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是不知道燕莲跟实儿的身份,大家都迷迷瞪瞪的,也不是很在意。现在,知道眼前穿的比他们还粗糙的人竟然是护国公主,大家心里又莫名其妙的觉得平衡了。

    这平衡来自心里,觉得护国公主也不一定过的比他们好,毕竟她是乡出来的。好的,也只是表面而已。

    燕莲要是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次装低调,就轻易的得了民心,或许会鄙视自己得狗屎运。

    “起来吧,”燕莲再一次的开口说道,看到众人陆陆续续的起来了,才开口解释说:“本宫此前派人来,就是想打开商城的大门,把里面的粮食都运出来,好安置乡亲们,有住的地方,有热的可以暖身……但本宫的人才来,就被这些人给破坏了,所以才会害的乡亲们受苦担心的!”

    不管应燕莲之前是什么身份,如今她是公主,那是无人能撼动,也不是他们能随意攀谈的,所以个个都面如惭愧,觉得是他们给她惹麻烦了。

    “公……公主千岁,小的们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是如此歹毒的,所以……所以……,”想要说出口的歉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就这么尴尬的卡主了。

    “这些事情与你们无关,你们就不要自责了,”燕莲本身就不喜欢端着身份装架子,所以看到人家那尴尬的表情,笑着安抚着,然后想到了什么,就跟一边的人说道:“先带他们去原先选好的地方,让所有人都等着,粮食很快就会运来的……,”

    至于御寒之物,真的不是她力所能及的。

    之前在北方的时候,她让人做的御寒之物,那是早早准备的,可不是现在这样突如其来的,所以就算她有本事,也变不出一大堆能顾及到京城百姓的御寒之物。

    那些百姓本就心虚,又害怕燕莲会追究,所以这一次不用什么大动作,直接就把那些人给带走了。

    看着那些离开了却又显得有些茫然的百姓,燕莲只是微微的叹息一声,发现就算自己是重生的,懂得很多的事情,却始终拿皇储之争,皇位之争没有法子,是一点点的办法都没有。

    这些人的狠辣,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也知道自己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忍。

    不忍就是心软,心软了,在这一场争逐战上,她就是输的一方。

    可是,她输的起吗?

    看到实儿小小年纪就被逼着成长,那一把闪亮冰冷的长剑为她遮风挡雨,她就知道,自己必须要坚强起来,因为她输不起。

    自古以来,王朝更新,都会用无数的鲜血祭奠,多她一个,少她一个的,并不算多,所以,她无需畏惧。

    因为很多人都把注意打在了她的头上,觉得她好欺负,甚至想利用她来打击北辰傲,打击北辰府……她可以容许人家跟她来硬的,什么都可以清清楚楚的,却容忍不了人家这么算计她!

    “娘,你在想什么?”实儿看到娘亲那纠结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好几天没有见到娘亲跟家里的弟弟妹妹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的。可是,再不适应,他都要面对,因为父亲说过,他以前也是在毫无办法的情况,被逼着成长。要是当初,他救人失败了,或许就这么无名无姓的被杀死在战场上,连骨灰都没有了。

    人这一生,不逼自己一把,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在哪里。

    小时候,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拿着长剑,当一个侠客或者将军,为保家卫国或者抱打不平而做出努力。可现在,他却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而拿起长剑,觉得那剑,好沉重,隐约的,都能闻到让人想吐的血腥味。

    “没事,走吧,先进去跟外婆说说,”燕莲摇头甩掉了心里那些复杂的情绪,然后看着实儿说道。

    “好,”实儿也没有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不例外。

    “哐当!”一声,方才被撞的震撼了一的商城大门,再一次的被打开了。

    燕莲看着那大门,心里有些庆幸自己当初的先见之明,觉得在京城,不管多大的势力,总也不安全的。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所以选择的东西都是最最牢固的,就连里面的建筑,都是采用最好的隔火材料,一般不是故意纵火的话,是不会燃烧的起来的。

    这些上档次的东西,都是依靠北辰傲在宫里的面子,请的是宫里的匠人设置出来的,别家是没有的。不过,这个秘密,一般人也不会知道,她也不会去宣传。

    “燕莲,实儿,”谢氏还不等大门打开,立刻就从里面惊慌失措的冲了出来,抓着他们母子的手焦急的上打量着,关切的问道:“有没有受伤?你们有没有受伤?”天知道,她在里面是怎么煎熬的,甚至恨不得亲手把大门给打开了。

    “娘,我没事,实儿也好好的,”谢氏的心情,她可以理解,因为看着实儿为自己拼命的时候,她就是那种复杂的情绪,甚至恨不得自己代替他承受一切。

    “外婆,我没事,真的!”实儿说了还不够,甚至在谢氏的面前转了一个身,表示自己真的很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呜呜……,”看到他们都安然无恙,谢氏忍不住的出声哭泣着,觉得这些日子过的,简直是要人命。

    翔安受伤了,在战王府养伤,什么情况,她是一点点都不知道。住在商场里面,大而安静,虽然有人,可总觉得一切都不熟悉,空荡荡的,让人格外的不适应。

    原本生活安宁,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谢氏一直想不明白,更揪心实儿跟燕莲的安全,毕竟他们是在外面应付那些穷凶极恶的坏人,而她是在里面享福的。

    “娘,”燕莲跟燕秋异口同声的喊着,彼此的眼里都闪烁着无奈,但没有一丝的责怪。

    出了这样的事情,谢氏要真的无动于衷,才觉得她很可怕。

    “实儿,大姐,我们先进去在说,”应文杰小心翼翼的警惕着,被今天的情况吓住了。

    “对对,先进去再说,看我糊涂的,”谢氏拍了一自己的头,然后拽着燕莲的手要往里面去,却听到燕莲“嘶”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立刻察觉到她手心的不对劲,就翻开看了一,被里面的伤口给吓到了。“怎么会这样的?”

    密密麻麻的被手指甲给戳破的,还沾染着一丝丝的血丝,可见燕莲当初是多么的用尽,大概是用了浑身的力气吧。

    “娘……,”实儿咬唇看着娘亲手上的伤口,终于明白娘亲为什么不愿意跟外婆一样,拉着他的手了。

    “就是一点小伤口,不碍的!”燕莲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抚说:“看到实儿长大,娘亲有些舍不得!”

    “孩子当然要长大的,浑说什么呢?”谢氏打断了他们母子的对话,一手拉着一个往里面去。

    燕莲无法跟谢氏说明自己说的话中的意思,但也知道,阻止孩子成长,那是不对的,所以还是认同了谢氏的话。

    燕莲把搬运粮食的事情交给了护卫,自己则带着实儿跟谢氏等人往他们住的地方去。

    “唉,偌大的地方,做生意的时候,多么的热闹呢,现在啊,看着冷冷清清的,想着就吓人!”谢氏想起今天的事,还觉得后怕不已。

    “没事了,那些百姓是被蛊惑了,本身没什么坏心眼的!”只是被蛊惑的失去了理智,才是最可怕的。

    “京城的局势,什么时候才能安定啊!?”陈巧儿抱着孩子,有些担忧的呢喃着。

    燕莲看着她那样子,想到了什么,就笑着说:“巧儿,你要是担心你娘家人,就让商城里面的护卫去把他们接过来。反正里面不做生意,空荡荡的,人多也热闹一些,免得娘说太冷清了!”这个主意不错,燕莲自己都满意的点头了。

    “大姐,真的可以吗?”陈巧儿一听,也不跟她客气,直接惊喜的问道。

    天知道看到如今的京城乱成这个样子,她每天七上八的,就怕陈家出事。

    她嫁给了应文杰,但只是嫁到了乡,极少跟战王府牵扯上关系。而真正的说起来,陈家还只是以前那个陈家,并没有壮大,也没有势力,家里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连爹爹都是,因为都是做生意的,根本没有力气应付一切。

    她害怕那些失去理智的百姓会因为没有吃的,喝的而做出如刚才一般丧失理智的事情来,所以心里一直在忐忑不安着,担心又不敢说,怕给他们惹麻烦。

    “既然叫我一声大姐了,就没什么不可以的,”燕莲微微一笑,知道陈巧儿很是安分的当个应家媳妇,从未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要求什么,这一点,让她喜欢。

    要是陈巧儿是那种心高气傲的,总是提出什么要求的,就算她给应家生了孩子,她都不允许这样的人留——这样的人,很可能为应家带来祸害。

    陈巧儿心情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用感激的眼神看着燕莲,弄的燕莲觉得亚历山大,直接跟应文杰说了,让他立刻去安排人去把陈家人接来,否则被陈巧儿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她会脑子打结的。

    燕莲无意中的一个安排,竟然让谢氏重新振作起来了。不为别的,只因为陈家要来人,吃的,住的什么的都要收拾,这一点对谢氏来说,就是强项,所以好像忙起来的她,只顾着招呼客人,完全把实儿跟燕莲给抛弃了。

    “给娘找点事情做做也好,”燕秋在一边陪着他们母子,心有感叹的说:“自从爹爹受伤之后,她就整天的魂不守舍的,这些天,都是我跟着她一块儿的,阿占在照顾孩子,他说娘一个人,让人不放心,”想起阿占的体贴,燕秋就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嫁给了方有占。

    “让娘不要担心,爹的伤势稳定了,只要好好的休养,以后问题不大的,”燕莲只能挑好的说,“等京城的局势平静了,就会让你们回古泉村去……以后,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过平静的日子!”

    燕秋不是傻子,虽然很多的事情她不懂,但也知道,大姐已经变了,彻底的跟他们不一样了。以前知道北辰傲是战王,可跟他们一点违和的感觉都没有。自从知道自己的大姐成了什么公主之后,燕秋觉得自己的心思整个都发生了变化。

    不是羡慕,只是觉得大姐离的他们越来越远了。

    那么大的距离,还能过平静的日子吗?当她今天看到小小的实儿穿着战袍的时候,突然懵了一,觉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可那冰冷的战袍,带着血腥味的长剑,无不是在告诉她,自己看到的没有错——一步步的差距,已经让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要是能回来,爹娘肯定很高兴,”燕秋想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觉得说服自己都不够力。

    燕莲没有再解释了,很多的事情,她都是逼于无奈的。从当年皇上走进古泉村,被自己的一年种两茬粮食的想法给吸引了之后,以后的人生,就不是属于她自己的了。

    商城的粮食都搬光了,还有一些御寒的棉被,那都是之前工人干活的时候留来的,多了,都被人给浆洗赶紧留着,所以也被燕莲给找出来了。

    施粥的地方是在城门口不远的地方,现在的城门口已经开始戒严了,进出什么的,都要凭着自己的身份文牒,甚至还要问清楚来京城做什么,有没有亲人之类的,却没有人抱怨这些繁琐,毕竟放了歹人进京,那危害才是最大的。

    粮食送去了一些,但还有一些被安放在另外的地方,免得因为粮食多而引起哄闹。

    商城里面带来的棉被不多,燕莲吩咐他们找最最需要的先救济着,之后再想办法。

    实儿回来了,自然不会立刻离开。他解散了那些跟着他的人,然后跟燕莲一起回了战王府。

    “夫人,你怎么能独自出去呢?要是出事受伤了,不是要属的命吗?”程云在知道夫人出门之后,心里急的不行,但被于秋云给拽着敷药,服药,根本就无法离开,只能忍耐着。现在,看到夫人跟大少爷回来了,就立刻开始声讨了。

    “就是被蛊惑了的百姓,不碍的,”燕莲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询问她的伤势,“你身体怎么样?于秋云说什么了吗?”

    以前的程云,入不了她的眼,毕竟背叛过自己一次。可后来,为了救应家人,程云等人几个拼死护卫,她就算是冷石心肠,也只能原谅。可后来,几个人一路陪伴,在江南度过了那么多波折的日子,甚至南儿都是程云带大的,所以她把程云当成了另一个亲人。

    至于程云对她是什么看法,她真的无法决定。

    这些人,都有一种觉悟:是护卫,就是一辈子的,没有别的选择。

    “就是受了一些内伤,这几天不能太用力,”程云有些苦恼的说道,她担心外面的情况。

    “那就好好的休息,外面的百姓基本被安定来了,只要找出那些杀人的,京城就会恢复以前的局面,不会再出乱子了!”燕莲嘴上是这么说着的,却觉得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闹出那么大的阵仗来,只是为了给皇上,给朝廷制造出一点点的乱子,相信小孩子都不会相信的。

    程云无法反驳夫人的话,只能暗暗在心里警告自己,一定要尽快的把伤势养好,要不然,夫人出什么事,她第一个不放过自己。

    这些年来,夫人的好,她是深有体会的,想着好在最后弥补了当时的背叛,让夫人原谅了他们。

    这些年来,跟在夫人的身边,她才惊觉,夫人比任何京城里的名门闺秀都要厉害。这样的手段跟智谋,连男人都比不上,更别说什么千金小姐了。

    “七巧,去拿些伤药来,”实儿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

    “伤药?谁受伤了?”这句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七巧跟程云的异口同声的询问。

    燕莲头大了,干脆伸出自己的手说道:“没事,就是自己掐着手心有点破皮,不要大惊小怪的,”她把自己遮遮掩掩的,众人都要给她来个全身大检查呢。

    “啊,整个手心都破皮了,夫人,这手怎么弄的?”七巧心疼的抱怨了一句,立刻转身去拿药了。

    “没有伤筋动骨的,你们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弄的她跟易碎的陶瓷似的,怎么一点点破皮就那么紧张呢。想到了这里,燕莲不由怨怒的瞪了实儿一眼,见小家伙还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完全不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了。

    要是刚才有药的话,实儿想必早就动手了。能忍到现在,也是跟燕莲学了忍者神功的。

    不管燕莲怎么不愿意,最后还是被七巧擦干了手,用药膏一层层的涂了伤口,涂的她都快受不了了,七巧才停手……。

    ~~~~~~~~

    文档打不开,弄的懒懒心力交瘁的,晚饭都没有吃,今天够认真了,能求赞吗?

    呜呜,睡觉还是吃饭去,矛盾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