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以蓝没挤在人群里,双手死死的握着,因为紧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死的咬着的唇已经渗出了血迹,此事嘴角挂着的血腥味,她都没有察觉出来,只是双眼死死的盯着打斗的人群,心里跌宕起伏,若是不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真的怕自己会尖叫出来。

    这样的画面对她来说,太痛苦了。

    梅以蓝不知道的是,她在紧张的时候,有个人更紧张的关注着她,眼里是满满的懊悔跟怜惜,却始终不敢上前一步。

    燕莲因为站在皇上的身边,自然看的比较清楚。对于人群里梅以蓝跟上官浩的表现,她比谁都看的认真,也充满了无奈。

    有些人,错过了,那就是一辈子。上官浩就算知道心里最为重要的人始终是梅以蓝的话,也迟了。

    失去的,再也不能回来了。

    “北辰卿,你去把梅以蓝叫过来,让她跟杭青青一起进里面陪着皇后跟长公主,”燕莲在北辰卿的身边低声的说着,想着这样的画面要是持续去,梅以蓝说不定会疯掉。

    北辰卿没有回答,看了梅以蓝一眼之后,就挤身上前,跟梅以蓝交代了几句,又看到看人群里有几个抱着或者带着孩子的夫人们,就让他们跟着梅以蓝一起往后面的大殿去,不管怎么样,看到血腥的画面,对她们会好一些。

    孩子跟女人基本上都离开了,除了燕莲跟海凤儿。她是坚持到底,表示燕莲在哪里,她就在哪里,绝对不会离开她半步,要好好的保护燕莲。

    看到海凤儿坚决的表情,皇上不由的笑了。

    “你当年救人,还真的没救错啊,看海国公主对你,可真的是以命在保护呢,”这样的恩情,定当如此报答。

    “呵呵……,”燕莲傻笑了一,没有回答。

    她难道跟皇上说:“你想太多了,人家这么保护我,盯上的是我家儿子,是不希望我家儿子伤心,并不是想要报答救命之恩!”

    要是皇上听了自己的话,也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了。

    其实,她还是有些期待的,可惜现在不是能开玩笑的时候。

    情况越来越不利,梅以鸿的人马是一步步的往后退,就快要退无可退的地步了。

    所有人都皱着眉头,被眼前的情况给忧心了。梅以鸿是握有兵权,可是在宫里,他只能调动禁军,却不能带兵入京,所以这样的情况,对他们很不利。

    燕莲看到厮杀的人都忘记了一边的岳贵妃,见她捂着心口无助的靠坐在那边,也不知道此刻心里是什么想法,眉头紧皱着,连三皇子都没有过去照顾她,不由觉得她还是可怜的。

    女人对后宫跟家族来说,除了利用,真的一点点的用处都没有。

    “皇上,用岳贵妃威胁岳家人,”不是她心狠,而是用岳贵妃让打斗的场面停一,好让梅以鸿相处应付的对策来。

    皇上看了一眼刚才被自己踹到的岳贵妃并没有起来,就跟一边的花公公吩咐了几句,花公公立刻就转身带着几个太监去把靠坐在地上的岳贵妃给扶了起来。

    刚被扶起来的岳贵妃还没有云里雾里的,弄不清楚情况。可当她被太监架着,押阶梯的时候,心就开始颤抖,里面闪过了很多不好的预感,人都快要站不住了。

    “住手,”皇上看到岳贵妃被押去之后,就大声的喊着。

    轩辕崇瑞听到他的喊叫声,也挥手示意,两边原本还在厮杀的人立刻就分开了,各归各方,依旧强烈的防备着对方。

    “轩辕卫,你是打算想要拱手想让吗?”轩辕崇瑞望着依旧高高在上的皇上,发现自己骑着马,也无法比他站的高。

    “轩辕崇瑞,你看看,这可是你的亲外孙女,你真的想要她的命吗?”皇上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直截了当的问道。

    “皇上,”岳贵妃无力的呢喃着,然后为了活命的念头支撑着她,让她抬头看着前面的众人,泪流满面的道:“外公,爹,救救我,我不想死……,”她还年轻,不想死,她还有很多的富贵都没有享受到,没有看到皇后跪地求饶的狼狈样子,她绝对不能死的。

    岳安明跟岳老大人对视了一眼,把目光落在了轩辕崇瑞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轩辕崇瑞没有想到轩辕卫喊停,不是为了求饶,而是想用岳贵妃的命来威胁自己,不由的冷笑一声道:“轩辕卫,你是太天真了吗?用你一个厌恶了的女人来威胁本王,你觉得本王会为了她而放弃一切吗?”这退步,可不是退一点点,退几步,而是退无可退,连命都保不住的残酷结局。

    “外公……,”岳贵妃听到了他冷酷绝情的话语之后,懵了,突然尖声叫道:“外公,这些年,我为你做了多少的事,是你把我送进皇宫的,许诺我只要生皇子,就会让皇子成为皇储,扶着他成为未来国君的。可你现在不但没有做到,还想杀了我,外公,这些年,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吗?”

    自己为什么就相信了他呢?皇上对她不是最好的,可也没有想要她的命。要不是自己心生异心,看在三皇子的面上,皇上也不会要她的小命。

    现在,一切都晚了。

    “哼,你就是个废物,当年让你除掉德妃,为的就是想要扶你生的儿子上位,成为唯一的太子。可你呢?自己没本事,差点坏了本王的大事,留着你,是看你还有点用处,否则,本王老早就想除掉你了!”轩辕崇瑞一点点遮掩都没有,望着岳贵妃的眼神是充满冷酷无情的。

    “爹,你也要女儿死吗?”岳贵妃可怜兮兮的目光落在了岳老大人的身上,无助的问道。

    岳老大人看着可怜兮兮的女儿,一时有些矛盾了。

    “爹,岳家的未来就看外公了,”岳安明见父亲迟疑不定,就在一边冷漠的提醒着,完全不把自己的亲姐姐看在眼里。

    岳老大人在听了儿子的话后,咬咬牙,望着自己的女儿,无奈的说:“你走了,爹会为你报仇的,你放心!”

    放心,呵呵,让她死了,还让她安心的走,这是多么可笑的笑话啊!

    “你们好狠的心,呵呵,我还傻傻的上当,真是傻的可笑,”她做梦做了一辈子,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自己的亲人背叛到逼死的地步,太讽刺了。“为什么?既然不想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在后宫里面壁,为什么给我希望了,又让我失望?为什么要用一座金矿换取我的自由?为什么?”她把目光死死的落在岳安明的身上,等待着最为残酷的答案。

    明明没有个重视的心,为什么拿金矿换了自己的过错呢?

    她以为,自己在岳家人的心里,是独一无二,是谁都不能替代的。

    看到声嘶力竭的岳贵妃,燕莲只觉得她可怜,却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要是聪明,不去算计皇上,没有那份野心,现在,就该被人尊重,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

    可惜,她自己心里就有太多的特性,无怪乎会有如今的结局。

    “用一座无法开采的金矿换取战王离京,姐姐,你的功劳最大,”岳安明这么解释,就是想让她死的瞑目。

    “无法开采?战王离京?”岳贵妃冷冷的呢喃着,心已经死了。

    连最后,都被利用的淋漓尽致,自己还傻傻的相信,这怪不了谁,要怪就怪她自己吧。

    “岳大人还真的是含蓄呢,为什么不说拿金矿换取最为重要的信息呢?”燕莲站在台上,居高临的睥睨着岳安明,讽刺的嘲弄道。

    岳贵妃此刻已经哀莫大于心死了,因为她现在知道,皇上要杀了她,是因为自己背叛了皇上,谋害了德妃跟两位皇子。而岳家人不救自己,是因为自己连最后的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她连个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应燕莲,你真的聪明过头了,”岳安明眯着双眼,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女人活着。

    “为了套取本宫手里的神物,你连金矿都送出来了,本宫若是不感激一,怎么对得起岳大人这番苦心呢,”燕莲慵懒一笑,那笃定的绝代风华更为她增添了几分的魅力。

    燕莲的容貌并不出众,在众人的眼里,只能算是平常。可就是因为身上一股子奇异的自信气质,给她增添了无数的魅力,连皇后都比不过她。

    “哼,本大人是怕你手里还有那神物,所以才会百般的试探。如今,知道你手里没有那东西了,本官有何好畏惧的?”江南的情况,就是败在应燕莲拿出的东西手里,所以他才会小心谨慎,拿出金矿跟皇上交换。

    交出金矿又怎么样,只要他们胜利了,金矿还是在他们的手里,只不过是在皇上的心里留过而已,一点点的损失都没有。

    “呵呵,真的……,”燕莲的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燕莲的话,也引来了众人的关注。

    那冒起的黑烟,被众人看在眼里,连脸色都变了。

    “应燕莲,你偏我?”岳安明想到了什么,厉声质问道。

    “有何不可呢?”燕莲嘲弄道:“本宫只是跟岳大人学学而已!”

    当初,岳安明拿出金矿的时候,不要说她了,连皇上都立刻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只不过是顺着岳安明的计划,好像所有人都上当了,可事实上,是他们在算计岳安明。

    “不好,外公,城门估计已经被破了,眼还是拿皇上跟应燕莲为好,否则的话,威胁不了北辰傲,”那家伙就是个疯子,谁的生死都不在他的心里,唯有应燕莲才是。

    轩辕崇瑞此刻却没有那么尖利了,因为他最为关心在乎的孙子在城墙上,他都不敢想象,要是被拿神物砸中的话,他还有没有活命的机会。

    “来人,”轩辕崇瑞大声喊道。

    “王爷,”立刻有人拿着长剑奔了过来。

    “去看看世子怎么样,不管有什么消息,立刻给本王送回来,”轩辕崇瑞紧张的吩咐道。

    “是!”

    等人离开之后,轩辕崇瑞红着眼眶,怒视着应燕莲道:“你最好是保证我的孙子没事,否则的话,本王会一刀一刀的切了你的几个孩子,让你亲眼看着……本王要你生不如死!”所有的计划,都被应燕莲破坏了,她该死。

    “那要看老王爷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这个本就是你死我亡,最为残酷的事情,她还有什么好退步的。

    “好,好,”轩辕崇瑞连声说了几个好字,双手一挥道:“抓住护国公主,本王许他王爷爵位,”他要让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爷爵位,那是他们这些百姓拼杀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所以个个都眼红了,全力朝着应燕莲站着的位置拼杀的,不畏生死,只为那以后的荣华富贵。

    “大家坚持,战王就要带着人马杀进皇宫了,”梅以鸿看到他们发动的强烈攻击,心里也是摇晃着,想着继续这样的话,他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了。

    这里的人手,都不是他带出来的,完全抵挡不住老王爷带来的铁骑兵。

    “杀,格杀勿论!”轩辕崇瑞厉声的催促了一声,双眸紧紧的盯上应燕莲,此刻恨不得食她的肉,喝她的血。

    “岳安明,去战王府把那三个小贱。种带过来,本王到要看看,她应燕莲是不是还能拒绝的出来,还敢躲在后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个个的死去,”轩辕崇瑞咬牙切齿的说着,想要让自己的话影响到应燕莲,就算是让她的情绪波动都好。

    可是,至始至终,她都冷静的可怕。

    “好,我立刻就去!”岳安明深深的看了应燕莲一眼,转身离去。

    燕莲没有回答,只是双手紧握了一,冷冷的睨着轩辕崇瑞,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

    “战王府里的隐卫相当厉害,那么多年都没有人能进的了战王府,不会有事的!”北辰卿看到她紧握拳的样子,立刻出声安抚道。

    “嗯,”燕莲只有点头,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

    情况,越来越严峻,死伤的人一面倒,虽然城门被轰炸了,可北辰傲却迟迟的不曾带兵出现,梅以鸿跟东从容都受伤了,两个人在苦苦的支撑着,没有退缩,可身边的人却一个个的倒,情况已经不容在耽搁了。

    燕莲看到这个情况,什么都没有说的就转身进了大殿,谁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海凤儿只是尽职的跟着,没有出声。

    而看到连应燕莲都逃避的好些人在心里开始摇摆,想着这个时候投降,老王爷会不会接受他们呢?

    “杀,杀了梅以鸿,杀了他们,本王给你们无数财富,无数美女,后宫的嫔妃,任由你们挑选,”在想着自己的孙子或许有可能出事的情况,轩辕崇瑞已经疯掉了。

    对他来说,有了孙子,才有希望。要是连孙子都不在了,那他就算得到了一切,又能交给谁呢?

    岳家,只不过是他拿来利用的,根本不在他的眼里。

    他得到了秦国也后继无人,要这些,还有什么用?

    “轩辕崇瑞,你疯了吗?”轩辕卫听到他如此疯狂的话语,忍不住惊呼道。

    “呵呵,我是疯了,疯了才好,就让秦国跟我一起疯吧!”轩辕崇瑞大声的喊着,已经呈现疯癫的状态了。

    因为轩辕侧的疯狂跟许诺的利益,那些人已经不顾生死的全力拼杀,梅以鸿跟东从容已经抵挡不住了。

    “住手,”就在大家觉得绝望的时候,一声清冷的厉喝声响起,让众人都疑惑的看着从大殿里出来,手上拿着一个诡异盒子的应燕莲,不明白她此举动有什么目的。

    “应燕莲,现在后悔喊停,已经来不及了,”轩辕崇瑞狰狞的道。

    “本宫不后悔,生死有命,本宫不后悔!”燕莲冷冷往前几步,冷嘲道:“老王爷,唯一的孙子生死不明,你还打的去吗?”

    “本王要为秋儿报仇,要屠杀你们,要你们的血来奠基我的孙儿,”轩辕崇瑞疯狂的道。

    “本宫到要看看,老王爷是如何拿我们的血来奠基秋世子的,”燕莲慢慢的打开了手里的盒子,抿嘴笑着说:“就不知道这些东西,你们能有多少人经得住,”

    看到盒子里黑乎乎的,圆圆的,一共十几个排着的东西,原本心生绝望的人都露出了喜悦的死而后生的笑容。而原本觉得胜券在握的轩辕崇瑞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立刻眯起了双眼,眼里闪烁着不确定跟怀疑的目光。

    “护国公主不要开玩笑了,你想拖延时间,本王还不知道吗?这东西,据说极难制造,护国公主手里的,会是真的吗?”他是在试探,因为他知道这东西的厉害。

    连山石都能炸碎的,他们这些血肉之躯,根本拼杀不过。

    燕莲神色不动,笑眯眯的拿出了其中一个,很不正经的用手掂量了一,别有深意的道:“老王爷要是不相信,本宫请王爷试试,如何?”说完,还用手张扬了一,吓的很多人都直接的趴在了地上。

    “应燕莲,你敢!”

    “本宫有何不敢?”燕莲抬头,一脸的倨傲。

    “外公,不好了,外面被包围了,”原本带着人出去的岳安明从外面落荒而逃的跑了回来,满脸惊恐不安的道。

    “怎么可能?”轩辕崇瑞错愕的喊道,觉得这不可能。

    “是真的,北辰傲在城门口被绊住了,带兵围住皇宫的人是战王的大儿子,”他看到那个坐在马背上,一脸萧杀之气的小子,就忍不住的心生胆寒。

    听到是战王的人,不管是谁,大家原本揪紧的心终于稍稍的放了。

    有人来救他们,他们安全了。

    轩辕崇瑞想到了什么,突然猛的回头,怒视着淡定不曾退一步的皇上,厉声质问道:“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

    不然,为什么他们进宫那么的容易,出宫就那么的难了?

    “不然,皇叔又如何能带着先祖钦赐的铁骑兵进宫呢?”皇上一脸的淡漠,虽然中间出了一点差错,但好歹所有的事情都有惊无险。

    “怎么还会有这个东西?”岳安明没有看到应燕莲打开盒子的举动,如今看到应燕莲手里拿着的东西,立刻想到了什么,就惊声问道。

    “为什么不能?”见岳安明的眼里闪烁着惊惧,燕莲就好心的告诉他说:“一座金矿,可以供养多少的士兵,相信谁都清楚。岳家的野心,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送上一座金矿呢?你自以为是聪明,却不知道皇上在听到你禀告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所以才会佯装对北辰傲苦苦相逼,就是想让嫁妆他已经相信了你的话,让北辰傲去江南,好给你手的机会!”

    “可事实呢,是北辰傲带着本宫给的神物,在被黑衣人追杀之后,立刻去了城外城,隐藏在里面,等待着就是今天的大日子……岳安明,算计了那么多年,你知道吗?每一次本宫都恼恨为什么北辰傲不杀了你,不灭了岳家。你知道北辰傲是怎么回答的吗?”燕莲觉得,这样剜人心扉,才是最爽的。

    “怎么回答?”岳安明觉得自己整个人冷飕飕的,算计到现在,所有的事情,竟然是人家的请君入瓮,自己却傻傻的以为以后就是岳家的天,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他说,留着岳家,留着岳贵妃,只是为了保护皇后跟六皇子,免得他们锋芒太露,被人算计!”燕莲一字一句的说着,看着岳安明的脸色慢慢的转变,心里不免在叹息:这到底是谁在算计谁呢。

    恐怕,连岳安明自己都说不清楚了吧。

    只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岳安明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们精心的算计了那么多,竟然被北辰傲如此的不屑,这多么的可笑。

    “不,不可能的,他要真的这么说,老早就该对岳家手了!”岳安明极力的否认着,就算是输,也不要让他输的那么惨,惨不忍睹。

    “为什么呢?有岳家,有岳贵妃当着,皇后娘娘多低调,不但能好好的,还能护着六皇子。早早的铲除了岳家,如今的铁骑兵,又如何能冒出来呢?不得不说,没有岳家,皇上想要抓住隐形的铁骑兵,还真的比登天还难呢!”连北辰傲都查找不到铁骑兵到底隐藏在何处,更何况是束手束脚的皇上了。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胡说,胡说……胡说八道,”岳安明意识的呢喃着,难以接受这最为残酷的结果。

    “呵呵……,”原本心死的岳贵妃在听到了这样的真相之后,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岳家人对她如此冷酷无情,她早就没有了那种想要岳家辉煌的心思。可是,想到自己可悲的一生,又觉得很想放肆的嚎啕大哭一番,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算计了什么,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哼,想要抓住本王的铁骑兵,那就要付出代价来!”轩辕崇瑞这会儿已经完全的疯狂了,赤目圆睁道:“今日,本王要你们跟着全部陪葬!”

    “轰!”轩辕崇瑞疯狂的指挥人马杀上去,不等那些人有什么反应,应燕莲立刻想也不想的扔出了手里的东西,方向自然是轩辕崇瑞那边的……结果,可想而知了。

    那地动山摇的声音震的很多人的耳朵都聋掉了,好好的地面露出一个大坑来,原本被轩辕崇瑞骑着的大马,已经被炸的血肉模糊,这会儿早就断气了。

    而轩辕崇瑞原本是不信的,但在最后一刻,还是身离开了战马,有些狼狈的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却被波及到,炸的头发散乱,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嚣张。

    原本想要往前的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完全震惊了。

    这东西的威力,好大,谁敢尝试呢。他们都是血肉之躯,绝对拼不了这东西的厉害。

    “谁还想要来吗?”燕莲从里面拿出了另外一个,厉声道。

    “放武器,否则格杀勿论!”宫门口,冲进了许多的人,骑着战马,身穿战袍的实儿在耀眼的阳光,犹如战神一般冲了进来……这一幕,在海凤儿的心里烙了印痕,这辈子都难以消除。

    “放武器,放武器!”随着实儿进来的士兵们齐声的喝着,情况,变成了一边倒。

    “放武器,朕可饶你们家人不死,”这些人得的是谋反之最,那是要诛灭九族的。他现在饶恕了他们的家人,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谢皇上,”所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都放了手里的兵器,跪在了地上,承认谋反失败了。

    “你们给本王起来,你们是本王的人,本王不许你们跪,”轩辕崇瑞还不死心,为什么拼劲了一切,最后还是什么都得不到?

    “王爷,我们输了!”某个心腹颓废的低了头,无奈的说道。

    “没有输,本王不会输的!”他这辈子,唯一输的,就是出生的太迟,否则轩辕家的天,是他的。

    “爷爷,”一道清雅的声音,犹如一道光芒传进了应燕莲的心里,莫名的让她震撼了一,觉得那道声音特别的熟悉。“我们输了!”

    “秋儿?”轩辕崇瑞听到了自己孙子的声音,立刻转身看着,却发现自己的孙子血肉模糊的躺着被人抬了进来,身后跟着的赫然是消失许久的北辰傲。“秋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看到自己唯一的孙子受伤了,轩辕崇瑞就快要发疯了。

    “爷爷,放手吧,秦国国泰民安,会成为天第一强国,你又何必苦苦的相逼,明知道孙儿不喜欢这天,”轩辕秋,也就是姜大夫无奈的望着已经有些疯狂了的爷爷,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爹娘这辈子虽然短暂,可何尝不幸福呢。

    爷爷这辈子过的长,可一辈子都在一个执念之中,算计了那么多,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值得吗?

    “不喜欢?天,皇位,权利,谁会不喜欢呢?”轩辕崇瑞觉得那是孙子安慰自己的……。

    “爷爷……咳咳……,”看到执迷不悟的爷爷,轩辕秋想要说什么,可因为情绪太激动了,猛的咳嗽起来,嘴角溢出了血丝,最后干脆开始呕血,把轩辕崇瑞给吓坏了。

    “秋儿,秋儿,你怎么了?你别吓爷爷,爷爷只有你一个亲人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他已经尝试了几次,真的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怎么会是他?”燕莲看清楚了轩辕秋的面容之后,有些不敢置信。

    “来人啊,救命啊,太医,救命,救命啊!”轩辕崇瑞看到自己的孙子昏迷过去了,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霸气,只能无助的哭喊着,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无助跟惊恐……。

    原本,皇上是不愿意救秋世子的,还是燕莲跟北辰傲请求,并说明了当年在江南,是秋世子救的她跟南儿,所以这个恩情,自己必须报,否则她就成了世人眼里的卑鄙小人了。

    因为燕莲的话,皇上最终招来了太医,为秋世子诊治。

    最后,这一场叛乱,在有惊无险的情况,结束了。

    岳家,被诛灭了九族,唯有三皇子一个人还活着。在岳贵妃临死之前,三皇子去见了她,并告诉她:皇上没有要杀他,而是让他去封地,永世不得回京。

    “母妃,若是岳家没有叛乱,你没有那种野心,或许此刻,我们全部都在封地上,过着最简单幸福的日子!”三皇子望着憔悴狼狈的母妃,发现记忆里高高在上的母妃,渐渐的远离自己了。

    岳贵妃看着自己寄望了一辈子的儿子,突然“呵呵”的笑了两声,什么抱怨都没有了。

    “找回你的妹妹,她是你唯一的亲人!”那是她这辈子都无法安心的。

    ~~~~~~~~~~

    晚上再写去,估计得完结了,哈哈哈。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