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府门口,穿着王妃正装的应燕莲看着眼前已经长大了的大儿子,心里思绪莫名。

    “轩儿,”自从燕莲跟北辰傲成亲后,实儿就更改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整个京城都知道,战王已经后继有人了,有个年轻的叫应皓轩的小将,比当初的神秘战王更为厉害。“此番去海国求亲,记得万事以和为贵,千万不要冲动,明白吗?”

    “轩儿明白,娘亲放心,轩儿不会让你失望的,”应浩轩看着脸上渐渐爬上皱纹的母亲,心里有各种的思绪,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嗯,如今朝局不稳,你定要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燕莲就跟平常的母亲一样,对于即将出远门的儿子充满了各种的不放心,看的一边的北辰傲颇为无奈。

    “儿子是去求亲,不是去打仗,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而立之年的他,不但没有衰老的迹象,反倒更增添了成熟的魅力。

    “好了,我不说了,快上马吧,”燕莲也知道,自己多说也没什么意思,就催促着说。

    “娘亲,轩儿肯定会带着凤儿回来的,你放心!”应浩轩承诺了一句之后,就跨身上马,所有的动作利落又熟练。

    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应燕莲拧拧眉头,有些担心的说:“轩儿不在京城,这京城恐怕又要动荡了。”

    因为没有战事,战王北辰傲早就呈现半退休的状态,现在更是连朝都没有上的。而京城现在出现一股新生的力量,文以绉冬生为主,武以应皓轩为先,辅助着太子上位,却因为太子太过年轻,引来了各方的虎视眈眈,连被北辰傲打的趴的晋国,也有了蠢蠢欲动的心思。

    “唉,自从当年皇上知道德妃跟两位皇子是死于岳家人之手开始后,就心怀郁结,这日积月累的,如今都快要不行了。太子年轻,就算是有韩家支持,也会引来各方的关注,秦国的太平,始终是要被打破的!”北辰傲皱着眉头,知道秦国的平静被打破之后,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家了。

    不说轩儿,就说他吧,若是别国入侵,肯定是要率兵打仗,抗击敌人的。而轩儿,小小年纪就已经超越了当年的自己,甚至都不愿意继承战王府的一切,弄的他很是头痛。

    “都不知道这些人争来争去的,到底想要做什么!”燕莲见看不到实儿的背影了,就转身往王府里去,一边跟北辰傲抱怨着:“这几年,好不容易的有了好日子过,太子也成年了,就等着皇上在坚持几年,也好让太子顺利的登记,却在这个时候……唉,多事之秋啊!”

    也因为知道皇上快不行了,所以他们才商议让轩儿去海国迎亲。

    燕莲心里是有自己的想法,让轩儿早点成亲,也免得皇上真的去了,轩儿要延迟三年成亲,这三年里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而他们的意思是,先稳住了海国,毕竟海国公主嫁入了秦国,两国的友谊也会延续,这么一来的话,于两国来说,都是好事。

    “事情总会解决的,你还是先想想你的女儿吧,”北辰傲想起另外一件事,更为头痛。

    说到南儿,应燕莲的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蚊子了。

    太子轩辕烨成年了,要成亲。可他偏偏看中了南儿,这对燕莲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不管轩辕烨为的什么要跟南儿成亲,后宫三千,这就已经让燕莲不喜欢了,更何况,里面隐含着轩辕烨为了拉拢战王府的势力才做出的选择,所以她不愿意点头。

    她什么都能容忍,就是不能容忍委屈自己的几个孩子。

    轩儿是真的想娶海凤儿,所以自己答应了。要是他不想娶,就算是为了两国的友谊,她也不会答应的。凭什么要牺牲她的孩子去成全别人的幸福呢,那不是她喜欢的。

    “南儿的事情让南儿自己选择,该说的话,我都说过了,若是她想进宫,那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我不管了!”对于那个脾气执拗,完全像自己的女儿,燕莲真心不知道要说什么。

    看着气呼呼的燕莲,北辰傲微微一笑,用一如既往的眼神望着他说:“要是南儿真的入宫了,有你哭的时候!”燕莲对于被家府里的那些小妾姨娘都是满脸不耐的,要是真的让南儿进宫了,哪怕是成为一人之,万人之上的皇后,她身后也要跟着无数的妾室,那就已经让燕莲拒绝了。

    “那是她自己的一辈子,我能哭什么呢!?”燕莲跟他嘀咕了一句,然后往里走去,却看到不远处,不悔急急的往这边跑来,脸上还满脸的焦急。

    “娘,南儿不见了!”

    “什么叫南儿不见了?她那么大的人了,要干什么去,还能一一告诉你啊!?”对于家里三个宠妹入骨的儿子,燕莲真的被打败了。

    “不是的,方才大哥出门的时候,南儿还在的,可一眨眼的功夫,就连影子都不见了,问过了她身边的侍女,说没看到南儿,”不悔看到娘亲一点都不焦急的样子,恨不得大吼一声,让她知道,事情不是很简单的。

    这会儿,燕莲跟北辰傲才察觉事情的不对劲,最后找遍了整个王府都没有看到她的踪影,最后在她的子里发现了一封书信,说她跟着大哥去海国了,至于皇宫里的那些事情,不要找她,她不喜欢入后宫,她只想逍遥过日子,现在还不想嫁人。

    看到这书信,燕莲是高兴又担心,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儿家的出门,会不会出事。

    而此刻,扮成迎亲队伍里的丫鬟的南儿,正跟着队伍慢慢的往前走,心里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因为她不这么做的话,根本离不开京城。

    三个哥哥跟爹爹都不许她离开京城,就算她有一身的武艺,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才会在最关键的一刻,混入了人群里,想要借着迎亲的队伍离开京城,转到去江南。反正他们也是从江南坐船去海国的,她只想去小时候出生的地方好好的看看……。

    应皓轩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妹妹此刻正在被人使唤,还乐此不疲的笑呵呵的,体验了一把之前从未体验过的生活。

    别的侍女都想借此机会好好的靠近应皓轩,想着能得到小将军的青睐,就算是为妾,一辈子也就有了依靠。也因为这样,南儿为了躲避应皓轩,都把机会让给了人家,所以她在人群里不知不觉的有了属于她的人气,很受大家的喜欢。

    借此,南儿才一次次的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并没有跟自己的大哥碰上面。而应皓轩原本就不喜欢那些想要达到某种目的而靠近自己的侍女,所以也不管那些人,只想着尽快的达到江南,在船王欧阳安的安排,尽快的往海国去,能在秦国有所波动之前,把海国公主娶回来。

    如今的他,更为沉稳,就算年纪还轻,但也不会被人小觑。

    一路顺利,应皓轩带着人到了江南,而南儿瞅了个时机,借此摆脱了迎亲的队伍,开始了自己在江南的新旅程。

    她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离奇失踪,让自己的大哥以为人是被有心人给解决了,所以盘查了两日,最后什么消息都没有,才由着欧阳安安排,上船去了海国。

    江南。

    初到江南的南儿觉得什么都好,看着什么都新鲜,因为这里的人文跟京城的完全不一样,所以跟个乡孩子进城的样子,看到什么都会惊叹一番,其实是在跟京城作为比较——她这番样子,却引来了别人的注意。

    “哪里冒出来的乡土包子,咧嘴傻笑,没半点的规矩,还不滚远一点,要是伤到了我家小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一个嚣张的丫鬟到了南儿的面前嚷嚷着,让南儿看的一愣愣的。

    她还有些不适应人家这么不客气的对待她,因为她从未被人这么对待过。而她完全的忘记了,自己为了方便,穿的都是人家那里拿来的打着补丁的衣服,所以配上惊叹的样子,就纯粹一副乡土包子的样子,也难怪人家惊讶了。

    “我站在这里,怎么就伤到你家小姐了?”南儿歪着头,语气有些微怒的质问道。

    这一条路,隔得好远,完全跟人家不搭边的,她们这么做,太霸道了,让她不喜。

    “姑娘,快走吧,那是知府大人家的小姐,你要得罪了人家,可没有好果子吃,赶紧说句好话,走吧!”一边的老头子看着为她担心,一个好好的姑娘,可不要在这里遭罪了。

    “知府家的小姐也不能不讲理吧?”南儿固执的站在那边,不畏不惧,因为她自己的身份在——她可以不依靠自己的爹娘就能让眼前这些人跪着叩拜自己。

    娘亲的护国公主头衔以后是要留给自己的,要不是娘亲不想让她现在就承受那些复杂的事情,她早就是秦国的护国公主了,哪里还需要说别的。

    更何况,她战王府小郡主的身份,难道还抵不过人家一个小小知府的女儿?

    ~~~~~~~

    番外是关于南儿小姑娘闯江湖,找自己姻缘的故事,顺带实儿跟海凤儿的……亲们多多捧场哈!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