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能派金嬷嬷去照顾长公主,但皇后还是派了金嬷嬷送了许多的东西去,都是补身体的,还有很多贵重舒适的布料,这一送,就是几车子……宫里的人都听说长公主有身孕后,也都纷纷的表示要贺喜,后宫嫔妃是轻易不能出宫的,就随手送了大礼。

    等金嬷嬷登记好后,发现东西多的快要装不了。

    长公主有身孕了,皇上也高兴,特意的派人来叮嘱皇后,要多送一些有用的,能滋补身体的,对长公主好的。这么一来,整个后宫的人都知道,皇上很是看重长公主,让后宫的人都更加的想要靠近皇后了。

    六皇子就要成为太子了,他就是未来的储君。跟皇后娘娘交好后,她们就算没有孩子在身边,等太子上位了,结果也不会太惨。

    最惨的结果是陪葬,那是最最可怕的结果。

    帝皇有太多的女人,不能全心全意的爱一个女人,也得不到任何一个女人的真心,其实是很可悲的。没有一个嫔妃愿意陪葬,虽然以后皇上不在了,她们要是命好,就能留在宫里继续享福。要是命不好,就会去皇家寺庙里带发修行,但至少是活着的。

    死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整个皇宫里都呈现出一片为大长公主怀有身孕而高兴的画面,唯有一个地方,此刻不但没有一丝的喜气,反倒是冷静诡异的可怕。

    “娘娘,你就不要生气了,当心身体,”岳贵妃身边的嬷嬷苦口婆心的劝着,心里担心的不得了。

    岳贵妃看着一脸关心自己的嬷嬷,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一脸不甘心的问道:“华儿有什么不好?皇上的心,何为那么偏,那么狠呢?同样是他的女儿,可为什么本宫的华儿有了身孕之后,却被发配苦寒之地,生生的没了孩子。而轩辕莹这个贱。人,就能拥有这般的福气,连皇上都那么关心,还送了那么多的礼物,这是在告诉本宫,本宫生的孩子,不如皇后生的吗?”

    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去啊!

    “娘娘,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嬷嬷知道贵妃娘娘心里的苦,可因为二公主的事,已经让皇上对娘娘心生厌恶了,若是再闹,肯定是一点点好处都没有的。

    “嬷嬷,本宫能不想吗?华儿在苦寒之地受苦,她是本宫一心呵护长大的宝贝,却偏偏被皇上捧杀成什么都不懂的莽撞性子,最后因为嫁给了晋国王爷而变成如今的场,本宫心里能不怨吗?若是华儿嫁给了梅以鸿,结果会是这样吗?恐怕皇上会疼的什么东西都往将军府里送吧,”就如现在这样。

    但凡有几分心思的人,都知道华儿喜欢的是梅以鸿。华儿喜欢的梅以鸿只是一个少年将军,从不是现在的大将军。那个时候,若是华儿跟梅以鸿成亲,那现在该笑的是谁呢?说来说去,还是皇上偏心,活活的害了她的华儿。

    心里恨的,怨的,一切都涌上心头,岳贵妃的眼里就闪烁着阴狠,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望着跪在地上的嬷嬷说:“长公主有孕,本宫也得恭贺一,是不是?”

    嬷嬷愣了一,对上了娘娘阴狠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想着娘娘继续跟皇后娘娘作对,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可让心高气傲,一辈子恼恨皇后的娘娘对皇后低声气,那又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辈子,娘娘最大的悲哀,就是遇到了皇后娘娘。

    这两个人,为什么要相遇呢。

    燕莲还没离开将军府呢,宫里的东西就一车车的送来了。

    “给护国公主请安,”金嬷嬷看到燕莲之后,立刻客气的行礼。

    “金嬷嬷快起来,这又不是在宫里,何须这般客气,”燕莲让七巧扶起了金嬷嬷,然后笑着说:“想必是皇后娘娘得到了消息,这会儿让金嬷嬷出宫的吧!?”

    “是啊,娘娘知道长公主有喜之后,高兴的合不拢嘴,这不,让老奴送了滋补的东西来,加上皇上吩咐的,后宫嫔妃们送的,足足五大车呢,”金嬷嬷一脸喜气的回禀着。

    梅以蓝一听到是后宫嫔妃们送的,就眉头微微的皱起来了。她现在的身份是无法进宫的,可宫里的一些规矩,她还是知道的。长公主有孕,将军府的一切就得由她打理,要是万一一个不好,就会给将军府丢脸的。

    “梅小姐不用担心,”一边的金嬷嬷看出了她纠结的缘由,笑着宽慰道:“那些嫔妃送的贺礼,都会由娘娘做主还礼,将军府就不用管了,”长公主都有身孕了,娘娘才舍不得长公主操心呢。“那些东西,老奴自作主张的分开了,前面是皇上跟皇后娘娘的赏赐,后面的两车是宫里嫔妃的,就留在库房里吧!”

    燕莲跟梅以蓝都是聪明的,金嬷嬷说的那几句话,不用挑明了,也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宫里多的是表里不一的人,面上说的能甜如蜜,可背后会怎么样,谁能知道呢。这为人处世,最不好猜测的就是人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那防人之心却不可无,小心一点,还是为自己好的。

    梅以蓝在得到金嬷嬷的暗示之后,就命令人把东西都搬了进来,然后请人带了金嬷嬷去长公主那边。相信皇后肯定是有话要交代金嬷嬷说的。

    燕莲在一边帮着梅以蓝,看到送来的单子,她稀罕的'“啧啧”几声叹息道:“皇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这清一色的都是好东西,可见皇上跟皇后是多么重视长公主了。

    梅以蓝抽搐着嘴角听着燕莲的胡侃,一边命人把需要的东西搬出来,一边让人把用不到的东西搬到库房去。那些特别交代要给孩子做衣服的,肯定是要拿出来的,交给绣房去做的。用不到的,那就先放在库房里……。

    整理后宫嫔妃们送的贺礼的时候,独独一份上面沾了个字条,表明是岳贵妃的,害的燕莲跟梅以蓝一看,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觉得金嬷嬷还是个妙人儿。

    谁都知道,后宫里,就皇后跟岳贵妃不对盘,这送的礼,也无怪乎金嬷嬷那么小心翼翼了。这后宫的腌臜手段,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应付的。

    那些女人心狠手辣起来,常做的事情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金嬷嬷在,梅以鸿就离开了子,但嘴角的笑容显得他的心情很不错,让燕莲狠狠的调侃了一番。至于金嬷嬷在里跟长公主说了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但至少长公主的心情变的好多了。

    这是喜事,可燕莲却发现,自己跟无人分享。北辰傲不在,好像生命里缺少了什么东西似的,格外的让人难受。

    可这个时候的北辰傲,启程前往江南的时候,一路上都遭遇着刺杀,一**的杀手,就跟不要命似的,拼死想要把他留在江南,不许他回京。

    从一出京城,那阴狠的杀气就存在了,时时刻刻都在等待着他松懈的一刻。

    面对眼前围着的几十个黑衣杀手,北辰傲连眉头都没有皱一,嘴里反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因为急着想要赶回京城,所以他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就自家单枪匹马的出了京城。

    “战王爷,久昂大名,”带头的黑衣人一脸的杀气,望着同样表情沉重却嘴角带着讽刺的男人,心里的震撼却掩饰不住。

    面对那么多的杀手,他却连神情都没有动一,可见他对自己到底有多么的自信跟强悍了。

    “废话少说,来吧!”一心赶路的北辰傲完全不想跟他们客套,连他们的来路都不愿意问,只是拔除了自己沾满血腥的长剑,指着他们说道。

    “呵呵,好,爽快!”带头的人蒙着面巾,但也不难看出他对北辰傲的佩服。“杀了那么多的百姓,真的是一点点的刺激都没有。这一次,能跟闻名遐迩的战王一斗,还真的是我的荣幸!”能打败战无不胜的战王,或许,他要扬名天了。

    北辰傲一听,双眼里闪过凌厉的杀意,望着眼前的人质问道:“是你杀了京城外的百姓?”那些无辜的百姓,就丧命在这里可恶的恶匪手里。

    “呵呵,不然呢?”那人也没有抵赖,反倒是笑着微眯的双眼,阴狠的盯着北辰傲道:“在京城外,可是战王爷把我们兄弟给逼的走投无路,差点连小命都捡不回来呢。只是不知道,现在没有帮手在身边的战王爷,能不能力敌我们几十个兄弟呢!”

    战王本事是高,可那也是带兵打仗带出来的,手有的是人。要是身边没有人,单打独斗,能打的过他们这些人吗?

    在他眼里看来,如今的战王爷,已经是他们手中插翅也难的,现在的说说笑笑,只是给他一点时间在交代遗言而已。

    北辰傲没有回答,只是抖动了一手里的长剑,没有逃避,而是勇敢往前的冲进了一堆的杀手之中,冷傲道:“逃不过,也不会任由你们猖狂!”那话,就跟来自地狱似的,有种坚决的同归于尽的气势,让那些杀手的心都颤抖了一。

    以往,都是他们动手杀人,从未遇到过这么厉害的,浑身充满杀气的人。他们也经常杀人,身上的戾气是什么都消除不掉的,偶尔经过人群的时候,有些孩子甚至会因为这一点而被吓怕了。可如今,他们却觉得,北辰傲的杀气是从内而发散发出来的,能侵入人的骨血之中,让人由内而外的胆寒。

    “你们怕个屁,他就一个人,还能长翅膀了不成,都给我杀,”带头的人见气氛有些不对劲,就厉声怒吼一声,给自己壮气势。

    到了这个地步,想要退路,已经不可能了。

    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以往燕莲都不在府里过,这算是头一次,所以就算北辰傲不在,她也让人早早的给府里各个地方挂满了红灯笼,让府里的厨房早早的准备了汤圆,丸子之类的东西,让府里的人人都能吃到……。

    战王府里,也就这一天,是真正热闹的。

    以前,一到过年的时候,要么是应燕莲带着北辰傲跟孩子去了古泉村,要么就是一家人都不在,所以这算是几个孩子在战王府里过的头一次的元宵节。

    王府里本来就大,加上到底都是红灯笼,那热闹的样子,连不悔跟不离都露出了欢喜的表情,跟着南儿不停的嬉闹着,打发了燕莲心里的那种顾忌。

    有一种很可怕的思绪,叫做习惯。若是习惯了某个人,某种气息,某个东西,就发现习惯成了自然,完全漠视了那东西的重要性。可是,等到某个习惯的人不在的时候,才发现很多的东西早已经刻骨铭心了。

    因为有孩子在,所以燕莲只能是打起精神来,不能在孩子面前露出那种失望跟孤独,尤其是南儿,每天至少要惦记北辰傲一遍,为的就是怕自己会忘记了对她最好的爹爹。

    看到南儿肆无忌惮的想念着北辰傲,燕莲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很羡慕。

    唉,什么时候,她那么矫情了呢?

    “娘,管家公公说,街上会很热闹的,我们去看看,好不好?”南儿慢慢长大,不愿意被束缚在一个地方,所以格外喜欢热闹的地方。

    面对南儿充满期盼的眸光,燕莲心里微微闪烁了一,想着自己不可能跟那些后院的夫人一样,永远的把南儿关在战王府的后院,所以总有一天,她要去面对新的人生,自己这么拘束着她,到底对她是好还是不好呢?

    与其以后后悔,不如现在就放她翔。

    “南儿,想让娘带你出去,也可以,但你得答应娘一个条件,”看着娇养的女儿,燕莲是心疼又怜惜,那种失去的东西,是金钱都买不到的。

    “什么条件?”南儿歪着小脑袋,没想到自己这么一撒娇,娘那么快就同意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能出去,对她来说,是最最期盼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了。

    ~~~~~~~

    还有一更,晚上送上。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