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是海国长公主——海凤儿,”一身的贵气加傲气,炫花了燕莲的眼。

    “你说你来干什么?”早就知道她的身份,燕莲眼里没有什么震撼,只是纠结她的来意。

    “与实儿哥哥履行婚约啊!”海凤儿一脸的理所当然,让燕莲不由的抽搐着嘴角,从头到尾,都不愿意接受这个儿媳妇。

    她要是有这么一个一本正经的儿媳妇,以后是自己给她做规矩呢,还是她给自己做规矩啊!?这什么都要讲究礼仪姿态的,她要是能忍受的住,那还真的是怪了。

    她自己第一个就厌恶那些繁琐的,动不动就跪请安的礼仪,若是再遇上这么一个正儿八经的儿媳妇,她估摸着要疯掉,所以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可不愿意,也不能当面的拒绝,就用略带遗憾的语气看着海凤儿说:“你实儿哥哥的爹爹出了事情,现在落不明,实儿出去寻找了,现在不在京城,”

    “我知道啊,我准备去找他,”海凤儿还是一本正经的说话,只是说出来的话,有些不对味。

    什么叫准备去找他?你们这是要私奔的节奏吗?为什么她无法理解如今那么早就成熟了的孩子——才十来岁就喊着成亲,会不会太早了啊!?

    “这可不行,”燕莲连忙出声阻拦着:“你是海国公主,此次来大秦,定然是为了两国之间的友谊。你这么贸然的置国事不理,跑去找实儿,不要说你自己不被人尊重,恐怕连实儿都要被你连累了。”

    不是她心狠,实儿都不知道什么个意思,她这么贸然的去找实儿,不是逼着把两人的关系给落实吗?

    别的都可以商议,唯有这件事,她要顾全大局。

    更何况,有这么一个能作的儿媳妇,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海中擎,你使了什么妖法了,这么把我糯糯可爱甜甜的儿媳妇,变成这般模样了?

    海中擎要是知道应燕莲心里腹诽的,肯定会很郁闷的告诉她:“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海凤儿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抿嘴不乐的说:“我来大秦,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来联姻的,”要不是她苦苦的求着大哥,大哥才不会同意呢。

    可她来了,实儿哥哥不在,却又不能去找他,那自己来大秦,做什么呢?

    就是来联姻的……就是来联姻的……这话在燕莲的脑子里轰炸,让她无语的扶额,想着海中擎怎么就不劝劝自家这个熊妹子呢。还公主呢,公主会这么大张旗鼓的自己来找男人吗?

    不是她看不起海凤儿,只是觉得这样的故事情节,她有些接受不住啊!

    “对了,我大哥让我带了一些人来,若是有需要的话,这些人我可以借给你找战王爷,”海凤儿也不是个傻子,她回海国多年,有些不懂的事情也懂了,所以学会了装模作样。

    燕莲深深的看了海凤儿一眼,发现多年前那个缠着她,喜欢跟在实儿后面的小屁孩是真的长大了,知道拿捏人家的弱点了。

    “你住在哪里?”人家的一片诚心,自己若是再拒绝,就真不识好歹了。

    人家是真正的长公主,跟自己这个半桶水的身份完全不一样。

    “我要住这里,”海凤儿双眼一亮,惊喜的说。

    这一回,燕莲到没有反驳,而是吩咐管家给她安排住的地方。

    诸国来贺,京城恐怕更为紧张了吧!

    等燕莲安排了跟着海凤儿来的人去了驿馆之后,她才想起问问海凤儿,海国如今是什么样的情况,怎么就让她带着人来了。她二皇兄怎么就没有来,这情况不对劲啊!

    等她到了后院,先是听到了银铃般的笑声,再就是自家闺女崇拜的甜蜜马屁声。

    “凤儿姐姐,你好厉害啊,”她家闺女可是极少佩服别人的。

    “南儿想学吗?姐姐教你,”海凤儿极其爽快的答应着,完全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劲的。

    “好啊,好啊,南儿也要跟凤儿姐姐一样,成为高手,能打败所有人,”南儿豪气万千,颇具气势。

    什么高手?燕莲心里闪过疑惑,但还是脚步往前,等走近了才知道,所谓的高高在上,架势十足的海国公主,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

    原本梳的贵气十足的发鬓,这会儿因为早就被卸掉,只是帮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至于原本轻盈贵气的衣服,因为上翻,早已经有了褶皱跟脏乱,哪里还有半分公主的高贵气息。

    “娘,”还不等燕莲出声呢,南儿就看到她,兴奋的喊着说:“凤儿姐姐好厉害啊,能的好高好高,比不悔哥哥都要厉害!”眼里,满满都是崇拜。

    对她来说,家里会武功的人太多了,可唯一会武功的女子遇到的就是海凤儿,所以激动了。

    海凤儿嚣张的样子在遇到燕莲之后,就开始装模作样,佯装文静高雅,却顶着那一身弄皱的衣服,有些不伦不类。

    燕莲别有深意的看了海凤儿一眼,见她很是无辜的望着自己,好像方才因为轰动的人不是她一般,就歪着头,有些纳闷的问道:“你在我面前装规矩,是你自己的意思呢?还是谁的意思?”明明就是野丫头,非要装成高高在上的公主,这不是成天在折腾自己吗?

    海凤儿见她没有训斥自己,就嘟着嘴迟疑了一后才说道:“是我皇兄的意思,说是如今实儿成了战王的儿子,当娘的又是护国公主,我若是不矜持一些,就会觉得我没有规矩,会鄙视厌恶我,毕竟大秦是讲究礼仪规矩的大国,跟海国不一样!”

    矜持?海中擎,你确定你妹子这么漂洋过海的来找未来的夫婿,有一点带你矜持在里面吗?要是不矜持,难不成还想直接绑了实儿去海国吗?

    燕莲已经完全的被他们兄妹给打败了,忍不住抽搐着嘴角说:“你是不是在海国太顽劣了,所以你皇兄才这么哄骗你的?”能上树海的,这可真不是一国的公主才能做到的。

    海凤儿撇撇嘴,一脸无奈的说:“我皇兄说,我这个样子,也唯有借着以前跟实儿定的婚约才能把我嫁出去,反正海国是没有人敢娶我了!”那些人不是为了她的身份接近她,就是故意的奉承讨好,她才不要这些人呢,还不如实儿对自己来的实在。

    奇葩兄妹!燕莲到没有觉得海中擎是故意把海凤儿塞给自己,毕竟海凤儿的身份在海国也是尊贵的,唯一的长公主,能不尊贵吗?海中擎那么做,大概是不想海国有人利用海凤儿的身份来做文章,更希望海凤儿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吧!

    “既然知道,就别在我面前装那些规矩了,你是知道的,你莲姨我是从乡来的,可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燕莲的解释,让海凤儿松了口气,双眼晶亮的望着燕莲,都忍不住要口呼:“万岁了!”

    “娘,我能跟凤儿姐姐学武功吗?”南儿抓着燕莲的衣袖,抬头紧张的问道。

    “能,但也要小心一点,不要拼命,知道吗?”燕莲伸手摸着南儿略带汗水的额头,仔细的叮嘱着。

    “嗯,”南儿用力的点点头,满脸都是激动。

    “好了,带着他们几个去玩,但不许出府,知道吗?”燕莲见海凤儿还想说什么,可不悔跟不离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就知道他们也是崇拜海凤儿的武艺了,就笑着解放了她。

    “嗯,莲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没有弟弟妹妹的她,可喜欢南儿他们了。

    在皇宫里,没有人崇拜她,所以她现在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崇拜的感觉。

    燕莲交代几句之后,就叮嘱着七巧看好他们,然后转身离去。

    海凤儿看着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的莲姨,微微皱着眉头,有些担心的看着七巧问道:“战王不见了,莲姨能撑得住吗?”他们之间的感情,她听皇兄说过,所以特别的羡慕。

    她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一个是战王和莲姨那样,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所以她格外的羡慕。

    七巧看着很有可能会成为战王府里的世子妃的海凤儿,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语带坚定的说:“请凤公主放心,夫人不是一般的人,她一定会坚持到底的!”整个王府都靠夫人坚持着,才能坚持到如今的,否则的话,就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海凤儿张张嘴,却知道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保持沉默,不在问什么了。她知道,自己带来的人是不能在秦国行走的,不然,被有心人看到了,会给战王府找麻烦的,那还是保持默默的关心为好。

    “夫人,岳安明回京了,”被派出打探消息的程云从府外回来,给燕莲行礼之后,出声禀告道。

    “有王爷的落了吗?”燕莲连忙坐起身,焦急的问道。

    程云迟疑了一,还是咬着唇说:“没有,就只有岳安明带着自己的手回来,大公子还没回来,估计是还在继续寻找,”

    “走,去看看,”燕莲见岳安明自己就回来了,就立刻拧紧了眉头,不悦的说道。

    “是,”程云只能跟在她的后面。

    京城内,到处散发着喜悦欢快的气息。六皇子成为太子,那朝廷的纷争就少了,百姓的日子就更安稳。现在,大秦没有了外患,日子只会一天比一天好,这样的日子,让他们都积极的张灯结彩,为大秦贺喜。

    燕莲走在热闹的人群里,总觉得这些欢喜跟自己一点点的关系都没有,好像所有人都是快乐的,唯有她一个是不快乐的。

    岳安明一回京,还没进宫禀告皇上,就开始跟熟悉的人喝酒聊天,很是惬意的样子,让燕莲眯了眯双眼,眼里迸发出了炽热的怒火。

    “是护国公主,”有人看到了站在街上的护国公主,立刻善意的提醒着岳安明。

    岳安明这会儿正开始喝酒,心里为落不明的北辰傲敬了好几杯酒,却在听到人家的话后,就不由的顺着人家的目光看去,对上了应燕莲阴冷的眼眸,不由的露出一抹有些诡异的笑容,却没有开口,甚至还举起了酒杯冲着人家招呼着……这般嚣张,可见是真的完全不把燕莲看在眼里了。

    “夫人,岳安明太放肆了,”程云看到岳安明如此,都忍不住的要动手,但被燕莲给拦住了。

    “走,”燕莲丢给岳安明一抹含有深意的眼神之后,不但没有生气找茬,反倒是冷静的转身离去,反倒把岳安明给惊住了。

    在他的心里,觉得只要自己做出如此不敬的举动来,应燕莲应该很是吩咐才是,毕竟她当初在宫里这般的死磕 到底,可见她性子里的傲气跟固执。可现在,面对自己这般的举动,不但没有放肆,反倒是转身离去,不免有些狐疑。

    “她怎么就走了呢?”岳安明心里的疑惑,有人帮着她问出来了。

    “谁知道,大家喝酒喝酒,”有人阻拦了这没有意义的猜测,笑着说:“没有战王的战王府,算什么呢?你们还怕一个不是公主的女人啊!?”她完全不是真正的公主,有什么值得好怕的。

    “她不是真的公主,可却是皇上御赐的一品护国公主,若是轻言的得罪了她,没有你们好结果,”岳安明是善意的提醒着,因为他知道,应燕莲不好对付。至于人家听不听的进去,那就看人家自己的意思了。

    “哼,跟我们这些世族比起来,本公子就不信了,皇上会选择帮则应燕莲,她没有北辰傲这个战王撑着,算什么?”面对应燕莲,他们这些世族的子弟遇到她,还得给她见礼,那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就是,大家高兴的,反正没有外患了,留着一个战王压着我们干什么?”这句话,人家是压低了声音,唯有这一桌的人才听的到的。

    岳安明心里一思索着,觉得这样的话说的也对,也就不在乎应燕莲离去的含有深意的眼神了。

    ~~~~~~~~~~~~~~·

    求月票了,懒懒今天一万三的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