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么多人都对北辰傲的战功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岳安明的嘴角就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冲着众人说:“这一次,皇上命我去找战王,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天都没有见到,可见战王是真的出事了。只是,护国公主是战王的夫人,肯定接受不了这件事,若是护国公主到时候发难的话,还请众位帮帮忙,一定要在皇上面前为我说说好话!”只要他们都不满北辰傲,那才能挑拨他们心里的不满。

    “好说好说,”有人喝的醉醺醺的,拍着岳安明的肩膀,笑着说道:“他北辰傲算什么东西,要不是之前那一仗,救了梅家那老货,能成为什么狗屁战王吗?换成本少爷也立这样的功劳,什么战功都能拿,还需要他北辰傲做什么?”

    “就是就是,北辰傲那是吃了狗屎运,”一个好好的商人成了什么战王,害的他们这些曾经嘲弄过他的人,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就夹着尾巴做人,完全不敢放肆。这种感觉对他们来说,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那到时候,可就多靠众位了,”岳安明压心里的不满,故作热情的拱手说道。

    他是看不起这些二世祖的,靠着家里,作威作福,就算是曾经身为商人的北辰傲都比他们好,至少北辰傲是正经的赚着银子,完全没有靠着自家老子留来的去欺负别人。

    可眼前的人,都是那种靠着家族在京城扎根之后,才如此放肆却本身没有一点点本事的。

    话说另一边,燕莲带着程云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府,而是站在一处阴暗的角落,望着岳安明等人的行为举止,虽然听不见他们说的什么,但见他们动作夸赞,行为放肆,就眯着双眼对程云说:“盯着岳安明,仔细的看他在进宫之前,见的什么人,再来禀告我,”

    “是,”程云疑惑夫人为何刚才不让她动手,但依旧听着她的安排。“那夫人呢?要属先护送夫人回战王府吗?”夫人一个人在街上,她不放心。

    “不用了,我随意的走走,感受着街上的气氛,”燕莲拒绝了程云的陪护,转身落寞的往大街上走去,身影里满是孤单寂寞。

    程云看着夫人的背影,眼里闪烁着无限的疼惜,觉得夫人为何要那么坚强呢。换成别的女人,一听说自家的男人不见了,早就哭天喊地的开始闹腾了,哪里有夫人那么的冷静呢。

    燕莲在街上随意的走着,发现京城多了很多人,每个国家的人都穿的不同特色的衣服,所以那些人一上街,就能看的出来,他们不是大秦的子民。

    “啊,”燕莲觉得自己已经尽力在避开人群了,可是,麻烦还是找上了她。被狠狠的撞了一,她忍不住吃痛起来,捂住了自己的肩膀,冷眼看着眼前穿着拼布花色的特色服装,眼神深处带着嗜血的挑衅意味的男人,无辜的望着人家……。

    “放肆,好大的狗胆,敢对别国皇子如此的放肆,这就是秦国的待客之道吗?”明明是撞的人,却恶人先告状,当着街上的百姓,恶声恶气的控诉着。

    街上的百姓虽然是一脸愤怒的看着那些嚣张的人,却不敢直接指责人家。毕竟人家是别国的使臣,真的怎么样了,还是他们这些百姓吃亏。

    “你们是什么人?”燕莲没有畏惧,她想知道,人家是无意中选择了自己,还是本身就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找茬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撞了我国三皇子,还不跪受死?”一边的小喽啰叫嚣的就好像他爹娘被杀了似的,那尖锐的声音,听的人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明明是人家自己撞上的,还胡乱责怪人家夫人,真是不要脸,”人群里,有人低声的嘀咕着,声音却刚好被那些屏住呼吸的百姓们听到。

    “谁,谁敢胡说八道,有本事,给我站出来,”尖锐的眸子盯着人群,好像是把人群给盯个洞出来,把那个抱打不平的人给盯出来。

    那些百姓或许知道人家的意思,意识的就往里挤了挤,把那抱打不平的人给挤到后面去了。

    “啧啧,这秦国的京城,竟然是秦国的百姓不能走,让给你们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走,还真的打算是在秦国横着走吗?”燕莲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觉得处处都被限制着,心里憋闷的快要炸了。

    那被撞的三皇子眼里闪过一丝杀意,想到了整个秦国在谣传的——名满天的战王失踪了,秦国的人找了好久都不曾有消息,或许早就连尸骨都烂掉了。

    要是战王死了,秦国就一个梅以鸿,算的了什么呢?

    以前的秦国,就是别国想要刮分的,只不过多了一个北辰傲,所以让秦国嚣张了一段时间。现在,看没有北辰傲的秦国,还能有什么样的风云。

    “你……,”一边的小喽啰伸出手指想要怒斥什么,结果原本挤得满满的人群给打开了,一队身穿铠甲的将士走了出来,坐在马上的人是一脸肃穆的梅以鸿。

    他看到了在人群里被人用手指戳着,就快要戳到眼前的应燕莲,双眸里闪过一丝杀气,但并没有冲动。

    “怎么回事?”他开口冷冷的问道。

    “梅将军?”北国三皇子看着梅以鸿之后,嘴角露出一抹高深的笑容,望着一边冷眼睨着他的女人质问道:“你们秦国的百姓还真的是大胆呢,不但敢撞伤本王,还敢出声质问,这是说明秦国已经不把诸国看在眼里了吗?”

    “明明是你故意撞上这位夫人,故意找茬的!”人群里,有人看到梅以鸿来了之后,就尖声的高叫着,不喜自己国家的人被欺负。

    “就是,就算是不小心撞上的,你们又没有官兵陪着,只是穿着平常的衣服逛着,谁知道你们什么身份?”有人也附和着,不满的控诉说:“只是相互撞了一,难不成你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小妇人吗?”

    “人家是故意找茬呢,就是想生事,”一句句指责的话语从百姓的口里说出,把人家皇子给弄的脸色阴沉,都想大开杀戒了。

    “梅将军,这女人撞伤了本王,还请梅将军给本王一个交代,”北国三皇子并没有退却的意思,他要做的就是让秦国跟北国起冲突,北国才有发兵的理由。

    或者,他可以联合起别的国家,一起分刮了整个大秦。

    对于现在国富民强的秦国,他可是眼红的很。他们北国也不是什么大国,最缺的也是粮食……若是有秦国的种粮食方式,何愁北国不强大呢。

    “不知道三皇子想要什么交代呢?”梅以鸿冷冷的问道,眼里的杀气是越来越浓烈了。可惜,人家三皇子是觉得一个平民,杀了也就杀了,所以完全不在乎梅以鸿难堪的面色。

    “冒犯皇族,在我北国,那就是杀头之罪,就不知道秦国算不算是泱泱大国了,”三皇子得意洋洋的嘲弄着,就看看梅以鸿是想护住秦国的名声,还是想要护住秦国的百姓。

    为了百姓,秦国这个没有尊卑得国家,就会被整个天人知道,那就成了一个笑话。若是不救百姓,呵呵,这里有那么多的百姓,恐怕让百姓的心都凉了。

    一个没有百姓支持的国家,迟早会完的。

    “冒犯皇族?是杀头之罪?”梅以鸿嘴角洋溢着诡异的笑容,嘴里轻声的呢喃着,看着北国三皇子很是认真的问道:“不知道三皇子觉得,是秦国的皇族尊贵呢,还是北国的皇族尊贵?”这个,得好好的思量一。

    “你什么意思?”三皇子一听,脸色一变,厉声道。“梅将军,请你不要拖延时间,否则,本王一生气,告到秦皇面前,你是吃不了兜着走。”

    燕莲看到梅以鸿腹黑的样子,忍不住的弯弯嘴角。人家自以为丢给梅以鸿的是一个左右为难的问题,却不知道这个问题对梅以鸿来说,是最好解决的。只不过,梅以鸿丢给人家的问题,才算是真的难题。

    你觉得秦国的皇族尊贵,那就等着北国丢脸丢到姥姥家去。要说你北国尊贵,你跑秦国来巴巴的参加人家太子的加冕典礼,不是吃饱了撑的给人家长脸吗?

    这左右都回答不了,所以北国三皇子恼羞成怒了。

    “本将军还真的希望三皇子能去跟吾皇禀告,本将军也想知道知道,吾皇对于此事,是如何解决的!”梅以鸿说的轻巧,却不疾不徐,完全不把人家三皇子的威胁看在眼里。

    直到这一刻,三皇子才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就冷眼仔细的看着眼前孤傲清瘦的女人,发现人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施脂粉的平凡脸蛋上,虽然有些倔强,但还引不起惊艳。一身毫无精彩的百姓服饰,看着一点都不起眼,比身边好些百姓都穿的差,所以才会选择她的。可为什么事情有些不对劲呢?

    到了这会儿,人家三皇子才迟疑的想起来,人家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怕过他们,没有把他们的身份看在眼里,甚至还咄咄逼人的质问着,完全没有惊惧害怕的样子。

    此后,梅以鸿来了之后,她更是抿嘴淡笑,好像早就知道结果会这样是的,让人有一股说不出的古怪。

    “咦,你们看,那夫人好熟悉啊,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人群里站在前面的人一直盯着原本该害怕颤抖的应燕莲瞧着,越看越觉得人家好熟悉,忍不住的询问起了一边的人。

    “别胡说八道,逮着人就说熟悉的,你以为整个京城的人你都熟悉啊!?”一边熟悉的人怕他会惹祸,所以故意的呵斥着。

    “不,真的很熟悉,肯定在哪里见过的,”那人很固执,使劲的敲着自己的脑袋,希望自己能想起来。

    一边的人见他如此的固执,也就不搭理他了。

    “啊,我想起来了,”那人突然拍着自己的脑袋,大声并惊喜的说:“她是护国公主,是战王府里的护国公主,”

    众人一听,都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穿着平淡的女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事情的真假。

    “参见护国公主,”梅以鸿见应燕莲的身份被人猜测出来了,就顺势的马,站着作揖从应燕莲请安着。

    “拜见护国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岁,”当众位百姓看到梅将军都确定了护国公主的身份,就全部跪请安,齐声的喊着,那阵仗,可不是一点点的威风那么简单的。

    站着的人,除了北国的三皇子跟梅以鸿之外,还有三皇子带来的人。

    此刻,他们的表情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完全无法理解——一国的公主,为什么要穿的那么朴素呢?在人群里,不但一点都不出彩,还能让人郁闷死。

    “大家起来吧,”燕莲露出温柔的笑容,走到一位长者面前,亲自搀扶了人家起来。

    燕莲没有架子的举动,立刻得到了百姓们的遵从,心里更加厌恶方才三皇子的挑衅了。

    “三皇子,本国护国公主冒犯了你,让本将军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杀公主的罪名,本将军担当不起,不如一起进宫询问一吾皇,可好?”梅以鸿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那手段,运用的极其的娴熟。

    燕莲看的内心震撼不已,因为之前她记忆里的梅以鸿,可是很简单的,完全不懂这些弯弯绕绕的。看来,不管多么简单的人,只要在京城住一段时间,接触到一些阴谋诡异,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

    三皇子一知道眼前的人就是百姓口中谈论着的护国公主,也就是战王北辰傲的女人后,就立刻蔫吧了。

    “呵呵……梅将军,这不是误会吗?有什么事,好好的说,秦皇日理万机的,如今正为太子的加冕而忙着,这样一件小事,就不用打搅他了!”三皇子赶紧的说笑讨好,完全没有方才的不可一世跟咄咄逼人。

    看着人家那哭丧着脸的样子,燕莲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一把,吐槽说:这就是作死的场!不作死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还不如学学海凤儿呢,活该!

    梅以鸿瞥了应燕莲一眼,见她低着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就有些为难了。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是放还是怎么样的,有些猜不透啊!

    “误会?”在梅以鸿快要开口的时候,应燕莲突然开口,看着三皇子冷傲道:“三皇子,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之前,你们不认识本宫的时候,那可是跪又偿命的,可不把秦国的百姓看在眼里,要打要杀的,那么随意。如今,知道本宫的身份之后,你贵为皇子,本宫就不追究了。可你身边的这些人呢?难不成,本宫的身份比不得你身边一个太监,一个侍从?”

    三皇子万万没有想到,传说的护国公主说的话,会那么厉害,让他已经难以招架了。

    “看来,此次北国三皇子到秦国来,是别有心思了。梅将军,今日的事情,你明日好好的禀告皇上,相信三皇子会好好给皇上一个解释的,本宫就先回去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置了!”燕莲看都不看人家一眼,直接说完就走人了。

    她可不想等三皇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吩咐他身边的人跪道歉,那就没什么玩头了。

    今日的事情,让她知道,北辰傲的失踪,已经引来了别国的觊觎,有些人的野心在蠢蠢欲动了。

    三皇子懵了,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有了。

    他是有野心,但希望的是秦国无视北国,到时候,自己有个借口。可现在,是北国轻视了秦国,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三皇子,请吧,随本将军进宫一趟吧!”梅以鸿上马高高在上的睨着人家,完全不把人家看在眼里。

    这梅以鸿对待三皇子跟应燕莲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对护国公主,他是马请安。但对三皇子,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坐在马上没有马,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更何况是别的了。

    他们是真的以为秦国没有北辰傲,就会跟以前一样,任由他们欺负的吗?

    若是他们敢想,就得付出代价来。

    “梅将军,本王的手初到秦国京城,难免有些礼数不周到,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们计较了,”三皇子一听说要进宫说明此事的缘由,就忍不住的阵阵发寒。

    他是好不容易从几位皇子里脱颖而出,希望能为北国立汗马功劳的,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他回去之后,恐怕连问鼎皇位的机会都没有了。

    想起了这一切,他就忍不住的发麻,心里是越发的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该没事找事,惹这祸害了。

    梅以鸿没有因为人家的求饶而心软,因为这不是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是护国公主的决定,他也只是听命而已。

    在外面,他就是秦国的大将军,而不是秦国长公主的驸马。

    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娶了公主并拥有兵权的驸马。

    “三皇子,北国是讲究礼仪之国,秦国也是的,所以不要让本将军为难了,”梅以鸿淡淡的嘲弄了一句,就挥手示意了一,原本笔直站在他身后的人都涌动起来,围住了三皇子,逼迫的他不得已的跟着梅以鸿进宫。

    发生在大街上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百姓们为护国公主叫好,觉得她是为秦国争口气,让秦国狠狠出口怨气。

    多少年来,每一次使者进京,不管来的什么身份,做的事情,都是轻蔑侮辱秦国的。唯有这一次的事情,是给秦国长脸了。

    所以,百姓们欢呼,觉得护国公主真的是在护卫秦国的。

    原本喝着酒的岳安明等人在听到进了酒楼的百姓们都在这么热闹的议论着,忍不住黑脸了。

    他们还想发难应燕莲,让皇上免了她护国公主的身份,免得她嚣张的没了分寸,连自己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可现在,经由此事之后,想要轻易的拿应燕莲,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得到百姓的爱戴,百姓们也不许这护国公主被人欺负啊。

    所以,各位的脸色难看,也是可以理解的。

    程云在暗处听到了百姓们的议论,都隐忍不住的想要起身去查看了。可想起了夫人的吩咐,只能忍着。最后知道有梅将军出现,自然不会让夫人出事的,才安心的留在一边看着岳安明等人的反应。

    燕莲是走路会的战王府,一路上再也没有找茬的人了。

    “出什么事了?有人来王府禀告,说你在路上出事了,我刚想出去找你呢,”梅以蓝带着人走到了门口,看到了信步回来的应燕莲,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事,先进去吧,”燕莲微微一笑,让梅以蓝放心。

    就算今日没有梅以鸿来,她也不会出事的。

    梅以蓝见她真的没有出事,衣服还是好好的,就点点头,跟着她一起往里面走去,一边又八卦的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北辰傲失踪,不但京城要风起云涌,连各国使者都有了异心,想要对秦国手,”一路上,燕莲特别冷静的想着,等分析清楚了,才一脸严肃的告诉梅以鸿说。

    “什么?”梅以蓝惊呼一声,想到了目前最为紧迫的事情,看着应燕莲道:“你的意思是说……连六皇子加冕仪式,都会出问题?”

    “肯定的,”燕莲缓慢的点点头,眯着双眼说:“北辰傲出事,等于支持六皇子的人也少了最为重要的,所以那些人不甘心的又要蠢蠢欲动了。”

    “怎么会这样的呢?”梅以蓝的眼里充满了惊愕,因为这不确定,会引来多少的事情,她都不敢去想了。

    好不容易的,因为皇上亲口许诺,解决了皇储暗争的问题,又发生了北辰傲失踪,打破了京城里稳定的局面,这不是要把秦国给弄乱吗?

    ~~~~~~~~~~

    还有一更,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