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海凤儿的书信之后,燕莲把书信直接交给了实儿,问他心里有什么打算——若是真的想娶,就回信告诉人家一声,若是不想娶,那就别耽误了人家好姑娘,她对海凤儿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她不顾自己的安慰始终站在自己的身边护着自己,有这么个儿媳妇,那是她的福气。

    实儿没有直接回答,但是却把海凤儿留的书信给拿走了。这一点,看的燕莲禁不住的乐呵了,知道事情有门。

    “娘,在王府里还没意思啊,你带我跟哥哥们去外婆家玩吧!?”南儿想起了之前小姨夫来说的,就忍不住的开口哀求着。

    小姨夫说,外婆家可好玩了,她想起来,就不想留在王府里。王府里好没意思的,成天不是学这个就是学那个,没有一点点好玩的。

    “娘,带我们去吧,我们也想去,”不悔跟在南儿的后面,开口附和着。

    “不离也想去,”

    燕莲回头看着一脸希望的三个孩子,想着如今京城里没什么事情,或许可以带孩子们去轻松一,免得成天留在王府里,连虫子都要生出来了。

    “好吧,你们的外婆外公也好久没回古泉村了,娘先让程云去跟外公他们说一声,就今日全部回古泉村去,晚上就住在那边,好不好?”还是在古泉村的日子舒服,简简单单的,云卷云舒,格外让人喜欢。

    “好,哦哦,去外婆家咯,去外婆家咯!”南儿喜的跟得了什么奖赏似的,开心的不得了。

    不悔跟不离在燕莲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偷偷的眨了一眼睛,眼里闪过的狡黠是别人不曾发现的。

    燕莲看到南儿那激动的样子,眉头微微地皱了一,想着自己最近对南儿不是很严厉啊,为什么去古泉村能让她那么高兴呢?

    她甩甩头,把自己心里的狐疑甩掉,想着南儿只是一个孩子,能有什么想法呢,就径自去找了程云,让她去告诉应家人,自己则让七巧准备行李,要去住几天,要带的东西可就多了。

    等燕莲准备好了行李,北辰傲也朝了。燕莲跟往日一样,告诉北辰傲说要去古泉村住一段时间,让他每天骑马进出城吧。她说的很随意,因为习惯了,所以想着不会有另外一种答案的。可是,当她听到北辰傲嘴里的拒绝时,有些呆愣了。

    “你说什么?”她眨眨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就多问了一遍。

    “我不能跟你们去古泉村,京城里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去吧,过几天我就过去看你们,”北辰傲看着她惊愕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

    “很急吗?”燕莲疑惑的皱皱眉头说:“以前不是可以每天进出城吗?为什么现在不行了?”难道还是以前自由吗?

    她总觉得事情哪里怪怪的,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只能作罢。

    “因为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到晚上了,所以不方便出京,”北辰傲无奈的叹息道,“莲儿,你知道的,我比任何人都希望陪在你跟孩子身边的,可是皇上吩咐的事情,若是做不好的话,就显得有些恃宠而骄,这对我们来说,是很不利的!”

    自古 伴君如伴虎,这一点,燕莲是格外明白的,所以有些遗憾的点点头,伸手为他整理了一番衣服之后,细声道:“孩子们要是知道你不能去古泉村陪着他们,心里肯定是很遗憾的,所以你要尽快的来,知道吗?南儿还想你带着她上山去看瀑布,没有你,我们可没有法子带着她上山,”那个小不点,看着小小的,可是很重,没有功夫,真的带不了她。

    见燕莲没有继续在追问了,北辰傲微微松口气,然后点点头笑着说:“知道了,跟南儿说一声,就说是我欠着她的,等我去了古泉村的时候,一定带着她上山去看瀑布!”

    “嗯,”有些不舍,那种相濡以沫的感情,不需要天长地久的深情,只是日常那种习惯,已经深入骨髓,所以一子要分开,让燕莲觉得自己的心有些揪心的疼。

    感觉到了自己心里的不舒服,燕莲很想嘲弄自己,什么时候变的那么矫情了呢?就那么几步路,弄的跟生死离别似的,太虚伪了。

    不管如何的不舍,燕莲还是在北辰傲的护送,出了京城,在跟他道别之后,带着几个孩子去了古泉村……,

    如今的古泉村跟以前燕莲在的时候,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区别,让人都无法分辨了。

    马车刚一进古泉村,就引来了在地头的人的关注,个个都抬头看着,眼里闪烁着一丝光芒……。

    “这应家人才回来,怎么又有马车进村了?是去谁家呢?”现在村里有几家有马车了,可没有来的马车那么豪华,所以很多人都在猜测。

    “你没看到那马车那么大,那么豪华吗?除了应家那大闺女的,谁还能有那么大的马车呢!”人家想起了应家大闺女的身份,不由的声音压低了,有些小心翼翼。

    众人看着那豪华的马车进去后,个个都伸长了脑袋好奇的看着,可谁也不敢起哄去看着,毕竟人家现在的身份都不一样,贸然的去了,也不知道应燕莲现在是不是变了。

    人家现在是公主啊,那可是他们一辈子都看不到的,所以谁也不敢跟进去。要是应燕莲不是如此贵重身份的人,那他们肯定会觉得热闹,想去凑凑的。

    应家人比燕莲他们早一步的回村,已经里里外外的一家人齐心协力的打扫了一遍,就等着燕莲他们的到来——谢氏跟陈巧儿已经开始做饭,院子里更有孩子在跑动,显得生气勃勃,看了就让人高兴。

    “有马车的声音了,”果儿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就立刻惊喜的跳了起来,往外冲出去,后面跟着小不点,就别提多带劲了,个个只往外蹦,跟猴子似的。

    “当心一些,果儿,你照顾好几个小的,别摔了,”应翔安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笑眯眯的叮嘱着,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正的好。

    他伤到了身体,不能做重活,就坐在院子里看着孩子,到也没有以前那么的急切了。

    经历了生死,现在反倒觉得宁静安好最为重要,不跟以前一样,把什么都看的重要。

    “果儿姐姐,”南儿一掀开马车帘子,就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小姐姐,就立刻让程云抱着她马车,一脸灿然的笑容,别提多可爱了。

    “大姨,南儿,”果儿看到了马车的人,一个个的招呼着,满脸的笑意。

    因为在商城混的熟了,所以大家没有什么身份上的顾忌,个个都很欢喜的混在一块儿了。

    南儿是他们之中最小的,可隐约的瞧着,个个都喜欢她,都以她为先,让燕莲瞧着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南儿这性子,以后谁能制服的了。

    这样的人,对京城那些贵族来说,是不喜欢的。而南儿也不适合哪种生活,也不知道这个特例的女儿,会有什么样的人生。

    “来就来呗,又带那么多的东西,”谢氏听到了声音,搓搓手,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七巧从马车上搬东西,又是欣慰,又是责备的说道。

    “哪里有女儿回娘家的不带东西,那不是让人往北辰傲身上戳脊梁骨骂吗?”燕莲笑着调侃道,跟以前没一点点的区别。

    燕莲的回来,让村里原先跟她交好的人都过来,一子,因为整家人都离去而显得冷清的应家院子一子就热闹了。

    当燕莲看到燕琴怀有身孕之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而应燕荷嫁人之后,在古泉村落住,虽然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日子过的也不错,村里也没人敢欺负她,对于自己的养子也特别的好,整个人因为幸福显得年轻了好多。

    看到所有人都好,燕莲也显得特别的高兴,也觉得这一次回来,是来对了。

    应家热闹了一天,当天黑之后,所有人都散去了,燕莲准备休息的时候,却听到了马蹄声,以为是北辰傲来了,就急急的去开门,发现来的是实儿,还有一个让人觉得惊讶的人。

    为了不影响到应家人的休息,也不想让事情更为复杂,燕莲直接带着实儿还有来人出了古泉村……。

    “实儿,怎么回事?”燕莲的目光有些复杂,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人。

    实儿睨了一眼自家眼神冷冷的娘亲,嗫嚅了一,才慢悠悠的解释说:“师傅没有死……,”

    “然后呢?”燕莲的人,是早就已经死了的轩辕秋,看到他安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含笑温和,温文尔雅,跟当初自己记忆里的姜大夫一模一样,不觉的有些恍惚,好像那些纷争从未发生过似的。

    “如今的我,不是什么秋世子,而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行走江湖的游医,跟皇族,跟朝廷,一点点的关系都没有了,”养好伤之后的轩辕秋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想来是身体并没有好彻底,但脸上的笑容却不减。

    ~~~~~~~~~~~

    明天大结局,会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懒懒觉得,其实这个算是番外了,应该这本书早就完结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