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她心里的担心,北辰傲微微一笑,略含深意道:“不管老王爷那边有多少的人马,没有正当的借口,他不敢的!”也因为不敢,所以,这些年来,老王爷在背地里手段不断,但从未从明面上跟皇上过不去。

    也因为如此,皇上才不敢轻易的动弹,两边的人都这么僵持着,就过来那么多年。要知道,当初国库空虚,又加上晋国的挑衅不断,连年征战,要是老王爷当时狠的心,这里早就没有岳贵妃跟皇后什么事情了。

    也不需要他们一家分分合合的那么多次。

    “我怕狗急跳墙,”燕莲走到他前面,很是认真的说:“那么多年了,老王爷一直隐忍着,是因为小皇子还小,皇上还没有立太子的意思。现在,岳贵妃被软禁,岳家遭打压,岳家自己都有感觉了,知道了其中的利益,所以才会跟老王爷联手,否则的话,又怎么会主动去找老王爷呢?还有,如今贤妃被打入冷宫,叶家在京城消失了,一直被保持平衡的后宫被打断了,等于说是皇后独大,也就表明了皇上立太子的心意——老王爷等了那么多年,会在这个时候放手吗?”

    她担心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沉默中爆发的,让人承受不住。

    “唉,这老王爷的心思,真的是让不知道说什么好,”揉揉自己的眉心,他发现自己真的有些疲惫了。这种被亲人算计的日子,谁会喜欢呢。“皇上给了他脸面,让他在京城当老王爷,又对秋世子百般的照顾,一有什么好的药材都往他们府里送,为的也是抱住轩辕家族的血脉。可饶是如此,老王爷就跟养不熟的似的,终究还是在惦记着高高在上的皇位。”

    “怎么知道他还惦记着皇位呢?”人家都那么低调了。

    看到燕莲不懂的样子,北辰傲忍不住笑了,伸出刮了一她的鼻子,摇着头无奈的说:“你以为就我们惦记老王爷手里的人马吗?这些年来,皇上用了各种的法子,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心安,交给小皇子一个安宁的超纲,所以一直想让老王爷主动的把兵权交出来,可是老王爷要么无视,要么拒绝,已经跟皇上形成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燕莲听到这里,就恍然大悟了。

    对于以前的秦国,她比谁都了解,毕竟自己是无意之中救了秦国好几次呢。

    被老王爷拒绝的皇上肯定是气愤,恼恨的,可是秦国不强,要是为了争夺老王爷的兵权而大动干戈,只会是让老百姓生气,觉得皇上不是一个明君。为了那么一点兵权,不惜生灵涂炭,到时候,反倒对老王爷有好处了。

    而老王爷不惜借着岳家的手跟晋国有勾结,却不敢在皇上最弱的时候动手,无非是怕自己就算坐上了皇位,也被人说是谋朝串位,所以才会一次次的错失了好时机。

    在她的心里,不觉得老王爷有错,也不觉得皇上有错,错就错在两个人的身份跟地位的敏感。

    皇上是觉得他是九五之尊,肯定是想要把秦国的兵权都统一起来,好让秦国的兵权都捏在自己的手里,这可以让他高枕无忧。而老王爷呢,因为身份的敏感,害怕手里没有兵权之后,皇上会冲着他手,或者是对着他的孙子去,所以才会死死的护住。

    造成这样的局面,只能说是当初老王爷的父皇太不是个人了。要真的疼爱这个小儿子,就该让他低调,而不是给他一点希望,还给他坚强起来的筹码。

    这不是为了保护老王爷的安全,简直是给秦国埋伏了一个无敌超级大炸弹。要是老王爷或者皇上都是那种冲动的人,呵呵,秦国这个时候或许已经成了晋国的附属国,什么狗屁皇上都没有了。原因,不是被人家给打败的,而是自己内讧给玩死的。

    眼,这个情况,该怎么解决?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可人家心里肯定不会这么想——皇上跟老王爷,只能是留一边了。

    “唉,以前的老王爷是循规蹈矩,可心里还是有野心……你跟梅以鸿商议一吧,不管怎么样,京城的兵防不能忽视了,万一一个不小心,就真的大事不妙了!”她才不管谁当皇上,只是,京城乱了,他们一家也要乱,那是真的头痛。

    她可以什么都不管,但绝对不能让孩子们收到伤害,那是在要她的命呢。

    京城的气氛,诡异而又蔓延着一股喜庆之气,因为长公主跟大将军要成亲了。

    亲事是在宫里举办的,看到布置的喜气跟热闹的场景,燕莲的眼里闪烁着一丝的羡慕跟遗憾,因为前世的自己,没有披上婚纱,成为美丽的新娘。这辈子,生了四个孩子却没有穿上漂亮的喜服,展露出女人一生最美的一面,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缺憾的。

    她知道,北辰傲已经给了她力所能及的一切能给的,至于他们的亲事,恐怕还是遥遥无期的。

    大将军跟长公主的亲事本就延迟了,为的还是她跟北辰傲。要是再不把亲事给办了,相信皇后都要怨怒他们了。

    而她跟北辰傲的亲事……要是他父亲的大仇没有报的话,相信他心里也是不舒服的,所以只能等,等待一个适合的契机。

    燕莲的心里想那么多,北辰傲不知道,而她也不知道北辰傲心里的想法。在她心里来说,北辰傲的复仇是最重要的,可在北辰傲的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

    当北辰傲看到她抬头的时候,眼里划过的一丝羡慕,就想起了那天实儿跟谢氏说的话,暗暗在心里了一个决定,一定要给她一个最最隆重奢华的婚礼,让整个秦国的百姓都知道,他北辰傲娶的女人是谁。

    从古泉村出嫁,表示着他娶的是古泉村的应燕莲,而不是拥有护国公主身份的护国公主。

    今天,梅以蓝没能进宫,因为她是男方那边的亲人,加上梅家没有长辈,所以把杭青青都请过去帮忙了,当然了,还有杭家人。

    原本,梅以鸿是想请应家来帮忙的,可惜啊,他的身份加上他邀请的那些客人,让应家人连参加亲事都不敢了,只说等到梅以鸿成亲之后,可以带着新娘子到古泉村去,他们会好好招待的——对于这样的结果,燕莲是没觉得奇怪,因为谢氏他们真的敢来,自己才奇怪呢。

    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才跟实儿说:若是她出嫁,就从古泉村出发,绝对不会在护国公主府。

    要知道,她若是在护国公主府办亲事,就等于把应家人都隔绝在外了。他们不管现在的日子多好,手里有多少的房产跟钱财,骨子里的那种感觉,不会立刻就消失的。

    “燕莲,我好紧张!”轩辕莹的身份让她的身边除了照顾她的宫女之外,没有一个人是真心为她的出嫁高兴的。因为她出嫁了,表示以后会离宫廷越来越远,也就少了她长公主的尊贵身份,所以很多人表现的是淡淡的疏离,没有以前那么的好。

    唯一能保持平静心情进去陪着她的,唯有燕莲了。

    看到打扮的娇艳欲滴,尊贵绝伦的长公主,燕莲暗暗点点头。皇后娘娘对长公主的教导还是没有白费的,不管她骨子里的性子是怎么样的,但高傲的气息是是不会改变的。

    眼前的轩辕莹露出一丝不安跟一丝喜悦,矛盾的气息更让她有一种神秘的气质,让燕莲赞叹梅以鸿又艳福了。

    “你是去嫁人,又不是去干什么,怕什么?”燕莲为她整理了一头上的头冠,笑眯眯的安抚着。

    “……,”长公主瞪大了双眼,随即想到了什么,泄气道:“我都忘记了,你也没成过亲呢,怎么可能知道那种惶恐不安的心情呢……,”燕莲听了她的嘟囔后,身子一僵,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她继续往唠叨道:“等你出嫁的时候,看看你是不是紧张的,说的那么轻松,就是等着看我笑话呢?”

    好像明白长公主这么嘟囔是没有恶意的,因为心慌,所以她要说说话,做点事情才能打发心里的那种不安,就笑着露齿道:“我的是以后的事情了,你啊,现在就先顾好自己。”

    真不知道她的害怕从何而来——梅家就梅以鸿跟梅以蓝两兄妹,大家平时见面的时候,相处的都挺好。梅家没有长辈,长公主嫁过去之后,只能是当家主母,谁也欺负不了她。而梅以鸿也没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人,还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要不是梅以鸿的身份太过敏感,又被皇上盯上的话,当初,她就想着要把阮逐月介绍给梅以蓝了。

    两个人也是很相配的,不是吗?

    不过,现在想这些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燕莲,母后不许我喝水,不许我吃东西,我饿了,怎么办?”长公主觉得,嫁人就是活受罪,什么都不能做,还限制这个,不许难过,太痛苦了。

    “凉拌,”看到她身上一共几十层的嫁衣,燕莲连帮忙的心思都歇了。

    ~~~~~~~~~~

    早上去医院,做了个小手术,回家就躺在床上码字,我这个是要码死的节奏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