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北辰傲的提议,皇上又觉得东从容这个人还行,毕竟发生宫变的时候,他跟梅以鸿一起,拼命的杀敌,导致之后自己受伤都没有退缩,这样的人,不重用,太可惜了。

    他也知道,梅以蓝和离之后,跟了东从容。北辰傲这么提议,就是想给梅以蓝一个在京城贵族夫人面前抬头的机会,也是给长公主长脸,所以这个机会,肯定要给的。

    梅家跟长公主是一体的,要是梅以蓝丢脸,丢的还不是长公主的脸吗?

    “你给东从容机会,不是想让他们现在成不了亲吗?”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北辰傲带着皇上吩咐的口谕,直接去找东从容的。

    宫变之后,因为东从容受伤,梅以蓝哭的跟泪人儿似的,直说等事情结束之后,不管怎么样的,都要先成亲。可现在,还能成亲么?

    “皇上没说立刻就去,相信筹办亲事,也不用几天的!”北辰傲睨了她一眼,大意是你当我没想过吗?

    被北辰傲咽了一,燕莲撇撇嘴,想着什么事都被他算到,那也不错,至少自己不用那么累了。

    北辰傲带着口谕找了东从容,说了此事之后,并说等东从容养好伤之后再去西边,现在不用急。而东从容知道消息之后,先是惊喜万分,后来也想到了梅以蓝这一块,怕自己离开京城后,会给梅以蓝带来不好的影响。

    这一次,自己受伤之后,梅以蓝冲过去抱着自己哭,所有人都看到了,也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虽然没有明说,可毕竟没有成亲,人家的眼神总会不一样的。自己是个男人,不会怎么样,可梅以蓝是个女人,又和离过,若是再被人家戳着脊梁,她就没有活路了,所以他心里迟疑着,要不要接这圣旨。

    “你们可以先成亲,”看到东从容脸上的挣扎,那是男人想要立功又不想抛弃爱人的矛盾表情,让燕莲在一边不忍看去了,才出口提议说。

    “燕莲说的对,反正你跟蓝儿是两情相悦,梅以鸿也赞同,不如早早的办了亲事,好堵住悠悠之口,也能让蓝儿光明正大的跟你离开京城,免得留在京城受人是非!”等他们回来的时候,东从容又能加官进爵,到时候,看谁敢数落梅以蓝半句呢。

    所有人都在为梅以蓝打算,那是她觉得绝望之后遇到的幸福,想着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在关心他,她心里只有满足跟幸福。

    梅以蓝跟东从容的亲事很快就被提到了行程上……本来,东从容是想给梅以蓝一个盛大的仪式,让京城的人都知道,梅以蓝和离之后,不但过的好,还过的比以前更好。所以呢,他是想让在北方的东家来人,送来盛大的聘礼,好给梅以蓝长脸。

    可是,现在因为自己要随时去西边,怕耽搁之后,两边都耽误了,最后就听了众人的提议,把亲事简单一点给办了,就熟悉的一些人亲眼见证,简单的办几桌喜酒就可以了。

    至于聘礼,燕莲说了,直接从商城找,就不信找不出东从容想要的。

    “从商城出?要不要银子的?”东从容见她说的那么自信,忍不住调侃说。

    燕莲一愣,笑着说:“那肯定得要得,你想想看,你既能出银子挑好的嫁妆,又能哄长公主高兴,那是一举数得的事情,不做就是傻子了!”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她可以接受预定,嘿嘿。

    看到燕莲为了银子是翻脸不认人,北辰傲忍不住莞尔。

    现在的东从容还是好的,想想自己当初,可是被她讹诈了蛮多的银子,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纵容的,就这么纵容到现在了。

    东从容抿嘴笑了笑,再次开口问道:“能先欠着吗?”

    “额,”这一回,换燕莲傻眼了。她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聘礼能不能欠着……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哈哈……,”看到燕莲难得被难住的样子,北辰傲欢快了,忍不住笑着说:“让你算计人家,好了吧,先欠着,归还之期不定,看你能不能赚的到银子,”

    燕莲黑脸,睨着东从容威胁说:“反正这笔生意你不做也得做,哼,你敢去别的地方买聘礼,我就去告诉梅以蓝,别忘记了,商城可是有梅以蓝的一份子,其中还关系到长公主的利益,你自己掂量掂量!”燕莲完全是一副蛮横强买强卖的样子,弄的东从容跟北辰傲哭笑不得。

    说欠着,那也只是开个玩笑。聘礼,聘礼也只能从商城出,东从容就趁机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应燕莲,让她怎么风光怎么来。

    对于这个任务,燕莲表示,她是很喜欢的。

    东从容的意思是,不能给梅以蓝一个盛大的婚礼,那就给她足够的聘礼,让所有人都睁大双眼看着,梅以蓝是他东从容捧在手心里的,谁都不许欺辱她。

    有了战王府跟将军府特意制造出来的架势,这亲事,其实想要低调都没有办法。

    经过了宫变之后,整个朝廷的人都知道,现在目光要对齐的地方就是大将军跟战王还有护国公主,那三个人,一个是皇后的嫡亲女婿,又手握重兵,一个是皇上最为信任的战王,手里的兵权更不用说了,比大将军更得力。而另一个护国公主,出生不好,可身份尊贵,又是救驾有功,皇上是最为信任的,这简直就是秦国的支柱,加上六皇子成为太子,这几个人的富贵跟权利,简直逆天了。

    这个时候不趁机攀附,什么时候是机会呢。

    原本和离之后该名声扫地的梅以蓝,却因为自家兄嫂跟北辰傲等人的缘故,这亲事反倒比之前更为隆重,引人注目。

    当上官浩知道梅以蓝跟东从容要成亲之后,整个人都坐立不安,想要做些什么,可想起当初在宫变之后,东从容受伤,梅以蓝不顾别人鄙视的眼光,就这么抱着东从容伤心落泪,那大有一起生,一起死的架势,让他知道,自己错过了,就错过一辈子了。

    原本这情深似海是属于他的,可现在,却属于了别人,在她的眼里,已经彻底的没有了自己的影子,唯独只有东从容一个了。

    若不是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梅以蓝跟东从容有如何能认识呢。

    一步错,步步错。

    “老爷,”上官浩身边的小斯看着他沉默的样子,很是不忍的道:“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让老爷去她那边一趟,”如今的上官家,已经是上官浩说一不二的时候了。可是,对他来说,已经迟了。

    “让人去告诉老夫人,就说老爷出去了,”上官浩想起了母亲一看到他就哭诉,说要么找回梅以蓝,要么重新娶亲,给睿儿找个娘亲。

    如今的京城,已经跟当初的不一样了。原本明明可以一跃成为京城大族的上官家,在抛弃梅以蓝之后,就已经攀不上了。现在的上官家,只是在勉强依靠着战王府而已,不是被信任,被重视的,又有多少人顾忌着梅家,战王,谁又愿意把嫡女嫁给自己呢。

    娶庶女,那是在羞辱梅以蓝,所以他宁愿漠视母亲的催促,也不想跟上一次一样,胡乱的低头,然后错失了一切。

    对于上官浩心里的改变,梅以蓝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她也知道,过去的再也回不去了,不是她任性,而是心里真的是那种感觉。

    长公主有了身孕,可对于梅以蓝的亲事可没有一点点的马虎,不但让身边的嬷嬷帮着燕莲一起准备聘礼跟嫁妆,还特意的进宫告知了皇后娘娘,让金嬷嬷亲自出宫,给梅以蓝梳妆,并且送来了皇后娘娘的添妆,那是多大的恩宠,可眼红了那些待嫁的。

    她们眼红也没有办法,那是皇后娘娘的独一份,谁让人家的嫂子是长公主呢。可是,为嘛她们觉得自己比不上一个和离过的弃妇,心里总有许多的不满呢?

    梅以蓝现在可不管人家什么心情,只知道自己幸福满满,就可以了。

    因为商城有她的一份子,燕莲直接代表商城送出了属于他们的添妆,可震惊了那些京城大户,觉得应燕莲才牛气,送的不是什么珠宝饰品,是之前去江南开设的酒楼,直接给了一半的份子,以后这酒楼她就不管了,直接等着收银子,其余的都交给了梅以蓝。

    那酒楼的名气,在京城,他们都听说过,所以看到应燕莲如此的大气,众人都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的跟应燕莲交好,说不定从中能得到许多的好处呢。

    但现在想要跟应燕莲交好,那是做梦。她可是很记仇的,知道那些人是完全的瞧不起自己,可不想跟他们虚伪而笑。

    兜兜转转的,梅以蓝的亲事终于在隆重又简单的情况完成。他们在六皇子的加冕仪式过后,才离开了京城。而原本嚷嚷着要嫁给实儿的海凤儿,也在太子加冕结束之后,离开了京城。她在离开之前派人送来一封书信,告诉实儿,在她十六岁之后,让他带人来海国求亲,她会在海国等着他……。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