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迷路之后的阴影,她可是藏在心里没有遗忘的。那种频临生死挣扎的感觉,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也害怕再记起,所以呢,打死她,她都没有勇气再独自在宫里找刺激了。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的,最后还是燕莲提出了折中的法子。皇后宫里的宫女知道太子加冕之前是在什么地方的,那肯定是在那里失踪的。既然如此,皇后娘娘肯定是在那边的,所以她决定先让宫女去皇后那边打探消息,免得她们贸然的出去,反倒是坏了皇后的安排。

    几个人商议了一,觉得还是按照燕莲这般说的为好,就安排胆大心细的宫女去打探消息,她们几个就留在宫里等待着消息——只是,等待的时间最是难熬,燕莲跟梅以蓝根本是一刻都坐不住,在里面走来走去的,不时的张望着宫门口,希望能看到禀告消息的人尽快来。

    对燕莲他们来说,就算是一刻钟,在他们的心里,也等于是漫长的时间,让人等的很是煎熬。等到他们觉得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的时候,金嬷嬷焦急又稳重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眸中,引得长公主都忍不住的站了起来。

    “给……,”金嬷嬷一看到她们就想着要行礼,但被燕莲给拦住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那些虚礼做什么?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六皇子找到了吗?”燕莲噼里啪啦的就冲金嬷嬷问了好几个问题,完全不给金嬷嬷思索的时间。

    “启禀护国公主,六皇子还是没有踪迹,皇上已经知道此事,正派人整个皇宫搜查,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金嬷嬷一边喘着气,一边禀告着,想着就算真的有人把六皇子给藏起来了,也经不住那么多人的搜查,总会把六皇子给找出来的。

    看到金嬷嬷眉宇之间略微轻松的神色,燕莲却皱起了眉头,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金嬷嬷,劳烦你带着本宫去见皇后娘娘,梅以蓝,你留在这里照顾长公主,凤儿,你也留,”燕莲看到一边蠢蠢欲动的小丫头,不给她出声的机会,直接满含警告的看着她,不许她有反驳的意思。

    海凤儿的身份敏感,要是跟着自己接触到秦国皇储争夺的大事,或许会被人铲除的,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她好。

    海凤儿见她脸上是一点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的,就瘪瘪嘴,心里纵使有很多的不满,也都藏在心里了。

    几个人都听燕莲安排的,知道她是眼前最为有注意的。

    金嬷嬷听了燕莲的吩咐,带着她往皇后那边去了。

    去的地方,并不在后宫,而是接近了皇上寝宫的一处宫殿,是准备给未来太子居住的。

    燕莲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好些熟悉的,不熟悉的,反正该请安的,她请安,不该请安的,她漠视……。

    “姐姐,这太子加冕,是秦国的大事,这诸国使臣都早早的来了,若是说六皇子失踪,那些使臣还并不一定会相信,还以为是秦国跟他们开的玩笑呢!”岳贵妃在一边看到皇后阴沉着脸,愤怒的快要失去理智了,就在一边冷嘲热讽着,想着再刺激一把。

    要是把皇后娘娘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在诸国使臣面前丢脸,那才是最好的。

    皇后冷眼睨了岳贵妃一眼,没有出口,只是把眼神落在了一边沉默的皇上身上,等待着皇上的决定。

    自从知道皇上烨儿不见之后,就沉声命令众人在宫里寻找,就再也没有出声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弄的她心里也没底。

    原本,今天是她扬眉吐气的日子,为的在所有人面前争气,她早早的就命令金嬷嬷为她穿好凤袍,梳好妆容,等的就是那一刻最为重要的。可是,所有的一切心思在遇到烨儿不见后,就歇了。

    什么都不够她的烨儿重要,她绝对不能让烨儿出事的。

    经过了昨天晚上,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放心了。至少烨儿是安全的,那些人终于放弃对烨儿手,她能有一时的轻松了。

    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在加冕当日,把烨儿给拐走,也不知道烨儿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想起这些,皇后的心里就更焦急了。

    “皇上,派出去的人都那么久了,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臣妾……,”皇后最终坐不住,望着皇上开口哀求着,希望自己能亲自去寻找一。

    皇上眼里也焦急的,可这个时候,皇后一动,定会引来更多的关注,到时候,六皇子不见的事情就会有最糟糕的结果,那不是他想要的。

    “皇上,求你了,让臣妾去去找找吧,”皇后语带哭音的求着,心里为六皇子的落担忧。

    岳贵妃看到皇后这般哭泣哀求的模样,心里终于平衡了一,觉得皇上对六皇子也就是那样,并不是真心疼爱的。

    燕莲冷眼看着这一幕,见岳贵妃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就差仰头大笑了,就伸手撞撞一边的梅以鸿,轻声道:“六皇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昨儿个六皇子就在这寝宫居住的,一早就说是六皇子不见了,寝宫里安好无恙,什么都没有动过……,”梅以鸿皱着眉头,把眼前的难处给说了出来。

    什么都没有动过……燕莲终于明白了一点,知道为何皇上跟皇后会如此的为难,也没有震怒。

    这要是有别人的痕迹,那或许知道六皇子是不是被人给掳走了。但现在,只有迹象表明六皇子是自己失踪的,事情就不好办了。皇上震怒,彻查此事之后,六皇子又安然的出来,人家只会觉得未来太子太顽劣了,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还开这样的玩笑,就会迁怒到皇上的身上。

    可要是不找,谁知道六皇子到底去了哪里呢。

    “父皇,”燕莲撑不住皇后娘娘眼里的哀怨,那种心痛,她深深的体会过,就上前一步,请安之后说道:“六皇弟是不是自己出走的,问问这寝宫里伺候的人,不就清楚了吗?”

    “啧啧,护国公主还真的是聪明呢,这样的事情,谁能想得到,”岳贵妃在一边不屑的嘲弄着,声音有些尖锐。

    燕莲连看都没有看岳贵妃一眼,冲着皇上继续说道:“六皇子聪明懂事,定然也知道今日之事事关重大,不会贸然跟大家开玩笑,若是不尽快的查找,说不定六皇子此刻有危险也说不定,还请皇上明察,”燕莲清楚的看到了皇上眼里的挣扎,就继续猛药说道。

    皇上犹豫了一,见到皇后已经泪流满面了,终于点头道:“那些伺候的人都说不清楚六皇子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们都守在门口没有发现,唯有早上端着太子服让六皇子换上的时候,才知道寝殿里是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就是他们说的?”燕莲指着一边跪在地上的一群人问道。

    “嗯,”皇上疲惫的点点头,一边担心六皇子的落,一边恼恨这些人会在这个时候动手。这是要生生的丢秦国的脸啊!

    “你们说,六皇子是怎么不见的?”燕莲走到那些人的面前,见其中好几个低着头,不敢抬头对视着自己,就冷声质问道。

    “启禀护国公主,奴才们一直守候在寝殿门口,可六皇子什么时候不见的,奴才们是真的不知道,”其中一个颇为委屈的解释着,觉得六皇子自己贪玩,不愿意参加这加冕仪式,吃苦的就是他们了。

    “一直守候在寝殿的门口,却不知道六皇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燕莲眼里迸发出了冷意,冷笑着嘲弄着,刚想问什么的时候,一边的岳贵妃又不甘寂寞的开口说道:“护国公主这架势,是想做什么呢?”

    燕莲原本一直懒得跟岳贵妃计较,本就不是一路的人,话不投机半句多啊!

    可自己一来就冷嘲热讽着,燕莲觉得自己要在沉默去,她就觉得自己好欺负了,所以淡淡的回了一句:“贵妃娘娘话里可是什么意思呢?本宫只是想询问一六皇子的落,娘娘还未等本宫开口就开口阻拦,莫不是不希望本宫找到六皇子?”

    燕莲的话,还真的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也唯有她会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就连皇后知道岳贵妃在一边嘲弄着,也不好直接开口质问,所以看到岳贵妃变了脸色,心里其实还是高兴的。

    “皇上,你看看护国公主,这是什么态度?”岳贵妃被这么直接的呛口,心里肯定不满的,就回头跟皇上撒娇,却忘记了这个时候的皇上,最不耐的就是吵闹。

    “闭嘴,”皇上横了她一眼,冷声警告道:“在多一句话,就滚回你的寝宫去,不用再出来了!”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在多言半句,就是继续关她的面壁,让她什么事情都不用参与了。

    这样一句红果果的威胁,弄的岳贵妃乖乖的闭嘴了。只是,恼恨愤怒的眼神却一直落在应燕莲的身上,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燕莲不知道死几百次了。

    燕莲见终于安静了,心里觉得满意,就回头看着那些抬头望着她,眼里充满不平的太监,宫女,挑眉继续问道:“你们谁跟谁是守在六皇子寝宫门口的?”

    众人不知道她按的什么意思,最后对视了一眼,几个人巍颤颤的表示了是他们几个留在六皇子寝宫门口照顾着的,其余的人则表示,他们在自己的院子里休息,直到早上才过来伺候,知道六皇子不见的。

    “你们的胆子可真大,”应燕莲突然厉声说道:“六皇子昨夜第一次住在这寝宫,你们不好好尽心的照料着,竟然敢玩忽懈怠。就算是六皇子自己出了门,你们身为奴才,没有发现并照顾好六皇子,就是错的,还敢出声狡辩,简直岂有此理!”

    应燕莲的厉声呵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些还想狡辩的太监宫女们,这会儿已经面色惨白的磕着头,求饶着……。

    “父皇,这些人说不定是里应外合的把六皇弟放了出去,所以还是请大张旗鼓的找吧,就算有人心生阴谋,也会有点顾忌,对六皇子的安危有好处,”燕莲面色严肃的禀告说。

    “把这些人都给朕脱去,乱棍打死,”皇上听了燕莲的话后,立刻黑着脸吩咐道。

    “皇上饶命啊,奴才一次不敢了……,”哀嚎声响起,众人都在哭诉着,可这个时候,皇上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耐心了。

    那些人在梅以鸿的命令,被拖了去,等待着是没有希望的结果。

    岳贵妃看到应燕莲几句话,就能左右皇上的心思,还处死了那么的宫女太监,当真是把她当成了一国的公主。

    可她的华儿,就算是一国的公主,什么时候被皇上如此重视过呢?

    眼里闪过一丝的怨怒,但随即收敛眸光,佯装什么都不在乎似的。

    “派人看紧宫门,严加盘查,务必要在加冕典礼之前,找到六皇子,”皇上一声令,梅以鸿就抱拳接了。

    岳贵妃见这里没什么热闹的,就转身带着人离去。皇上也因为需要安排,也离开了。这诺大的寝宫里,就只有燕莲跟皇后娘娘以及她身边的人了。

    “娘娘要保重身体,尤其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要乱,”燕莲走到皇后面前,轻声的安抚着,却觉得自己说的话很是苍白,一点点的力道都没有。

    “燕莲,要是六皇子出了什么事,你说哀家可怎么活啊!?”这几十年来,她活的战战兢兢的,没有六皇子是操碎了心。有了六皇子,还是操碎了心,时时刻刻都在担惊受怕——以为日子终于过去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出这样的事,不是要逼疯她吗。

    “不会的,六皇子一定会没事的,皇上已经派人寻找了,”能安抚的,也唯有这一句了。

    六皇子不见了……这一消息,立刻充斥着整个皇宫,让皇宫里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这其实是另一个契机。

    ~~~~~~~~~~~~

    还是觉得晚上能码字,白天一晃眼就过去了……晚上还有更新,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