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听了岳家老头的话后,眉头微微往上,看着侃侃而谈,把所有的皇子都贬的一无是处的岳老大人,冷声道:“呵呵,那以老大人的意思是……谁能成为秦国皇储呢?”岳家的野心,还真的是大如天了。

    “额,”侃侃而谈的岳老大人被皇上淡淡的话给打断了,对上皇上平静的眼眸,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开始了左右张望,发现本该出现的人都没有出现,脸色不由的变了一。

    “岳贵妃,能说说你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吗?”皇上把目光落在了一边的岳贵妃身上,语气中隐含着丝丝的杀意,眼神锐利如刺,直接钉在岳贵妃的身上。

    岳贵妃被皇上这么一质问,腿肚子忍不住的打缠——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时候的皇上,是真的有心杀了她的。

    “启禀皇上,臣妾不知,”岳贵妃顺着椅子往滑落,跪在了皇上的面前,手心里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那是由衷怕死的惊恐。

    虽然她心里很不满皇上的偏心,也恼恨皇上的不公。可这个时候,她却有些后悔了。

    自己为什么要去争夺太子之位呢?三皇子就算不是太子,也是太子的长兄,皇上一定会给封地,一定会有荣华富贵的日子过的。可眼前,父亲说的话,完全的否认了所有的皇子,甚至都排除了三皇子,这不是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岳家有谋反的心思吗?

    要是事情不成功,她都有些不敢去想那可怕的后果了。

    “不知?”皇上挑眉,冷声笑道:“你是岳家女,会不知道岳家的打算吗?你听到你父亲说的了吗?连三皇子都没资格成为皇储呢,也不知道岳家到底想要推谁上位呢?”岳家就算有谋反的心思,也得藏着掖着。如今,当着别国使臣的面,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是在打他的脸,指责他的无能吗?

    岳家,真是好样的!

    “皇上,臣妾在后宫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三皇子也是的,请皇上息怒,”岳贵妃神情惊恐的磕着头求饶着,心里忐忑不安到极点了。

    长那么大,她从未经历过那种痛苦,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了。

    “娘娘不用惊慌,这几位皇子,确实不是适合的皇储人选,”岳老大人不但没有低头,反倒嚣张的说道:“皇上认为老臣说错了吗?但凡几位皇子中,其中一个人上位,能给秦国带来国运昌隆吗?”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是有魄力的,真的成了未来的储君,是秦国的灾难。

    应燕莲看到惊恐不已的岳贵妃,想着这件事,大概是她真心不知道的。只是,岳老大人那个样子,又觉得好像早就告知了岳贵妃似的,她是在假装的吗?

    若真的是,这个女人的心也够狠的,竟然希望皇上的朝廷能颠覆,还真的是可怕。

    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就算没有感情,那一起享受的荣华富贵总在吧!?

    “那以老大人的意思呢?该由岳家人来坐吗?”皇上问的极为平静,可就是这样平静的声音,让人觉得心惊胆战。

    换成旁人,被人这么一挑衅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贵为天子,一言一行都是说一不二的。

    “轩辕卫,秦国交到你手里,那才是最为悲哀的,”听到一声怒斥,直接连名带姓的称呼皇上,让众人惊愕。可还不等众人惊愕过去,一整队的铁甲士兵匆忙而又整齐的跑了进来,看到这个架势,所有原本坐着看戏的人,都惊恐万分的站了起来,意识的就靠在了皇上这边。

    “轩辕崇瑞,”皇上看到骑马进宫的男人,眼里迸发出了一层寒意,连基本的礼仪都不管了。

    “轩辕家的皇朝,不能败落在你的手里,”轩辕崇瑞骑马着,穿着战袍,带着睥睨天的气势,走到了跟轩辕卫对峙的地方,一字一句道。

    “呵呵……轩辕崇瑞,你想造反,还说那么冠冕堂皇的借口,真的是可笑,”皇上站起身,强势的不带一丝的退缩,厉声道:“轩辕皇朝的皇权,是落在朕的手里,本该就有朕的皇子来继承。你轩辕崇瑞竟然敢带着铁骑兵进皇宫,这是公然造反,难以堵住天悠悠之口!”

    岳家,原来是跟老王爷真的联手了,所以才摈弃了三皇子。

    燕莲的目光一开始就落在岳贵妃的身上,见她原本可怜兮兮的表情在看到轩辕崇瑞带着铁骑兵进宫之后,面上的表情是没有多少的改变,但是不难看出来,她眼里闪过的一道狂喜,已经在出卖她了。

    原来这些阴谋算计,她都是知道的。

    “哼,本王不是为自己争夺这大秦的天,是怕大秦毁在你那些扶不起来的皇子手里,所以才会出手,”轩辕崇瑞对别的没什么信心,但是对自己孙子的能力,那是万分的信任,所以才会一脸傲气,对输赢格外的在乎。

    若不是自己出生太迟,这皇位,哪里还轮得到轩辕卫的父亲去坐。

    他这一生,不为自己拼搏,就是想要扶持着自己的子孙坐上皇位,让世人看看,他轩辕崇瑞才是哪个最最适合的人。

    “呵,说的真是可笑,这朕的皇子都还没有成为太子,什么事情都没做,就被你给否定了,这不算造反,算什么?轩辕崇瑞,朕念你是朕的皇叔,就放你一马,你只要放兵器,带着你的人离开皇宫,今日之事,朕可以既往不咎,永远不会为难你跟秋世子……但你要是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朕不客气了!”他是天子,不是谁都可以轻蔑的。

    “哈哈哈……轩辕卫,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固执己见,呵呵,你想糊弄谁呢?这整个京城,多少兵力,老夫比你清楚……你那点兵力,能打的过老夫的上万铁骑兵吗?”轩辕崇瑞的语气甚为嚣张,是完全的不把皇上看在眼里了。

    “母后,”长公主看到这一幕,终于明白为何父皇方才跟她说这样的话了。

    让她留在父皇的身边,原来是为了保护她。

    “皇叔,你年事已高,争夺这个天,又没有继承的人,真的有意思吗?你非要让百姓饱受灾难,心里才高兴吗?”皇位之争,从来都没有平静过。

    就算是亲兄弟争夺,死的人都是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的。这一次,恐怕更不会手留情了。

    “呸,你轩辕卫都有子嗣,老夫会没有吗?”轩辕崇瑞恶狠狠的怒视着皇上,厉声控诉道:“当初,若不是你那狠心的父皇,我的儿子会年纪轻轻就离世吗?他真够狠的,冲着老夫唯一的儿子手,差点让老夫断子绝孙。好在,老天有眼,都看不过去了,才给老夫留一滴血脉,而且聪明绝顶,”说起自己的孙子,轩辕崇瑞的脸上尽是得意显耀的光芒。

    “……原来,你早就有预谋了!”皇上恍然大悟,才知道秋世子不是传说中的病入膏肓,而是健康聪明,却被老王爷给隐瞒了。

    他是早有野心的,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什么预谋?老夫那是被逼的,”轩辕崇瑞见众人都凝视着自己,眼神里复杂的情绪,就激动高声的叫着道:“当年,本王的父皇送了铁骑兵给本王,就是为了保护本王这一枝的血脉,不希望被赶尽杀绝,毕竟本王是他最为喜欢的儿子,只是当年还年幼,无力与其余已经成年的皇子争夺皇位。本王从未想要得到皇位,可是,本王的皇兄却是个狭隘自私的人,觊觎本王手里的铁骑兵,几次三番的冲本王开口,都被本王几句了。他心怀怨恨,屡次冲本王手,最后都被本王避开,却伤了本王唯一的儿子。经历了这一件事,本王就知道,不夺这个皇位,只要手里握着铁骑兵,不管你们谁当了皇上,永远都不会安心的。与其我们活的胆战心惊的,不如本王夺了这皇位,让你们谁都无法威胁到本王!”

    听到了轩辕崇瑞的话后,众人议论纷纷,都不知道该说谁对,谁错了。

    在燕莲的认知力,虽然对先皇不是很了解,但想着:一个手握皇权的人,不顾国家百姓的生死,为了自己死后享福,挪空了国库,就可见不是一个好皇上。但是老王爷这样的做法,是有些太极端了,毕竟现在的皇上并没有对他们手,反倒是他们一次次的在挑衅着皇上,让皇上左右为难。

    从北辰傲打胜了晋国后,岳家跟老王爷那边给皇上惹出多少的事,想必也唯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老王爷,这都是上一代的恩怨了,皇上仁厚,并没有为难瑞王府,不是吗?”北辰卿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望着轩辕崇瑞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在皇权,多少人牺牲的无辜,那不是言语跟怨怒就能解释的。

    想必先皇也是忌讳老王爷手里的兵权,所以才会做了那么极端的事。可这些事情都过去了,皇上并不想要收回瑞王府的兵权,不是吗?

    “哼,那是他自顾不暇了,”轩辕崇瑞并不赞同此话,还万分鄙夷的道:“轩辕卫的父皇给他留那么大的一个烂摊子,要不是这些年来,内忧外患,他会无视于本王手里的兵权?”要是有时间,恐怕会是日夜寻思着怎么从自己的手里争夺吧。

    这些年来,他已经很低调了,只要不是重要的场合,基本都不会出现。可就算是如此,皇上还是每年到了节日,就会派人给秋世子送贺礼——这是完完全全的在惦记,一刻都不能忘记。

    “老王爷,您也是轩辕氏的子孙。若是今日你真的起兵了,那等于是把秦国送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让原本慢慢变强的秦国又将退回到原点去,让那些虎视眈眈的小国都能冲着秦国手……老王爷就真的愿意看到秦国变成这个样子吗?”两军对垒,终于死亡。

    可这个是实实在在的秦国儿郎,死的都是自己的百姓,他忍心吗?

    “北辰卿,本王知道,你是个聪明的,也是个好的,只是,有些事情,你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北辰傲失踪,连带着兵符也不见了,这京城根本没有多少的兵力,只要本王一声令,铁骑兵可以以一敌二,京城的局势控制在本王的手里,那些弹完小国敢放肆,本王先率兵灭了他们,”说完之后,强势的眸光隐含着杀机,扫向了那些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此刻正哭着脸的别国使臣身上,那眸子跟刀子似的,弄的众人心跳的厉害,恨不得自己从未到过秦国。

    什么太子加冕,这是在拿水慢慢的炖着他们的心,格外的恐怖啊!

    偏着他们还为了来秦国争的头破血流,这简直就是来送死的。

    燕莲站在一边,冷眼看着,不得不觉得老王爷比皇上有魄力,有杀气。只是,这份的杀气太血腥,若是皇上拒绝,相信老王爷会毫不犹豫的让人血洗了皇宫——从哪些原本没有资格参加太子加冕的嫔妃都出来的情况看,整个后宫,已经空了。

    北辰卿看着老王爷如此的强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北辰卿,你的父亲因为救他而死,你心里就一点点的怨恨都没有吗?”轩辕崇瑞看着北辰卿,心里很是惜才,但也知道,这样的人更不能留。

    说起了自己父亲的死,北辰卿的双眸里闪过一丝锐利,冷嘲道:“这话,本大人应该是问问王爷,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吧!”

    轩辕崇瑞没有想到北辰卿会这么说,忍不住的愣了一,随即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望着北辰卿颇为深意的问道:“你知道了什么?”

    “其实,应该是问老王爷知道了什么才对,”应燕莲看出轩辕崇瑞对北辰卿动了杀机,知道站在皇上这边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的,就干脆的走了出来,走到了北辰卿的身边,一脸倨傲的问道。

    “护国公主?”对于这个女人,轩辕崇瑞觉得,自己心里还是有几分好奇的。一个乡来的女人,能混到京城并被皇上看重,还真的是奇迹。

    而这个创造了奇迹的女人,竟然被北辰傲堂堂的战王捧在手心里,不可谓算是个易数了。

    “见过老王爷,”对于礼仪,燕莲运行的很是周到,就算到了这一刻,也让人挑不出一点点的错来,镇定的不像是女人。

    是的,自从轩辕崇瑞带着铁骑兵进宫之后,所有的女人,包括皇后跟长公主在内都变了脸色,唯有应燕莲不但没有胆怯,反倒是站了出来,比很多在朝为官的女人都胆大。

    “呵呵,巾帼不让须眉,护国公主真心不错!”轩辕崇瑞很是认真的赞叹着。

    “多谢老王爷夸赞,”对于眼前这个老王爷,燕莲真心觉得他很矛盾。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些牵强,却非要坚持到底。可是,对于对大秦有利的人,他又是看在眼里的,这不是矛盾是什么呢?

    “莲姨,”就在燕莲微笑面对轩辕崇瑞的时候,突然耳边听到了这样的称呼,忍不住觉得有些震惊。

    她回头看着原本该在使臣里面的海凤儿,立刻黑着脸,不悦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个傻丫头是不知道这里的危险吗?

    “保护莲姨,”海凤儿很是坚决的说道。

    小娃儿,你是要闹哪样啊!?面对一根筋的海凤儿,燕莲头痛了。

    “快回去,我不需要你保护,”燕莲立刻压低声音呵斥着,可在这个人人都屏住呼吸的地方,就算是压低了声音,也是格外清楚的。

    “不,莲姨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海凤儿固执的站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莲姨不能出事,否则实儿哥哥会伤心,南儿妹妹会哭泣。

    这个死脑筋的娃儿,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燕莲真心不想闹出太大的风波来,只能意识的挡住了她的身影,然后对上轩辕崇瑞别有深意的打探眼眸,再一次出声道:“老王爷,可否告知,当年北辰老大人的死,是怎么一回事吗?”

    众人都疑惑的看着应燕莲,纳闷她那个时候应该什么都不知道的,可为什么要询问老王爷呢?这件事,跟老王爷又有什么关系呢?

    冒出疑惑的,不单单只有众人,还有皇上。他才是当年的受害者,因为有人要刺杀他,是北辰老大人为了救他才死的。

    所以,他才对北辰卿很重视,知道北辰家族的人宁愿为他死,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护国公主问的好笑,这件事,与本王有什么关系?”轩辕崇瑞愣了一之后,就冷冷的拒绝着,跟方才的咄咄逼人完全的不同。

    “真的没有关系吗?”燕莲眉头一挑,微微提高声音,冷笑道:“老王爷把自己的谋朝串位说的好像是为天百姓抱打不平似的。可若是被天百姓知道,嘴里满口仁义的老王爷,心思狠辣,手段卑鄙的时候,又该如何呢?”反正都不可能有机会和平相处的,那就你死我活吧。

    “应燕莲,你别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岳安明忍受不住,在一边厉声的呵斥着。

    “本宫知道什么?该知道的事,本宫都知道,”她冷冷的扫了一眼岳安明,望着轩辕崇瑞玩味的说:“你说当年是先皇谋害了你的嫡子,可据本宫调查得知,秋世子的父亲从一生来就有不足之症,根本活不过三十,先皇会为了这个而谋害吗?而本宫却偶然得知,当年宫里的德妃怀有身孕,生孪生双子的时候,却是被人白白的害了,一尸三命,也不知道老王爷该如何的解释呢?”

    “什么?”所有人震惊了,万万没有想到,当年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最接受不了的人,就是皇上了。那是两个儿子,是他的长子跟次子,他一生的痛,就忍不住失声质问道:“护国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事情,他却不知道呢。

    “皇上,”皇后在一边看到皇上失控的样子,就温柔的行了一礼,声音悲切的说道:“臣妾略微知道一些,是北辰老大人偶然得知当年德妃跟两位皇子的死,是有人蓄意加害的。可是,因为没有证据,苦于此事事关重大,只能在暗地里偷偷的调查,可还不等他调查出事情的关键,就因为救皇上而身亡,所以这件事,就成了一个秘密。”

    “既然是秘密,那他们又是如何知道的?”皇后都知道了,他却不知道。皇上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德妃。

    他们母子三人,竟然是被人活活害死的。那么多年来,他还一直以为是德妃怀了双胎才难产而死的。这样的结果,是天差地别的。

    “启禀皇上,是微臣的父亲在书房留了线索,微臣跟战王还有护国公主一直在努力查找,最后毫无线索,只能告知长公主,请求皇后娘娘帮助,”北辰卿怕皇上会误会皇后什么,就出声抢着禀告道:“因为只是猜测,所以皇后娘娘也不敢禀告皇上,怕皇上以为是微臣等人在生事,”

    “那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也无心去质问什么,只想知道事情的真想。

    “启禀皇上,当年老王爷野心勃勃,早就在计划着算计皇上。在知道德妃生了两个儿子后,怕争夺皇储之位,所以就直接让人谋害了两位皇子,造成了难产的迹象。等到岳贵妃生三皇子的时候,老王爷跟岳家合谋派人行刺皇上,却因为家父的缘故,让皇上转危为安……之后,皇上因为因此戒备,没有给老王爷手的机会,所以才会安然那么年!”北辰卿清冷的声音在广场上显示,听进了众人的心里,那真的如波涛汹涌般的让人震撼。

    这样的算计,这样的心思,没有心思,那真的说不过。

    皇上在听了北辰卿的话后,锐利的眸子立刻就落在了一边跪在地上的岳贵妃身上,狠狠的伸脚踹了她一脚,在岳贵妃“啊哟”一声惨叫之后,厉声质问道:“贱。人,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他很清楚的记得,当年唯有岳贵妃接近过德妃。

    被踹的心口疼的岳贵妃凄惨的趴在地上,头上的珠钗掉落一地,狼狈的完全没有形象了。可她不敢起身,浑身颤抖着,摇着头死死的道:“皇上明察,臣妾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求皇上饶命啊!”

    这些事情,为什么会被翻出来?她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已经被皇上给踹晕了。

    那么隐秘的事情,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被翻出来。不管老王爷会不会成功,整个京城,还有自己的位置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娘娘,”岳老大人没想到皇上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此的糟蹋贵妃娘娘,污蔑自己的女儿,就忍不住的厉声道:“皇上,贵妃娘娘就算没有功劳,也算是为皇家诞皇子公主的,你怎么能如此的绝情呢?”

    看到岳老大人的叫嚣,很多人都很不屑的撇撇嘴,想着他还真的是可笑——自己要剥夺皇上的皇朝,却不允许皇上欺负他的女儿,还真的是可悲可叹呢。

    岳贵妃是皇上的嫔妃,要打要杀,何须禀告谁呢。

    皇上听了岳老大人的话后,第一次真正的变了脸色,满脸盛怒的嘲弄道:“生的是没有用的皇子,要她何用?”

    ~~~~~~~~~~~~~~~

    多加了五百字,为的是表示懒懒的无奈跟歉意。本该好好码字求月票的,可因为月底太忙,实在无奈了,只能用这个方式表示了,请亲们原谅。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