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叶正宁突然发疯的样子,燕莲等人也觉得疑惑,想着叶正宁对杨娇儿是不会爱到骨子里,生死相随的,所以这样的做法,肯定是在害怕叶棋儿激怒了杨娇儿,所以才会勃然大怒的。

    难道是叶正宁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杨娇儿的手里,所以才会这么紧张的?

    叶棋儿的震惊跟不敢置信也同样落在了叶琴儿的眼里,眼里还有浓浓的疑惑,因为她们都很明白,叶正宁除了他自己之外是不会在乎任何人的,包括如今受伤出事的儿子。所以,他现在这么重视杨娇儿,诡异中透露着一丝紧张……。

    “为什么?不管怎么说,杨氏都是你的母亲,你身为小辈,怎么能如此不孝呢?”叶正宁说的是义正言辞的,完全忘记了,方才是他狠狠的踹了杨娇儿一脚,恨不得把她一脚踹死呢,现在却这般的深情,叫人看了恶心。

    “母亲?呵呵,有这样的母亲,才是叶家的笑话,”叶棋儿想到了什么,望着一脸呆滞的杨娇儿,嘲弄道:“你可曾知道,有这么一个跟大姐年纪相当的母亲,让我们出去的时候,受到多少的嘲弄?也唯有叶家这种靠着女儿上去的人家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有底蕴,有家世的人家是不会做这种让人笑话的事情。这个女人,为了成为叶府的女主人,干了多少缺德的事情?说不定,那所谓的儿子也不是叶家的,就是贪图叶家的荣华富贵,所以才会上门认亲的,”

    这些话,当时说的人太多了,可惜她不敢说,就怕爹爹听了之后会大怒,不会放过自己。可现在,爹爹摆明了要维护这个女人,所以她就什么都不顾了,就算是亲生的,又如何,那个早就该死的已经成了傻子,再也不会继承叶家什么了。

    “你……,”叶正宁被她的刁蛮刁钻给气的半死,这么狠狠的教训了,为的就是想让她闭嘴的,没想到她还那么多的废话。

    “呵呵……你说的对,连我都不知道这个是谁的儿子,”一直沉默的杨娇儿突然开口道,笑的极其的诡异。

    这一,变脸的是叶正宁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堪比调色盘了。

    “叶正宁,”杨娇儿歪着头,眼神满是清纯天真,眼里有着很多无法言语的情绪,“当初,若不是你百般无赖的强要了我的,我会变成这般模样吗?就算是成为妾室,我也是成为年轻公子哥的爱妾,而不是你这个糟老头子的妾室。”了解叶正宁的性子,杨娇儿知道,自己就算是活着出了这里,在叶家也活不了,就干脆的跟叶正宁撕破脸了。

    “我知道,你就是知道我生了个儿子,所以才让人接了我回叶府的,要我生的女儿,你干脆连面都不会出现,对吧!?”杨娇儿也不喜欢叶正宁的回答,而是语带轻松并开着玩笑的说:“你大约是不知道,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跟应文博一起的,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傻傻的当个冤大头呢。”

    叶正宁越听,脸色越是阴沉,眼神里迸发出来的阴狠,都可以把人给吞噬了。

    “叶棋儿,你知道你爹在怕什么吗?”杨娇儿突然回头看着叶棋儿,笑着问道。

    “你别糊弄玄虚,”叶棋儿这会儿才觉得事情的不对劲,因为父亲的表情全变了。

    “贱人,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敢骗我,”叶正宁想要先发制人,但一直防备着他的梅以鸿是完全不给他机会,在叶正宁想要动手的时候,轻易的化解了他的攻击。

    “叶大人,想要教训人,就先回家去,这里可是本将军审案的地方,你还是先消消气吧,”梅以鸿控制着叶正宁动弹不得,却又腹诽的冲着杨娇儿道:“杨氏,本将军也想知道叶大人怕什么呢,你到说说看,”这一家人,不团结,不相亲,反倒是跟仇人似的,看着真叫人摇头无语。

    “贱人,你敢胡说八道!”叶正宁看的出来,杨娇儿是真的豁出去了,连儿子是谁的都说出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就忍不住的厉声警告着,却发现自己什么把柄都握不住。

    杨娇儿是孤儿,所以当初自己轻易的得到了她。而儿子出事,她是知道的,又被棋儿给刺激的什么后果都不管了,怎么叫他不惊恐呢。

    要知道,他在杨娇儿成了叶府的夫人之后,很多的事情都告诉了她,毕竟她为自己生了唯一的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是杨娇儿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的话,那不要说他,整个叶府,不,连贤妃娘娘都难保了。

    “胡说八道?”杨娇儿苦笑着,看着叶正宁道:“出了这里,你也不会放过我的,不是吗?大将军,你该问问阿勇,当初是谁吩咐他杀人的,”

    “阿勇,”叶正宁一听,立刻把目光落在了一边的阿勇身上,警告的眼神里充满着杀气,因为他掌握着阿勇的弱点。

    果然,对上叶正宁的眸光,阿勇微微的颤抖了一身子,刚想说什么,就被杨娇儿给打断了。

    “阿勇,你助纣为虐,杀了人不可怕,可你要胡说八道,放过了不该放过的人,真觉得你的家人会没事吗?你家人都不是叶府的人,没人能动的了他们的,”杨娇儿自然是知道阿勇害怕的是什么,所以善意的提醒着。

    叶正宁要是没事了,那阿勇出事之后,叶正宁想要斩草除根,会放了阿勇的家人吗?要是阿勇曾经说过什么,只会带来叶正宁的杀意,而不是感激。

    阿勇原本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口,有些迟疑了。

    叶正宁的为人,他多少是了解的,毕竟自己跟在叶正宁身边那么多年了。对于他睚眦必报的性子,他也是有数的,所以原本冲口而出的话卡住了。

    “杨娇儿还真的是个聪明人,可惜啊!”看到杨娇儿几句话就扭转了局面,梅以蓝不由感叹的说。

    “她一直是个聪明的,可惜啊,太会算计,所以才会落得如今的场,”燕莲淡淡的扫了一眼,心里对杨娇儿没有半丝的同情。

    得到一些东西就要失去一些。

    她为了荣华富贵,放弃了应文博对她的深情,却注定得不到深情。深宅大院里什么都有,有迷惑人心的荣华富贵,有耀眼无比的美食佳肴,却独独少了爱情跟亲情,所以杨娇儿选择了一条自己想走的路,就没有必要觉得委屈了。

    “叶大人,本官若是你,就该闭嘴,否则的话,本官不介意让人把你的嘴巴给堵上,”北辰卿觉得看戏看够了,就冷冷的提醒着。

    方才不出声,是想让他们彼此刺激,好套出更多的内容来。现在,见情况差不多了,自然是不愿意让叶正宁继续嚣张叫嚣去了。

    叶正宁怨怒的睨了一眼杨娇儿,但最终还是闭上嘴巴。

    这些审案的包括岳安明在内,唯独他的官位是最低的,就算是他有个贤妃当女儿,也比不上北辰卿的身份。

    “阿勇,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要是有半句的假话,本官不介意帮你松松骨头,”北辰卿的话是很温柔的,可话里的深意却是很让深思的。

    “大人饶命啊,不是小的想杀人的,是……是叶大人逼迫小的的,小的是逼于无奈的,”阿勇的话才一说完,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呢,就听到叶棋儿傻傻的喊了一句:“不可能,你没说是我爹,你说的是杨娇儿的,怎么会是我爹?你胡说,胡说……,”

    现在,她终于明白爹爹为什么会那么震怒了,原来……原来让人动手的不是杨娇儿,而是爹爹。

    想到了这一点,叶棋儿的脸色惨白,身子不由的颤抖着,无法控制,甚至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要是爹爹命令人杀人,那……那叶家,还能保得住吗?没有了叶家,自己算什么呢?想到了那么多的问题,叶棋儿就不停的摇头,好像唯有这样才能说服自己……。

    不要说叶棋儿,连燕莲等人,包括叶琴儿都不敢置信,事情竟然是这样的。若不是杨娇儿聪明,叶棋儿愚蠢鲁莽,恐怕最后不会揪出叶正宁的。

    “冥冥之中,是不是有注定的?”对于那个受伤的孩子,燕莲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可就是因为这个受伤的孩子让杨娇儿什么后果都不管,才这么死死的咬出了叶正宁。

    恐怕她自己是知道的,没有了儿子,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大人,小的说的都是实话,不敢有半句的虚言,”被叶棋儿呵斥着,阿勇骨子里的卑微就有些不安了,立刻焦急的辩解说:“那件衣服就是小的从那个男人的身上剥来的,因为觉得料子好,小的觉得可惜了,才想着留着的。”

    “是你一个人动手的?”梅以鸿跟北辰卿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了一抹深意。

    “不,不是小的一个人,还有人,在叶府……噢,还有两个人不见了,叶大人说他们回老家了,”阿勇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有些颤抖的说道。

    “那两人……,”北辰卿原本是想让阿勇把名字说出来,让人去找,却不料被杨娇儿给打断了。

    “北辰大人,你不需要去找了,那两人已经死了,”心里没有什么杂念的杨娇儿反倒有了一股坚强的气息,跟以往的娇媚完全的不一样。

    “死了?”北辰卿皱皱眉头,看了杨娇儿一样。

    “死女人,贱女人,你敢胡说八道,老子杀了你,”叶正宁见兜出来的事情越来越多,已经绷不住了。

    “闭嘴,”梅以鸿见他还那么的放肆,就直接一用力,直接把他“砰”的一声,压在了地上,让人按着他不许他乱动弹。

    “杀了我?”杨娇儿冷漠一笑,冷冷道:“叶正宁,你该想想我兜出的事情会不会让叶家家破人亡!”

    “爹,她吓你的,你别听她胡说,”叶棋儿心里也是害怕的,可她这么做,就是想让爹爹给她保证,叶家不会出事,爹爹不会有事,自己也不会有事,所有的事情都是杨娇儿在故弄玄虚的。

    叶正宁原本是怒视着杨娇儿的,现在一听到叶棋儿的话,就把阴狠的想要杀人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一字一句,犹如咬着她的皮肉,血淋淋的道:“都是你,都是你……叶家没有了,你高兴了?要知道叶家会毁在你的手里,当初你一生来,就该掐死你!”

    “不,不会的,叶家不会没有的,”叶棋儿摇着头拒绝的,心里惊惧不已,想到了什么,双眼一亮,大声说道:“爹,还有大姐呢,大姐是贤妃娘娘呢,你不许杨氏胡说,不然,让大姐砍了她脑袋,”大姐,是叶家唯一的救星了。

    看到叶棋儿愚蠢的样子,岳安明暗暗恼恨,自己当初自己就想着要跟叶家一起算计的——叶家,没有一个人是牢靠的。

    这些人,自私自利的就想别人死,完全不会顾忌到大局面。

    好在,好在向婉心跟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好在自己对她虚以委蛇的时候,都是认真的,没有半点欺骗,否则的话,她这会儿大概就是跟杨娇儿一样,想要死死的拽住岳家的一切了。

    岳贵妃被软禁了,岳家这些日子要低调,千万不能在出别的事情了,否则的话,真的会元气大伤,没有一点点的资本帮着三皇子争夺皇位了。

    “闭嘴!”看到死到临头还在叫嚷的叶棋儿,叶正宁真的恨不得立刻杀了她。

    她怎么就不想想,自己跟杨娇儿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很多的事情,她都是知道的,要是连贤妃都出事了,叶家就真的要完了。

    她不好好的哄着,反倒越加刺激着杨娇儿,是真的迫切的希望叶家亡吗?

    “贤妃?”叶正宁是怕什么来什么,杨娇儿此刻表情诡异的看着他们父女,眉头高挑,嗤笑着说道:“呵呵,贤妃娘娘想要造反呢,指使叶正宁勾结官吏,想趁着贵妃娘娘关禁闭,得到皇上盛宠的时候,陷害皇后娘娘,好为叶家出头呢!”

    这样的大罪,叶家,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杨氏,此乃大逆不道的话,你若是没有证据,就别信口开河,当心小命不保,”那应文博是叶正宁命令人杀的话,那她还不至于要丢命。可污蔑朝廷命官,陷害贤妃娘娘,那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

    “大人,小妇人所言句句属实,贤妃娘娘从宫里送出的书信都在小妇人的手里,”杨娇儿咬咬牙,什么都不管了。

    “贱。人,”叶正宁听到杨娇儿这么一说,心里拔凉拔凉的。

    贤妃从宫里送出来的书信都是被他看了之后交给杨娇儿处理的,毕竟叶家以后都是落在她生的儿子手里,毕竟还是要靠着贤妃的势力的,所以他才百般的信任她,却不曾想到,最后会给叶家带来灭顶之灾,还牵连了贤妃娘娘。

    “此事非同小可,杨氏,那些书信,你藏在什么地方?”这算不算是意外之喜呢。

    他们原本只是想给岳家一点教训,顺便让叶家不好过,却不料这一审,就把整个叶家连同宫里的一切都给端掉了,这简直太大快人心了。

    虽然说,贤妃有这样的心思,可没有叶家,岳家就跟少了一条左膀右臂似的,还是让人高兴的。

    “在小妇人的里,”杨娇儿交代了书信在什么地方,就沉默不语了。

    她也是叶家的人,叶家造反,自己也不会有好场的。可这样的场,她高兴了。

    北辰器不放心,自己亲自带人去叶府,梅以鸿则写了奏折,直接让人送进了宫里,自己则冷冷的看护着那些人……眼神,轻轻的扫了一眼一边的岳安明,见他脸色莫名,心里有些惋惜——岳贵妃被软禁了,竟然无意中还是帮了她。

    要是能牵连到岳贵妃,事情就更好办了。

    这事情大了,跟之前她们对付护国公主的事情要大,所以皇上得了消息之后,立刻让人押走了这些人,连向婉心也不例外。

    梅以鸿跟着进宫,北辰卿也是得到了证据之后进宫,至于岳安明,已经完全的放弃了向婉心,也知道向婉心是不会出卖岳家的,就放心的离去了。

    至于叶家,他想插手,那真的是傻子。

    所有人都离开了,后面的人也就不藏着了。

    “真没想到,竟然会牵扯出那么多的事情来,”杭青青感叹不已,到现在都不敢置信呢。

    “叶家败落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被叶棋儿给牵连了,还真的有些讽刺,”本该是最受宠的嫡女,竟然成了毁灭家族的人,说起来,还真的是可悲呢。

    “是啊,那个叶棋儿,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姐妹都能算计,”梅以蓝在一边附和着,有些受不了这样的人。

    她家就她跟大哥两个人,兄妹俩什么都不争,也不抢,唯一的希望就是对方过的好,过的幸福——而叶家,完全跟他们相反,让人费解。

    ~~~~~~~~~

    迁移户口,怎么就那么复杂呢,想哭,忙了一天,什么结果都没有。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