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嬷嬷双眼闪烁了一,迟疑的道:“皇后娘娘,您忘记了吗?当年宫里发生那样的事情,皇上震怒,要杀了太医院的太医,结果被皇后娘娘拦,救了那些太医……,”她一边提醒着,一边注意着皇后娘娘的表情……。

    在金嬷嬷的帮助,皇后娘娘把思绪落在那件改变大秦后宫的悲剧上。

    当年,德妃产子,若是生孪生子,那就是秦国的大喜,祥瑞之兆,怎么能不让皇上大喜的。原本,等着德妃产孪生子之后,皇上就会封她为皇贵妃,而不是贵妃,不是现在的岳贵妃能比的。

    只是,喜悦的神情还没传来呢,就出现了孪生子才一出生,就身亡的消息,稳婆的意思是女人根本不适合怀孪生子,加上德妃又因为难产而死,就更加证实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也因为这样,在秦国但凡发现了双胎的迹象,都会被打掉,有的人因此一辈子都怀不上孩子了。可这样的悲剧,竟然只是因为岳家的一个争宠的手段。

    德妃跟两位皇子的离世,让皇上震怒,要诛杀整个太医院的太医,被自己拦住之后,岳贵妃当初还不是贵妃的时候,一直在一边鼓动,挑唆着皇上杀了所有的人,却被自己阻拦来,免得皇上在震怒之后,后悔自己那么狠的手。

    要是皇上真的杀了那么多的太医,恐怕就要落得一个暴君的名声了。

    她是皇上的结发妻,对于皇上的性子,了解的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皇上最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否则的话,也不会那么多年都不动老王爷了。

    “娘娘,那个被革除了的太医王阳不是被驱逐出了京城吗?只要找到王御医的落,就能了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德妃娘娘最后会出那样的事情!”金嬷嬷跟在皇后身边多年,总会有一些本事的。

    “王阳……,”皇后伸出手指弹着桌面,低声呢喃了一句之后,点点头说:“哀家记得,那王阳就是当初德妃怀有身孕后,一直给她诊脉的,也因为德妃出事之后,他被皇上迁怒,所以才会被革职的!”

    “是啊,若不是娘娘心善,这王太医早就被皇上给砍头了,”金嬷嬷在一边奉承着。

    “唉,哀家哪里是心善啊,这当初要是不拦着,就听着岳贵妃在那边鼓动,让皇上真的杀了那些太医,等清醒过来,恐怕是要震怒了。”那个怒,不为别的,就因为恼恨暴虐的杀戮坏了他英明的名声。也因为自己极力的阻拦,所以皇上才对自己改变了看法,觉得自己是一个贤后,这些年来,对她还是有几分尊重的。

    “但不管怎么说,是娘娘救了王太医一家,否则的话,王家早就不存在了!”皇上震怒,那是要诛灭九族的,尤其还跟两位皇子的生死有关。

    对于金嬷嬷的好话,皇后只是听进去,并没有放在心里。“金嬷嬷,你亲自去一趟将军府,告诉长公主,让她派人悄悄的去找,只要找到了王阳,就能知道一些当年发生的事情!”若是因为这件事情扳倒了岳贵妃,她自然是欢喜的。

    岳家,才是她心头的刺。只要岳家倒了,那自己的娘家就该起来,正大光明的在京城抬头,不需要畏畏缩缩的装低调了。

    “老奴这就去,”金嬷嬷很懂皇后的心思,立刻回答说。

    “不,等明日再去吧,莹儿才出宫,你就跟着,太打眼了,”皇后就算是心里激动,控制的也是极好的。

    第二天,长公主才用过早膳,就被人禀告说皇后娘娘派人来了,就让人把人带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免得人多眼杂的,也不知道将军府里是不是有别人安排的人,所以小心翼翼总是没错的。

    “金嬷嬷,怎么是你来了啊!?”长公主对金嬷嬷还是客气的,毕竟那是母后身边最信任的人,更是从小照顾自己的。

    金嬷嬷给长公主行了礼,然后让长公主屏退了身边的人,把皇后让说的话说了个仔细,才笑着道:“这件事情,娘娘怕别人来传话,会引来麻烦,所以才会让老奴来一趟的!”

    长公主的手心是在颤抖的,唯有她自己知道,这是一条多么好的消息。宫里的事情查不到,那宫外呢?只要查到了王太医,一切的事情都会有转机的。

    “麻烦金嬷嬷了,”长公主毕竟不是孩子,知道自己出嫁了,以后宫里的事情,很多都要靠着她的,所以格外的客气。“你是难得的出宫,中午就留在这边吃顿便饭吧,等会将军也该朝了,”

    “老奴可不敢,”对于长公主的客气,金嬷嬷还是很受用的。当初,二公主轩辕华要是懂得这样的道理,也不会落的那么凄惨的场了。“娘娘还在宫里等着老奴回去禀告呢,就不耽搁了,长公主若是觉得空闲了,可进宫陪陪娘娘,”

    这宫里的女人,都是寂寞的,若是没有一个子嗣,那真的难熬。

    “本宫自然明白,金嬷嬷,本宫让人送你出门,”长公主唤了身边的大丫鬟送金嬷嬷出去,然后独自一个人在思索着,这件事是等驸马朝之后再说呢,还是自己去战王府告诉燕莲呢?

    长公主的纠结跟心急,是让人无法理会的。她知道自己出嫁之后,母后带着烨儿在宫里过的是举步维艰,尤其是现在这一时刻。就算是岳贵妃被软禁了,可宫里许多的嫔妃都是她的人,她想要做什么事,根本不需要她自己动手。

    若是能把岳贵妃拉马,宫里的那些嫔妃们,才能安稳吧!

    就在长公主左右为难的时候,时间早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整个将军府里,只有三个主子,长公主跟梅以鸿,还有一个梅以蓝。梅以蓝在京城恢复平静之后,就每天去商城看看,见生意好转了,就更不愿意待在后宅里等时间了。

    而梅以鸿则每天要上朝,不管是有事没事,反正只要人到了就好。因为岳贵妃被软禁,京城外的事情被解决,太子之位落在了六皇子的身上,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地后,朝堂里诡异的开始安静起来,和谐的让人都忍不住毛骨悚然了。

    这句话,还是梅以鸿跟北辰傲说的,觉得那些以前还好,至少会有一点嚣张,如今啊,啧啧,看人的眼神,阴狠的很,让人不想难受都不行。

    可明知道别人对自己是不怀好意的,可人家满脸的笑容,不管你怎么讽刺,都是一副柔和的样子,就算你想法脾气也没有用,所以只能往心里憋足了气。

    梅以鸿是觉得,要是继续在京城跟那些文官算心机的话,不如让他去边疆打仗,免得脑子算破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北辰傲自然是明白他心里的烦躁,因为他们并没有野心,根本不想争夺那些在别人眼里,如同生命般重要的权利。争权夺利,那真的比打仗还累,因为战场上,你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而在朝堂上,刚刚和你把酒言欢的人,很可能在转身之际,就给你狠狠的一击,你就算是想报仇都没有机会。

    “晋国至少十年内不会动弹了,海国于大秦交好,至于别的国家,有晋国厉害吗?所以,这几年,你就别想着有什么仗要打了,还是安安稳稳的多生几个孩子吧,”看着梅以鸿急着想离开京城的样子,北辰傲调侃着道。

    又被人拿孩子说事,梅以鸿黑脸了。

    “成,但是我有个条件,”梅以鸿像只狐狸般的眯起了双眼,这样的表情,还是北辰傲从未见过的。

    “说?”北辰傲到不怕梅以鸿会捅自己一刀,本来两个人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逃不过谁。只是,很可惜,这一次,北辰傲还是被梅以鸿给算计了。

    “不管长公主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必须从你家结亲,”不得不说,梅以鸿是因为自己娶不到应燕莲,就把对象放在几个孩子身上了。

    燕莲要是知道梅以鸿的打算,肯定会很是里的吐槽:梅以鸿,长公主连孕都没有怀上,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北辰傲原本是漫不经心的表情一听到他这么说,立刻黑脸了。

    “亲事可不是我手的算,燕莲说了,几个孩子的亲事由他们做主,”至于实儿跟海国公主的亲事,那也得看实儿自己的。要是实儿长大之后,看不上或者跟海国公主不相配的话,燕莲说了,就算是跟海国不惜动武,也不会让实儿委屈的。

    她的儿子,就得顶天立地,活的潇洒无边。

    听了燕莲的话,他其实是羡慕自己的儿子的,有个那么爱护他的母亲,真不知道这个小子是哪里来的福气。

    “我不管,反正我当你答应了,”梅以鸿很是奸诈的说着,想着终于有机会能算计到北辰傲了,这感觉,嗯,听舒服的。

    看着无赖似的的梅以鸿,北辰傲的额头满是黑线,抽搐着嘴巴,连话都问不出来了。

    ~~~~~~~~~~

    亲们觉得,懒懒更新一万五到一万八直到月底,好吗?太激动的亲们千万不要这几天给月票,留着最后三天冲一吧,不然真的是浪费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