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儿看到了那些真正被逼的无家可归又被有心人特意利用的,心里充满了怒火。他也是过过苦日子的,知道这些百姓想的无非就是为了活着。

    活着,多么简单的要求啊!可是,在他们的眼里,却是那么的难,难如上青天啊!

    “大哥哥,你放心,皇上已经了命令,会安排乡亲们住的跟吃的地方,”实儿坐在马上,笑容温和的冲着方才开口实实在在要求的年轻人说道,但还不等他把事情给说完呢,就有人不满意了。

    原本,事情会顺利的不得了,只要再加把劲,努力的撞几,商城就不复存在了。只要破开了大门,里面的一切都不是人为能控制的。可是,成功就在眼前,却被人给破坏了,这口气,怎么能让人咽的去呢。

    “会安排?怎么算是安排啊!?放着商城那么大的地方不给百姓们用,皇上安的是什么心呢?难不成要把所有的百姓都赶出城,让我们都白白的送死,才算是皇上真正的安排吗?”为了不被破坏眼前的局势,有人故意戳中此刻百姓们心里最害怕的,想要引起百姓们的恐慌,不要被眼前莫名其妙出现的孩子给破坏了。

    实儿皱皱眉头,看着人群里几个蹦跶的人,冷声命令道:“把方才几个说话的都抓出来,”

    “是,”身后的隐卫得了命令之后,立刻借着百姓们的肩膀,几个起落,把方才开口说话的人跟带头挑拨的人都抓了起来,带离了人群,放在了一边没有百姓的空地上。

    “你们要干什么?难道还不许百姓说话了吗?”被人抓住之后,有人镇定,有人急切的反抗着,充满了无辜。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带头的人沉声凝视着眼前果断决绝的孩子,一时想不起来京城怎么会有这样年纪的少年将军,完全的让人措手不及。

    燕莲在人群里没有动,很是赞同实儿的做法。这些人窝藏在人群里,就会挑拨百姓们的情绪,这对实儿不利。

    抓了出来,有什么,问什么,想要弄清楚人家的目的,很简单。

    “这句话,该是我问你才是,”对于自称,实儿还用不习惯,就直接开口自我的称呼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一定要破了商城的大门?里面有什么能引得你们如此的处心积虑呢?”这些人,摆明了就是冲着娘亲来的,要是真的让商城的大门破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获罪的还是娘亲。

    这些人,穷凶极恶,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什么叫一定要破了商城的大门?”那带头的人格外的沉稳,装作一身的凛然正义,微微仰着头傲气的道:“是小的看不过去,不忍心相亲们受苦受难,才想着为相亲们争取一个容身之处,难道也错了吗?”

    “呵呵,真的是那样的话,还真的没有什么错的,”实儿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挥着手中的长剑,指着眼前的几个,冷声并高声的问道:“你们可认识他们?有没有跟你们的其中是一个村的?”

    原本淡定的带头人一听到实儿的问话,就变了变脸色,有些焦急。

    “你什么意思?小小年纪的,别跟护国公主一样的心狠手辣,为了那点钱财,把百姓们的性命都不放在眼里,乡亲们,不要被他给糊弄了,你们要是不撞开商城的大门,整个京城就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一边的人开口急切的怒吼着,里面有很多的气急败坏。“要是你们都在京城街头流浪,说不定那些杀手已经混进京城,到时候,大家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这一次的呼喊,让很多冷静来的百姓都急红了眼,也有的人害怕的浑身颤抖,那是在洗劫之中幸运活来的。

    “你是怎么知道有杀手混进京城呢?难不成,你就是那个杀手?”实儿双眼里迸发出来的冷芒,让燕莲看的呆了一,万万没有想到,以前那个憨厚粘糯的孩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实儿没有回来,北辰傲也没跟自己说什么,却让实儿彻底的改天换面了。

    “小公子说的可笑,我与众乡亲天天在一起,怎么是杀手呢?”不屑的冷哼着,想着只要把眼前的孩子饶进去,相信那些百姓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是吗?”实儿高深的回了一句,扭头望着左右为难的百姓道:“乡亲们都是从京城附近的村落逃难进京的,为的是不想被莫名其妙的杀了,为的就是活着。那么,请乡亲们好好的认认身边的人,可有你们不认识的,他们混在你们的身边,又要做什么呢?”

    实儿的声音不高不低的,说出的话却直直的击中众人的心里,大家不由的打量起身边的人,看到熟悉的人就会靠过去,不熟悉的人就会疏远一些……渐渐的,原本很杂乱的情况就变了。

    燕莲囧囧的发现,实儿的一番话,弄的她也是醉了,因为她成了其中孤零零的一团,没有人跟她搭边。

    原本在人群里,实儿是没有发现燕莲,当身边的人都离开了,唯有几个人护着一个女人在中间,实儿定然要仔细的看了。他看过娘亲最落魄的时候,也见过娘亲最最美丽的时候,所以不管怎么样,在人群里,他一眼就看出那个微微仰头的女人,就是他生命里最为重要的亲人。

    实儿原本是想开口的,但被燕莲暗暗的摇摇头拒绝了。

    “这位小将军,我们大伙都是京城外村子里的人,多多少少的,大家都能认识一些,可他们几个,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大家在清理了身边的人后,才惊觉的发现,身边真的有很多不认识的人,而那些人好像一直就是劝着他们撞开商城大门的人。

    村民们自动的站在了一起,剩的除了燕莲带着几个护卫之外,还有几个孤零零,面色阴沉的人——当然了,还包括方才被隐卫给抓出来的几个人。

    “那他们呢?”实儿指着方才被抓出来的人问道。

    村民们站在前面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因为这些天,人家处处为他们打算,甚至差点为了他们而丢了性命……可这会儿说认识,他们是真的不认识。要说不认识的话,又觉得对不起人家,所以有些矛盾。

    “小将军,大伙确实是不认识他们,但这些日子,他们都尽心尽力的为大伙解决吃食,找住的地方,差点因为乡亲们而被人给打死,所以他们一定是好人,你就不要抓他们了!”百姓们都是为了活着,所以对于他们好的人,他们心里都是感激的。

    “只要他们说出自己的身份,我就不会抓他们,”实儿笑着安抚人家,然后望着慢慢聚拢在一起的人,冷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了吧!?”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心里是格外的不满,因为成功就在眼前了,可因为这个臭小子的出现而坏了他们的大事,他们心里怎么能罢休呢。

    只要撞开了商城的大门,等百姓们都进去了,那么只要一场大火,所有的人都死在里面,那护国公主跟战王还能脱离百姓们的指责吗?

    他们是想毁了一切,更不惜拿那么多的百姓陪葬,却被一个小娃子给破坏了,个个心里的怒气,是可想而知的。

    “我们是古泉村的百姓,”几个人想必是极其熟悉彼此的,只需要一个眼神的交流,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所以在确定了信息之后,一个男人很平静的开口说道。

    “古泉村?”实儿眼里闪过一丝玩味,又跟自家娘亲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觉得事情越来越好笑了。

    “是,我们是古泉村的百姓,”带头的人一咬牙,承认说:“因为有北辰大人的命令,古泉村被保护的很好。可是,我们几个是在路上被人袭击的,所以才会跟这大伙进京的。而这商城是护国公主的,那护国公主也就是古泉村的百姓,我们这么要求,也是为了她好,免得她被富贵迷了双眼,连自己原先叫什么,姓什么都忘记了!”

    “尼玛的!”燕莲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差点就“噗嗤”笑出声了。

    她真的很想问问他们:你们今天是来逗我开心,逗我玩的吗?怕她被富贵迷了双眼,尼玛的,你们那么好,老天怎么就不把你们给收了。

    (只有祸害遗千年,好人,是越好死的越早!额,燕莲也算是指挥别人杀人放火过的,也不算是好人,是吧!嘿嘿!)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实儿嘴角挂着“你们要死了”的笑容,温和的问道。

    这种温和的样子,让实儿身后的一群人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有些受不住了。

    这几天相处来,他们才知道,主子是那种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果断决绝,不带一丝拖泥带水的。可小主子不一样,惹怒了他,就会把人给折腾的恨不得自杀……可想到的时候,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样的小主子才是最最可怕的。

    “你是谁?”带头的人心里闪过一丝不妙,却还是傻傻的开口问道。

    “我从小在古泉村长大,里面有多少人,我基本上都认个全乎,为什么就单单没有看过你们几个呢?”实儿漫不经心的甩着自己手中的利剑,莞尔问道。

    “你……你是古泉村的人?”有人惊愕的问道,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爹,他……他好像是实儿,”人群里人,有一道细细的声音响起,引来了众人的好奇。

    “什么实儿?你认识那个孩子?”汉子听到自己儿子的话,有些好奇的抱起自己的儿子问道。

    “就是我去姑姑家过年,实儿哥哥跟冬生哥哥还给我好吃的,我记得他,他是实儿哥哥……,”小孩子的嘴巴特别的甜,一边说着,一边还跟实儿挥舞着小手,很是骄傲的说:“实儿哥哥的爹爹住在京城里,有很大很大的房子,还有马车噢,好威风的,实儿哥哥都让我爬上去……,”

    众人都被那孩子说的话给镇住了,以至于完全的忽略了他余要说的那些话。

    在古泉村里,父亲在京城的,有马车的,除了应家二房的应燕莲之外,还有谁呢?

    而她,好像被皇上封为“护国公主”。

    想起了这些事情,乡亲们脸上闪烁着畏惧跟惊恐,就怕眼前的小人儿会因为他们的鲁莽而想找他们晦气。

    实儿没有想到,人群里还有人认识自己,就特意的看了一眼,冲着人家笑了一,然后转身问着那几个信誓旦旦说自己是古泉村的人,好笑的问道:“现在,说说吧,你们到底什么人?”

    带头人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护国公主跟战王爷的儿子——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们,他小小年纪就能在京城戴配件,穿战袍,领着一队人马在京城街头这么肆无忌惮呢?

    要是知道他这样的身份,他们就是死也不会说自己是来自古泉村的。那不是找死吗?

    几个人又对视了起来,谁都不明白他们看着彼此要做什么,但燕莲却悄悄的命令身边的人注意,这些人的野心不小,绝对不会因为眼前的情况就投降的。

    他们,更像是死士,不达目的不罢休。

    “想知道,去问阎王,”凌厉的话语蹦出的时候,那杀气就冒了出来,人也跟着跳起来,直接冲着实儿的面门去……。

    “实儿……,”燕莲忧心的喊了一声,却见一边的护卫像是商议好了似的,个个都冲了出来,冲着各个冒出来的人去……。

    眨眼之间,打斗的声音,骨头被打断的声音,惨叫声,呕吐声,连成了一片,让商城的门口血染满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

    “把他们都带去,”见抓住了这些人,实儿就冷声的命令着。

    “你们……娘,小心,”实儿原本是想告诉那些百姓,朝廷会妥善照顾他们的,却见原本在百姓中间的一道人影快的冲了出来,直接冲着娘亲去了,就一边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一边登上马背,一个纵跃,就挥剑冲着自己娘亲去。

    听到实儿的怒吼声,燕莲就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但看到实儿急冲过来的样子,她就这么站在,没有动弹半分……她怕自己闪开身,那人就冲着实儿去了,所以,她不能动。

    当冰冷的剑气冲着燕莲去的时候,她都感受到冰冷的那种感觉了,却听到“锵”的一声,剑跟剑的撞击声响起,在一瞬之间,燕莲已经被护卫给护着退出了战斗圈,唯有实儿拿着长剑跟人家拼命。

    没有人想要冲进去代替小主子,那是小主子自己要求的,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要学会怎么在打斗中保护自己。

    所有人的眼神紧紧的落在空地上的两个人,包括燕莲。她很想让实儿退出来,可她更知道,要是没有这样的打斗场面,实儿是永远都不会长大的。

    双手紧紧的握着,为了不让自己的口里溢出不舍的呼喊声,她死死的要住自己的唇,唇上都隐约的渗出了血迹,她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噗,”长剑刺入肉中的声音,让人忍不住的毛骨悚然,却让燕莲松了一口气,因为实儿没事,赢了。

    “呼!”燕莲觉得自己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要不是她死命的克制着,早就疯狂的冲进去了。

    没有一个当母亲的会面不改色的看着自己儿子拼命而无动于衷的,她都觉得自己目不转睛的看着,已经是很冷血麻木了。换成一般人,早就死死的哭着让实儿来了,而她却那么冷漠的看着……。

    “娘,”实儿微笑的回头看着自己的娘亲,却发现娘亲的嘴角已经破了,渗出了血迹,就上前关心的问道:“娘,你没事吧!?”

    燕莲颤抖的伸手摸着他的脸,感受到他的温暖气息之后,才缓缓的点点头说:“娘没事……,”

    “娘,”实儿想到了什么,心里觉得歉疚,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燕莲收回了自己的手,没有再握着实儿的小手了。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因为方才触摸实儿的脸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手心的一阵刺痛,知道是自己刚才太过紧张,一直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连手心被指甲给戳破了都不知道。

    要是被实儿看到,他肯定会伤心自责的。

    要是自己今天没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拜见护国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岁……,”突然的,齐声的跪拜声音吸引了燕莲母子俩,因为原本都在一边的百姓此刻都跪在地上,磕头请安着,弄的他们对视一眼,眼里都闪过一丝的无奈。

    “乡亲们都起来吧,”既然知道实儿的身份,肯定也是知道自己的,所以燕莲也不隐瞒,而是大声的举手说道。

    ~~~~~~~~~~~~~

    还有五千,继续努力去!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