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一根毫毛,”燕莲实在是不想跟一个孩子计较,但是有如此极品的娘亲,还真的让人不省心。“程云,你该知道怎么做的,”说完之后,她就抱起了南儿带着谢氏转身离去,完全不把那个夫人看在眼里。

    以前的应燕莲或许适应了农女的身份,不喜欢高高在上,不喜欢用势力压人。可如今的应燕莲却不得不适应这样的生活,因为她是护国公主,是战王的女人,是四个孩子的娘亲。她要是不勇敢,受到欺负的就会是她的孩子。

    她要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应燕莲变了,不是谁都可以惹怒的。

    她转身,不是怕,而是不想让南儿看到这么凶残的一面,而心里留阴影。

    “唉……你……你想干什么?”刚刚骂的好好的夫人一看到人家走了,却留一个凶神恶煞般的丫鬟,就惊惧的结结巴巴的喊着,身影却不断的往后退。

    “你敢打我娘,我让我爹打死你,”一直沉默的小孩子突然出声了,一脸的凶相,看起来就是受到娇宠,完全喜欢以势压人的。

    “呵,”听到这样的威胁,程云笑了。“不知死活的东西,惹怒了身份尊贵的人还犹不知,以为京城是什么地方?这个随便扔块东西就能砸中一个王爷郡主的地方,你们还真的敢嚣张……来人,”

    “程护卫,”一声令,出来几个穿着劲装的人,齐声喊着。

    “把他们全部丢出去,商城不欢迎他们……但凡跟他们有关的,一律不许进商城!”程云跟在应燕莲身边那么多年,手段学到的可不止是一点点。

    京城里的人,最最喜欢的就是迎风拍马,还喜欢独一无二。商城出来的东西,几乎都是自家夫人独一无二的设计,没有什么衣服首饰是重复的,只要你出的起银子,那就是你的,可以成为你闪耀的话题。

    不能进商城,意味着以后就不能在夫人的圈子里成为焦点,那是每个女人都不愿意接受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要赶我走?我花银子买的东西,凭什么要我走?”那夫人不干了,虽然有些畏惧,但想着自己的身份,就挺了挺胸膛,尖叫着质问道。

    “凭什么?”程云真的为这个傻帽焦急,这样明显了,还问为什么,不是想死的更彻底一些嘛?“你连我家小姐的身份都不知道,还敢骂人,想要打人,胆子真的是肥腻了。”

    “她好像是护国公主身边的护卫,是战王府的人,”那夫人的质问还没问出来呢,一边的人就好心的给了她一个答案。

    “看着像,”有人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一声道:“啊,那……那刚才,我们看到的不就是护国公主吗?”

    “是啊是啊,我听说啊,这商城是护国公主跟战王府,还有宫里的长公主,小皇子一起开的,”在京城里做生意,要么是卑微的求生,要么就是让所有人知道自家的背景,让人不敢得罪。

    而应燕莲在当初就已经想清楚了,一定要做个京城的头一份,绝对不能被人随意的欺辱,所以几乎大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属于谁的势力。

    百姓们知道后,只有畏惧,没有敢惹事的。而敢惹事的,就是还不知道商城底细的人。

    “我的天啊,那方才他们得罪的人不就是……是战王府里的小郡主,护国公主府里的小县主?”众人想起那个奶娃娃的身份,都傻眼了。

    “好像真的是她,是护国公主在江南生的,所以……所以大家才没认出来,”人家的语气是激动的,但眼神却是充满同情的。

    有人闯大祸了,有热闹可看,就没什么不高兴的。

    “要是来的是战王府里的那对孪生子,或许大家就认不出来了,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有人瞟了一眼方才还嚣张跋扈,此刻已经面色惨白的夫人,语气里有幸灾乐祸。

    程云看到那夫人在众人的刺激,已经腿软的都快站不住了,就不屑的冷哼一声,命令道:“来人,把她们丢出去,”

    “是,”这一,人家不敢反抗,那个嚣张的夫人是被人架着,就这么明晃晃的丢在大门口的,那一声“砰”的巨响,引来关注的人可真多,那个倒霉悲催的夫人想必以后都不敢出现在众人面前了。

    燕莲是不敢另一边的情形,见南儿并没有受伤,就望着谢氏问道:“娘,你怎么会来这里呢?爹爹跟文杰他们呢?”

    “他们在村子里搬运粮食,”谢氏满脸惭愧的说:“我是听实儿说,说这里可好玩了,就跟着头一批运粮食的人来这边,去了战王府把南儿给接了过来,原本是想带她玩的,没想到害的南儿受委屈,让你被人骂……,”

    看到谢氏那愧疚不已的样子,燕莲笑着摇头说:“娘,这京城里什么都不多,就是跋扈的人多,她们是见你穿的朴素,所以才会这么嚣张,这件事,不怪你!”要是自己没有这样的身份,今天,她敢让程云动手吗?

    在京城这个地方,就是比身份,比地位,比谁的背景强硬了。

    “唉,我是想着南儿长那么大,陪着她玩的机会少之又少的,今天,你又忙,肯定照顾不了她的,没想到不但没有让她高兴,还让她哭的那么委屈,我这个当外婆的,真的是……,”谢氏一番自责的话语弄的燕莲心里都很不是滋味,这件事,真的是无妄之灾。

    这样的人,在京城,太多了,她已经麻木了。

    可是,这对于谢氏来说,却是最能适应的。骨子里的那种卑微,已经刻骨入心,这辈子都不会更改了。也因为如此,她现在才极少的让应家人来京城,不管住在战王府还是护国公主府,都让他们心里有压力,不如让他们在古泉村过简简单单的生活。

    “南儿,你告诉外婆,你今天高兴吗?”燕莲低声的打断了谢氏自责的话语,望着怀里好奇看着谢氏的南儿道。

    “高兴,”南儿很是配合的说道。

    “南儿,”谢氏有些错愕的看着她,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看到这一幕,燕莲笑了,看着谢氏说道:“娘,孩子的心里对于短暂的不快是没有记忆的,虽然刚才她哭的很伤心,可那已经过去了,在她的心里是不存在的,所以你这么难过,一直不停的在提醒着,不是让她不好过吗?南儿都记不住了,你就不要在记住了!”

    孩子们的心里永远都记住最美好的事情,只要不是一次次的伤害,就不会有阴影的。

    “是这样的吗?”谢氏迟疑的问道,觉得燕莲说的太轻巧了。

    “南儿,”燕莲并没有回答谢氏的话,而是看着南儿道:“外婆想带你去刚才玩过的地方继续玩,你觉得好不好?”

    南儿抬起了漂亮的黑眸,嘟囔着小嘴,不高兴的说:“娘,那边有坏人,”

    “放心,坏人已经被程云给打跑了,再也进不来了,”燕莲笑着点点她的鼻子说道。

    “真的吗?”南儿眼里闪过惊喜。

    “自然了,娘可不舍得南儿受委屈,坏人嘛,自然是要赶走的,”燕莲知道程云更疼南儿,是绝对不会让那些欺负南儿的人好过的。

    更何况,那是经过自己允许的,程云就更不用客气了。

    “好耶,南儿喜欢那边,跟哥哥说的一样,好好玩,”南儿拍着小手,果然是答应了。

    谢氏看到这一幕,高兴的都快哭了。她还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燕莲会阻止南儿跟自己在一起,以后都不许自己带着南儿了。而南儿也因为受到惊吓而不喜欢自己这个外婆了。现在,所有的以为都不存在了,她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娘,你带南儿去吧,那边的事情解决了,相信不会再有人找你们的麻烦了,”燕莲笑着安抚了谢氏,心里也警醒了一,想着自己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

    就如她自己跟谢氏说的,京城里人不多,就是嚣张的,自以为是的人特别的多。商城里卖的东西有贵的,有便宜的,进进出出的,会有很多的百姓跟达官贵人。要是每天都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就算是处理都处理不了,所以这会儿,应该早点手的好。

    “在想什么?”长公主找到燕莲的时候,谢氏早就抱着南儿离开了,就她一个人在发呆。“南儿呢?我来的时候,可是听很多人在议论,说有人欺负南儿了?”

    燕莲抬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事情都解决了,南儿跟她外婆去玩了,”

    “怎么解决的?岂有此理,什么身份,竟然敢冲着南儿发脾气,耍威风,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要是告诉我了,不管来的是谁,本公主都能好好的揍人家一顿,”在宫里,她要装高雅,装贤淑,装温柔,可在燕莲面前,她什么都不用装,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没有一丝的顾忌。

    “程云硬生生上的劈了人家的一只手臂……,”燕莲刚想解释呢,就听到了程云在外面的禀告声音。

    “夫人,那些人已经被属丢出去了,并告诉他们,以后商城再也不欢迎她们,但凡以后谁与她们交好的,就跟商城作对,以后都不会欢迎人家进商城,”程云在门口一五一十的禀告着,语气里没有一丝的轻松跟快意,反倒觉得这样的处罚太轻了。

    可是,要打要杀的,今天是商城开业第一天,要是见了红,反倒是不吉利,不如给人家这样的教训好。

    哼,不能进商城,得罪了护国公主跟战王府,以后想在京城路面,真的是难了。等人家查出那夫人什么来路之后,哼,以后出门都得裹着脸,免得被人家知道了,那真的是到扔臭鸡蛋的场。

    战王是什么人,那是百姓心中的战神,能给百姓安稳日子过的大功臣,他的女儿,是谁都能欺负的吗?

    燕莲只是想让程云把事情给解决了,好让南儿不在哭泣了,却不料程云用的方式是如此的腹黑。

    丢出去之后还说这样的话,那就等于是隔断了人家在京城往上走的路啊!

    她虽然跟那些富贵人家的姑娘夫人接触的不多,但也知道,在京城是一个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定的,想要进去,要么是靠自己的男人的官位,要么就是靠自己。

    程云这么做,那个嚣张的夫人回去之后,只能哭了。

    “程云,你怎么就这么把人给放走了?”燕莲还没吐槽完呢,长公主就在一边愤恨不平的怒道:“敢对南儿动手,活的不耐烦了,要是被本宫知道,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好了,今天是商城第一天开业呢,要是沾惹了血腥,就不吉利了,”燕莲只是安抚长公主而已,好在南儿没有受伤,要是南儿受伤了,她是真不介意今天沾点血腥的。“对了,我刚才想着,要是有人一来就发小姐夫人脾气,这商城里面啊,还不得天天的闹事,所以啊,我们得写一些规章出来,免得每天处理这些事情就让人头痛死了!”

    “我都不发脾气了,谁还敢发脾气啊!”长公主在一边嘟囔着,但也赞同燕莲的想法。

    两个人都是说做就做的人,就窝在子里讨论着,却不知道外面因为南儿受委屈的事情,闹翻天了。

    实儿带着不悔,不离来的时候,也是北辰傲跟北辰卿等人朝来商城的时候,这个时候,事情的热闹度还没降,反倒是因为人家的议论而越来越热烈,甚至都超过了方才出事时候的热闹。也因为这样,让众人都知道了南儿受委屈,被欺负的事情。

    因为燕莲在子里,所以几个人最先找的就是南儿,因为南儿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了,所以小心的呵护着,谁也不敢让她受委屈。

    而谢氏见南儿跟别的孩子玩的很高兴,心里的不安也就放了。可还不等她安心很久呢,实儿就带着众人来了。

    ~~~~~~~~

    早点更新,免得给吐槽……一万二打底的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