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长公主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觉有些惊奇,有些惊讶,更多的是隐藏在心里的不安。“太医说,只是因为孕期的不适,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让先期的时候,多多休息,”这个孩子,来的让她太过惊喜了。

    其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的。

    自己多么盼望有个孩子,可等自己有了身孕也没有多注意,若是自己察觉到,今天定然是不会去什么赏花宴的。要是出什么事的话,她肯定恨不得杀了自己。

    见她面色有些古怪,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燕莲跟梅以蓝对望了一眼,见她也是微微的摇着头,表示不知道长公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就坐在床边,伸手握住她的手,笑着开口说:“你是头一次当娘,心里肯定紧张,但我告诉你,不要害怕,坦然的去面对,等到他一天天的大起来,你就能感受到当娘亲的伟大,”

    长公主心里是紧张的,因为身边没有一个长辈,那些嬷嬷们又不能跟燕莲一般,那么贴心的告诉自己那些事情,所以这会儿听了燕莲的话后,竟然有些委屈的红了眼眶。

    “我只是害怕,”憋了好一会儿,长公主才说出了心里惊恐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想着自己不知道有身孕了,要是今天出府出什么事了,该怎么办?要是孩子不好了,又要怎么办?反正心思乱的很,又高兴又害怕,还有后怕,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燕莲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长公主,觉得府里没有一个长辈在,真的有些麻烦。

    长公主的身份跟别的不同,别人家就算是没有了婆婆,还有娘家。可长公主身份尊贵,皇后不能因为长公主有身孕而出宫,难免让她觉得慌张了。

    “不要担心,你家小姑都是生过孩子的,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她啊,”燕莲想起身边的梅以蓝,立刻说道。

    “是啊,大嫂,怀了孩子之后,最忌讳的就是胡思乱想。你这红着眼眶的样子,等会等我大哥回来一看,还以为我跟燕莲欺负你了,你可要说说清楚啊,”梅以蓝随声附和着,又开起了玩笑。

    “就是,我明明是来看你的,你对着我红眼眶,让梅以鸿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想呢,”燕莲也跟着戏虐说。

    被应燕莲跟梅以蓝这么闹着,长公主的心情好了很多,露出美丽的笑容打趣道:“梅以鸿是怀疑谁都不会怀疑你的,你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燕莲跟梅以蓝听了长公主的话后,两人的脸上都闪过了一丝的不自在,不知道她是纯粹的玩笑,还是意有所指。

    梅以鸿喜欢过燕莲的事情,大概也就他们几个人知道,还有一个就是上官浩。现在的上官浩依旧是靠在他们这一边的,到不怕他会胡说什么。但要是长公主自己感觉到了什么,就大事不妙了。

    两人一同把目光落在了长公主的身上,却见她此刻是低着头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完全没有把眼神落在她们两个的身上,好像是无意识的开口,吓的梅以蓝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若是被长公主知道,梅以鸿的心里深藏着的人是应燕莲的人话,她都不知道以后长公主跟燕莲见面后,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什么结果她不知道,但肯定不会有现在这般的融洽了。

    “我就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怎么样?欺负了他的女人跟孩子,他要放过我才怪呢,”燕莲故意试探着,虽然心里没有什么觉得对不起长公主的,但若是因为这件事让梅以鸿跟长公主之间有了嫌隙,那味道就不对了。

    “他又打不过战王爷,”长公主一听,乐了,抬头看着燕莲取笑说。

    “额,”燕莲迟疑了一,忍不住笑出声,觉得长公主方才的话,完全是意识的说出口,并没有多想的,就伸出手故作凶悍状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可着劲的欺负你,反正梅以鸿打不过北辰傲,也不能拿我怎么办,是不是?”

    长公主傻眼了,怎么意思变成这个了呢?

    看到长公主呆呆傻傻的样子,梅以蓝忍不住的笑出声了。

    “呵呵,好了,没闹了,大嫂,你先休息一,太医说你今天也有点收到惊吓,这两天得静养,”梅以蓝想起了太医的叮嘱,就立刻说道。

    “对对,你好好的躺着,”燕莲起身,为她拿掉了靠着的枕头,等她躺去之后,为她盖好了被子,笑着说:“你先休息,等会梅以鸿就该回来了,给你们两口子留空间,我跟梅以蓝先撤,”说完之后,还暧昧的跟她眨眨眼,让长公主的脸颊忍不住的就红了。

    等燕莲跟梅以蓝都出去后,长公主望着床顶,想着等梅以鸿知道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嘴角忍不住的挂着一抹期盼的笑容,因为他一直想跟战王府联姻,多么期盼自己立刻就有孩子,这一次,他如愿了,应该会很高兴吧。

    不管自己肚子里的是少爷还是姐儿,梅以鸿说了,都必须要死缠烂打的让应燕莲点头联姻。她对燕莲教养的几个孩子,也是有好感的。

    几个孩子都很得体,身份又尊贵,配的上自己的孩子。

    燕莲要是自己离开后,长公主脑子里想的是这件事的话,肯定会无力的求饶道:“长公主的孩子太过尊贵,我们配不起啊!”这孩子都还没出来呢,就想着联姻,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两人出门之后,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慎重,弄的燕莲忍不住开口郁闷的说:“当初的事情,好在没有人乱说,以后也不要再提了,若是被长公主知道了,这事情就不对味了!”再深爱一个男人的女人,在知道自己的男人心里没有自己后,心思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就真的不知道了。

    以前的事情,追究起来,一点点的意义都没有。如今的梅以鸿,愿意跟长公主一起,还让长公主怀孕了,可见他是真心的想跟长公主一起过半辈子的。

    这样的生活,才适合他。

    “放心吧,大家都知道轻重,不会乱说的,”梅以蓝心里也担心的,但想到了什么,有觉得松口气。“大哥对长公主也是极好的,相信他早就忘记了过去,期盼跟长公主过一辈子,”只是,燕莲永远都是大哥心里的得不到,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那就好,”燕莲松口气,真心不希望长公主跟自己有什么嫌隙。

    等两人出来后不久,就看到了梅以鸿急急的往后院来,看到燕莲跟梅以蓝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就忙上前问道:“长公主如今怎么样了?”眼里,满是激动的跟关心,没有一丝假装。

    “在里呢,你自己去看,”燕莲丢了一句话后,就拉着梅以蓝往前走,完全没有耽误他们夫妻相聚的意思。

    梅以鸿看了她一眼,就往后院走去。

    “看到你大哥能关心长公主,我就放心了,”燕莲是真的松口气了,不然的话,她会觉得自己当初救错了梅以鸿。耽搁了人家一辈子,还不如不救呢。再说了,以自己这样的身份,带着实儿,真的不是他的良配,他适合更好的。

    “走吧,南儿也不知道吃了东西没有,”梅以蓝心里也安心了,就带着燕莲往外走,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府里人多嘴杂,万一被人知道了什么,就不好了。

    燕莲也明白,配合着她的脚步,往外走去。

    将军府长公主有孕的事情,因为在赏花宴上诊断出来的,所以根本瞒不住,一子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让众人都忍不住的觉得羡慕。才新婚多久呢,就有身孕了,可见驸马对长公主是多么的好了。

    而这个时候,有人却起了心眼,想着长公主有了身孕,驸马身边没有姨娘之类的人,或许,这是一个好机会。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金嬷嬷在知道有人从宫外带了驸马爷的口信,说是要告知皇后娘娘,就出去问了一遍,知道是长公主有喜之后,立刻惊喜的禀告着。

    “真的吗?”皇后也是惊喜不已,望着金嬷嬷说:“消息可靠吗?”

    “可靠,是宫里的太医去诊断的,”金嬷嬷把发生在赏花宴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有些心疼的说:“将军府里没有一个长辈,长公主又第一次当娘,肯定是什么都不懂,所以才会连自己有了身孕都不知道!”

    皇后心里一想,觉得金嬷嬷说的对,就看着跪在地上的金嬷嬷说:“嬷嬷,你出宫照顾莹儿吧!?”交给别人,她很不放心。

    金嬷嬷一愣,知道皇后是真的疼爱长公主。可想到皇后娘娘眼前的情况,金嬷嬷摇着头说:“娘娘,驸马对长公主是好的,加上梅姑娘还在将军府里,多少会有点帮衬的。老奴虽然不重要,但还是想在宫里陪着娘娘,”

    听到金嬷嬷这么一说,皇后也就不在坚持了。她的身边,确实离不开金嬷嬷。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