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北辰傲如此的强势,燕莲幽怨的低嚷着,提醒他注意身份。“北辰傲,别太过分了!”皇上是看中他,可那也只是他是一个臣子的时候。若是他桀骜不驯,不把皇上看在眼里,皇上会容许那么嚣张的王爷存在吗?

    北辰傲要出事,自己这个护国公主算什么?到时候,牵连的人就太多了。

    看到面的两个人,一刚一柔,像是约好似的,皇上的表情冷了一,眼神更是讳莫如深。“战王爷的意思是不管如何都不愿意离京?”

    “是,还请皇上体谅!”北辰傲明知道皇上心里的不悦了,还是硬着头皮倔强的僵持着。

    “好,好你个战王爷,不为百姓着想,成天惦记着儿女私情,可真是有出息,”皇上大怒,伸手指着北辰傲怒骂着,“你不去江南,行,朕让人抓了应燕莲,给她按个未婚先孕的罪名,先除了她,让她浸猪笼死,再灭了你战王府里几个孩子,看你还去不去江南!”

    皇上的话,让北辰傲跟应燕莲都脸色大变,尤其是北辰傲,双眼死死的盯着皇上,就想在他的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来,可皇上依旧是面色不改。

    “为何?”北辰傲望着自己一直尊重的皇上,不敢置信的质问道:“去江南,人人都可以,为何皇上一定要本王去?”岳安明去,不是更好吗?

    “因为知道那东西的人,只有护国公主。让护国公主一人江南,你不愿意,那么就你跟她一起离开,如若不然,别怪朕对战王府手,”这是明晃晃的威胁,一点点余地都不留。

    为了金矿,皇上是要斩杀他们了。

    这样的对峙场面,不是北辰傲跟应燕莲想见到的,就算是为了孩子,他也只有点头的份。

    “好,本王答应!”北辰傲咬牙切齿的低吼了一声,怒声道:“但愿皇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以后别什么事情都吩咐本王,这个战王还是皇上强加的,可不是本王自己愿意当的。”敢那孩子来威胁他,皇上是真的让他太失望了。

    “等等,”在北辰傲带着应燕莲要走出御书房的时候,皇上突然又开了。

    “皇上还想怎么样?”怒气横生的北辰傲看皇上的眼神是一点点尊重都没有。

    “她留在京城,你去江南,”要是那两个人都离开了,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心在乎几个孩子,不如让应燕莲留在京城,那才是北辰傲的弱点。

    “启禀皇上,没有儿臣在,那材料,战王爷根本不认识,”应燕莲一听皇上这么吩咐,立刻出声说道。

    皇上毫不在乎的挥一挥手,望着她说道:“这个不用担心,以战王爷的聪明才智,相信只要护国公主详细的说一说,再画个样式,相信就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若是北辰傲有野心,最该担心的人,该是他了。

    见皇上态度坚决,燕莲只好呐呐的回了一句:“好,”把到嘴边的所有的话语都咽了去,然后无奈的跟着北辰傲一起走出了御书房。

    “皇上是糊涂了吗?岳安明贡献的金矿,能挖出多少银子都不知道,就忘记了本王立的汗马功劳,甚至不惜拿你跟孩子威胁本王,简直太过分了!”出了御书房,北辰傲就隐忍不住,在一边愤恨不平的怒骂着,完全放肆到极点了。

    “行了,为了孩子们,你先忍着,等回去之后,我给你画样子,告诉你那东西怎么着,”燕莲连忙安抚着,就怕别人听到北辰傲无意的抱怨声而生事,就四张望了一,见没有什么人之后,就立刻拽着北辰傲快的往宫门那边去,并勒令北辰傲不许在出声了。

    等到应燕莲跟北辰傲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原本无人的阴暗处露出了一个探头探脑的影子,然后四张望了一,再快的往后宫去了。

    “启禀贵妃娘娘,皇上了死命令,让战王即可离京,惹的战王大怒,在怒骂皇上呢,”在御书房偷听消息的人一回到岳贵妃的寝宫里,就立刻跪禀告道。

    “他都说了什么?”岳贵妃一听,立刻睁大双眸问道。

    “他责骂皇上糊涂,上了岳大人的当,还说皇上不顾忌他多年来立的汗马功劳,”来人低头知无不言的禀告着,很是尽心尽力。

    岳贵妃的双眼里划过了一道光芒,阴冷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然后挥挥手说:“你先去吧,继续盯着御书房那边的消息,有什么事情都来禀告。办的好了,好处,本宫自然不会少了你的,”这种鼓动人心的手段,她运用的淋漓尽致,完全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是,奴才一定尽心为贵妃娘娘办事,”那奴才磕着头,激动的保证着。

    若是燕莲看到那个小太监那激动的样子,肯定会问问他:你就是个傻子吗?现在整个后宫的风水都转了,都去迎风拍马,奉承着皇后娘娘去了,你怎么还凑在失宠的贵妃面前讨好呢?她许你什么好处了?

    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跟燕莲一样清楚的,岳贵妃能在宫里那么多年风光,不单单是皇上的捧杀,更有的是她狠辣的手段。

    “退吧!”岳贵妃得了消息,也就不在乎眼前的人了。

    小太监离开之后,岳贵妃就立刻找来了身边的心腹,让她送消息出宫,告诉岳家人,计划成功了。

    他们要的,无非就是让北辰傲离京。

    “皇上,一座金矿就真的把你的心给迷住了吗?”岳贵妃低声冷嘲着,觉得有些可笑。

    跟了皇上那么多年,知道皇上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上,唯一的想法就是强国库,满粮仓,为秦国争取一片宁静,不许别国来犯。这些年来,皇上也努力,可在怎么努力,也生不出银子来。

    呵呵,还是岳安明聪明啊,一抓,就把皇上的弱点给抓住了。

    北辰傲离京了。他走的时候是万分怨念的,抱着南儿紧紧的盯着着:“南儿,不许忘记爹爹了,知道吗?等爹爹回来,一定要认得爹爹,知道吗?”他怕自己再一次离开,回来之后,女儿又不认识他了。

    看着北辰傲傲娇的样子,燕莲扶额无语的望着他,怎么觉得他是在跟南儿撒娇呢?这种感觉,真的很诡异啊!

    “嗯,爹爹放心,南儿肯定会记得爹爹的,”南儿在北辰傲脸上“吧唧”的印了一口口水,糯糯的保证着,却更让北辰傲不舍了。

    “早去早回,”燕莲从他的手里抱过了南儿,交给了身份的七巧之后,伸手为他整理一衣领,依依不舍的说:“记得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我跟孩子在家里等你回来,”但愿这一次,是他们最后一次分离。

    “嗯,”北辰傲狠狠心,在燕莲的额头上落一个吻之后,硬生生的忍着所有的不舍,利落的转身离去。

    别人家都在过着快乐的团圆年,唯有她家过的年有些凄惨,因为北辰傲不在,王府里的笑声都少了很多。

    北辰傲离京的消息原先是没有人知道的,后来,众人见北辰傲好几天不曾出现,为了燕莲知道,才知道北辰傲早在几天之前就得了皇上的命令,江南去了。

    过完年,热闹后,整个京城都在准备着太子大典,燕莲是一品公主,虽然很不喜欢热闹,但很多的事情,她都要参与,比如说京城里贵夫人办的赏春宴。

    一个个的帖子,砸的燕莲眼晕晕的,实在是不想掺和。北辰傲不在,她只想留在战王府里陪着孩子养肉,不想面对那一大堆无聊的女人,争风吃醋,攀比嫉妒,那真的让人抓狂。

    “夫人,将军府来人了,”七巧从外面走了进来,嘴角含着喜悦道。

    “将军府?”燕莲一愣,诧异道:“是长公主来了吗?”京城安稳之后,长公主会经常来这里坐坐,陪着她逗弄南儿,跟南儿的感情也很好,知道她是特别的想要一个属于她跟梅以鸿的孩子。

    别的事情,她都好帮忙,唯有这件事,她是真的一点法子都没有,只能希望长公主早日如愿。

    “不,不是的,是将军府派来人送消息,说是长公主今日去参加什么赏春宴,结果吃了几口东西之后就呕心难受,人还差点晕过去了,以为是被人毒要谋害呢,结果招来太医一查,说是有身孕了,”七巧有条不紊的禀告着,想着那家今天招待长公主的,这心情肯定是从天上掉到地狱,再从地狱回天上的。

    这跌宕起伏的心情,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呢。

    燕莲听了七巧跟绕口令似的的话语之后,先是一愣,但掐中了最为要紧的一点,欣喜的道:“是真的吗?”这将军府有后了,相信老将军夫妇都能瞑目了。

    “是真的,报喜的人还在门口呢,说是长公主才被送回将军府,就急着让人过来报喜了,”这长公主还是很看重他们家夫人的。

    七巧心里想的是喜滋滋的,却忘记了,燕莲现在不但是北辰傲口里的夫人,更是大秦的护国公主呢。跟长公主也算是姐妹了,这几层关系加在一起,不好都难。

    “走,去将军府看看,”燕莲想着自己不是长辈,但好歹生过几个孩子,一般该注意的,还是要跟她说一说。“把南儿也带上,”小丫头自从北辰傲离京之后,就闷闷不乐的,老是噘着嘴,情绪低落的唠叨:爹爹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南儿忘记他了怎么办?

    看到南儿跟中毒了似的的样子,燕莲心里恼恨北辰傲故意跟南儿说的,害的南儿真的怕自己忘记了疼爱自己的爹爹,老那么呢喃着。

    要是北辰傲有几年或者十来年不回来,那南儿会不会忘记他,那还真的难说。这才离开多久呢,就那么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害的她这个当年的都有些吃味了,想着是不是自己也该找个时间去消失一,看小丫头想不想自己。

    燕莲直接打赏了来报喜的人,让人先回去,他们随后就到。

    “娘,梅婶婶真的有小宝宝了?”南儿发现自己看过最小的,就是宝儿姐姐的弟弟,所以对长公主现在的孩子充满了好奇。

    “是啊,”燕莲回答的很是愉悦,相信皇后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快乐的。

    “那小宝宝是怎么来的?”南儿成为了一个好奇的宝宝,睁着懵懂的双眼望着自己的娘亲认真的问道。

    “额,”燕莲傻眼了,对上南儿纯真的双眼,语塞了。

    她要不要现在就该女儿进行爱的教育呢?这个,是不是有点太前卫过头了?

    “等南儿长大之后,娘就会告诉南儿,让南儿知道,小宝宝是怎么来的,好不好?”燕莲伸手蹭着她的笑脸,笑眯眯的说。

    “为什么要等南儿长大后呢?”南儿不愿意的抱怨着。

    “因为南儿现在还是个孩子啊!”汗颜,这样的尴尬问题,自己现在就要面对了吗?

    “南儿才不是小孩子,爹爹说,南儿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南儿插着小蛮腰,不满的抗议着。

    北辰傲,你都教孩子什么了?燕莲抽搐着眼角,很想咆哮。

    两母女就这么别扭的到了将军府,门口早有梅以蓝身边的邱嬷嬷在迎接着。

    “给护国公主殿请安,”邱嬷嬷一看到她,立刻行礼。

    “邱嬷嬷不必多礼,”燕莲自然认识她,也知道她一直陪伴在梅以蓝的身边,对梅以蓝是忠心耿耿的,想着当初自己跟梅以蓝会认识,也是靠了邱嬷嬷,就对她客气了几分。

    “公主殿快里面请,大小姐在陪着长公主,大少爷还没回府呢,已经派人送消息去了,”邱嬷嬷一边领着燕莲往里走,一边尽心的禀告着。

    她是从梅家陪着大小姐出嫁的,自己还是梅家人的人,所以知道大少爷有后,这心情,还真的喜悦的不行。

    “将军府有后了,相信你家大少爷会高兴坏的,”燕莲见邱嬷嬷嘴角的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忍不住也跟着高兴。

    进去之后,几个拐弯,就到了长公主跟梅以蓝居住的地方。燕莲牵着南儿进去的时候,长公主正躺在床上,梅以蓝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陪着她说着话,此刻的长公主的眼神是格外的柔和,那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肚子上,眼里满是那种发光的幸福眼神,看的人都忍不住的陶醉。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神情,她是多么的喜欢肚子里的孩子,有多么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

    “燕莲,你来了?”梅以蓝率先看到带着南儿进来的燕莲,连忙起身招呼说:“师兄不在京城,你怎么就亲自过来了呢?”就是怕她知道了消息要自己过来,所以才会让府里的人去先说一声的。

    “是啊,还带着南儿,要是路上出什么,可怎么办?”长公主坐起身,也是担心的说道。

    看着两个大惊小怪的人,燕莲忍不住好笑的说:“我就是那么脆弱的人吗?朗朗乾坤,就不信谁胆子那么大,敢在京城大街上伤害战王府的人,”有时候,身份高,真的是一件好事,可以狐假虎威,也能少了很多的麻烦。

    “婶婶,小宝宝呢?”南儿挣脱了燕莲的手,跑到了长公主的身边,好奇的张望着,见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就抬头望着一脸笑意的长公主问道。

    “小宝宝?”长公主被问的愣住了,刚想摸着自己的肚子告诉她的时候,就听到小家伙语出惊人的道:“婶婶,小宝宝是不是跟南儿家的小堂弟一样大啊!?他哭不哭的?能不能让南儿看看,南儿保证不欺负小宝宝,”

    这一连串的话,不但弄呆了长公主,也愣傻了燕莲跟梅以蓝。

    “南儿,小宝宝还在你婶婶的肚子里呢,你现在是看不到的,得等到今年粮食秋收的时候,就能看到婶婶的小宝宝了,”燕莲率先反应过来,被自家闺女给打败了。

    闺女,你问的那么彪悍,可知你娘当初是如何的含蓄的吗?你这么彪悍,你爹知道吗?

    “为什么看不到呢?小宝宝是不愿意跟南儿玩吗?”南儿失望了。

    “怎么会呢,”长公主笑着撑起身体说:“南儿那么好的姐姐,小宝宝啊,肯定会很喜欢的,只是……,”这个,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只是啊,小宝宝太小了,他要从一个小不点慢慢的长大,才能出来见到南儿,才能喊南儿姐姐啊!”燕莲头痛了,觉得这种事情,好复杂的说。

    在燕莲的安抚,南儿才不至于失望,然后被燕莲交给了七巧,让七巧去给南儿喂一些吃的。

    早知道燕莲要来的时候,府里的人就准备了吃的东西,所以梅以蓝连忙让人带着七巧去。

    燕莲哄走南儿之后,“嘘”了一把,摸摸自己额头上的汗,觉得南儿天真的话语能把人给吓懵了。

    “身体怎么样?太医可曾说什么?”燕莲关切的上前问道。

    ~~~~~~~~~

    今天暂时更新八千,怕没有文档,一个不小心,全部都完蛋,只能明天多更新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