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燕莲来说,自己的孩子的婚事由着自己做主,没有一点点的错。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就连不悔跟不离那么小的年纪,就已经被人提着说要定娃娃亲了,只是被人压来,她完全的不知道而已。北辰傲这么说,只是为了提醒她。

    燕莲觉得若是皇上赐婚,想要拿捏住他们一家的话,就真的要奋起反抗了。

    那太过分了,什么都要插一手,还能不能好好的合谋了?

    只是,燕莲还不知道,在年三十的时候,等待她的,却是更为棘手的事。

    原本想要过个安稳的年,应家人都在京城的商城里,那里的生意稳定,人气也旺盛,因为应翔安伤了根本,以后想要种地是不行的,所以燕莲的意思是让应家人留在商城里,学会做生意,再把小一辈的扶持起来,至少像个家族的样子。

    至于古泉村的地,就租给别人种,至于收成的粮食,那多的是人去办,完全不需要应翔安必须要留在古泉村。

    古泉村的百姓现在都知道了,整个村子里的地都是燕莲的,可知道又能如何?不说燕莲现在的身份,就说以前大家都吃不饱,就是因为燕莲买了村子里的地,才让整个村里的条件都好起来,才让别村都羡慕古泉村,很多姑娘都愿意嫁到古泉村来。

    所以呢,古泉村的百姓对燕莲只有感激,没有怨恨的。

    一听说应翔安受伤,村民都很关心,知道身体没有大碍,以后只是不能做重活,应家人都要留在京城后,大家才明白应家人的意思。

    应家的地在古泉村还是蛮多的,所以村长做主,按照燕莲的意思,分给了村里地最少的,日子不好过的人。

    因为要选太子,所以皇上今年格外开恩,要开恩科,这对天的学子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事情还真多啊!”燕莲知道后,觉得整个春节到正月,会热闹的让人受不了。

    “娘,”实儿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笑意绵绵的说:“我们家来客人了,”

    “客人?谁?”在京城里,除了来来往往的几个人,根本没有别的。因为避免应家人再出事,现在基本都是她带几个小的去商城,都不让应家人来战王府的。

    “你们进来吧!”实儿朝门口喊了一声,就见原本站在门口遮挡住的地方出来两道身影,把燕莲给惊喜了一把。

    “冬生?燕琴?”看到那两个穿着朴素衣服的年轻人,燕莲嘴角带着惊喜的笑意,连忙招呼道:“快进来,来人,看茶,”

    “燕莲姐,”燕琴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所以此刻有些害羞的喊着,心里更有的是胆怯。要不是遇到了实儿,相信就算知道燕莲是在战王府里,她都不敢进来。

    那门,那院子,那子,都好大好大,跟她在古泉村里觉得燕莲家就是最大的概念完全的不同,所以此刻显得畏手畏脚,完全放不开。

    “你们成亲了?”燕莲看到燕琴挽的是妇人鬓,跟以前两跳鞭子的打扮是完全不一样的,就笑着问道。

    “嗯,”冬生在一边看了一眼娇羞的燕琴,暖暖的解释着:“我娘说,再耽搁去,对燕琴也不好,毕竟我不是梁家的子孙了,为我奶奶守孝也不用三年,所以在村长的见证,我跟燕琴就成亲了。”他们的亲事,是得到整个古泉村的人的祝福的,所以一定会很幸福的。

    娘说了,这辈子最最奢望的就是希望他成家立业,如今,成家了,那就该养活娘子跟未来的孩子了。

    为了怕重蹈父亲的路,所以娘对他是格外的严肃,绝对不允许他成亲之后,还靠着娘跟媳妇养活,要学会负责,学会担当。

    “成亲那么大的事,怎么就不跟我说一声呢?我还去给你们道贺啊!”燕莲有些不满的抱怨着,但心里还是欢喜的。

    冬生的父亲虽然不着调,但冬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为人跟性情都不错,燕琴能嫁给他,也算是福气。

    “娘跟我说,燕莲姐身份不同,在京城里定然是很忙碌的,所以没有给你送消息,为的是不想打搅你,”燕琴在一边柔柔的解释着,成亲之后,反倒养成了娇柔的性子。

    当初,燕荷成亲的时候,燕莲送了贺礼,却把亲事的风头都遮盖了,让众人都在议论着她的护国公主的身份。好在燕荷因为原先种种的原因,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不把自己给推倒风尖浪口之上,免得让喜事变味。

    有了燕莲这件事情,大家知道燕莲是看重她的,多多少少的,会给点面子,不会乱嚼舌根。

    至于她跟冬生的亲事,娘说不要太铺张了,免得有人搬出冬生父亲的事情来嚼舌根,所以才没有跟燕莲说的。

    “真是的,就算是再忙,自家妹子成亲,我怎么能不来呢?”燕莲不满的抱怨着,让人送了点心跟茶水之后,就跟一边的七巧说:“去我里把放在柜子里的那个红盒子拿来,”

    “是,”七巧立刻领命就去了。

    燕琴看着燕莲是打算送礼,有些不知所措了。

    以前的时候,她跟燕莲是比较好的,也没觉得自己这位堂姐有什么好怕的。可自从她离开古泉村后,就觉得一步步的远离,听到关于她的传说后,心里就更外的畏惧加崇拜,想着自己的堂姐为何会那么的厉害,却又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肯定回不到过去了。

    冬生看着燕琴纠结的样子,就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笑着摇摇头,告诉她,有自己在,没事的。

    燕琴红着脸回了一抹笑容,然后低着头不在纠结了。

    看到两个人能如此的恩爱,燕莲是高兴的。

    “你们今天怎么会进城的?”燕莲知道,燕琴是极少进京的,一般的情况,是不会主动来的。

    “快要过年了,娘让我们连买一些年货,因为之前家里忙,是抽不出空来。”冬生在一边温和的回答着,那气质,简直可以用温润如玉来形容。燕莲是觉得冬生很奇葩,在古泉村那样的地方长大,能养出这样的性子来,还真的是个奇迹。“加上明年要开恩科了,所以我要考取功名,就想着进城来买一些好的笔墨……,”

    “娘,我是在书肆的门口看到他们的,”实儿很是邀功的说道。

    在王府里,虽然有弟弟妹妹在,但跟冬生的感情很不一样,所以实儿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简直惊喜呆了,死命的拽着他们回来,不许他们离开。

    “就你聪明,”燕莲扫了他一眼,眼里还是装满喜气的。“冬生,等到开春之后,你就住到京城来,”见冬生想要开口说什么,燕莲笑着解释说:“知道你们不愿意住在战王府里,所以到时候啊,就让实儿外公外婆安排,住到商场那边去。那边都是熟悉的人,就不会有拘束了!”

    冬生跟燕琴的双眼里闪过一道喜悦,知道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

    “谢谢燕荷姐,”燕琴知道,燕莲是个不愿意麻烦的 人,但冬生的事情,她能主动关心,就知道她还是以前的那个应燕莲,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呢,”对于应家四房,燕莲还是很喜欢的,所以对燕琴自然也就好了。“喏,你们的亲事我来不及参加,这算是我送你们的贺礼,可不许推喔!”她从七巧的手里接过一个盒子,见燕春急的想要开口的时候,就先打断了她的提议,笑着说道。

    “那是大姐送的,就先收吧!”冬生主动的收了,知道燕莲送出去的东西,是不会让人拒绝的。而且,她是看得起,才送的那么重的贺礼,不然的话,她才不会去搭理。

    看应家三房,应文跟应燕春成亲的时候,燕莲是什么都没有送,就算知道了,也是漠视着的,可见她骨子里的那份分明。

    燕琴见冬生那么说了,就咬着唇呐呐的接过了。

    “今日就在府里吃个便饭,等你们买好了东西之后,我让王府里的马车送你们回去,”燕莲很是霸道的为他们了决定,连拒绝的话都不许他们说。

    燕莲让实儿带着他们去后院找不悔他们,毕竟都是一家亲戚,来了总要见见的。自己则去厨房吩咐今天要多加几个菜,可不许怠慢了客人。

    “小姨夫,你真的会掏鸟蛋吗?”燕莲去的时候,看到了不悔窝在冬生的怀里,不离被实儿抱着,南儿则被燕琴搂着,几个人一点隔阂都没有,就好像是原本早就很熟悉似的,那样子,看的燕莲的眉眼都笑了。

    这样的感觉,真好。

    “会啊,你要不相信,就问问你大哥,他啊,以前可贪吃了,经常怂恿大家给他掏鸟蛋,然后不敢告诉你娘,就偷偷的在外面烤着吃,”冬生趁机出实儿的糗,说的不悔眼里满是好奇。

    “鸟蛋好吃吗?”不离在一边抿抿嘴,好奇的问道。

    看到不离那样子,燕莲扶额,想着自己可曾饿过小吃货的肚子,竟然就一个鸟蛋,那么没定力的露陷了。

    “呵呵,当然好吃了,”实儿低头看着不离可爱的样子,笑着调侃道:“等哪天有空了,大哥去给你掏个鸟蛋回来,好不好?”

    “好,”不离才点点头,那边两个小家伙不肯了。

    “大哥,我也要,”不悔跟南儿是异口同声的说着,连话都没有错一句。

    “呵呵,好,大哥绝对不会忘记你们的,”实儿是一个好大哥,对他们的要求,那真的是有求必应了。

    “看看你们那个样子,也不怕你们的小姨跟小姨夫嘲笑你们,就跟小馋猫似的,难道是娘饿着你们了吗?”燕莲故意装作凶巴巴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质问着。

    “娘,你没饿我们的肚子,可我们没有吃过鸟蛋,”南儿是直白的说了出来,眉宇之间竟然还有抱怨。

    燕莲抽搐着嘴角,望着天真的女儿,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是不知道,以前,你们大哥跟小姨夫是没有东西吃,所以才会找鸟蛋吃。现在,你们吃的好,穿的好的,干嘛盯上鸟蛋呢?”这话题,是不是有些远了?

    “娘,就是一子的功夫,改天弄几个鸟蛋来给他们尝尝就是了,”实儿知道娘亲一般的情况是不会发火的,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娘亲。

    别人家的娘亲,不是这个要求就是那个要求,一点点做不好,就得被训。可他家不一样,娘几乎很少生气,就算做的不对的,也是轻言轻语的仔细分辨着,解释给他们听,让他们知道,有些事情是错的,却从不打骂他们。

    “啧啧,你爹教你轻功,竟然成了掏鸟蛋的捷径了,”燕莲望着实儿调侃着,觉得他这个当大哥的,把几个弟妹看的太重了。

    实儿因为她的话而有些别扭的扭过脸,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

    “娘,不许你欺负大哥,”南儿小天使出来抱打不平了。

    “闺女,你是谁生的?”虽然这胳膊肘是往里拐的,但还拐的不够里啊!

    “噗嗤,”燕琴在一边看了半天之后,好笑的说道:“燕莲姐,你都是四个孩子的娘亲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呢?”这跟小女儿斗嘴,调侃大儿子,戏弄小儿子,也唯有燕莲这个当娘的做的出来。

    就算以前家里就她一个女儿的时候,也从未见爹娘跟自己这么说话过。

    “哈哈……,”燕莲黑着脸想要说什么,结果被几个孩子郁闷了,因为他们个个笑的前俯后仰的,完全忘记了,被调侃的那个人,是他们的娘亲。

    几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尤其是实儿跟冬生说到小时候的事情,更是引得几个小的羡慕不已,连燕莲都说想要回古泉村去……这聊着聊着,管家就来禀告,说是王爷回府,可以用膳了。

    北辰傲平日里一回府就往后院来的,今天还没到后院,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阵阵笑声,刚要进去,就看到燕莲带了一群人出来,跟自己来个对头撞。

    “等以后,你考取了功名,跟他在朝堂上相遇的时候,再给他行礼,现在,他只是你们的姐夫而已,”燕莲见冬生跟燕琴看到北辰傲之后就想跪行礼,连忙拦着说。

    “是是,燕莲说的对,在这里,就跟自家似的,别拘礼,”北辰傲自然也不愿意看到他们跪跟自己行礼,就笑着附和着,“我先进去换衣服,你们先去饭厅,管家已经命人传膳了,”

    “走吧,”燕莲招呼众人往前走,北辰傲也进后院换衣服去了。

    因为北辰傲的随口,到没有让两人拘束,一桌饭,吃的还算是欢喜的。北辰傲知道他们是来办年货的,就让管家准备了几份,让他们带回去分,至于谁有,谁没有的,相信他们都是聪明人,谁知道的。

    送走冬生夫妇之后,燕莲略显感叹的说:“唉,燕琴都嫁人了,时间过的好快啊!”她来的时候,燕琴才八岁,如今已经过去了十来年了,她都快要三十岁了。

    这岁月,还真的是可怕。可惜,她还是没把自己嫁出去——估摸着,自己成亲的时候,应该是大秦最老的姑娘了。

    嫁人?这两个字,让北辰傲又忍不住的深思起来。

    年三十,宫里设宴,北辰傲跟燕莲是要带着孩子进宫的。可是,他们一家六口,好像有些庞大了。谁家会有那么多的嫡子嫡女的,也唯有嫡子嫡女,才能参加此次的宫宴,所以燕莲觉得蛋疼。

    杭青青因为儿子还小,就把儿子留在府里让老夫人照顾,自己则带了宝儿来。

    长公主跟梅以鸿成亲了,但还没有身孕,所以看到燕莲跟北辰傲带好几个孩子,就说要帮着一起,让燕莲微微松口气。

    她不是怕照顾不好孩子,而是怕发生上一次在宫里的事情。

    新年的气氛,肯定是不一样的。就算心里有多少的不满,在年三十这一天里,个个都端起了笑容,把所有的恩怨都埋藏在心里。

    燕莲带着几个孩子落座,跟长公主还有杭青青是一边的,倒也没有惹出什么事情来,就是她一个人身边带着四个孩子,有些扎眼。

    这样的日子,燕莲是真的不想分开,毕竟是团圆夜,带了谁进宫,孩子们都会不高兴的,所以她才决定把几个孩子都带上。

    “护国公主真是好福气啊,生了三个嫡子,”身后,传来了羡慕的声音,引得燕莲回身看了一眼,见是一个慈祥端庄的中年妇人,不禁微微点点头,因为不认识人家,不好说什么。

    “她是郡王府的郡王妃,因为多年只生了两个女儿,所以看到你这样,是真心的称赞,没别的意思,”长公主对京城里的圈子里熟悉不已的,一般的人,只要见过,她都记得——因为身份不允许她记错。

    “嗯,”燕莲点点头,不想引来太多的关注。

    因为男女是要分开坐的,所以实儿就带了不悔跟不离去了北辰傲那边,把南儿留给燕莲了。

    ~~~~~~~~~~~~~~~

    还有一章,要更吗?亲们,留着月票到最后三天好不,好浪费啊,懒懒看着心疼。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