这么跟他对上,万一他要对付你,可怎么办?”

    他不能时时时刻刻的陪在她的身边,真的害怕她惹祸上身,最后会出事。

    看到北辰傲担心的样子,燕莲心里也不好受,他们都想过平静的生活,可是被局势所逼,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是我想招惹他们,是他们想要除了我呢,我若躲避,他们只会更加得寸进尺,既然如此,不如我主动迎战,让他们知道知道,我应燕莲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燕莲眼里只有浓浓的战意,根本没有丝毫退缩的胆怯。

    “是啊,这些人今天就是冲着燕莲去,”北辰卿满脸的严肃,想起了今日的惊险,忍不住蹙眉道:“恐怕,依旧是为了城西的地!”那里,始终是一块肥肉,被谁吞了,都是大补。

    ~~~~~~~~~~~`

    懒懒表示想哭,电脑一直不停的黑屏,稿子写着写着就没有了,能把人折磨疯掉了,真的要换电脑了。

    先送上五千大更,等会还有更新——旧的台式电脑,伤不起啊!(懒懒更新,字数都是够了的,请放心!)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