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懒懒的扫了一眼餐盘上的饭菜,揉着眉头抑郁的说:“我没胃口,不要逼我了,”现在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去吃饭呢。

    “好歹也吃一点,要是我师兄受伤回来,你自己身体不行,怎么照顾她?”梅以蓝大着嗓子,不满的训斥着。

    “是啊,阿傲的本事那么好,肯定会平安无事的,你就好歹吃一些吧!”谢氏也跟着劝,然后端过了梅以蓝手中的盘子,想要喂着燕莲吃,但被燕莲拒绝了。

    “娘,你先放吧,帮我照顾南儿跟几个孩子,我过会儿再吃,”燕莲倔强的抗议着,始终不肯定吃饭。

    谢氏没有办法了,了解自己的女儿,就深深的叹息一声,让梅以蓝好好的照顾她之后,就佝偻着背走了出去,还一边呢喃着:“作孽啊!”

    “我师兄会没事的,”梅以蓝握紧拳头,红着眼眶,想要说服自己,也想说服应燕莲。

    “唉,”燕莲没有说话,而是重重的叹息一声,最后沉默了。

    战王失踪,整件事传的很快,各说风云,唯有京城看着毫无动静,却是波涛汹涌,所有的局面都是一触即发的。

    燕莲在过了十来天,实儿送来消息,说还是没有找到北辰傲的落,就顶着自己破败的身子进宫,一路上消瘦的身影,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为北辰傲伤心欲绝。

    “求皇上派兵寻找战王,”燕莲跪在了御书房的门口,顶着正月里的寒风,挺直自己瘦弱的脊背,说过这一句请求之后,就沉默不语,等待着皇上的答复。

    对皇上,燕莲的脸上表现的是愤怒,因为是皇上让北辰傲离开京城的,还迫不及待的必须要在正月离开,答应她的事情就更放屁似的,她心里怎么能没有怨恨。

    她不是后宫的女人,爱恨都藏在心里,所以一腔的怨怒都摆在脸上。

    “公主殿,有什么事,你起来说吧,皇上跟大臣在御书房议事呢,”花公公站在门口看到她这样,上前来柔声的劝着,觉得护国公主如此的尖锐,惹怒了皇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那就等到皇上议论完事情吧,”燕莲不亢不卑的说着,完全没有站起来的架势。

    护国公主跪在御书房门口跪求皇上寻找失踪的战王……这一消息,顿时传遍了后宫,也引起了皇后的注意。

    她穿着高贵的凤袍,在金嬷嬷的搀扶,带着一堆的人,急急的到了御书房的门口,看到跪在寒风中的应燕莲,顿时心疼的说:“护国公主,还是先起来吧,有什么事情好好的跟皇上说,这跪在御书房门口,也没什么用,是不是?”

    燕莲倔强的摇头拒绝着,满脸顽固的说:“是皇上吩咐北辰傲离京的,”人,也得由你帮着找回来。

    皇后看到应燕莲那倔强的样子,担心她会惹怒皇上,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就还想劝几句,却被一边不善的声音给打断了。

    “唷,护国公主这是在责怪皇上吗?”岳贵妃穿着一身宝蓝镶嵌金丝绣鸾凤的宫装,在宫女的搀扶,一娉一婷的走到皇后面前,柔柔的给皇后请安着:“拜见皇后娘娘,娘娘万安,”

    “起来吧,”看到岳贵妃,皇后娘娘面上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岳贵妃不在自己的寝宫待着,来这里做什么?”这个女人,一出来就没什么好事,让人看了心烦。

    岳贵妃完全不把皇后的怒气看在眼里,反倒是抿嘴笑着说:“妹妹是听说护国公主在御书房面前跪着,有逼迫皇上的嫌疑,担心护国公主会惹什么大祸,所以好心的来提醒一,难不成是妹妹错了?”一边说着,一边睨着一边跪着的应燕莲,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应燕莲,你也有今天。本宫今天不折腾死你,就对不起岳家人。

    因为应燕莲,岳家损失了多少,这些帐,她都要慢慢的跟她算,让她知道,得罪岳家,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错。

    看着矫揉造作的岳贵妃,皇后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然后淡淡的提醒道:“护国公主再怎么不懂事,也是个好的,她这么做,为的是秦国的战王爷,”可不像某些人,完全拎不清,最后被发配苦寒之地。

    皇后娘娘话里的意思,岳贵妃怎么能听不出来呢。她心里最大的痛,最深的刺,就是二公主轩辕华,所以这会儿气的都变脸色了。要不是一边的宫女死死的扶住她,她就觉得自己恨不得一巴掌挥上皇后娘娘的脸了。

    她这个是红果果的在打自己的脸,往自己的心口戳刀子呢。

    面对着皇后跟岳贵妃的争吵,燕莲面色不动,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一句话都没有。

    “皇上口谕,宣护国公主御书房觐见,”花公公看到御书房门口闹腾的阵仗,立刻进去禀告。在得到答案之后,站在御书房的门口,高声的喊着,解了众人的困局。

    燕莲一听,立刻踉跄着起身,因为跪的时间久了,加上长时间的没有吃好睡好,人也显得晕沉沉的,差点站不住。皇后一见,立刻让身边的金嬷嬷去搀扶着她,慢慢的送她到御书房门口之后,才收回了手,准备转身回到皇后娘娘的身边去。

    “多谢金嬷嬷,花公公,”燕莲低声的道谢着,语气充满了诚意。

    金嬷嬷跟花公公对视了一眼,听到了这样的感激,也觉得他们这么做,值得了。

    “姐姐真是好手段啊,把护国公主兜在手心里玩,”岳贵妃看到应燕莲进去后的身影,双眼里闪过不满,讽刺的嘲弄道。

    “岳贵妃若是觉得太无聊的话,不如好好的教教三皇子,该怎么怎么收敛,哀家听说,三皇子在京城抢了某户人家家里的爱妾,人家可是一状告到皇上眼前了!”皇后冷冷的警告了一句,然后不搭理岳贵妃青白交接的脸色,甩袖直接带着人离开。

    “贱。人,”岳贵妃咬牙切齿的低吼着,却不敢当面跟皇后起冲突。

    三皇子的事,完全是被人诬陷的。就算是查清楚了,名声也坏了。现在,京城议论的特别的厉害,反倒有越来越加剧的趋向,弄的她是恨不得打三皇子一巴掌。

    都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还弄出那么多的事情来,让自己被皇后娘娘嘲弄,简直岂有此理。

    “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岁,”燕莲一进去,就拖着瘦弱的身躯 跪了去,结结实实的给皇上磕了三个头,连儿臣都不自称了。

    看到这样的应燕莲,在御书房里的人有的担心,有的欢喜,有人保持沉默,但所有的眼神都在应燕莲的身上……。

    “护国公主这个是要做什么?”皇上看到她虚弱的样子,拧着眉头不悦的道。

    “求皇上命人查找战王的落,”燕莲的头根本没有抬起来,而是抵着求道。

    岳安明看到应燕莲那憔悴不堪的样子,想着她平时傲气十足的样子,心里冷不住的冷笑,想着自己终于是出了一口气了。

    “战王府不是已经派了一**的人出去了吗?如今是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朕派多少也没有用,”皇上的意思就是不想派人去。

    “既然如此,请皇上还儿臣一个办完此事之后,永远都可以不出京的战王,儿臣跟孩子们都需要他,”金口玉言,皇上想要抵赖吗?

    没有一个人会跟应燕莲一样,那么胆大的。

    很多人,就算是知道皇上做错了,允诺的做不到了,谁还敢提呢,那是不要脑袋的。可应燕莲是一根筋的,就这么当着许多朝廷命官的面,直接指责皇上,弄的众人的面色一变,都很不好看。

    皇上是天子,谁能胡乱指责。

    “应燕莲,你大胆,”皇上愤怒的拍着御书房的书案,厉声呵斥道。

    “皇上一言九鼎,儿臣相信皇上说到能做到,”应燕莲的面上一点点的惧色都没有,反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顽固的可怕。

    战王刚出事,皇上敢对她手吗?

    真的要是敢,他就不怕京城谣传战王功高震主,皇上容不贤臣猛将,要先铲除之。

    看着倔强的应燕莲,众人都头痛了。这个妇人,胆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让人头痛又无奈。她跟北辰傲还真的是一对。这整个秦国,也唯有他们两个才会无惧皇上,敢跟皇上谈条件的。

    “护国公主这不是在强人所难吗?六皇子的太子典礼就要举行了,各国来贺,京城哪里来的多余人手呢?”岳安明在一边凉凉的说着,完全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燕莲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冲着岳安明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转身看着皇上道:“启禀父皇,儿臣以为,战王失踪之事,跟岳大人有脱离不了的干系,还请父皇明察!”

    “护国公主不要信口开河,”岳安明一听,立刻出声辩解着,语带不满。

    “怎么就是本宫信口开河了呢?本宫可是知道的,当初是你岳大人说要跟本宫一起去江南的,为何岳大人不去了,战王去的时候,就出事了呢?要说这件事跟岳大人无关的话,那就请把战王找出来,除非有战王的亲口说明,否则本宫就是认为是你派人拦截的战王,”说明叫胡说八道,大概说的就是眼前这样的情况。

    御书房里的人,除了岳安明的脸色阴沉愤怒之外,个个都眼里带着惊奇,完全是被应燕莲给震撼住了。

    死的说成活的,也就她有这番的口才跟胡搅蛮缠了。

    “启禀皇上,微臣冤枉,还请明察!”岳安明看到了应燕莲眼里闪过的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就立刻警惕的不跟她对峙,转身去跪求皇上了。

    “明察?要怎么查?”燕莲在岳安明的身边低声的冷嘲着:“战王失踪,有利的是你岳大人!”

    皇上看着一脸桀骜不驯的应燕莲,牙痒痒的想骂人了。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皇上看在眼里呢?

    “闭嘴,”皇上怒斥一声,望着应燕莲厉声道:“岳大人是朝廷命官,就算你贵为护国公主,也不许没有证据的胡诌,”

    北辰卿在一边拼命的跟应燕莲眨眼,希望她适可而止,要是惹怒了皇上,那真的吃不了兜着走。她不为自己想想,难道就不为战王府里的几个孩子想想吗?

    要是她出事了,北辰傲失踪,几个孩子该怎么办?

    “那岳大人如何证明此事跟他无关?”燕莲梗着脖子,大有死磕到底的意思。“金矿是岳大人发现并提出来的,要儿臣炼制神秘武器的,也是岳大人。提议去江南又反悔的,并要求北辰傲跟儿臣去的,又是岳大人,难不成岳大人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去江南的路上不安全,所以才会拒绝的,并要求北辰傲在正月初三必须离京?”

    好吧,众人现在知道,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本事,还真的是蛮厉害的。

    至少,皇上跟岳安明都被质问的哑口无言。而北辰卿等人见燕莲并没有实质的吃亏,只是跪在地上,就低头的低头,抬头的抬头,谁也没有给他们解围。

    谁知道他们一开口,应燕莲是不是翻脸不认人,把他们都给套进去了。

    “护国本宫不要血口喷人,官之所以不去江南并交出金矿的地图,只是想请求皇上免了岳贵妃的软禁,好让她过个开心的年,这跟战王出事,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岳安明心里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难缠的女人。

    这个女人比北辰傲还不好搞定,那一副无所谓却又不触怒到皇上的底线,到底是太聪明了,还是故意为之的?

    “本宫不管,时间是岳大人出的,人是皇上吩咐离京的,战王府还有四个可怜巴巴的孩子等待着他们父亲的回来,所以不管如何,人只跟你们要,其余的什么国家大事,本宫就是个小女人,什么都不懂,”管你是不是天崩地裂,来的多少人,只要北辰傲没有找回来,她就闹的太子连位置都坐不稳。

    聪明的女人无赖起来,那还真的能把人给气的吐血。

    应燕莲就是属于那种女人,跟你讲的道理都是死缠烂打的,能把人给逼的怒气冲冲又却不能拿她怎么样。

    “岳爱卿,”皇上被缠怕了,就出声岳安明道:“关于寻找战王落的事情,就交予你了。你立刻带着人出京去寻找,不管什么结果,都要得到确切的消息,”

    “微臣遵旨!”岳安明的脸上满是不同意,可皇上的话就是圣旨,谁敢违逆呢。

    他不是应燕莲,什么都不管不顾。

    “没有找到人,本宫不希望在京城看到岳大人的身影,”燕莲更是得寸进尺,一步都不肯退让。

    “皇上,这战王爷出事,也不知道生死,若是一辈子找不到,难不成微臣一辈子都不能回京吗?”岳安明听了应燕莲的话后,瞬间黑脸,怒视着应燕莲一眼之后,祈求皇上解围。

    皇上看了岳安明一眼,念着他拿出金矿的举动,就微微思索了一后说:“就搜索到月六皇子被封为太子的典礼之前吧,不管有没有找到人,你都得回来参加,”这算是各进退一步了。

    “微臣遵旨,”岳安明赶在应燕莲开口之前,立刻把事情给落实了。要是再慢一步,也不知道应燕莲会说什么呢。

    “好了,此事就交给岳大人去处理,相信很快的就有战王的消息了,”皇上见应燕莲还是满脸的不满,就不由的语带严厉的说:“回去休息吧,一国的公主,邋邋遢遢的,被别国的人看到了,丢的是大秦的脸,”简直无法无天,不可理喻!

    北辰卿跟梅以鸿的心是提到嗓子眼了,真是担心应燕莲还要顽固不化。好在,这一回,她乖乖的磕头谢恩,没有死磕到底了。

    看到这一幕,他们都深深的松口气,觉得在正月里,自己浑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你胆子还真的是大,竟然当着皇上的面指责皇上,是真的不想活了吗?”一出宫门,北辰卿就冲着燕莲怒气冲冲的质问着。

    燕莲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语带挑衅的说:“皇上是不喜,可他更不想担上被人铲除功臣的名声,所以绝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这一点,她早就算好了。“至于岳安明,北辰傲受多少罪,我就让他受多少罪!”他有没有那么命大,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你要半路拦截岳安明?”梅以鸿惊声问道。

    “不行吗?”挑眉不善的看着梅以鸿,大有你不同意就跟你绝交的架势。

    梅以鸿脸色一变,很想问问她:北辰傲出事之后,你是不是看谁都是敌人了。但觉得她现在的神色很不对劲,就压抑着一股子的怒气,硬声道:“要不要我帮你出手?”

    北辰卿看着梅以鸿什么都听应燕莲的样子,忍不住的扶额——这是觉得还不够乱吗?

    燕莲一听,双眼一亮,刚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北辰卿就突然出声打断说:“你们能不能清醒一些?岳安明得了皇上的命令,带了人离京,这已经在分化了京城里的兵力了。北辰傲身上有兵符,但并没有交出来。要知道,北辰傲出事,没有兵符,就算是皇上也撼动不了那些将士一分一毫,若是你们在派人出京的话,是不是打算把京城一点点防守都没有的留给各国的使臣呢?”

    梅以鸿跟燕莲听了北辰卿义正言辞的话后,无语的对视了一眼,最后沉默。

    虽然觉得北辰卿在北辰傲失踪之后还那么冷静有些太理智了,但不可否认,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只要岳安明找到北辰傲,至少在太子大典之前,我都不会对他动手,”燕莲终于退步了。

    “唉,”北辰卿深深的叹息一口气,看了她好一会儿后说:“王府里还有几个孩子呢,你要是觉得照顾不来,就送到北辰府去,青青跟娘会帮着一起带的,”娘一直关心却不敢去战王府,因为她现在怕了应燕莲,也深深的在后悔当年做的事。

    只是,做过的事情,后悔也没有用。有过的伤痕,怎么都不会消失的,只是随着时间慢慢淡化。

    看实儿的样子就知道,他对北辰府,还是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

    “不用了,有我娘跟梅以蓝在,王府里不缺人,”一听说要自己跟孩子分开,燕莲什么好的表情都没有了,立刻上了自己的马车,连跟北辰卿说再见的意思都没有了。

    这个家伙,就不是一个好人。

    “明知道她现在最怕的是什么,你还提出来,不是招她厌恶吗?”梅以鸿很是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总觉得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总是惹的应燕莲恼恨他。

    明明不需要当坏人的,却总是当这个坏人。

    北辰卿望着战王府急急离去的马车,苦笑着说:“我是真的担心她这样的身子受不住,所以才这么想的。”

    “她是个聪明的,做事有分寸,你就不要担心了!”梅以鸿安慰他一句之后,就转身回府。

    现在的他,不能轻易的离开京城,所以北辰傲的落,他只能派人帮着一起找,却不能亲自去,心里总是有些愧疚的。

    只希望老天开眼,不要让北辰傲出事。否则的话,他真的不知道应燕莲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这个女人做事,一点点的理智都没有……今天能做出当面指责皇上的事情来,难保那一天会冲着皇上发难,完全的不顾性命。

    这样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啊!

    梅以鸿回到将军府后,就换了衣服去看长公主。如今的长公主是整个将军府里的宝,谁都小心翼翼的捧着,不敢有半点的放肆。

    “驸马,找到战王爷了吗?”长公主因为自己怀有身孕,不敢轻易的出门,所以对于外面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能询问梅以鸿。

    梅以蓝去了战王府就住在那边,自己就更得不到消息了。

    “没有消息,”见长公主的气色很好,梅以鸿的心里微微松口气,把今天发生在宫里的事情说了一遍,见长公主脸色一阵变化,就忍不住苦笑说:“你说,换成你,你敢吗?”

    意识的,长公主就摇着头说:“我肯定不敢的,长那么大,我从未违逆过父皇一次……,”哪怕父皇逼着他去嫁给不喜欢的人,她也只能是嫁,而不敢有任何的抗议。

    她有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不敢轻易的怒触父皇。可应燕莲不也是有想要保护的人吗?可她为什么就敢了呢?

    突然的,她有些羡慕应燕莲的洒脱了。

    一直以为,被套上了护国公主枷锁的应燕莲,早就不是在古泉村里认识的,不畏惧身份,不畏惧权势的应燕莲了。当年发生在古泉村里,她还来不及参与的那些事情,都是梅以蓝在她怀有身孕之后告诉她的,算是帮她打发时间。

    可那样的应燕莲,敢跟北辰傲对呛的应燕莲,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敢质问父皇,那胆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她才显得那么特别,不是吗?梅以鸿在听了长公主的话后,在心里微微有些遗憾的呢喃着,却又觉得,人生之中,哪里有那么多的圆满。有点遗憾,或许也是好的,现在,他也是幸福的。

    北辰傲的落,始终没有任何的消息。而渐渐的,各国的使臣却开始往大秦来了,因为秦国战王的失踪,让此次的事情,变得更为诡异莫名。

    自从上次应燕莲进宫磕求皇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府,也不见任何人,包括北辰卿跟梅以鸿他们,就好像把战王府隔绝在那些波涛汹涌之,打算完全的不予理会了。

    “夫人,外面有客来访,”管家看到夫人那样子,皱皱眉头,低声说道。

    较之于之前的瘦弱,现在的应燕莲好了很多,依旧跟年轻的时候一样,拥有这纤细合适的身材。

    “不见,”燕莲想也不想的拒绝着。

    “夫人,来人说是来履行婚约的,”管家抽搐着嘴角,一脸无奈的说。

    “履行婚约?”燕莲愣了一,莫名其妙的问:“谁跟谁的婚约?”她跟北辰傲认定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成亲呢,这是谁在刺激她呢。

    “人家是来履行跟大少爷的婚约的,”

    “实儿?”燕莲先是惊愕,随即想到了什么,立刻眯着双眼道:“请人进府,”

    “是,”终于松口气了。

    燕莲在七巧的服侍,穿上了之前北辰傲让她进宫的王妃正装,端坐在大厅的主位上,看着一道清雅的身影慢慢的从不远处走来,眉宇之间的贵气,让燕莲恍若觉得好像之前相遇,那是上辈子的事情。

    “给护国公主请安,”一身得体素雅的衣服,看不出哪里有亮点,但身上隐约冒出来的光芒就能看的出来,衣料是极好的。

    “你是枫儿?”燕莲迟疑了一,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

    湛江货船沉没,人员失踪,是懒懒熟悉的人,牵肠挂肚了好些日子,终于知道人平安,就哭的不能控制了。陪着人家家人,很晚才回来,生死大事,所以今天更新的少了一些,懒懒尽力码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