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古代的嫁衣,都是一层层的,不知道套了几套,要是吃太多东西,又喝水的话,保管今天什么喜悦的心情都没有了。有的就是憋死人的悲剧。

    “我真的饿了!”长公主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因为她刚才求了嬷嬷们,连自己身边的宫女都拒绝了,所以只能把希望放在了燕莲的身上。

    燕莲纠结的看着长公主贵气十足的嫁衣,心里很为自己的未来着急——这样的嫁衣,撑住其实都得需要力气的。要是饿一天,又得应酬所有人,那真的是要命了。

    看到长公主可怜兮兮又撒娇的样子,燕莲头大了。

    “我让人给你那些点心,你先垫垫肚子,等到了梅家,我叮嘱梅以蓝,让她给你准备好吃的?”怎么觉得长公主高高在上的形象一子就成了一个吃货呢?

    “嗯嗯,”只要有的吃的,长公主连忙点点头。

    这起来折腾半天了,就吃了一点点的东西垫底。她从未饿过,自然觉得那饿肚子的感觉不好受。

    燕莲让人送了一吃的给长公主,又让人陪着她,自己则出来看看情形——据说长公主大婚,晋国跟海国都会派使者来的,也不知道他们进京了没有。

    她只想知道海国来的是什么人,毕竟海中擎对他们的帮助很大,要不是他搅乱了晋国,北辰傲这一场仗,真心的不好打。

    只是,她现在身份敏感,想要去海国都不行。海中擎又因为身份缘故,想要轻易的往秦国来,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她只能把感激放在心里了。

    要是以后能有什么帮的上的,她定然是不会推辞的。

    “娘,你看到南儿了吗?”实儿今天穿的一身宝蓝色的长袍,腰上缠一根带了宝石的精致腰带,头上的发丝也由一顶镶玉头冠裹住,加上气质的沉稳跟身份,引来了无数人的观望。

    他是战王的长子,又是北辰府的长子嫡孙,更是护国公主的长子,这样的身份,会给他带来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要小皇子上位了,那他拥有的富贵就不是谁都能比的。

    以前,应燕莲的身份让人诟病,不屑,但现在却不一样,因为她的身份早就改变,成了人家想要奉承的,高高在上的公主了。

    “南儿?”燕莲面色一凛,立刻出声道:“南儿不是跟着你爹吗?怎么?没有看到她吗?”今天,家里四个宝贝都来了,所以她让程云跟程雷也跟着进来,为的是好好的保护他们几个。

    实儿的话,只要不用阴暗的手段,实儿的自保能力还是有的。而孪生子跟南儿却不行,所以南儿一直是被北辰傲抱着的,而孪生子则交给了程云跟程雷,毕竟自己还要帮着长公主,或者还有事情,所以才没有带在身边的。

    实儿一听,立刻眼里涌上了焦急,急切的解释说:“我去找爹爹了,本想带南儿去看看的,可爹爹说,方才南儿闹着要去找你,爹爹正陪着海国的使者说话,就让人带着南儿来找你了,”

    “让人?让谁?”燕莲此刻心里对北辰傲是充满怒气的,明明知道宫里危机四伏,要是万一有个不小心的,伤了南儿,她是哭都来不及。

    今天是长公主大婚,因为是大喜事,所以岳贵妃从软禁中得到解放了。想到这一点,燕莲的心里就忐忑不安的。

    “说是南儿哭闹,小皇子路过,就招呼了南儿,爹爹见南儿跟着小皇子不哭不闹的,反倒还笑了,就把南儿交给了小皇子,让他把人送到长公主这边来交给娘,”实儿的语气快,头也不停的在转动着,想要看到那道让人安心的身影,却发现什么线索都没有。

    他就是听了爹爹的话,觉得不放心,所以才一直找来的,却发现南儿不见了,小皇子也不见了。至于不悔跟不离两个,都在那边吃着东西,被程云跟程雷照顾的很好,他是放心的。

    听说带走南儿的是小皇子,燕莲的脸色就白了。她颤抖了一自己的身子,伸手抓住实儿的肩膀,低声道:“你去告诉你爹爹,让他暗中查找,先不要惊动任何人……不管找到还是找不到,我们一刻钟之后都在这里见,”

    今天是长公主的大喜事,她不想把事情闹大,破坏了这样的喜庆场面。南儿要是跟别的人在一起,她或许还能放心,可跟小皇子在一起,那不是加重她的危险吗?

    小皇子是什么人,那是热门的太子人选,是多少人的眼中钉,要是一个不注意的就被人狠手了,到时候,就要连累南儿了。今天,恐怕连皇后都没能好好的照顾到小皇子吧,毕竟唯一嫡出的女儿出嫁,她心里也是满满不舍的,又想给她一切最好的,所以才会忽略小皇子的。

    轩辕烨,你最好确定平安无事,要是害的我的南儿受伤了,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饶了你的。

    “好,娘,不悔跟不离在那边,我先去给程云说一声,让他们看好两个小的,免得找到了南儿又弄丢了他们,”不是实儿太小心,而是他太珍惜几个弟弟妹妹了。宫里又是豺狼当道,多的是坏人,他家人又是身份敏感的很,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不能让他们出一点点的事情。

    “好,你去吧,我去那边看看,”燕莲心里很焦急,可为了长公主的亲事,只能忍着,压抑住心里的担心,往前寻找着……。

    对于应燕莲,羡慕的有,鄙视的有,嫉妒的也有,尤其是她本身的出生,所以当看到她的时候,不敢得罪她的人都远远的躲开,眼里还是有不屑的,不愿意跟她打交道。而那些想要攀附上战王的,就趁机想要跟她攀谈,却被她冷漠的拒绝了。

    “什么人啊!?”被拒绝的人是恼羞成怒,因为她们本身的出生也不差,只是因为家里长辈说,以后的应燕莲是了不得的,成了战王妃,那可是谁都不敢惹的。因为这样,她们才想着跟她交好,却不料被这么冷漠的当面拒绝,那种尴尬瞬间就化成了恼恨。“真以为成了凤凰,就是真的了?”

    燕莲心里焦急,只是想要隔开那些恼人的声音,因为她们都不是真的想跟自己交好,只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因为北辰傲,所以她才没有伪装的虚与委蛇着。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南儿,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对于别人的好意或者恶意评论,燕莲都从心里略过,慢慢的,也离开了热闹的人群,往萧条冷漠的地方去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燕莲很想找个人问问,可是一路过来,这边什么人都没有,连个喜庆的灯笼都没有,弄的她很是心慌,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心跳的极其的厉害。

    那边,北辰傲听了实儿的话后,就跟海国的使者说了几句话,然后头也不转的离开了。北辰傲的举动一直都是落在别人眼里的,如今,看到他这么焦急的转身离去,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事情,可谁也没有上前。

    “实儿,”唯有真正的亲人才会关心,北辰卿就是其中一个。“出什么事情了?”北辰傲的性子,他最是了解。不是他关心的人,就算是天塌来,也不会管的。而能让他双眼变了神色的,唯有几个孩子跟应燕莲了。

    这后宫,危机重重的,他在心里庆幸今天青青带了孩子去了大将军府,而不是在后宫。若是在宫里,他也是担心的——现在,他最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儿是个有心计的,陪着燕莲身边多年,也是经历过危险的,尤其是现在知道南儿是跟小皇子一起离开的,要是没事,那就坏了长公主的亲事,到时候就得责怪娘亲的大惊小怪了。所以,当他看到好些人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抿嘴露出一抹笑容,伸手拉住北辰卿的手暗中扯了一,嘴上却笑着说:“南儿要爹爹去抱她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爹爹多么宠南儿了,”

    北辰卿见实儿主动的拉着自己的手,心里刚有些诧异,在听了实儿的话后,心里却“咯噔”一,知道南儿出事了。

    他就算极少跟实儿一起,但也知道这个孩子聪明。

    北辰傲就算再疼爱孩子,也不会在这个地方那么肆无忌惮的。而燕莲是最能为北辰傲解忧的,南儿哭闹,不还有她吗?怎么可能会让北辰傲过去呢。

    实儿这么说,是顾全大局,所以北辰卿压了心里的震撼,面上露出取笑的笑容说:“你爹还说我宠宝儿,他啊,都快把南儿给宠上天了,”说着,跟实儿眨眨眼,坏坏的说:“不如,我们去看看?好趁机的取笑取笑?”

    “呵呵,好啊!”实儿笑的跟个无害的孩子似的,让众人都相信了他说的话,连北辰卿跟着离开都没有一点想法。

    唯有觉得不对劲的就是上官浩了。他跟北辰傲相识多年,很多的事情都是知道的,也了解北辰傲的脾气,虽然当初不知道他战王的身份,可性子还是了解的,所以看到他们两兄弟都匆忙的离开了,就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

    心里虽然好奇,但为了不给他们造成麻烦,所以他忍着,还是跟别的官员在寒暄着,心里却在想着自己被梅以蓝拒绝之后,他去找了应燕莲一趟,想让她看在孩子的面上,帮他说说好话,让梅以蓝能回心转意。

    可是,应燕莲没有冷面孔对待她,也没有嘲弄讽刺什么,就单单的告诉他一句话:梅以蓝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就让她幸福吧!

    这句话,让他的心瞬间就揪成了一团。

    原本,那个对的人是他,现在,却成了别人。可是,错的是自己,他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希望,她能幸福。

    上官浩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回目光,反倒让那些有点怀疑的人都觉得实儿说的是真的,因为上官浩也是依靠北辰傲的。要是北辰傲那边出事,他应该很着急才对。

    “实儿,出什么事了?”北辰卿跟着实儿疾步离开,低声问道。

    “南儿不见了,”实儿迟疑了一,又说了一句差点让北辰卿踉跄的话来。“她是跟小皇子一起的,”

    “什么?”好在知道事情重大,北辰卿是捂着自己的嘴巴的,把震惊跟惊讶都压在了心里,但双眼里的惊惧却是闪烁着的,可见他是多么的担心了。“怎么会不见的?”在宫里,一出事,就是大事。他都不敢想象,要是南儿出事的话,北辰傲跟应燕莲不疯掉才怪。

    他们家可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迹象,反倒的是对南儿特别的宠爱。

    “不知道,爹娘去找了,大伯,我们也悄悄的找一,好不好?”实儿抬头望着他,眼里有祈求。

    爹爹说了,不管大伯以前做了什么,可他毕竟是大伯。而且,北辰府以后还是要大伯撑着的,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所以,他才开口的。

    “走吧,”看到实儿难得露出这样的表情,北辰卿不但没有高兴,反倒心里越发的担心了。

    燕莲的心思是不要惊动皇上,皇后娘娘,但北辰卿觉得,事关小皇子的,要是小皇子出事,那真的是大事,说不定连今天的喜事都要取消了,所以他觉得还是告诉皇上一声的为好。

    皇上身边有人,所以北辰卿只能先找了花公公。因为自己上前去说的话,只会引来哗然,不会解决事情。他跟花公公说了事情的大概之后,见花公公惊愕的看了他一眼,就立刻暗中眨了一眼睛,免得花公公一个不小心就泄露出什么信息来。

    听说小皇子跟战王府的小郡主一起不见了,花公公心里可在颤抖着,什么都不敢耽搁,立刻上前低声跟皇上禀告了起来,并把北辰卿说的,不要大声张扬的话也带到了。

    皇上是什么人,自然清楚北辰卿的意思,就立刻吩咐了花公公几句话,然后说要去皇后那边,就把身边的人都赶走了。

    ~~~~~~~

    想多更新,可实在是撑不住了。医院回来,上吐泻,快疯掉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