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查,”长公主摇摇头,严肃的说:“我听母后说,当初因为孪生是父皇的第一个嗣,又是双胎,被人传为祥瑞,所以从怀有身孕开始,一点一滴都是让人备案的,好方便不时之需,所以查别的事情,或许有点困难,但是这件事,还真的不难!”

    众人沉默,没有立刻就回答着,长公主有些疑惑,燕莲就好心的开口道:“查是好查,可以什么借口查?那备案肯定是在医院或者宫里的,冒然查阅,若是被皇上知道了,该找什么借口?我们又没有证据,说这些事情肯定跟岳贵妃或者岳家有关!”

    知道有案有疑问,可因为种种的原因而不能查,那种感觉,其实很窝囊的。

    长公主听了燕莲的话后,也沉默了,知道这件事若没有实质的证据,真的不好办,说不定还会牵连众多呢。可不查,心里总有那么多的不甘心。

    她很清楚,烨儿如今是成了,可潜在的危险多了,尤其是支持皇的,毕竟皇还有个外公是拥有重兵的老王爷。

    “若是你们相信我母后的话,这件事,我可以跟我母后提一,看她能不能有法调出当年的备案,”长公主纠结了许久之后,觉得自己还是不愿意放过最好的机会,这个是打击岳家,打击皇最好的时候,若是不利用起来,说不定以后后悔的是他们。

    众人都知道,皇后是跟他们一边的,在还没登基之前,至少是不会得罪他们的。相反,因为年幼,害怕别的皇分走了他们的注意力,皇后反倒要好好的巴结着他们,好稳固六皇的位置,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情。

    大家商议了一,觉得可行,就让长公主选个时间进宫,跟皇后娘娘说一说,看看此事如何办。

    皇后嫁给皇上那么多年,对于皇上的性,总归是了解一些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告诉长公主,皇上最最忌讳的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提出立。

    有了,等于他是有了接班人,而皇上正年轻,总觉得有人想要谋算他的位置,所以心里对日渐长大的皇们是没有多好感的,所以才会那么宠爱六皇的。

    如今,这件事,也唯有皇后才能想出妥当的办法来。

    大家在商议好了之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战王府却没有因为大家的离开而冷清,反倒是更加的热闹了。

    “爹爹,南儿不喜欢你了,”一个里,燕莲北辰傲跟几个孩坐的坐,躺的趟,撒娇的撒娇,别提多热闹了。

    面对自己娇宠的闺女,北辰傲是抱在怀里怕摔了,恨不得是揉进心口里的。他认真的望着自家娇嗔的小宝贝,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爹爹那么喜欢南儿,南儿怎么就不喜欢爹爹了呢?”在外奔波,最想念的,还是家里几个大大小小的,让他牵肠挂肚,连觉都睡不好。

    实儿抱着不离,在一边教着写字,不悔窝在娘亲的怀里,抿嘴乐呵呵的看着南儿撒娇,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欢悦。

    “在想什么呢?”燕莲见不悔一言不发,就用脑袋顶顶他的后脑勺,笑眯眯的问道。

    “娘,南儿又在跟爹撒娇了,”不悔有些羡慕的说。

    听到自家儿有些羡慕嫉妒的酸酸语气,燕莲给他转了个身,笑眯眯的说:“那你也去跟你爹撒娇,你爹肯定高兴!”

    “不要,”不悔想都不想的拒绝道:“我是男汉,才不要跟小姑娘一样,娇滴滴的呢!”

    燕莲听了不悔的话,顿觉的好笑,却又忍不住的问道:“这话,是谁教你的呢?”好像自己从未说过,男汉大丈夫是不能撒娇的吧!?

    “大哥说的,”不悔很是骄傲的说道,觉得自己很棒。

    实儿一听到不悔说的,就抬头看了小家伙一眼,想着当初在江南的时候,娘不在身边,小家伙总是嚷着要娘,他就开口哄骗他,说只有小女娃,跟南儿这样的,才是要娘亲的,他是男汉,不是小女娃,所以不能撒娇,免得被人笑。

    就这么骗着骗着,小家伙是刻进脑里了。

    燕莲看了一眼实儿,见他是满脸的无语,想着当初肯定是为了哄不悔的,所以才这么说的。

    “不悔,娘跟你说,大哥说的对,也是不对的,”燕莲认真的告诉他:“你现在还小,就算跟爹娘撒娇,也是可以的,因为你们兄妹四个都是爹娘心头的宝贝,娘不会偏疼任何一个,也不会冷落谁。孩跟爹娘长辈撒娇,那是天经地义的,知道吗?”

    不悔的眼里闪过疑惑,为什么娘跟大哥说的,不一样呢。

    “娘,那不离晚上跟你一起睡,可不可以?”一直低着头写字的不离突然抬头喊道,双眼里满是寄望。

    以前他们小的时候,他们都跟爹娘一起睡。可自从有了南儿之后,就没跟爹娘一起过,那感觉,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可大哥说了,他们都是男娃,肯定不能跟南儿一样撒娇,得照顾妹妹,会疼爱妹妹,所以他才一直没有说的。如今,听了娘说的话,他就冲口而出了。

    实儿抽搐着嘴角,无语的低头看着正仰着后脑勺给自己看的不离,想着自己这个当大哥的是不是很失败呢,为什么教育了那么久,还会蹦出这么一句话呢?

    燕莲要是知道实儿心里想的,肯定会吐槽一句说:“宝贝,你是跟你娘睡的最久的,好意思这么说你弟弟吗?”

    以前,家里穷,没有多余的,实儿跟她一起一张床,可是过了蛮久的。

    反倒是不悔跟不离,出生的时候遇到北辰傲在江南打仗,等稍微大一点了,自己又去了北方,把他们扔在了城外城,要不是实儿照顾着,都不知道还认识不认识她这个当娘的。

    真正的说起来,她亏欠最多的,反倒是两个幼。南儿虽然小,可毕竟是最小的,又是一直跟在自己的身份,大不了就是白天被七巧照顾着,一般自己都是带着她的,从未分开过。

    一听说自己的福利被抢,北辰傲立刻从跟自家小闺女的逗趣中抬头了,警告着自己的二儿说:“你娘是我的,想找女人,等你长大后说!”

    燕莲觉得额头黑线一层层的,都快绕晕她了。

    “北辰傲,浑说什么呢?”不离才几岁呢,竟然跟他说媳妇,要不要这么前卫啊!?

    “你本来就是我的,”北辰傲竟然了南儿那一招,望着燕莲,可怜巴巴的说着,还满脸的委屈,弄的燕莲是笑也不是,怒也不是,就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这是要教坏孩呢。

    “扑哧!”南儿先忍不住的笑了,紧接着,几个孩都忍不住的揉着肚笑成了一团,包括实儿在内。

    “爹爹羞羞脸,羞羞脸,”南儿刮着自己的小嫩脸,仰头望着故作委屈的父亲笑眯眯的说。

    “爹爹怎么就羞羞脸了?”北辰傲很是一本正经的问道,想知道自己的小宝贝又会蹦出什么样的话语来。

    ...

    “北辰傲,”燕莲黑着脸,略带警告的喊着,觉得他越来越离谱了。

    “哼,爹爹坏,娘亲是南儿的,才不是爹爹的,”南儿滑了北辰傲的膝盖,跑到燕莲的身边,跟不悔挤在一起,还扮了个鬼脸吐槽说:“爹爹的娘亲在大伯家里,那才是爹爹的!”

    燕莲眨眨眼,在眨眨眼,觉得南儿这算是神回复吗?

    这是那出跟那出呢?

    “就是,”不悔在一边附和着,摆明了就是一个妹奴。

    “爹,娘亲是我们的,你的娘亲在北辰府呢,”实儿也加入了讨伐之中,让北辰傲的表情僵了一。

    他那是开玩笑的好不好,怎么就弄的他跟坏人似的,一家人都来对付他了呢?

    看到北辰傲纠结的样,燕莲很不厚道的笑了。

    “哈哈……,”她抱着两个孩,笑的是眼泪都蹦出来了,却把几个孩给弄的傻愣愣的,想着娘是病了吗?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好久没有这么无拘无束的在一起说说笑笑,闹成一团的。

    这样的日,一家人都喜欢。可因为许多的原因,连燕莲都迫不得已的要加入这一场的混战之中,还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这样欢乐的时刻。

    姓们都各自回家了,抢走的粮食跟银都要不回来了,所以朝廷安排发放了一些过冬的粮食跟衣服,好在只有几千人,要是有上万人,这个年,有的玩了。

    趁着这几天没有事情,燕莲跟北辰傲几乎都不出门了,在家可着劲的陪着孩,燕莲更是亲手洗手做羹汤,做了很多好吃的,让几个孩吃的不亦可乎,更让实儿回忆起了在古泉村后的捉田蟹的日,说真的很想回古泉村去体会一这样的日。

    说到了这个,燕莲也忍不住的感叹,觉得还是那个时候的日最好。虽然是苦,但没有负担,怎么过都觉得舒坦。

    “娘,带南儿去抓好不好?”南儿听了羡慕不已,伸手抓着她的衣袖撒娇道。

    燕莲伸手刮了一她的鼻,笑眯眯的说:“好,等爹娘把京城的事情办完了,就带着你们回古泉村去,到时候啊,就能跟你们实儿哥哥以前一样,上山抓小鸟,在地头抓泥鳅,可以撒开双腿,满村的乱跑,把满村的鸡鸭给追的嗷嗷叫……那日啊,啧啧,想起来,娘就立刻想回去了。”

    “大哥,你以前好好喔!”不悔望着一边的实儿,满脸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他们去了外婆家,外婆都不允许他们出村呢。大哥却可以在那么玩,伤心了。

    谢氏要是知道不悔跟不离心里的抱怨,肯定会觉得委屈,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们好。

    实儿跟他们不一样,实儿是在古泉村里长大的,大家玩啊,闹的,跟冬生这些孩也熟悉。而孪生则不一样,古泉村的人都知道燕莲生了孪生,那两小家伙要是在村里乱蹦,大家是护着不行,疏远不行,弄的所有人都不安。

    实儿虽然是北辰傲的儿,但大家已经熟悉了,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敬畏。而孪生不一样,那是明晃晃尊贵的身份,谁敢跟他们一起玩呢。

    实儿微微一笑,疼爱的伸手揉揉他的小脑袋,笑着说:“等爹娘带我们去古泉村后,大哥带你们去后的小池塘里去抓田蟹,那可好玩了,”

    “大哥,不许骗人哦!”南儿望着他娇俏的说。

    “那是,大哥骗谁都不能骗南儿咯,”实儿笑着回道。

    看到几个孩相互融洽,都特别的疼爱南儿,燕莲心里很是欣慰。要是几个孩因为自己跟北辰傲的不公平而闹腾起来的话,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公平的。

    嘴上说是公平,可实际上,完全没有公平可言的。

    她承认,因为南儿小,所以特别的疼爱南儿,想要对几个孩公平,也无法做到。

    这边,燕莲跟北辰傲是带着孩在家过几天平静又温馨的生活。那边,长公主一直想要挑个时间进宫,却因为六皇被皇上亲口封为,虽然还没昭告天,但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是不会更改的。那些道喜的人,不但围住了皇后娘娘,也围住了她。

    原本嫁入将军府的她,很是低调,除了战王府,连北辰府都不去的。可因为封这件事,却把她给推到了京城的宴席名单上。

    看着一张张的请帖,长公主是拒绝不是,点头不是,很是矛盾。

    可以拒绝一家两家,但是答应了一家,就等于是得罪了所有人。可一家都不去,又会被人诟病,说她自持身份,看不起那些贵族夫人小姐,所以弄的她很是幽怨。

    梅以鸿也是看在眼里的,毕竟这些日,除了上朝,他都窝在府里陪着她。

    “要是不愿意,就不要去了,”梅以鸿是直截了当的开口劝着。

    看着手里十几张的帖,长公主举棋不定的说:“若是一次都不去,会不会被人说啊!?”

    “说什么是人家的事情,跟我们无关,不用理会的,”见她犹豫的是这个,梅以鸿就更加不客气了。

    在梅家落败的时候,除了北辰傲,谁曾想扶蓝儿一把,唯有应燕莲不计较这一切,救了蓝儿。而看以前跟爹说好话的,拍着马屁奉承娘亲的,最后还不是漠视不管,不闻不问的吗。

    现在,看到六皇可能是未来的储君,就借着将军府攀谈,好得到长公主的照拂,以后好给他们当垫脚石,能让他们辉煌腾达。

    他没有去找那些人算账,已经是客气的了。他们要是还要闹腾,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是啊,大嫂,”梅以蓝从商城回来之后,也一直留在家里。她跟东从容的亲事,梅以鸿是点头了的,但因为现在时局不稳,就让她再等等,等到时间过去了,再跟东从容成亲。“我以前跟着护国公主的时候,那些人可不把我放在眼里,连理都懒得理我,压根儿就忘记了我这个人的存在。现在,呵呵,”说到这里,梅以蓝不屑的撇撇嘴说:“仗着你的气势,又记起了我,还有几个甚至说,要给我说亲呢,可笑死人!”

    那些人以为这样就能迫的长公主点头带自己出席宴席,毕竟自己和离,对梅家来说,也是一个污点。可他们这些人,摆明了看不起自己,介绍的人都是自家的庶,有的甚至连庶都不是,让她看了,觉得格外的好笑。

    她这样的身份,虽然是配不起大户人家的嫡,可也不一样要选择庶的。要真的嫁给了那些纨绔的庶,丢的是梅家跟长公主的脸。

    很多的庶都是被当主母的给教坏了,因为不能继承家业,都是成天海吃胡闹的,没有真正的一个是真心想出人头地的。

    长公主听到梅以蓝说这个,也是微微的不悦,觉得那些夫人们真的是管多闲事了。

    就算蓝儿没有跟东从容两情相悦,以她跟梅以鸿的身份,想给蓝儿找一门好的亲事,还是难事吗?说不定,前赴后继的人不要多哦!

    这些人,明着说是为给蓝儿提亲事,实际 ...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