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要是无能,就会把你们阻隔在京城大门外,让你们被屠杀而不管不问,”清冷的声音里充斥着一股萧杀之气,围聚的人群被一群人分开了,走过来的乃是盛装的燕莲。她走到了将军府的阶梯上,望着面一群愤世嫉俗的人,冷着脸质问道:“当今皇上仁爱,拿出了长公主跟小皇子的私产护着你们,你们反倒来指责他们,摸摸你们的良心,过的去吗?”

    原本就有退缩之意的人经过上次商城门口的事情,已经认识了护国公主,所以看到此时她贵气逼人的样子,就吞吞口水,瑟缩了一,避开了那冷漠的眸光,低头沉默了。

    “哼,说的好听,百姓们在寒冷中受冻,你们却锦衣玉食的,还配指责我们吗?”有人不服的叫嚷着,被眼前的富贵给刺激到了。

    有的人甚至认为,只要过了今天,他们就是站在阶梯上,高傲轻蔑所有人,让人一想就觉得热血沸腾。

    “燕莲,”长公主感觉到了燕莲的怒气,心里有些担忧,想要说什么,却被燕莲一个眨眼给打断了。

    “配不配的,有本事,你站在这上面?”燕莲不屑的冷哼着,望着身后有人伸手想要拉着他离开,却被他倔强的推开了,眼里是被富贵蒙蔽了的冲动,就嘲弄讽刺道:“冲着本宫跟长公主两个女人,你们在这里张牙舞爪,有本事,你们上战场,打敌人,等立战功赫赫,这里就有你们站的位置……梅家,几代忠臣,老将军夫妇甚至死的不明不白,大将军几次生死,差点让梅家断了后,几经拼搏,才保住了大秦不被外敌侵扰,却被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糟蹋,谁想今天闹事的,程雷,程林,一律听本宫的,格杀勿论!”

    “是!”程雷等人立刻凛声回答着,那气势,让人心头冷不住一颤。

    “你……呜呜……,”还想叫嚣什么,却被身后的人伸手捂住了欲冲出口的叫嚣。

    “你再敢说一句不敬的话,本宫立刻让人收了所有的粮食,让所有的人饿了,把你分了吃,”燕莲眼里的狠辣跟说出的血腥话语,让所有人都脸色变了变,有些惊惧的看着她。

    在秦国摇摇欲坠,内忧外患不断的时候,百姓们食不果腹,吃人肉,也是曾经发生过的。只不过,这些年,大家的日子稍微好一点,又加上朝廷不征那么多的粮食,大家的日子才好起来,至少不用饿肚子的吃人肉了,却因为眼前的话而回忆起了当初的惨不忍睹。

    “公主殿饶命,小的们立刻就离开,以后再也不敢了,”那捂着年轻男子的老汉大约是他的父亲,一听到燕莲的话,就浑身颤抖,跪之后哀声的求饶着。

    看到那个为儿子跪的老汉,燕莲心里是不忍的,却知道自己不能再心软了。

    “立刻离开,谁要是再敢在京城闹事,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燕莲不畏惧自己的名声变坏,因为人家一次次的算计,利用百姓,她是防不胜防。

    第一次是自己,第二次是长公主,那一次呢?她可以温柔的劝住了第一次,拦住了第二次,却解决不了第三次,所以手段该强的时候,她绝对不软弱。

    说一句自私的话,她宁可死的是百姓,也不希望是自己的亲人跟熟悉的人。

    所有的人都是无辜的,可她不愿意当圣母去牺牲,因为没有人会觉得你是好的。

    “燕莲,”长公主看到陆陆续续离开的百姓,心里激动不已,抓着燕莲的手往府里走去,急切的问道:“你不是派了程云来了吗?怎么还是自己亲自过来呢?要是路上出什么事,可让战王跟几个孩子怎么办?”燕莲的重要性,她比谁都重要。

    说一句诛心的话,她死了,除了自己的母后之外,大约不会有人真正的会伤心。可是燕莲要是出事了,担心的人会有很多,至少北辰傲绝对会因此而颓废伤心的。

    有个能把你放在心里的男人愿意为你落泪,也是一件极美的事。

    知道长公主是真心的关心自己,燕莲露出了柔柔的笑容说:“我不是那么冲动的人,有程雷他们护着我,只要不是大军,就不会有事,”她要先护着自己,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唉,这些百姓,都跟失去了理智似的,谁能想起老将军为大秦,为百姓的付出?”长公主想起了燕莲说的话,心里忍不住的一阵感叹。

    自己虽贵为长公主,从小受到的教养是极多的,可在燕莲面前,却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方才,换成自己,那一番话,她肯定说不出来的。她怕的是百姓说她仗势欺人,坏了父皇跟母后的名声。可燕莲却不一样,她出生民间,却更懂得审时度势。

    “我就是知道就算是吩咐了程云,你也做不到那般的果断,所以才想着亲自来一趟的,”燕莲心里知道,长公主若是真的能拿出那样的气魄,反倒是好了。

    她尊为公主,从小大约就被教养着,轻易不要跟百姓起冲突,那会坏了皇室的名声。

    而自己,没什么好顾忌的,天人都知道,护国公主就是因为种粮才得的这个身份,大不了就是她嚣张跋扈,仗势欺人,却跟皇上皇后无关。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长公主有些疲惫的说。

    “说这话就是见外了,”燕莲张望了一,发现梅以蓝不在,就好奇的问道:“梅以蓝呢?怎么不在府里?”外面那么乱,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好。

    “蓝儿说商城出了那样的事,自己没管住,就心里自责,今天带着人过去看看,也不知道怎么样,”长公主有些担心的说。

    “这个人,真是的!”燕莲有些恼恨她的太多事。

    商城就算是出事,那也只是钱财上的,能跟人命做比较吗?

    钱财这种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那么计较,有什么好处呢。

    她爱银子,但绝对不会被银子牵着鼻子走。

    “程云,你过去看看,要是没事,就让梅以蓝早点回府,要是路上出现什么波折,就直接回商城,不要回来了,”程云的本事,她还是知道的。只要不是被偷袭,一般的人还拿她没有法子。

    “是,”程云又无比苦逼的开始奔波了。

    “这京城乱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长公主忧心忡忡的呢喃着,心里却在担心连家都不回的梅以鸿,也不知道他如今到底去了哪里。

    “谁知道呢,”燕莲大概是看出她眉眼里的担忧,也清楚她跟梅以鸿算是新婚,这么分离,又加上这样的局势,肯定是心里不习惯加担心的,就无奈的抿嘴说:“战王府里,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北辰傲出府半事了,那还说的过去……可连我家实儿都兴奋的去立功了,弄的整个家冷冷的,几个孩子都惦记北辰傲跟实儿,弄的我好想是多余的似的!”

    “噗嗤!”听出了燕莲话里的抱怨,长公主忍不住笑道:“家里有几个孩子在,总归是热闹的,不像这里,冷冷清清的,让人很不习惯!”

    “你要不习惯,不如进宫陪着皇后娘娘,”梅以鸿不在将军府里,长公主的身份又是特殊,要是有人想要做什么,这个将军府还真的让人不放心。

    宫里不管怎么样,有皇后护着,只要不是直接谋反的,应该都不会出什么大纰漏。

    安排了长公主进宫,燕莲回了战王府,却发现自己跟孩子却无处藏身。以前,还可以把孩子送到古泉村,城外城,可现在,那些地方都不安全,只能留在战王府里等着最后的尘埃落地了。

    “砰!”茶杯被狠狠的衰落在地上,砸的粉碎。

    “应燕莲,老子上辈子跟你有仇,你处处坏老子的好事,”咬牙切齿咒骂的,竟然是斯文儒雅的岳安明,要是燕莲看到他这个样子,只会感叹:披着羊皮的狼,固然是伤不起的。

    “公子,每一次的安排,都被护国公主被破坏了,不如……,”说着,手里比划了一,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给你一百人,你能攻进战王府去?”岳安明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发现不管什么算计,到了应燕莲的眼里,都会被化解,让他是恨的咬牙切齿又咽不这口气。

    难不成,他岳家一个嫡子,真的不如一个乡野的农妇?

    而被岳安明质问的属却咽咽口水,不敢再回答了。

    一百人攻进战王府,那不是说笑话,而是自己去送死。谁都知道,这皇宫里,你还能乘着皇宫大而混进去。可战王府呢,那是固若金汤,想要混进去一个人,肯定是站着进去,横着出来——从战王府成立开始,采用的手段就是血腥的,直接以实力告诉整个京城有势力的人,想要进战王府,就做好心理准备。

    战王府跟别的人家是不一样的,杀人,也是光明正大的,只要你敢来。

    ~~~~~~~~

    补昨天的,昨天午出去,到现在才回家,坑人的五星级酒店,连个电脑都没有。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