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官浩错愕的眸光中,梅以蓝利落的转身,不带一丝的拖沓,寻找着属于她的幸福去了。

    上官浩还处于震惊之中,当他想到了什么之后,就走到了梅以蓝方才站在的那个地方,恰好看到了梅以蓝冲着走来的男人露出了灿烂夺目的笑容……而这样的笑容在自己的生命里是从未出现过的。

    “事情都谈完了吗?”东从容伸手握住梅以蓝的手,轻声并深情的问道。

    “嗯,”放了心里所有的纠结,梅以蓝觉得此刻自己才有信心面对东从容,因为那是崭新的,如同心生的自己。

    “走吧,”东从容没有询问事情的经过,而是牵起她的手,温柔一笑道。

    “好!”梅以蓝冲着他甜美一笑,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往人群里走去。

    大概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温情,就算是不开口,那种气氛不由的吸引着人的目光,让人不由的看着他们,没有人觉得他们亵渎了什么,只觉得这样的气氛,让人羡慕。

    上官浩站在窗口望着渐渐走远的两个人,心被扯的生疼。

    那个原本该冲着自己露出绚烂笑容的,一心一意的为了自己而活着的女人,不见了,是自己亲手把她给弄丢了。

    想到方才梅以蓝说,以前的梅以蓝是一心一意的为他而活着的,他的心就疼,疼的滴血——那种感觉,恨不得让他抽死自己。

    以前的她,心里只容纳了自己,而现在,那里面,什么都不属于自己,她甚至连个回眸都不愿意,就这么幸福的跟别的男人离开了。

    想到了这些,上官浩是越发的痛苦,伸手不禁扯乱了自己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发丝……。

    商城开业之后,燕莲也就在第一天去看看的,之后就没有去了。

    那里面,倾其了自己多年的心血,要是最后还是由着自己去管理,去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那还不如不开呢。

    这几年,虽然她没有在京城,但是对于商城的一切都没有放弃,那是自己的心血,也是梅以蓝的心血,所以怎么都不能放弃。

    商城开业之后,生意很好,好的燕莲出乎意料之外的。

    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燕莲觉得,那还是自己沾光了。很多的人都是看在自己护国公主的身份跟北辰傲战王的身份,还有长公主等人的尊贵身份而来的。那些人是为了趁机讨好,毕竟能讨好他们的机会,不多。

    而自己会去商城,更多人的是希望自己的夫人能跟自己活在长公主交好,就算不能,跟梅以蓝认识的也好。

    加上商城真的能给很多千金小姐学泅水,那些不放心的长辈都来看过,知道这里看护的都是战王的女隐卫,还有什么能不放心的。

    学了泅水,以后就等于有一样保命的手段。多少姑娘在未出阁的时候,丧命在自家的湖里。

    又加上燕莲设计的那些衣服跟首饰,自然的又增加了很多的客户。还有陈家的平价商铺,带来了百姓的好评,自然也让商城多了几分的热闹。

    这众多的原因加起来,想让商城生意不好都不行。

    收银子收到了手软,燕莲自然是高兴的。还有更高兴的,自然是皇上了。皇上怎么都没有想到,应燕莲倒腾了那么久的城西,竟然成了京城最赚钱的。好多人都从别的地方赶过来,就是为了见证商城的奇特。而商城生意好了,就表示着莹儿跟烨儿的未来更有保证了。

    银子,谁会嫌弃多呢。

    皇上高兴了,有人却不高兴了。

    商城的好,火热,赚钱的程度,让岳家人羡慕了,嫉妒了,更是恨上了。也因此,岳家人觉得不做什么,一味的低调去,最后只会被埋没,而北辰家族会成为京城第一个家族,就算他们在后宫没有家族姑娘也是一样的。

    “安明啊,你姐姐在宫里一直被紧闭着,这样的情况,对我们岳家很不利啊!”岳老爷子被眼前的局面困住了,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岳安明也是跟困兽似的,里面有很多的话语,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爹,不如去求外公吧!?”唯有借助了外公的势力,才能给岳家争来一片天空。

    岳老爷子的眼神是极其复杂的,眼里有犹豫,有迟疑,有无奈,更有许多的抗拒,却唯独没有因为儿子的提醒而高兴。

    “安明,”望着自己的儿子,岳老爷子很是清楚的问道:“你是希望自己成为国舅,或者让岳家取而代之呢,还是想让皇朝继续是轩辕家族的呢?”

    岳安明的眼神闪烁了,想到了什么,突然也沉默了。

    “当初,你姐姐会入宫,会成为贵妃娘娘,那都是你外公在幕后策划的,”岳老爷子怕很多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就很清晰的告诉他,让他自己做决定。“你姐姐原本是可以成为皇后的,却因为你外公的存在而无奈的当了贵妃,因为你外公的野心一直存在着,皇上一直在警惕。也因为如此,所以岳家处处被制约,我也让你去了江南,造就属于岳家的势力……可是,战王跟护国公主去了一趟江南,把属于岳家的江南势力都瓦解了,让岳家元气大伤……加上你姐姐被软禁,岳家已经无路可走了。要找你外公的话,那就等于把三皇子的皇位拱手想让给你外公了。”

    岳安明心里是清楚的,岳家如今最大的敌人,不是小皇子,不是皇后,不是战王,而是老王爷,那个最最深谋远虑,藏的跟狐狸一般深的老王爷,还有那个神秘的秋世子。

    所有人都觉得秋世子病着,可唯有岳家的人都知道,秋世子只是不在京中,那身体到底好还是坏,真的很难说。

    要是秋世子的身体不好,老王爷处心积虑那么多年,为的什么?难道是用他那副身躯登上皇位?最后,皇位不还是属于别人的吗?

    姓轩辕的,也不是他那一支血脉的,争夺那么多,有意义吗?

    岳安明咬咬牙,思索了片刻之后,望着自己的父亲,一字一句的说:“若是小皇子等上皇位,那还有岳家的容身之处吗?”三皇子或许因为皇上的安排,可以有另外的去处,登不上皇位,只要他不造反,一生富贵荣华是跑不掉的。

    可岳家呢,岳家不一样……连岳贵妃,也不会有好结果的。要是皇上驾崩了,那皇后还会对岳贵妃留情吗?那么多年来,岳贵妃冲着皇后的一双儿女了多少的毒手,要不是皇后聪明,这个时候,皇后说不定就是一杯黄土了。

    这些仇恨,不能撕破,唯有在最后赌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别的选择余地。

    要是秋世子登上了皇位,那么岳家还能留在京城里,还能成为大家族,毕竟有外公罩着,有未来的皇帝表弟,一切都好说。

    所以,他做了决定,绝对不能让岳家出事。

    岳老爷子好像早就知道了他的选择,无奈的说:“唉,岳家,终究没有那个命,却好在你还有一个好外公,”岳老爷子像是突然老了几岁似的,一切的雄心壮志都不复存在了。

    这些年的努力,就是在秋世子做嫁衣啊!

    “爹,事不迟疑,我这就去找外公,跟他说说清楚京城里的形势,让他心里有个数,”岳安明是个说做就做的,也不拖泥带水,毕竟再耽搁去,对他们只会越来越不利。

    “去吧,”岳老爷子挥挥手,不在说什么了。

    京城里的风吹草动,只要有一点点敏感的,大家都会关注。当岳安明望老王爷那边去的时候,京城里的消息暗暗的散开,北辰傲立刻就知道了此事。

    他知道,自己回京之后,把岳家逼的如此走投无路,甚至让岳安明牺牲了自己原本预定了的正室夫人,这样的一口气,岳安明是咽不去的。而岳家,因为岳贵妃被软禁,已经蹦跶不了什么了。他去找老王爷,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要是岳安明心里没有野心,没有真的背叛皇上,以前的过往又因为没有证据,都不会怎么样的。如果岳安明真的掩饰了自己的野心,反倒对他们不利,因为那是知道了人家做坏事却抓不住把柄的那种感觉,让人会很抓狂的。

    岳家做了多少的事情,他们心里都明白。可岳安明太奸诈,所有的事情都把尾巴收拾的干净,要么就找人代替,让他们恼恨也无奈,所以才会留着岳家那么多年,连岳贵妃被软禁了也拿岳家没有一点点的办法。

    岳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几代为官,都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所以皇上无法出手,而她们也是如此。

    “终于要动手了吗?”北辰傲双眼闪烁着光芒,知道最后的对决,算是真正的来临了。

    燕莲看着北辰傲那嗜血的双眸,微微蹙眉,想着北辰傲心里对岳家有杀父之仇,战意只会是越来越浓烈——她有些担心这样的局面,怕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北辰傲,”燕莲是一如既往的连名带姓的喊着他,“老王爷那边还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