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梅以鸿看到他就跟没看到似的,就算有时候北辰卿找他有事,他都能低着头无视自己,更何况是现在了。

    越想,心里越是焦躁,恨不得直接去问梅以蓝,到底选择怎么样。只要她回来,以后上官府的一切都她说了算,难道这样,还不行吗?

    上官浩心里急切,梅以蓝的心里却在纠结,最后,她还是认同了燕莲的话,却跟大哥梅以鸿说清楚,并告诉他自己的打算。

    “燕莲在江南开了酒楼,有了自己的势力……而这些酒楼都是要交给我的,她不但是战王妃,还是护国公主,没有皇上的命令,轻易不能离开京城,所以我不想回上官府,”梅以蓝咬着唇,望着自己的大哥的眼神有些坚决,就怕大哥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梅以鸿看着咬着唇,眼里有着压抑委屈跟彷徨的亲妹妹,突然低声的叹息一声,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自小自己就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委屈的妹妹,轻声的问道:“蓝儿,你跟哥哥生分了吗?”他们是唯一的亲人,是彼此心灵唯一的依靠啊!

    梅以蓝听到他这么一问,身子突然颤抖了一,眼眶渐渐的红了,里面蓄满了委屈的泪水——就算是离开上官府的时候,她都没有觉得现在这般委屈。

    “哥哥知道,当初爹娘出事,哥哥落不明,让你受尽了委屈……可是,蓝儿,哥哥这辈子最想做的,就如小时候那样,护着你,不让你摔倒,不让你委屈,可在哥哥不在的时候,却让你受了最大的委屈,那是哥哥心里最痛恨自己的,你知道吗?”从自己恢复记忆之后,他就察觉到蓝儿跟他生分了。

    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区别,可从未瞒过他什么事情的蓝儿却不愿意诉说心中的委屈。后来,因为他要打仗,蓝儿又去了南方,就这么拖沓着,竟然到现在才说出来,让他不禁觉得时间太久了。

    “大哥……,”梅以蓝眼眶里的泪水就跟泄洪似的涌现出来,顿时泪流满面。

    梅以鸿上前抱着她,就跟小时候那般的给她安全感,低声咬牙道:“上官浩算什么东西,他想利用的时候,就利用,想不要的时候就不要,想让你回去的时候就回去,他当真觉得梅家是被他捏在手心里的吗?就算蓝儿想回去,哥哥也不会同意的……,”

    “大哥……,”梅以蓝仰头望着那个满脸杀气的男人,心里觉得好有安全感——那种让人安心的,能为她撑起一切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辈子,蓝儿就算是一个人,哥哥也会护着你一辈子,不许别人在作践,欺负你,你懂吗?”梅以鸿望着哭的双眼通红的蓝儿,心里有一股子无法发泄的怒气,那是针对上官浩的。

    他知道,上官浩现在投靠了他们这边,却跟以前的那种亲密无间完全的不一样了。

    以前,他们跟他是没有秘密的,什么都会跟他说,跟他商议。可自从发生了蓝儿的事情之后,他们就自然而然的疏远了他,甚至的,连带皇上对上官浩都有几分的看法,也很少重用了。

    若不是怕给岳家折腾出一个友来,他还真的想跟上官浩好好的拼一场——只是,代价太大,所以,蓝儿的委屈,是能受了。

    而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却不能为她报仇,那种感觉,真的让他很抓狂。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不需要再用什么证明,梅以蓝的心结完全的打开了。

    她擦掉了睫毛之上的晶莹泪珠,望着为他担心的大哥说道:“我不会是一个人的,大哥放心吧!”

    梅以鸿挑眉望着她,有些不懂。

    被大哥认真的眼神盯着,梅以蓝的双颊红了一,略微有些娇羞的说:“我在江南的时候,跟……跟从容两情相悦,他答应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对于那个为了她而牺牲的男人,她心里觉得知足了。

    燕莲说过,任何一个爱你的男人,会宁愿为你牺牲,不用你任何的言语。而不爱你的男人,你就算是倾其一生,也只是觉得你是个碍眼的。

    他为了自己,不回北方了,也赞同自己南方跟京城两边的来回,答应不束缚着自己——遇到这样的男人,是她这辈子的幸福。

    梅以鸿一听,双眼眯了一,有些迟疑的道:“他……不在乎你和离过的身份吗?”每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女人,尤其东从容还没有成过亲。

    他到不是觉得自己的妹妹配不上他,而是担心蓝儿会再一次的受伤,那就真的不是她能承受的了。

    听出了大哥语气里的小心翼翼,梅以蓝柔媚一笑,很有信心的说:“大哥,你忘记了吗?当初,战王可不知道实儿是他的亲生儿子,却对燕莲那般的疼惜,就算她是未婚先孕,也是宁愿抛弃一切都要跟她在一起的,你觉得所有的男人都是在乎那些的吗?”

    原先,她也是没有信心的。可是,东从容跟她说了这些之后,她才惊觉,有些幸福是属于自己的,就必须要伸手紧紧的抓住。

    “……,”梅以鸿默了,因为他也是那个不在乎的其中之一。

    “从容想要来提醒的,但被我拦住了,”梅以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怕大哥不同意,所以……,”

    “只要他好好的对你,大哥有什么不同意的,”梅以鸿微微的松口气,看到自己妹妹能幸福,那他就高兴了。“至于上官浩那边,你要是不想面对的话,哥哥帮你去说,保证那家伙这辈子都不会在纠缠你了!”缠着,也是要付出代价来的。

    要是上官浩还是没有自知之明,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不,”咬着唇,梅以蓝拒绝了。“我想当面告诉他,”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再也不能回头了。

    当知道自己的心意之后,梅以蓝整个人都发出了一抹光亮,显得更加美艳。

    “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哥哥永远都在你身后,”他们兄妹两个只能彼此依靠,壮大梅家的家世,好告慰在天之灵的爹娘。

    他们愿意看到他们兄妹过的好,而不是落魄苦难的。

    梅以蓝的性子里有了一抹坚强,就不怕面对上官浩了。

    当着上官浩的面,她清冷的拒绝了,用的是绝无婉转可能的语气,让上官浩的面色不禁一凛,有些难以接受。

    “蓝儿,为了你,我可以把府里的所有人都解散了,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女人,你还不愿意回来吗?你忘记睿儿了吗?他需要亲娘的!”上官浩试图用自己的行动来打动她。

    看着上官浩,梅以蓝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里问自己: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曾经同床共枕过的吗?为什么她有一种是上辈子的事情的错觉呢?难道,真的是因为心里没有了,就连恨都没有了吗?

    看着他,就跟看陌生人似的,完全没有了一点点的悲喜。

    “呵,”释怀的笑声从嘴里清脆的溢出,望着眼前的男人,梅以蓝用最最平静的语气回答他说:“上官浩,若是梅家就剩我一个人了,你还愿意这么求我回去吗?”就这么一句话,让上官浩的脸色变了变。“呵,会不会的,你心里有数,我也就不再多说了。当初,因为我爹娘出事,大哥失踪,所以,你做了决定,却从未把睿儿的亲娘放在心里,如今,你拿睿儿来试探我,还把我当成当年那个一心一意都为了你而活着的梅以蓝吗?上官浩,过去的就过去了,我去江南几年了,睿儿依旧好好的,我相信,没有我,他还是上官府的长子嫡孙,没有人能越的他去的!”

    以前,她还担心睿儿在上官府里会受欺负。可现在,仔细想想,有大哥这个长公主驸马身份在,有梅家在,上官浩敢欺负睿儿,那就等着大哥的报复吧。

    有娘家的感觉,真的很好。

    梅以蓝的每一句质问,让上官浩都白了脸色,眼里闪过震惊跟不敢置信。

    他记忆里的梅以蓝,永远都是天真的,以自己为先的。之前跟她说话的时候,感觉她变了,却不曾想到,就那么几年,她变了那么多,变的……让他不敢相信,却又觉得这样的梅以蓝是那样的好,更加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可是……,”上官浩还想继续说服,却被梅以蓝打断了。

    “没有什么可是的,这辈子,我们都不可能了,”梅以蓝站在窗口,两个人谈话,找了一间酒楼,选的是一个包厢,却看的到大街上的一切。当她看到了远处的一个人影后,转身看着上官浩,露出了夺目的灿烂笑容,闪花了上官浩的双眸,也让他听到了最最不愿意听到的话语。

    “而且,我也找到了那个愿意让我幸福的男人!”梅以蓝坦然的望着上官浩,没有一丝的隐瞒,因为在京城,只要是事,不管大小,都会被人知道的。她宁愿第一个告诉上官浩,因为她没有做错什么。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