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爷的吩咐,你们不听吗?”欧阳绪听到他们要护住嫁妆而放弃后面马车上的人,就不由的心生怒意,冷声质问道。

    “少爷,红颜祸水,为了欧阳家,你可不能做傻事,”跟在欧阳绪身边的汉子是个固执的人,并没有因为欧阳绪的话而有一丝的退缩。

    欧阳绪的眉头深深皱在一起,他知道,若是因为知道而弄丢了海国公主的嫁妆,牵连欧阳家还不算什么,若是让两国种矛盾,那就真的是大事了。

    而那些隐藏在其中想要伺机手的人,心里抱着的,不也是这样的希望吗?

    马车原本是慢慢往前的,如今突然停了来,南儿就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掀开了一边的小帘子,看到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面色严肃,而欧阳绪的脸上出现了矛盾跟痛苦的神色,让她有些诧异。

    “连翘,可知道出什么事了?”弄不明白,就干脆出声问道。

    “奴婢不知道,”她们都在马车里,能知道什么呢。

    知道有埋伏,欧阳绪也不在争论,而是直接跟自己人商议,如何才能避免最大的损失——若是把人给丢失了,那他们这一次的护送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秦国安稳了那么多年,现在因为皇上身体虚弱,太子年轻而被人轻视,也不知道这一次挑衅的背后,藏着的是别国的梦想,而是秦国自己的窝里反。

    说实话,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愿意看到。

    秦国动荡,百姓不安,他们就是受到最多伤害的人。

    南儿一直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这些天的相处,她知道,欧阳绪是个有分寸的人,对素不相识的自己也是照顾有加,把唯一的马车让给自己,自己在露宿在外,她要是不知道的话,那真的是个傻子。

    人跟人相处,其实很奇怪的,不用太多的言语,只需要一点一滴的汇聚,就能形成一种奇怪的局面。

    在商议好之后,欧阳绪就骑马走到了马车边,微微蹙眉道:“等会若是有什么事的话,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马车的帘子一直被连翘掀开着,所以南儿是仰头对着欧阳绪的双眼的,听到他说出的话,心里微微震撼了一,因为他是除了爹爹跟哥哥们之外,第一个说要保护她的男人。

    就连太子哥哥嘴里一直说着要娶她,要她成为他的太子妃,他也从未说过要保护自己。

    娘亲是多么强悍的一个女人,面对战场上血腥的画面都不会皱一眉头的人,却还是需要父亲的保护,因为她享受着的呵护。

    娘亲总 说:女人可以自己勇敢,但也需要一个会保护你的男人。

    眼前的人,算是吗?

    南儿望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莫名。

    “放心,有我在,会没事的!”欧阳绪见她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以为是怕了,就重复说了一句。

    南儿展露绝美的笑容,好像在一刹那想透了什么事请,冲着他努力的点点头说:“好!”

    欧阳绪因为她的笑容而双眼闪过一丝光芒,随后调转马头跟在一边往前,并没有往前去领路……南儿知道,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

    官道,原本该是最为安全的。欧阳绪知道应皓轩才启程去海国,所以这个嫁妆并不是很急就要送到,所以没有走水路,也没有走小路,而是直接走上了官道,想着多用一点时间安然的把嫁妆送到,只赶在应皓轩带着海国公主回宫之前就可以了。

    可是,就算是选择官道,也是不安全的。

    眼前,突然黑压压冒出来的黑衣人,就让马儿开始不安的嘶鸣,动物对危险有一种天生的敏感性……。

    南儿从马车里出来了,当她看到很多的黑衣人围住了他们的时候,终于知道欧阳绪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那些都是海国公主的嫁妆,若是不好好保护,被夺走了,就会给欧阳家带来危险的,”南儿比谁都知道其中的关键,但对她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凤儿公主对自己那么好,若是知道因为自己而没有保护好她的嫁妆,肯定会原来欧阳绪的。可欧阳绪不知道,所以他的选择,让南儿感动又觉得他太过轻率了。

    一个男人,把她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她能不感动吗?可若不是自己,他这么轻率的举动,就会给欧阳家带来倾覆,他难道不知道吗?

    “我自有分寸,你不要担心!”欧阳绪的神情是紧张的,因为护送行动若是失败了,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紧张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原本该躲在马车里满脸惊恐的人此刻却站在马车上,冷静的劝着自己,这是多么诡异的画面,他却没有发现。

    连翘本该站在南儿身边照顾的,可她害怕那样的画面,就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了。

    “欧阳公子,”蒙面的黑衣人望着他,露出的两只眼睛格外的阴狠,“我们不想伤害你的人,只要把东西留,你们就可以安然的离开,我们保证不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

    “各位好汉,我今日路过此道,只想安然离开,若是今日各位好汉能放过欧阳家的东西,欧阳绪可以代替欧阳家送上十万两银子作为开道费,还请众位好汉收,”能成为欧阳家的小当家,欧阳绪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能让他露出傻傻的不知所措表情的,也唯有在南儿的面前,所以面对自己的敌人,在衡量悬殊之后,他很快的就做出了牺牲最小,胜算最大的决定。

    南儿的眼神灼热的盯着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的男人,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哈哈……欧阳公子还真的是个古怪的商人,难道不知道自己护送的东西值多少银子吗?”黑衣人听到他的话后,就忍不住大笑的质问道,眼里有一种势在必得的架势。

    “好汉不是在为难在吗?”欧阳绪从对方的眼神中得知:他们对海国公主的嫁妆,是势在必得。

    他们带来的人,是专业的杀手,个个都是满怀血腥,身怀杀气的,跟自己带来的一大队的人马完全不同的。真的要硬拼的话,输的肯定是自己这边的人。

    可要让自己拱手送上海国公主的嫁妆,那不是在打秦国的脸,在挑唆两国之间的矛盾吗?

    如论如何,就算是拼死,都不能把东西给人家。

    欧阳绪的眼里闪过一丝决绝,冷声道:“既然在的提议,你们不答应,那就不要怪在的不识抬举了!”

    “好,欧阳安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也算是对的起他江南船王的名声了!”来人点头称赞着,然后冷漠的挥挥手,那些杀手就握紧了自己手边的刀剑,慢慢的开始包围过来……。

    “小姐,”连翘在里面看到了外面的情况,惊恐的压低声音喊着,希望能把小姐给喊进来。

    “不要出来,”南儿没有惧怕的睨着那些黑衣人,想着欧阳绪带来的人那些人,完全没有法子跟住黑衣人对抗,这样的局面,只会让欧阳家的护卫全军覆没还没有办法护住那些嫁妆。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欧阳绪望着她的眼里是满满的遗憾,眼神里带着一丝决绝。

    南儿一愣,发现自己只是猜测到他的名字,却从未问起对方的名字,不禁失神一笑,抿嘴笑道:“我叫不弃,”世人都知道战王有个小女儿,叫应江南,却不知道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北辰不弃。

    “不弃?”欧阳绪一听,脑子里就涌现了另外两个名字:北辰不离跟北辰不悔。

    “嗯,你呢?”歪着头,南儿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开口问道。

    “我叫欧阳绪,很高兴能认识你,”却不能好好保护你。

    “我也很高兴,”他未说出的话,南儿觉得自己能读得懂。

    “好好保护自己,我肯定会让人护送你回江南的,”欧阳绪以为她的家在江南,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却不知道那不是人家最终回家的路。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南儿感觉到他话里的决绝,有些不喜的道。

    “我尽力,”竭尽全力,只想护你安全,原谅我做不到自己许的诺言。

    “上,”黑衣人完全不给他们纠结缠绵的时间,立刻冷声命令着……。

    “快点走,”欧阳绪,在看到黑衣人攻击上来的时候,突然大声喝道。

    坐在马车上的马夫突然调转马头,南儿立刻就明白他的安排了,就脸色大变怒道:“欧阳绪,你不守信用!”他说好要保护自己的。

    “我只希望你好好的,”欧阳绪一路挡住那些攻击上来的黑衣人,一边回头望着她回了一句。

    “好个屁,”南儿忍不住的蹦出了一句脏话,看到欧阳府的护卫简直是一边倒的被人砍到在地,忍不住的皱紧眉头,什么都没想,直接从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直接冲着天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吁”的声音响起,光芒善良,吸引了原本打斗的一群人,所有敌对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了。

    ~~~~~~~~~~~~~~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留言。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