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儿可不害怕这佯装厉害的姐姐,拉着她的手固执的问:“难道你不想吗?我大哥哥可是很好很厉害的,有很多小姐喜欢的,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不要后悔哦!?”

    海凤儿看着固执并坚持的南儿,扭头看了一眼双眼盯着自己的实儿,脸上“腾”的一,更红了。她抽出了自己被南儿握住的手,然后生平第一次狼狈的逃了。

    “大哥哥,凤儿姐姐真的不喜欢你!”南儿看着自己空空的小手,像是总结出结论似的娇喝一声,结果差点让刚离开的海凤儿跌倒,心里不由的泪流满面:南儿,姐姐跟你有仇吗?

    实儿看着那道狼狈离开的背影,嘴角挂着一抹深深的笑容,然后伸手抱起南儿笑着说:“南儿喜欢凤儿姐姐吗?”好像有个能跟自己一样的媳妇,还是很不错的。

    看爹娘相处的样子,要是娘跟其余的夫人一样,是个弱女子,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或许他们的感情跟日子都不一样了。

    娘能跟着爹爹上战场,能帮他分忧,帮他运筹帷幄,相信就是这一点,让爹爹无法放从乡出来的娘亲。他曾经羡慕过,想着这世上能如同娘亲一般坚强勇敢的女子,还会有吗?

    方才,看到海凤儿的时候,她那双坚强中含着浓浓战意的灼热眼神,一子就让他认定,那个人,就是自己想找的,想要陪伴一辈子的。

    “喜欢,凤儿姐姐好厉害的,不悔哥哥,不离哥哥,你们说是不是?”现在的南儿,知道了不能忽略身边的任何人,所以双眼是看着他们的。

    “嗯,”孪生子天生拥有的默契,让他们不需要对视就能知道彼此的想法。

    “大哥,凤儿姐姐的武功好高,能跟你打那么久,好厉害的!”不悔仰头看着自己心目中崇拜的大哥,想着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拥有大哥一般厉害的功夫。

    “呵呵,是啊,”实儿伸手摸了一两个弟弟的脑门,然后抱着南儿笑着说:“好了,咱们回家吧!”

    实儿抱着南儿,伸手牵着不悔的手,不悔牵着不离,兄妹四个,相互依靠,一步步的往前面的战王府而去,谁也没有打算坐马车——这样的行为,对他们来说,是极其难得的。

    海凤儿害羞的跑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就离开,而是带着人藏在角落处,偷偷的看着那个身影犹如大山一般的年轻男孩,脸上不由的更热了。

    小时候的诺言,她真的没有抬放在心里,只是因为时间久了,渐渐的,也就忘记了。毕竟从离开后那么多年,她都没有看到过实儿,也不知道实儿到底怎么样了。就算是有了不一样的家世,不一样的身份,说不定连以前的性子也改变了。

    她的身份在海国注定找不到好的姻缘,因为想要利用她的身份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哥不希望自己受苦,委屈了自己,才让自己来秦国看看,小时候许的诺言,需要不需要实行。

    要是实儿变了,成了自己不喜欢的,那么,她肯定会回海国去,坚决不留的。之前出事,她只是在宫里匆忙的见了一面,然后因为身份特殊,被秦皇的人保护着离开,完全没有说上半句话。

    但是,不可否认的,当他骑着马,跑进宫来的一刹那,她知道自己动心了。

    方才,她闯进马车里,只是想跟莲姨开个玩笑,还以为大马车里坐的是莲姨,没想到是南儿他们几个。而在那么几个人里,她一对上的双眼,就是实儿略带敌意狠辣的戒备双眸,心里就涌上了一层浓浓的战意,想也不想的跟他动起手来。

    在海国,所有的人都让着自己,包括大哥。可他没有,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一个不敢失败的弱者,她相信,跟着实儿,以后的生活,肯定会很精彩的。

    凝视着抱着南儿,带着不悔跟不离离开的背影,海凤儿紧紧的咬了一自己的唇,在心里定了决心,在看不到那道背影之后,才默默的离开,好像自己从未出现过似的。

    宫里,御书房。

    北辰傲跟燕莲给皇上行礼之后,站了起来,见书房里面除了花公公外,没有别人了,不由觉得有些奇怪。

    “别看了,身为大秦的护国公主,眼神这么不淡定,让人看了,就成一个笑话了!”要说皇上之前对应燕莲还有什么不满的话,发生了宫里的那件事情之后,心里的那么一丁点不满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心里对她只能说是由衷的佩服。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长公主就算从小在宫里长大,受到的教养都是一等一的,但那份睿智,聪明,勇敢跟果断都无法比的上应燕莲,连皇后也比不上她,不是吗?

    所有的计划,都是她提议的,连扔那神物的时候,他都没有做好准备,可她却说一不二的镇住了所有的人,没有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不知道,若不是有这一次的请君入瓮,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真的不知道。

    现在,老王爷疯了,秋世子受重伤,将不久于人世,原本在老王爷手里的铁骑兵都回收到了他的手里,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身边的奸臣也铲除的差不多了。就算还有,那也是胆小的,不敢弄出大动静的,所以他现在嘴角始终都挂着笑意,跟平常完全的不同。

    燕林见自己身子没动,就双眼转动了一也被皇上给逮住,就想要翻个白眼,但想着如此不雅的举动,肯定又要被皇上给唠叨了,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谢皇上教诲,儿臣谨记!”燕莲施施然的行李,规矩颇为正规。

    “呵呵,行了,别跟朕摆谱,今日喊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对于岳家提出的那个金矿,可有什么看法?”银子,还是很缺少的,他不会嫌多的。

    燕莲一听,心里忍不住的“咯噔”了一,想起了什么,冲口而出道:“皇上,这一回,你要再让北辰傲去西边的话,儿臣就让北辰傲辞官回老家种地去!”朝廷又不是没人了,什么都要他们两个出动,别人难道吃白饭的吗?

    好不把容易没有仗要打,没有内忧外患了,能不能让忙碌了那么多年的他们休息休息啊!?

    皇上听到应燕莲放肆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抽搐着嘴角,想着这个护国公主要真的成为长公主主要知书达理,一言一行规矩极了的,他或许还会不习惯。

    既然如此,也是早点习惯的好。

    “朕什么时候说要让战王去西边了?”皇上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有些不满的说:“朕只是想问问,不用那神物,能不能开采,你那么激动做什么?”那神物只有一个人了,其余的都是吓唬人的。要是连最后一个都用了,以后拿什么威胁别人了。

    问应燕莲,她坚决说没有了,制造不出来,他又不能真的威胁杀了她,所以只能作罢。好在,现在的秦国已经在慢慢的强大,就算没有那神物,也是可以抵挡外敌的,他就暂时忽略不管了。

    应燕莲比谁都狡猾,这个女人谋算的东西比男人还要宽广,他心里肯定那东西,应燕莲是制造的出来的,可唯有她懂,谁也不知道,又不能勉强,那就当真的无法做出的好。

    燕莲挨了批评,有些讪讪的望了北辰傲一眼,觉得自己好无辜——会那么冲动,那都是皇上给太多的阴影,所以才会不安的。

    她真的是怕了,不想再过颠沛流离,一家不能团聚的日子了。

    “咳咳,”看到皇上跟燕莲那互动的样子,北辰傲忍着笑意,假意的咳嗽了几声之后,才慢悠悠的说:“只要有山,就能让人把路给开凿出来,虽然时间有些耽误,但也不妨碍开采,”金子是不会烂了的,能不能挖到,那都是迟早的事情,只要皇上不急,办法就有。

    皇上明白了北辰傲的话,伸手摸着书案想了一后说:“这个也是个办法,只是……该派什么人去为好呢?”他是真的想让北辰傲去西边,可他知道,自己真的那么做了,应燕莲不发疯才怪——说不定拿那神物出来在皇宫里炸人了。

    也唯有她有那个胆子……。

    应燕莲要是知道皇上心里这么腹诽自己,肯定会很无语的告诉他:皇上,你老想太多了,那东西,就只有一个,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出现另一颗了,你放心好了。

    一听说要派人,燕莲双眼就紧紧的盯着皇上,因为他盯着北辰傲的眼光极为闪亮,让她不担心都不行。

    被燕莲闪闪发光的眼神盯着,皇上觉得自己亚历山大,想着自己心里偷偷的想法,她都能知道吗?

    咳咳,皇上,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呢,哪里偷偷了?

    “启禀皇上,小王觉得这件事,不如派东从容去为好,他如今因为救驾有功,被皇上封为了先锋将军,正是为皇上效劳的时候,由他去,最好不过了!”他是想把立功的机会给东从容,好让他早点的娶了梅以蓝。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