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手看着自己被包裹着跟猪蹄似的的双手,燕莲默了,干脆无视的连抗议都不提了。跟关心自己的人沟通,会很累的。

    “娘,面的情况只会是越来越乱,你带着弟弟妹妹在家,轻易不要出门,等事情解决了,爹爹跟我就会回来的,”实儿看到娘亲被包裹着厚厚纱布的双手,不但不觉得好笑,只是觉得心在揪紧。

    燕莲听到实儿的话,猛的转身望着实儿,惊异的问道:“你还要出去?”以为他回来了,至少能在家里住几天,哪怕是呆一天也好。

    “嗯,”知道娘亲不舍,实儿还是狠心来道:“外面的人不清楚,以为追击那些匪徒的是神秘出现的打抱不平的侠客,却不知道那是爹爹换了人,所以京城外的形势才会好很多,也没有更多的百姓再涌进京城了。”

    而他不放心,爹爹要是出事的话,家里这么办,所以他一定要出城去跟爹爹一起面对。

    对于他们父子俩的做法,燕莲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表面上,北辰傲的身份被控制住,很多事情都不好做。可是,有了皇上的默许,相信北辰傲会走的更远。

    “梅叔叔那边呢?可有什么异动?”因为京城混乱,几家人都许久不曾来往了,也不知道梅家那边怎么样了。

    长公主嫁,梅家的情况会更为复杂,要是有心人针对梅家的话,那长公主就惨了。

    “梅叔叔掌握着京城的重兵,轻易不能出手,所以这些日子把能调派的梅家人都借给我了,只希望能控制一京城的局面,”现在看来,还是有一些用处的。至少,不会有更多的百姓慌张的逃命进京,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好事。

    “……你小心一点,”燕莲憋了许久,才说了一句跟平常母亲一样说的关心的话。她猛然发现,在这个时候,不管有多么多的想法,都一点点用处也没有了。生的千言万语,就剩一句,只希望他平安。

    实儿好像察觉出了娘亲的失落跟关切,展露出一抹让燕莲觉得熟悉的顽皮笑容,轻声安抚道:”爹爹跟梅叔叔派了好多人跟着我,不会有事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就算知道实儿身边有好多高手,但也清楚他此次面临的困难跟危险,所以燕莲怎么都放心不。只是,在实儿的面前,她就算是咬牙装,也要装一,绝对不能让他有后顾之忧。

    “嗯,我跟不悔他们几个在家等你跟你爹爹回来,”燕莲露出了一抹清雅的微笑,看着自己的儿子,真心觉得这样的日子,好累。

    有没玩没了的危险,有没玩没了的算计,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相待的,就跟前世,她为了在生意场上容一席之身似的,披荆斩棘,可到头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一世,她还要过这样的日子吗?

    实儿走了,燕莲没有出声,只是握了被裹住的双手,牵挂的眼神一点都没有改变。

    “娘……,”南儿拿着毛笔在一边无聊的画着,因为她还小,娘亲不愿意教她,她又羡慕两个小哥哥能写的一手的好字,所以才会装装样子的。可是,看到娘亲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嘟着小嘴不满的喊着,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南儿的声音拉回了燕莲飘出的神智,她看着笔都拿不稳的南儿,想着这辈子,自己想要写出漂亮的楷字,那是不可能了,只希望自家南儿不要让自己失望。

    “怎么了?”伸手握住她手里的毛笔,放在一边之后,再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低声问道。

    “娘,爹爹跟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南儿有些委屈的询问着,觉得自己好像不那么被人喜欢了。

    以前,爹爹只要一回家,就会抱着她抛高高,又会亲亲她,对她可好了。可现在,爹爹都好些日子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喜欢南儿了。

    还有大哥……都不理南儿,太讨厌了。

    见南儿是想父亲跟实儿了,就忍不住伸出点着她的小鼻尖笑道:“都那么大了,还跟娘撒娇呢?爹爹跟你大哥出去办事情了,等事情办完了,自然就会回来的,”

    “南儿不喜欢,”觉得自己备受冷落的南儿抗议着。

    “南儿乖,等不悔哥哥写完了书上的字,就带着南儿去园子里玩,好不好?”大哥不在,照顾南儿就是他们两兄弟的事情了。

    他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知道肯定是大事。

    从小在江南就知道了什么叫危险,更亲眼看到有好多人要围杀娘亲跟他们,都被娘亲给解决了,所以他心里一点都不怕。

    在他心里,娘亲才是天,是他崇拜的。

    “是啊,南儿,二哥就要写玩了,咱们都带你去,好不好?”不离在一边也附和着,对这个唯一的妹妹是心疼万分的,绝对不愿意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

    看到家里几个男人把南儿给宠的快要上天了,燕莲忍不住的为自己未来的女婿担忧。

    谁能受的了小魔女的骄纵呢?宠女儿害女婿啊,是不是该阻止呢?这是为了南儿以后好啊!?燕莲心里纠结,但不会真的出手阻止——这个女儿是她用命拼来的,在江南又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怎么能让人收敛一身的喜悦呢。

    至于以后,哼,凭着南儿三个大哥当靠山,谁敢欺负她家南儿,那是不想混了。

    燕莲是没有想到,自家被宠坏的小丫头会有古灵精怪的一面,也有端庄贤淑的一面,把世人给欺骗的很惨,也让好多人都被南儿佯装的温柔给蒙骗了,得了多少少男的心都不知道。

    这嫁不出去的担忧,从南儿渐渐长大之后,就没有产生过。

    “夫人,”几个人正在哄着南儿,却被外面进来的程云给打断了。

    “说,”程云知道的,这个时候没事的话,基本不会出现,那是属于他们一家人的温馨时刻。

    “属得到消息,说是有人故意挑衅,说长公主贵为皇后嫡女,竟然无视百姓的生死。而大将军为护梅家,无视街头被无辜牵连的百姓,其心可诛……并说长公主不如护国公主,”最后一句话,程云是压低声音说的。

    “呵,”燕莲一听,无语的笑了。“程云,你去施粥的地方告诉那些百姓,就说商城有长公主跟小皇子的份,让他们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别成天没事找事,要真的惹怒了皇家,多少人命都不够杀的!”不是她冷酷,而是真心觉得累。

    百姓是无辜的,他们是来逃难的,或许过的可能不好,在寒冷中惊恐的度过每一个日日夜夜。可是,朝廷已经在安置他们,有吃的,有遮风挡雨的,难道还不够吗?

    真的知足的人,就会安顿自己的心,等事情解决了,就会安然无恙的回家,能有个舒坦的年可以过。可是,有些人却被眼前的利益给蒙蔽了,竟然想趟京城的浑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利用,那不是聪明,而是蠢的想要找死。

    皇上一怒,多少人够杀?每一次皇朝换皇位,都是经历血洗的。秦国,什么都不多,就是人多。在这个没有避孕的年代里,你想生几个就几个,杀了几千人,不出两年,人只会更多,不会更少的。

    不用血腥的法子震慑,这些人永远都不会知足,反倒会觉得是朝廷欠了他们,还想着兴风作浪。

    程云听到自家夫人的冷酷话语之后,默默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夫人的为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只要不触碰到她的底线,都不会要人命的。但现在,夫人怒了,可见夫人是真的不高兴了。

    燕莲不出府的时候,是程云代替她在外面奔波的,很多事情也都是程云去解决的。这会儿,她得了命令去施粥得地方,看到得却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并没有之前那么多聚集的人。

    一经询问,知道那些人是聚集到大将军府了,就连忙转身往那边去,心里感叹夫人的未卜先知。

    大将军府门口,可没有应付的人,那些百姓就像是来玩似的,不吵不闹,就这么静静的抗议着,看着怪渗人的。

    程云知道大门口不能进,后门被堵住了,就只能铤而走险的从围墙上过去……但愿自己进去之后,能好好的。

    才一地,就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弄的程云立刻出声解释说:“我是战王府的护卫,得了我家夫人的命令,来大将军府送消息的,”

    杀气一闪而过,程云知道自己安然了。

    至少不用在这里动手。

    “程云,燕莲那边怎么样?都好吗?”长公主一看到程云,立刻什么礼仪都不管了,关切的话语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蹦出来了。

    看到长公主那样,程云心里觉得满意,想着好歹长公主是有良心的,没有辜负自家夫人的一怒为红颜。

    咳咳,好像形容的有些怪怪的,但公主确实是红颜,没错啊!

    “殿请放心,我家夫人那边无碍,她是担心门口围聚着的人会对长公主跟大将军不利,所以才命令属前来解决的,”程云见梅以鸿没有出现,想着他是跟自家王爷一样,不在梅家呢,还是因为有别的事情出去了。

    一说起这个,长公主的眉宇之间就抹上了一层愁绪,无奈的说:“那些百姓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围聚在将军府的门口,弄的本宫派人驱逐不行,漠视也不行,正为难着,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你说燕莲让你来解决,可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出嫁才没多久,京城就乱成这个样子,她都不敢出门,也不知道外面具体的情况,只知道很乱,商城也差点出事了。

    可是,确切的,详细的消息却得不到,因为将军府的人进出也不是很方便。而梅以鸿根本不在将军府里,所以将军府的大门从未被打开过。

    “我家夫人说,公主大可去告诉外面的百姓,商城有殿跟小皇子的份,那些大米都是从商城拿出来的,若是他们不满意,大可收了回去……再不然,也不介意京城沾染更多的鲜血!”程云说最后半句话的时候,充满了肃杀之气。

    长公主的身子颤了一,虽然面前无尽的算计让人很烦躁,但真正的想要杀百姓,是她从未想过的。

    “我家夫人是真的怒了,因为之前有人围攻商城,要不是有我家大公子,商城被破门不算,老夫人跟文杰少爷都在里面,要是出事了,都不敢回想呢!”程云三言两语的交代了夫人会暴怒的原因。

    一而再,再而三,谁能承受。

    这些百姓就像被娇宠的娃儿,越来越放肆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是他们放肆,那就面临着最后谁都不管的局面,等着饿死,冻死吧。

    长公主知道了燕莲的心意,明白若是眼前的事情不解决了,被推到浪口上的会是将军府或者母后,不管是谁,她都承担不起,所以这件事,必须要解决。

    长公主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让身边得力的嬷嬷带着程云打开了将军府的大门,去跟那些静坐的百姓解释。

    “哐当!”紧闭的大门打开了,立刻引来了百姓们的关注,眼里的深处,还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好像看到了什么珍奇宝贝似的,灼热的都要冒烟了。

    “谁都不许上来,否则格杀勿论!”看到人群里蠢蠢欲动的身影,程云早就见识过隐藏在人群里的那些居心叵测,不怀好意的人的目的,所以未等他们先动,就先开口警告着。

    “大伙看看,这就是长公主对老百姓的态度,要杀人呢,想杀了我们呢,”有人开始叫嚣,鼓动百姓们的情绪,想要把事情闹的更大。

    百姓们都是麻木的,知道自己能吃饱,有好处,就可以了。当他们想到人家许的好处之后,就不由自主的围聚了过来,眼里冒出了狼一般的光芒,看的程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知道最坏的情况要出现了。

    “长公主跟护国公主有令:商城是护国公主跟长公主,还有小皇子的份子,也就是你们现在吃的是长公主布施的粮食,你们还想要做什么?”程云厉声的质问道,心里庆贺夫人有先见之明,否则将军府的大门一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乱子呢。

    “胡说,那明明是护国公主好心布施的,跟长公主还有小皇子有什么关系?”有人不服的叫了起来,觉得那是在糊弄人。

    “你是如何知道的?”程云冷笑一声,望着人群中不停往前挤的几个人,扬声道:“我这些日子都在战王府跟布施现场来回,很多人应该认识我的,我叫程云,是战王府的护卫,代表的是战王府跟护国公主府。如今,护国公主知道你们死性不改,想要围攻商城一样的围攻将军府,是真的不怕死了吗?”最后一句质问,隐含着内力,声音被无限的放大。

    “你胡说,护国公主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要了我们的命?”想起当初的情况,有些人畏惧,有些人却被许诺的好处给遮蔽了双眼,觉得能在京城立足,那是他们一辈子都办不到的,不如拼一把,或许以后就是荣华富贵了。

    “信不信,你们考虑清楚,但是围攻将军府,可不是单单杀了你们就能解决的,那是要灭九族的!”程云的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容,从来,她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好些人听到程云的话,就开始往后退,有的带着孩子的,干脆就小跑的离开,人群,一子就小了。剩的,都是那些年轻力壮的,眼里闪过贪念的,还有一丝拼搏的人。

    人群里一阵的沉默,突然的,有个大块头的男人冲到了前面,紧握着双手,控制不住自己浑身的怨气,厉声道:“长公主怎么样,护国公主又如何?不分青红皂白,要打要杀,还要灭我们九族,那跟那些杀人越货的劫匪有什么区别?你们想逼的我们去死,我们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兄弟们,就算死,我们也要死的其所,别被他们给吓了,”有人抱不平,人群里立刻就有人鼓动着,情绪有一次的被点燃了。

    “不分青红皂白?”程云被逗笑了。“长公主给你们吃的,安排你们住的,可曾亏待过你们?你们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多人围攻将军府,难不成的,让长公主出来跪求你们?你们就此能安心的离开?或者,你们还想做什么呢?”

    站在程云一边的嬷嬷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又觉得她说的话十分的对,反正很矛盾,不知道该赞同还是驳斥,纠结了。

    这些人,根本不用讲客气的,不来硬的,一次还不知道要针对什么人呢。

    众人被程云给嘲弄的脸红耳赤的,咬咬牙,想要前进,却没有勇气。想要这么离开,又不甘心,所以就这么僵持着。

    “谁想对将军府动手?”清雅的声音里,隐含着震怒,长公主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给长公主请安,”程云立刻见礼。

    长公主虚扶了一,对程云来说,那是最高的待遇了。方才,她在里面,把程云维护她跟将军府的话都听进去了,心里也是格外感激的。

    要是没有她出现,自己恐怕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燕莲能为了商城只身犯险,实儿那么小的年纪就能披挂上阵,那自己身为皇后嫡出的长公主,又有什么资格退缩?

    再退避去,她都看不起自己。

    原本局势就僵住了,现在长公主不客气的质问声一出,情况更是诡异,让众人面面相觑,不敢随意开口了。

    “朗朗乾坤,你们还想杀人不成?”看着长公主,虽然众人很想臣服,因为人家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高贵跟气势,就能压的他们透不过起来。

    “就许你们围了本宫的府邸,就不许本宫动手?”长公主也不是假的,多年跟皇后学会的气势,也不是狐假虎威的。能见识到长公主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除非是她信任的,否则,谁见到的长公主都是高傲淡漠疏离的。

    “大家别信她,就不信了,她还真的能杀了我们那么多的人,”有人见更多的要后退,就焦急的喊着,想要拉拢住那些人。

    每一次都被护国公主给破坏了,难不成,她就是他们计划里的变异吗?

    “你苦苦的劝着大伙死死的围住将军府,为的是什么?”程云在长公主出声之前质问道,气势不可挡,隐约含着杀气。

    “什么死死的围着,就是看不过去,”那人涨红着脸叫嚣着,怒气冲冲的辩解说:“为什么你们可以窝在将军府里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凭什么我们当百姓的却要在街头过那种食不果腹的日子?是朝廷无能,是皇上无能,才让百姓颠沛流离的!”

    该死的,敢说父皇的坏话!长公主自然是知道眼前的人故意这么做,可想到父皇被人无辜的坏了名声,心里的怒气就“腾腾”的往上冒了出来……快要控制不住了。

    “公主殿,不要轻易的上了人家的当,”程云在一边低声的劝着,“他们就是想让公主殿失去理智,才好找更多的借口!”

    长公主心里怎么能不明白,她心里最最佩服的人就是自己的父皇了,绝对容忍不了有人这么毁坏父皇的名声。

    她听母后说过,父皇这个皇上当的特别的不容易,因为父皇接手秦国的时候,秦国是内忧外患,已经风雨飘摇多年了。

    皇祖父为了自己死后能享受富贵,带走了秦国多少的钱财。秦国又被晋国逼迫了多年,加上内忧外患的,秦国一直被迫的应承着……这些,都被父皇给承担来,才让秦国有了很大的改变。

    没有人知道父皇到底是多么的求贤若渴,所以不惜给了应燕莲一个护国公主的身份,给了北辰傲战王爷的身份——这何尝不是父皇的英明呢。

    ~~~~~~~~~~~

    鼓掌,大更。文档坏了,懒懒在小阅后台写的,嘿嘿,要是一个不小心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