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实儿看到谢氏的时候,率先开口喊人,不悔跟不离也随即照样喊人,紧接着是北辰傲开口喊:“娘,”……这一**的人来,就把原本欢快的气氛给打破了。

    那些人都是知道谢氏的身份的,那是护国公主的亲娘呢。现在,有人喊她“外婆,”又来一对一模一样的小家伙,除了战王府里的那对孪生子之外,还有什么人有这样的福气呢。至于那个身穿金丝镶边白袍的男人,喊着人家“娘”,不是战王是谁呢。

    可问题是,大家知道他是战王,可他又不愿意亮明身份,所以,事情大条了。大家只能巍颤颤的躲一边去,省的惹怒了这个大人物。

    唉,这个地方好是好,孩子进去玩一天,也便宜,可是,三五不时的来几个身份太尊贵的人,他们承受不起啊!

    “实儿,你们怎么来了?”谢氏也渐渐的忘记 了方才的不愉快,看到他们都来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南儿呢?”实儿往里面张望了一,看到了南儿小小的身影在奔跑着,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就跟着笑了起来。

    “在里面呢,”谢氏看到实儿笑了,也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说实话,这个几乎在古泉村长大的孩子如今已经没有一点点的让自己熟悉的了,他微微皱眉的严肃的样子,就跟北辰傲的一样,让人看了,无形之中就有一股的压力,让她心里忐忑不安。

    不是说怕实儿会对她怎么样,那是她骨子里对上位者的那种不安,怎么都更改不了的。

    唉,一家人,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南儿,出来,”实儿喊着里面疯跑的南儿,想着那家的大家闺秀会跟南儿似的,一点点样子都没有的,跑的还快。也唯有娘才会把南儿教养成这个样子,也唯有娘这样的娘亲,才会给南儿呼吸的自由。否则的话,南儿连出战王府的机会都少,更何况是这样开心的玩闹。

    “大哥,”南儿看到了自己的亲人,都是最最疼爱她的,立刻就转了个方向,急匆匆的往这边跑来……。

    “跑慢点,要是跑的摔疼了,等会,看谁哭鼻子,”实儿看到南儿那个样子,忍不住心疼的责备着,脑子里无法想象南儿受委屈,嚎啕大哭的样子。

    在他们的心里,这个妹妹是老天送给他们的宝贝,因为谁都知道,当初娘在怀着南儿的时候,那是差点就保不住的,若不是遇上那个不是大夫的大夫,现在哪里还有南儿的笑容呢。

    “嘻嘻,哥哥哭鼻子,”南儿扑进了实儿的怀里,笑着用小脑袋蹭蹭他的脸颊,然后看到实儿身后的人,立刻惊喜喊道:“爹爹,抱抱,”

    把这个女儿疼的入骨的北辰傲,完全无法抗拒南儿那笑意盈盈的双眼,所以双手是想也不想的就伸了出来,抱住了南儿转了一圈,惹的小家伙兴奋的“咯咯……”的笑了几声之后,才抱着她入怀。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看到不远处的百姓都在默默的议论着,神情却是格外紧张的,北辰卿忍不住出口道。

    这几个中,一个是女儿控,三个是妹妹控,谁还能把别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呢。

    “走,”北辰傲带头,实儿跟在谢氏的身边,大家都一起往前面走着,后面的人都微微松口气,又有些羡慕。

    “战王爷对小女儿好好啊!”这是普通人家都没有的待遇,那个小姑娘的命真好,几乎是被战王给捧在手心的。

    “是啊,你们看到没有,小公子们都是走路的,战王就抱最小的女儿,可见是最么疼爱她了!”众人津津乐道,也因为这一幕,竟然改变了很多人家的姑娘的地位。

    连战王都那么心疼自己的女儿,对小女儿如珠如宝一般的,他们又何必瞧不起女儿家呢。

    再说了,不说小郡主的身份,单单说如今的护国公主了。一个同样是女儿身的,竟然拥有了这般的身份,或许,他们家的女儿说不定也会给家族带来荣耀呢,所以,谁该敢小觑了姑娘家呢。

    燕莲自然是不知道那么多的。她跟北辰傲对南儿好,只是因为南儿是他们的女儿,要疼爱她,让她有个无忧的童年。

    “外婆,我们进来的时候,听到别人在议论说:有人弄哭了南儿,是不是真的?”实儿没有质问,只是在询问事情的经过。

    谢氏心里也憋屈着,就点点头说:“是啊,那个夫人好凶的,不但骂南儿,还骂了你娘,最后被程云给丢出去了,”

    “知道是什么人吗?”实儿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沉,骂南儿,还骂娘亲,胆子真的肥大了。

    “不清楚呢,这个得问你娘,听那夫人的口气,应该是家里当官的,嚣张的不得了,”谢氏不是告状,只是真的心有怒气,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当官的,”实儿黑眸一闪,知道当官的人家,外婆是绝对不会认识的,就放在了心里,然后伸手搀扶着她说:“外婆,这件事你就不要乱想了,有爹爹在,以后没人能欺负我们的!”以前在古泉村里,娘跟自己受了多少的委屈,外婆是最为清楚的。

    “外婆老了,只希望你们好好的!”谢氏看到长大的实儿,心里真的是感慨万千。

    当初跟小猫儿一样的小家伙,一眨眼,就长大了。

    “外婆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外婆还要看着爹娘成亲呢,”实儿一边跟着他们的步伐,一边笑着说:“娘说了,她出嫁,不从护国公主府出嫁,要从古泉村出嫁,那里才是她的娘家,”按道理来说,娘是得从护国公主府出嫁的,可娘说,不能让外公外婆伤心,因为她是应家的女儿。

    谢氏有些激动的看着实儿,眼里满是不敢置信,“实儿,你说的是真的吗?”她因为,自己的长女被封为护国公主之后,就不是她的女儿了。所以,做什么事情,她都小心翼翼的,就怕给燕莲带来麻烦。

    而知道燕莲的身份之后,她就跟孩子他爹说过,没奢望着孩子能从古泉村出嫁——只要燕莲好好的,孩子们都幸福,他们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可是,真的说起来,能不在乎吗?

    这个长女,是他们最为心疼又放心不,却什么都帮不上的。

    “自然了,那是娘亲口说的,”实儿笑眯眯的说着,知道外婆会因此而高兴的。

    抱着南儿往前走的北辰傲可没闲着,儿子跟谢氏说的话,他自然都听进去了。

    他跟燕莲的亲事,总是因为诸多的事情而被打断,搁置,弄到现在,两个人已经许久没有提了。虽然他们现在生活的就如老夫老妻说的,可真正意义上,燕莲还没有嫁给他——而女人,一辈子都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成为最美的新娘。

    抱着南儿的手臂紧了紧,或许,他可以给燕莲一个最美的惊喜。

    对于南儿受委屈的事情,大家自然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不用燕莲告诉北辰傲,北辰傲就已经派人去调查那欺负了南儿的人到底是谁,胆子那么大,竟然在商场闹事。

    整个京城,谁人不知道,商场有着什么样的背后,谁跟商城过不去,那就是跟战王府,小皇子,长公主等权贵过不去。

    等燕莲跟长公主商议好出门后,才知道北辰傲等人知道南儿受了委屈,已经开始追查那个夫人的身份了。

    “就是孩子之间的小事,程云已经给了教训了,不要再把事情闹大了,”这个是燕莲的看法,南儿受了委屈,她心里也不舒服。但只是一些口舌上的争斗,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大,免得人家说她这个护国公主跋扈了。

    “孩子之间的争吵,就算那小家伙伤了南儿,我也是半句话都没有的,但是,一个当娘了的大人,竟然对一个三两岁的孩子出口怒骂,算什么东西呢,这样的人,不好好教训,以后还会惹祸,我那是为她们家人好,”北辰傲的解释,让人啼笑皆非。

    人家跟你什么关系呢,你那么为人家着想 。燕莲在心里腹诽着,但也拿他没有办法。也许,这样做是好的,至少让京城人知道,不要轻易的在商场闹事,那是吃罪不起的事情。

    话说,那个嚣张跋扈的夫人很是倒霉,最为倒霉的应该是她的男人。还没等人家朝回家呢,京城里蔓延的事情就已经传开了。

    那悲催的大人是刚从外面调入京城的,代替的位置恰好是叶正宁的。按说,一个从外面调入京城当京官的,那是上升了,是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这个时候,人家是故作了气息,想要好好表现一番的。结果,表现还没开始呢,就被家里给拖了后腿,泄了气,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恨不得呕出一口血来。

    那夫人受了惊吓跟委屈,原本是想回家之后好好哭诉一番的。可是,等她回家之后,还不等她哭诉呢,劈头的怒骂就把人家给弄懵了。

    “来京城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嚣张,改改自己的毛病,这里的人可跟以前不一样。你不但不听,还越发的嚣张跋扈了。你说说你的身份,京城那个人比不上你?得罪了皇上重视的战王爷,护国公主,你这是想害的我也滚回老家去吗?”想到人家别有深意的眼神,心里的气是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抽打人家一顿。

    被骂的懵了的夫人咬咬唇,满脸委屈的说:“我哪里知道那么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是战王府里的小郡主,”都怪那个老婆子,是护国公主的亲娘还穿的那么落魄,害的她看走眼了,以为是乡人家,所以才想摆摆威风的。

    以前的她,就是这么过来的,想的就是让人家都尊重害怕自己,让自己高高在上。可这么就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你……,”听到这样的回答,那大人快气的吐血了。“你个无知的蠢货,你可知道,护国公主就是平民百姓被皇上封为公主的?看人家穿着判别身份,你还真的是好本事……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靠着身上镶金挂银的抬高自己的身份的吗?”

    那夫人觉得自己才是受委屈的,尤其是自己的手臂还绑着,又被人这么扔出来,那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今天才遇上这样的事情。

    “我那还不是为了儿子,儿子是我的命根子,我怎么能让他受委屈呢!”要不是因为这个儿子,自己还进不了京城呢。

    “儿子,儿子,儿子跟着你,那才真的被你害了,”一个几岁的娃儿,能给孩子受什么委屈?好在护国公主没有真正的计较,否则的话,还不知道哭的是谁呢。“你还是回老家吧,我等会安排人送你回去,”

    “什么?”骂也骂了,委屈也受了,她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自己被送走,离开京城,整个人就炸毛了。“我是你的夫人,你要把我送走?”

    “不然呢?你是想让我绑了你,跪在护国公主面前,磕头认错?”人家小郡主也是宝贝啊,就算自己这么做了,护国公主能原谅吗?

    “我又没把人家怎么样,不就是骂了几句,人家还打断了我的手,把我当众扔出来呢,”最后吃亏的人,是她好不好。

    “那你想怎么样?想让护国公主当面跟你道歉?”讽刺的笑容就这么红果果的挂在脸上,看的那个夫人嗫嚅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回了老家,我会安排人照顾你,你好好的当你的夫人。要是你再敢出什么幺蛾子,别怪我不客气,休了你也是轻的,”他是害怕自己有这么一个夫人,不但带坏了自己的儿子,还惹大祸,到时候,官当不了不算,还牵连整个家族呢。

    虽然极其的不愿意离开京城,可是,老爷都这么说了,害怕被休的她只能是保持沉默,无奈的接受了最终的结果——但对于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是真的不懂。

    ~~~~~~~~~

    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