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这么夸张?燕莲瞪大双眼,萌萌的看着他,弄的北辰傲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掐着她的脸……。

    对于脸上传来的微微疼痛感觉,燕莲表示除了无语,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自己都是四个孩子的娘亲了,他还把自己当成孩子,当成南儿吗?

    不管怎么样,燕莲的担心还是消除了,因为第二天一早起来的她,还是没有那些兴奋的人早——等战王府的马车到了城西的时候,城西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我靠!”见到这样的阵仗,燕莲忍不住的爆粗口,因为苦逼的她进不去了。

    那么多的人,燕莲想要进去,不可能。可她不进去,今天城西开张不了,于是,就形成了恶性的循环,人是越来越多,情况都不好控制了。

    最后,没有办法,燕莲在程云的护卫,感受了一急便的空中人的感觉——那种感觉,真心不好,不如脚踏实地的舒服。

    “今天,商城开业,我就不说废话了,里面有便宜的,优惠的,活动的,各位里面自己看,自己选,希望今天各位能愉快!”燕莲怕自己废话一大堆之后,里面就真的会被挤爆,就间断的说了几句话,揭开了牌匾上的红布,让人点燃了鞭炮,搁置在城西多年的面纱,终于打开了。

    “呼!”看到人都陆陆续续的进去,连马车都没有用了,燕莲才瞧瞧松口气,真怕那些刁蛮的千金会因为执意赶马车进去而出事。

    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可不能出这样的事情,好纠结的。

    还不等燕莲松口气呢,后面就传来了惊喜的声音。“燕莲,”长公主戴着纱帽在一边喊着,后面跟着一大堆的人,看样子是不放心保护她的。

    “来的那么早啊!?”燕莲揉揉额头,笑着说:“今天是没法子招待你了,你要是觉得什么好,自己看了喜欢的就买,”她没银子送人。

    “你忙吧,就梅以蓝在里面看的清楚,我是什么都没有见过,自然得好好的看看,”长公主也没有架势,说的极其的自然。

    不日,她就要嫁给梅以鸿了,就得放弃尊贵的长公主的身份,她迟早要适应那种不用装的高高在上的日子——那也是她期盼的。

    各家的男人都上朝去了,所以来的都是女人。

    而其中最让燕莲高兴跟惊奇的就是阮逐月。当初,她对实儿的救命之恩,自己是一直铭记在心的,只是因为她有太多的事情,并没有好好的跟她道谢。

    看到挺着肚子的阮逐月,燕莲嘴角扬起笑容,恭喜道:“快要生了吧!?大着肚子,可得仔细一些!”阮家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些,知道阮逐月也是苦尽甘来的。

    招了一个上门女婿,是个落难的没有亲人的书生,因为阮逐月的支持,已经当官了,给阮家支起了门户,又对阮逐月不错,她的倔强跟等待,也有了回报。

    “多谢公主关心,小女会仔细的,”阮逐月见到应燕莲只是想来请安的,没想到她最自己那么的亲切,不由的有些受宠若惊。

    “人来人往的,还是有些不适合,你们带着你家小姐上二楼去,”燕莲指了一个地方,笑着说:“那边有椅子,还有茶水招待,还能看的见城西的景色跟设置,等人少一些之后,你再来看看,还可以给孩子买些东西,”

    阮逐月没有拒绝,点点头答应了。

    这一份关心,连自家的父亲都做不到,更何况是一个外人呢。

    燕莲在前面,完全不知道自己设置出来的泅水馆这个时候已经被好多人给围住了。

    “能学泅水?”大家千金们自然知道,能泅水的话,对她们来说,是多好的事情。

    每家的后院都有腌臜的事情,多少姑娘小姐不瞑目的死在了自家后宅的湖里,池子里,所以她们一般都不愿意靠近那冷冰冰的,随时都会要了她们小命的地方。

    在自己家里能避免,但是去了别府,那就另当别论了。

    “是的,”门口招呼的人是燕莲早就培养好的人,此刻正礼仪周到的露出得体的微笑,招呼那些千金们道:“大家若是觉得好奇,可以进去看看,学不学的无所谓,”

    “若是我们想学,要怎么做?”会泅水的,一般都是男人,她们都是云英未嫁的姑娘,可不能因此坏了名声。

    “若是姑娘们想学,就得一个个的来,”招呼的人声音柔和,很奇异的能让人心安。“商城总共有五位会泅水的姑娘,都是冰清玉洁的黄花闺女,这里一共有五个水池能教会大家学泅水,所以想学的话,一次只能接受五位姑娘,等学会了,才可以轮到一批……,”

    “姑娘?你们这里的姑娘会泅水吗?”有人不信,因为京城里这边没有海,又不能在湖里学泅水,大家都觉得有些不相信。

    “是的,”招呼的人微微点头,含笑解释说:“我家夫人……也就是护国公主,因为知道各位姑娘们不会泅水的难处,所以特意的让江南船王护送了几位会泅水的渔娘来京,用了三年的时间教会了几位姑娘学会了泅水,所以才能教大家的,”

    “我要学,我是第一个,”不等别人再问什么,一个急切的千金就扬声说道。

    “我也要,我也要,”一个来,后面的就忍不住了,就怕会落后吃亏,个个都急着喊着。

    燕莲来的时候,这里乱成一团,个个都急着想要先报名,弄的招待的人应付不过来,人都要往里挤了。

    “大家先退一,”程云得了燕莲的吩咐,一跃而起,站在了最开头,大声说道:“我家夫人有话要说,”

    这里的地盘是谁的,大伙都是清楚的,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掺和起来,以能博得护国公主的欢喜,说不定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呢。

    “拜见护国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岁,”众人齐齐回身看着站在后面的人,连忙出声行礼着。

    “众位免礼,”燕莲憨笑的抬抬手,望着她们一边说,一边往里走道:“众位姑娘想要学泅水的,商城会有妥当的安排,但请众位姑娘让丫鬟来排队,拿了牌子等着,在多久会轮到,商城会安排人去府里通知的,”不看身份,就看先来后到,这样才能安抚人心。

    众位一听,就立刻跟自家的丫鬟嘀咕着,但她们心里虽然急切,但看到了有些人是自己不能逾越的,也就默默的让开了。

    原本吵吵闹闹的场面因为燕莲的话,反倒相互推让,看的燕莲无语至极。

    这些人,都成精了。

    先安排的五个人,燕莲吩咐她们明日开始学,至于学费多少,招待的会告知她们……等安排妥当这边的事情之后,她才去了另一边。

    小型的超市类型的是吸引了平民的百姓,个个都在里面挑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想着怎么样才能凑够牌子上写的数目,那就有别的东西可以拿,对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说,还是有用的,所以个个都精打细算着,生意还是比较好的。

    “爹爹,大米还有吗?”陈灵儿有些应接不暇了,自家开店那么多年,从未有过这么火爆的情景。

    虽然表面上,自家的粮食价格是降去了,可是薄利多销,只要生意好,赚的少也有赚头,比以前赚的要好。

    “有有,”陈来米一边吩咐人从仓库里搬运粮食,一边喊着一边的伙计道:“灵儿,这边的粮食估摸着不够卖了,去跟护国公主说一声,得从古泉村搬粮食来,”秋收的新粮还在古泉村里,要是不运来的话,这里撑不了多久了。

    “行,我去跟公主说一声,爹爹,你来这边收钱,”灵儿依旧是那么的泼辣,眉梢之间的神采特别的吸引人。

    “好的,你去吧,快去快回,爹爹还得吩咐人去古泉村呢,”陈来喜看到这样的情景,喜的都快要双手双脚同时了。

    陈灵儿跟个女汉子似的,在商城里奔跑,看到熟悉的人就询问燕莲的去处,在打听了好几个地方之后,才知道她去了卖首饰的地方,据说是在招待长公主。

    “这里有你的一份子,你不但不帮着招呼客人,还想着我招呼你,不是给我找事吗?”看到长公主欢喜的挑选着新出的首饰,还一边比划着,一边让自己选择,燕莲就没好气的问道。

    “呵呵……,”长公主心里高兴,就不跟她多计较,而是欢喜的道:“母后说了,你送我的那套珍珠首饰挺别致的,希望我看到有没有差不多的,要我给我外祖家的表姐买一套,她也要成亲了,”这里的首饰,都跟宫里的,外面卖的不一样,她看了,都好喜欢,该怎么办?

    “宫里那么多的东西,你母后随意的赏赐一样不就行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没良心的,母后这么做,还不是希望别人看了这里的首饰,来这里买吗?”长公主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再去挑选喜欢的首饰,不搭理她了。

    “夫人,”程云见陈灵儿一直在门口徘徊,满脸焦急又不敢进来,就询问了一,听了她的话后,就直接进来低声的禀告着……。

    燕莲没想到京城里的百姓购物也是那么疯狂的,有些诧异,然后站了起来招呼过陈灵儿,吩咐她说:“跟你爹爹说一声,先不要派人去古泉村了,等会你堂姐夫就会押送着粮食进京,直接就到这边来了,”生意好,才有盼头啊!

    “真的吗?”灵儿一听,双眼一亮,颇为高兴。

    “自然的,你快去帮你爹爹,”燕莲笑着挥挥手,看着她欢喜的转身离开了,才又转身回了头。

    心里觉得没底,但一切的准备都是妥当的,她是害怕到时候准备不充足,反倒成了累赘,就什么事情都有了两手的准备。

    古泉村的粮食是今年新收的,为了让百姓体念这边的好处,所以价格压的极低,在一边的地方都是买不到的。

    她是粮食大户,有的是粮食,不怕这些会亏本。

    现在,因为整个江南都有了充足的粮食储备,会接连的运送到京城的国有粮仓里去,所以她这边的能缓口气,不用每一次都白白的送给朝廷了。这样一来,她种了那么多年的粮食,唯有今年才算是真正的开始赚银子。

    以前的,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她可不敢去跟皇上要银子,用一块护国公主的金牌,就骗走了她那么多的粮食,简直是岂有此理。

    陪着长公主挑选好了首饰,燕莲准备让她自己去看看,自己去别处转转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吵闹声,还有孩子的哭泣声,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好日子里,最不耐的就是人家找茬,那真的是活腻歪了。

    “怎么回事?”燕莲看到出事的地方挤满了人,就拧着眉头厉声的问道。

    “娘……,”谁知道,还不等别人告诉她事情呢,就听到了南儿委屈的嘶喊声,立刻懵了一。“娘,我要娘,我要娘……,”

    “让开,程云,隔开人群,”听到南儿无比委屈的哭泣声,燕莲的镇定都抛之脑后了,立刻大声的吩咐道。

    “是,”程云也挺出了哭泣的是小小姐,所以用了一些力气分开了围观的人群,带着燕莲走了进去。

    “你要娘,你娘算什么呢?伤了本夫人的儿子,告诉你,就算是你娘来了,本夫人也不会放过她的,”尖锐的声音是嚣张到极点,燕莲看到的画面就是一双涂着丹寇的手指就这么尖尖的戳着哭泣的南儿,快要戳到了南儿的眼睛了。

    面对这样的一幕,燕莲怒了,直接命令程云道:“废了那只手,”

    “是,”程云对自家的小姐是比对自己都要好,毕竟她没有孩子,是一点一滴看着小姐长大的,心里疼的就跟自己的亲生女儿似的,平时是一点点的磕着碰着就会心疼半天的,如何能允许如今这么欺辱她呢。

    “啊……,”刚才愤怒的叫嚣声音在程云狠厉的一劈之,立刻“咔”的一声,断了,传来了惊恐的嘶吼。

    “夫人,夫人……,”那夫人身边的丫鬟立刻焦急的喊着……。“你是什么人,敢伤害我家夫人,不知道我家夫人是谁吗?”夫人的手要是断了,她们回去,老爷肯定是不会放了自己的。

    “娘,”南儿看到了程云,自然也看到了一边站着的燕莲,连忙委屈的喊着,双手也伸了过去……。

    当南儿扭过身子的时候,燕莲才看清楚,抱着南儿的不是七巧,而是谢氏,不由的有些惊讶,但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南儿给接了过去。

    “该死的贱人,敢打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那疼的冷汗,眼泪都出来的女人阴狠的咬着唇,双眼就跟毒蛇般的死死的盯着程云,恨不得把她的身上盯个窟窿出来。

    “我等着,”程云强悍的身子动都不动,想着王爷要是知道小姐受了这样的委屈,说不定这会儿就直接把人给劈成两半了。“伤了我家小姐,你还想报仇,有你后悔的!”

    燕莲是主人,在抱着南儿之后,见南儿没有受伤,只是哭红了眼眶,就抱着她安抚了一,然后开口询问一边满脸难受的谢氏:“娘,怎么回事?”她跟想知道的是南儿跟谢氏是怎么在这里的。

    谢氏因为南儿方才的哭泣,充满了心疼,又害怕真的得罪了什么人,所以心情一直忐忑不安。现在,看到燕莲带着程云来了,才微微的松口气,语气有些紧张的道:“我带着南儿来这边玩,孩子有好几个,那个孩子,”她指了指此刻正怒瞪着他们的,穿的贵气的小公子说道:“一直欺负南儿,我劝了好久,那夫人不但不劝着,还骂了很多难听的话,我不想给你惹祸,就想带着南儿离开,却不料她不但不许,还一直怒骂南儿,甚至要打人……,”说起这件事,谢氏是心里充满了怒火,主要是她第一次带了南儿出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里是气愤有担心,害怕南儿会因此而跟自己有隔阂。

    “你是什么人?为了孩子的一点矛盾,至于冲着一个孩子那么咄咄逼人吗?”燕莲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之后,就看着那个还在哀嚎的夫人说道。

    那夫人受了伤,又失了面子,抬头见抱着孩子的夫人穿的又不富贵,身边也没多少人,还没有自己的多呢,就双眼转动了一,捂着自己的手臂道:“你那孩子好好的,可你让人伤了我的手臂,你又该怎么说?”

    燕莲张嘴想说什么,但又被人家给打断了。

    “就一个丫头片子,还伸手推我儿子?我儿子什么身份,要是伤到一点,你们赔的起吗?让你们倾家荡产的,还不够赔我儿子的一根毫毛呢!”那夫人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屑,看着燕莲的眼神都是充满厌恶跟嫌弃的,好像跟燕莲说话都是降低了她的身边,弄的燕莲好无语,很想知道,这个极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

    为了迁移户口,今天在派出所站了一整天,彻底的累垮了,还是高跟鞋,所以今天只能更新那么多了,明天补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