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儿心里很不愿意见那个什么少爷,因为见了他,就表示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要是这件事被爹娘知道的话,自己真的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是,她应江南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子,但也是讲究知恩图报的,所以在纠结万分之后,终于矛盾的咬着唇看着一边的丫鬟问道:“你家少爷呢?”

    “少爷在外面骑马,小姐是要见我家少爷吗?”丫鬟望着眼前娇媚可人的姑娘,好奇的问道。

    被丫鬟红果果的好奇眸光盯着,南儿是恨不得再一次的晕过去……。

    “不……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肚子饿了!”摸着自己可怜巴巴的肚子,南儿心里一阵火大。那个什么知府表少爷,知府小姐,害的她从欧阳府出来之后,一口都没有吃到,就这么糊里糊涂的饿到现在,简直在要她的命。

    娘一直心疼她,从不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的,这会儿,终于知道饿肚子的感觉了——那是生平第一次啊!

    丫鬟恍然,笑眯眯的说:“知道小姐醒来会饿,所以少爷临出城的时候,让奴婢准备了好些吃食,就在马车里呢,”说着,不等南儿出声,就拉开了一边一个隐藏的暗格,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包袱,然后当着南儿的面,解开之后,拿出了一样样精致的吃食,并笑着说:“奴婢听少爷在一边嘀咕,说不知道小姐吃什么,所以每一样都准备了一点,酸甜鲜香的,不知道小姐想要吃哪一种的?”

    南儿原本落在包袱之上的,当听到眼前丫鬟说的话后,心里有些疑惑:那个少爷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呢?

    他们素不相识,他的好心警告,还被自己误解,还狠狠的骂了人家一顿,他怎么还对自己那么好,还体贴的准备了那么多的吃食呢?

    心里疑惑,但抵不住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所以只能先吃点东西压压肚子,心里的疑惑还是等一会儿再想的为好。

    吃了几块点心,又喝了温热的茶水,南儿终于觉得自己是活过来了。

    听到了外面的马蹄声,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如今是在马车上。她掀开了马车一边的小帘子,看着外面别样的景色,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家少爷这是要去哪里?”

    丫鬟在里面整理着方才南儿用过的东西,一边不在意的回答说:“去京城啊,”

    “什么?去京城?”原本淡定的南儿一听到这样的话,立刻忍不住的大喊一声,让外面的人都听到了,所以欧阳绪也知道马车里的娇客已经醒来了。

    “继续往前走,”看到很多人都疑惑的扭头看着马车,欧阳绪就大声喊了一声,然后自己驱马 往回走……。

    当南儿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太大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惨了,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不淑女的一面了。可是,这个真的不能怪她啊,她才从京城出来,这立刻就回去,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连翘,怎么了?”欧阳绪骑马走到马车的旁边,出声问道。

    连翘就是在马车里服侍南儿的丫鬟,在听到自家少爷的话后,就打开了一边的帘子,低声回答说:“回禀少爷,这姑娘好像不愿意去京城……,”

    “对对对,这位公子,我不想去京城,你能不能送我回去啊!?”她是个路痴,若是自己半路马车,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去江南的,所以才这么可怜巴巴的求着。

    要不是自己路痴,早八百年,她就偷溜出门了,何必等到大哥迎亲的时候偷偷藏着,掖着。

    欧阳绪看着眼前表情十足的姑娘,忍不住起了促狭的心思,故作严肃道:“都已经走的很远了,姑娘可知道自己睡了一天一夜?”为什么呢?不是很多人都向往京城吗?为了能入京看一看,身边的丫鬟都快打破头了,还是连翘赢了机会才跟着来的,为什么她就不愿意呢?

    “一天一夜?”南儿低声嘀咕着,眼眸里满是一片的纠结。

    这出来一天一夜之后,自己想要回去,好难啊!

    要是迷路了,可就惨了,所以眼里尽是伤心跟遗憾。

    好不容易出了京城,才到江南一会儿,就被带回京城,这开的什么玩笑啊!?

    欧阳绪知道眼前的小家伙误会了,自己说的一天一夜只是说她昏迷的时间,并不是出发的时间。其实,他们出来才只是一个上午,根本离的不远,让人骑马带着她,大约就两个时辰就能回到原来的地方。可是,当他想起她是怎么被人药,怎么躺在马车里的,心里的那点纠结就消失了。

    看到她皱着眉头,眼里满满都是遗憾的时候,欧阳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脑子一热,冲动道:“只要把东西送到京城,我们就可以回来了,”

    南儿懒懒的睨了他一眼,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回了京城,她要是能再出来,那就是她的本事了。

    “真的,”见她满脸的不信,欧阳绪就跟毛躁小伙似的,有些激动的解释说:“只要把东西送到战王府,我们就可以一起回来,到时候,那个林来富也早就忘记你的存在,你回去之后,也会安全很多,不然的话,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腌臜的事情来呢?”

    自己救了她一次,总不能再救一次,所以还是离开的为好。

    人家说到这里的时候,南儿才慵懒的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欠人家一句道谢呢,毕竟真的是人家救了自己。

    不过,他到底是谁呢?要送什么东西往战王府去呢?

    难道,他认识爹娘?

    南儿心里闪过很多的疑惑,但都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望着他,很真诚的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现在自己会怎么样呢!”

    “已经过去了,只要你现在没事就好,”欧阳绪骑着马跟着马车的速度,就跟乌龟爬似的,很慢。

    道过谢,又吃饱之后,南儿也不知道跟人家说什么,就胡乱的说了几句,然后缩回了马车,想着自己是该掉头回去呢,还是跟着人家回京。

    “连翘,你家公子什么人啊!?为什么要送东西去京城战王府呢?”南儿的语气是天真的,好像只是好奇,并没有别的意思。

    连翘对于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南儿很是喜欢,因为眼前的人保养的很精细,皮肤嫩白的,气质也好,肯定是娇养的千金小姐,但一点点的性子脾气都没有,让她颇为高兴。

    “公子是欧阳家的少爷,我家老爷是江南的船王。”连翘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只是觉得少爷对小姐那么好,肯定也不会隐瞒的,就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的都说出来了。“此番进京啊,是因为战王府的大世子要去海国提亲,迎娶海国唯一的公主,所以少爷是护送海国给公主的嫁妆到战王府,然后才转道回江南,”

    南儿听了连翘的话后,眼眸微微一闪,心里的心思则不停的在转动。

    若是她猜测的没有错的话,方才那个年轻的男人应该是大哥嘴里说的根儿,也就是江南船王欧阳安唯一的儿子:欧阳绪。

    怎么兜兜转转的,自己落在他的手里了?

    要是早知道是他的话,自己就不会冲动的喝那杯水了。

    回想起来,南儿也觉得后怕,若是遇到一个不安好心的,还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结果呢。

    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赖,没有趁机欺负自己,不枉费当年娘亲救了他一命。

    关于欧阳绪的事情,南儿只是听娘亲偶尔说起过去的时候,听到一些的,但并不是很清楚……。

    “小姐放心,等少爷把东西护送到京城之后,就会带着小姐回江南,绝对不会把小姐一个人扔在京城,孤独无助的!”连翘以为眼前的人是江南人,所以才会这么想的。

    南儿没有多解释,她能说,自己本身就是京城人士,你们要去的是我家吗?

    要真的那么说了,说不定欧阳绪反倒不愿意带着自己去了,还以为自己是假冒的呢。

    已经接受自己要回京城的事实,南儿反倒是松懈了来,慢慢的欣赏一路的景色,想着自己来的时候因为大哥的缘故,所以没有好好的欣赏一路的景色,这会儿,终于可以慢慢的欣赏了。

    欧阳绪偶尔会跟南儿说几句话,偶尔会在前面带路,日子过的不紧不慢,倒是让南儿喜欢。

    “这里有些不对劲,你们小心谨慎一些,”从小路出来,欧阳绪发现身边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连鸟儿都停止了鸣叫,就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护住后面的马车,不许让她们出事,”

    “少爷,还是海国公主的嫁妆要紧啊!”一边的人看不过去了,立刻上前善意的提醒着——要是把海国公主的嫁妆给弄丢了,那是会引出大事的。

    不说两国之间的战争,就单单说战王府了,好好一件大喜事,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那多不吉利啊!

    少爷在路上跟人家姑娘说说笑笑的,那是无伤大雅,要是真的连累到了欧阳府,那就是大事了。

    ~~~~~~~~~~~~~

    懒懒发新书了,《至尊商女岁》属于重生文,女主的母亲是穿越的,懒懒求亲们多多支持,懒懒跪谢了哈!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