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儿听到欧阳绪的话后,面色一变,也终于知道,是自己的身份泄露了,所以才会引人注意的。

    欧阳绪说的对,嫁妆才是那些人最终的目的。现在,嫁妆已经被转移走了,欧阳绪就安全了,那么这些人想要对付的是自己了。

    她没有回答欧阳绪的话,见他脸色苍白,却因为自己的连累而奔波赶路。

    该死的,她早该先问清楚情况的,现在到好,想找离开的借口都不行了。

    “谁知道呢,那些人说不定以为只要抓住你,就会威胁欧阳府的人,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南儿只能胡乱的找个借口,希望马夫能尽量的快一点。

    带着他们出来了,现在想要分开,反倒不利,只能一路往京城去,但愿路上不要起太多的波澜,否则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应付呢。

    南儿因为心情沉重,所以一直紧抿着嘴巴一直探出头查看着,根本没有心思跟欧阳绪说些什么,可她这样的举动,却让欧阳绪内疚了,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们。

    这两个人的心思想的都一样,只希望不要连累到对方,却不知道在纠缠的第一刻开始,已经分不开了。

    马车很快,但也快不过那些骑马一路追赶的……南儿没有办法了,只想让马夫带着欧阳绪跟连翘先走,自己先抵挡,他们在一个城镇汇合。她这样的提议是眼来说,最为合适的,欧阳绪也是知道她的武功有多高的。

    可是,欧阳绪却是坚决的反对,绝对不允许自己跟她分开,若是南儿坚决那么做,他就直接马车,弄的南儿没有法子了,为了不牵连无辜,只能让连翘跟马夫先马车躲藏起来,反正被追杀的不是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这么一安排,赶马车的就变成南儿,可她根本不会,于是就把马车的绳子给砍了,直接带着欧阳绪骑马离开……。

    “南儿,我觉得我们不要往京城方向去,”一路都在逃避追踪,欧阳绪尝试了人生第二次的狼狈——第一次是因为父亲为了帮助海国皇上等人,把自己给弄丢了,然后他因缘际会的认识了那个时候还不是护国公主的应燕莲。

    而现在的狼狈,是他多年未尝试过的,浑身的疲惫加上身上的伤,弄的他有些撑不住了。

    “不去京城?”南儿拉住了缰绳,有些诧异的问道。

    “是的,我们一路往京城去,路上总会遇到跟踪的人,不如我们转道,不直接从京城走,肯定会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欧阳绪脑子转的快,望着南儿商议道。

    南儿琢磨了一,想着大哥跟凤儿姐姐成亲的日子还需要一个月多,自己就算是改道,只要加紧时间,一定来的及的,就点点头说:“好,听你的!”

    果然,两个人改道之后,一路上少了很多的麻烦,也变的清净起来。

    南儿见没有人再追杀他们了,就带着欧阳绪去了一个小村子里,打算先把他的内伤给养好,免得落病根子,那是有银子都不好治的。

    “大娘,谢谢你了,”南儿扶着欧阳绪进,收拾好之后,拿着银子走了出来,递给了白发沾染两边的妇人道。

    “客气什么,你男人的病还得好好得的医治,看到那脸色,格外的难看,得多准备点滋补的,”大娘好心的唠叨着,眼里满满都是慈爱。

    你男人……这样的称呼,让南儿的脸都红了,却不知道要怎么跟大娘解释。难道说他们没有关系吗?可这一路上相互依偎,就算自己这么解释,大娘不但不信,反倒还以为自己心生什么念头,打算把人给丢跑路呢。

    不好解释,那就只能沉默以对。

    “我知道,只是我不善厨艺,大娘,我给你银子,你帮我买些滋补的东西,一并帮着做吧!?”南儿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娘说,女人可以不会武功,但绝对不能不会厨艺,抓住男人的胃口只是借口,能随时照顾好自己,那才是最大的本事。

    父王还有几个哥哥都不愿意她外出,不是怕她被人欺负,而是怕她饿死。这荒山野岭的,就算是有银子,也没有用。

    “不善厨艺就学,看你那么年轻,肯定家里宝贝着,”大娘笑眯眯的说道:“大娘的手艺粗糙,但能吃不是,你在这里住着,大娘教你,”

    一听说有人教她厨艺,南儿就想泪流满面。

    从她能在厨房蹦跶出来,娘亲就试图教她一些简单的厨艺,最后的结果就是……厨房被烧了个精光。然后一次不行就第二次,反倒没一次是成功并且好全乎的,最后娘亲终于放弃了,说她就是那种天生对厨艺没感觉的人。

    她可以把剑给舞的剑光凛凛的,就是无法握住菜刀好好的切一块肉,弄的全家人直呼:见鬼。

    她看了一眼大娘家岌岌可危的茅草盖的厨房,怕自己一进去就毁了人家的厨房,就摇摇头说:“大娘,我还要照顾里面的人呢,就不学了。这是给你买菜的银子,麻烦你给抓只老母鸡来炖着,等里面的人醒来后,就能喝上了,”

    “好嘞,大娘我这就去,”看人家的小手白嫩着,大娘也不好强求,反正人家有银子,肯定是富贵人家,不差那点厨艺的。

    南儿见大娘不强求了,终于松口气,害怕大娘真的坚持,她都找不到好的借口。

    一路过来,他们身上欢喜的衣服都不多了。她方才看到,这里的村子很偏僻,人口也少,想着自己跟欧阳绪身上穿的跟村子里的人是格外的格格不入,就想着等会大娘回来之后,让她给做几件衣服,免得进出不方便。

    大娘也是个实在人,买了老母鸡之后,连自己家的干货都拿出来,炖着杀好的老母鸡,香味传出来好远……。

    “我们只要隐藏在这里等你伤养好,再赶回京城,应该也来得及的,”南儿望着欧阳绪苍白的脸色,有些内疚的说道。

    “没事,只要把嫁妆送到,就不会有事了,”欧阳绪担心的是这件事,至于留在这里跟她一起,那是他高兴的。

    “小娘子,鸡汤熬好了,”大娘在门口扯着嗓子喊道。

    “来了,”南儿回头回了一句,扭过头看着欧阳绪道:“我先去端鸡汤,你喝之后好好的睡一觉,尽快的把身体给养好,”

    “嗯,”虽然话里是这么说的,但是那些护卫到底有没有把嫁妆送到京城,他是一点点都不知道,还是要去看看的。

    大娘熬的鸡汤不腻还很香,让风餐露宿了好几天的他们连骨头带汤都吞了去,差点连锅都啃去了,看的大娘嘴角一直合不拢嘴……。

    两人吃过了,休息一个晚上,等到了第二天,南儿才问起了关于此地的地名。

    “这里啊,就叫小河村,村里总过就百来个人,”大娘笑眯眯的回答着。

    “那这里离京城有多远?”她是胡乱带路的,看到有路就走,完全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什么路,现在完全的迷路了。

    “京城?”大娘眯了一双眼,有些好笑的说:“小娘子问的可好玩,大娘我连小河村都极少出去,怎么知道去京城要多少路呢?”

    “啊?!”南儿一听,不免有些失望。

    她不知道,欧阳绪肯定也不知道,他就是在极小的时候到过京城,在古泉村待过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有在进京过了,所以肯定是不熟悉的。

    “小娘子不要伤心,大娘是没去过,可小河村的村长去过一次,他是走着路去的,肯定知道要几天来回,”大娘很是热情的说道。

    南儿双眼一亮,瞅着大娘说:“那劳烦大娘帮着问问,说不定等到里的人伤势好了,得请村长带路,肯定会给来回的赶脚费,”都是迷路的人,若是让她带路,说不定啊,一年都到不了京城。

    能在京城里迷迷糊糊走迷路的人,真的没什么方向感。

    “那感情好,我先去跟村长说一声,”

    有了好消息,南儿的心情也显得好了很多,在院子里收拾着大娘帮着洗了的衣服,嘴角的笑意都不减……。

    “砰,”突然的一声巨响,弄的南儿吓了一跳,收拾好放在手上的衣服都掉在地上了。

    “不弃,”同样被惊醒的欧阳绪语带忧心的喊着。“你在哪里?回我一声?”

    “我在外面,我没事呢,”南儿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望着不远处的山头,心里久久的不能平静。

    “出什么事了?”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的欧阳绪顺着她的眸光望过去,语气沉重的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山上出了什么事,”南儿语气不太确定的道。

    “这里太偏僻,不是我们熟悉的,你轻易不要出门,有什么事情,让大娘去做,”担心她一个姑娘家受委屈,所以欧阳绪是完全的忘记了,眼前的姑娘是个武功高手。

    “嗯,我知道的,”南儿点点头,心里在想着,方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小河村的人都没有惊恐呢?

    大娘去了一会儿之后就兴冲冲的回来了,说村长答应了。

    “大娘,方才发出的巨响,是怎么回事啊!?”南儿用试探的语气好奇的问道。

    “你说是山上啊!?”大娘回眸看了被雾霾给笼罩的山头,有些迟疑的说:“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村长说,这山不知道被谁给买走了,也不知道在山上干什么,反正经常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习惯,后来慢慢的习惯了,大伙也不在乎了。”

    “你们不知道山上在做什么吗?”

    “管那么多做什么,我们就是小老百姓,想要简单过日子的,”

    “可是若是出什么事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不是不好吗?”南儿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娘解释,万一事情危害到他们,等到他们后知后觉的发现,就迟了。

    “这……,”大娘的语气显得有些迟疑,“这能出什么事呢?他们一拨拨的人往山里走,也不跟我们说,只顾着自己的事,应该跟我们没有关系的,”

    “村长知道吗?”南儿总觉得心里难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村长若是知道的话,我们就应该知道的,”大娘笑着宽慰道:“村长都不管这件事,肯定没什么大事,你就不要担心了。好了,我该去做饭了,”

    南儿见大娘完全的不在乎,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进跟欧阳绪商议去。

    “我跟着我大哥行走,收拾过好些土匪,那些人都是深藏在深山里,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小河村山上的人,要没有什么猫腻,也不会躲躲藏藏的避开村民,你说是不是?”南儿坐在欧阳绪的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

    欧阳绪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姑娘,忍着心里的疑惑,出声说道:“不弃,我们是在逃难,养伤,我不希望你出事!”若是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那他根本保护不了她,他真的不想看到她有一丝的不妥,那会让他发疯的。

    要是自己没有受伤,那么真的有什么情况,自己可以先去查探。但现在,他不希望她涉险。

    南儿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能撇撇嘴说:“好吧,只要不危害到我们,这件事,我不管了,好吧!?”

    “好,”欧阳绪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点点头道。

    南儿说的是不危害到他们,那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掺和。可是,危害到他们了,她要是不掺和的话,还真的对不起自己。

    在小河村住着,南儿几乎是每天都会听到那剧烈的声音响动,因为习惯了,所以她也麻木,没有什么感觉了。

    直到有一天,小河村出事了,她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郝大娘,你看到我家正儿了吗?”大娘的院子门口,趴着一个年轻的妇人,此刻正满脸焦急的喊着。

    “正儿?没有啊,我今日都没出去过,怎么了?正儿不见了吗?”大娘坐在院子里跟南儿唠叨着,听到正儿娘这么问,就担心的问道。

    “是啊,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连吃午饭都没回来,”正儿娘满脸担忧的望着村口的路,急的眼眶都红了。

    “去跟大伙说说,让大家在村里帮着一起找,要是万一去那家蹭饭了也说不定,”大娘站起身笑着安抚着。

    “我走了好几户人家了,都说没看到正儿,”正儿娘的脸色很难看,就怕好好的孩子会出事。

    “大娘,你去村里找大伙帮着一起找,我陪着大姐去前面看看,”南儿不忍她当娘的如此揪心,就赶紧开口说道。

    “好,你小心一点,这村里有水坑的,”大娘提醒了一句,然后撒开腿往村子里去……。

    大娘的家在村口,这也是为什么南儿跟欧阳绪来了之后会住在这里的缘故。

    “大姐,你家正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就他一个人吗?”南儿扶住了眼前快要晕厥的妇人,跟她说着话,免得她撑不住。

    “早上就不见了,说是跟村里几个孩子一起去玩了,好几个人都回来了,就他没回来,”正儿娘蹒跚着脚步,困难的说。

    “你问过那些孩子了没有,知道他们去哪里玩了吗?”南儿好奇的问道。

    “问过了,他们只说正儿一个人自己不知道走哪里去了,他们根本没跟他一起,”

    “怎么会这样呢?”南儿有些疑惑。

    南儿搀扶着心力交瘁的正儿娘,根本走不远,走走停停的,还不如郝大娘的脚步稳健,来的快。

    “正儿娘,村里大伙都找过了,没发现正儿,”郝大娘气喘吁吁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去哪里了,这我今天跟小娘子一天都在家,要是正儿出村去了,肯定会从我家门口过,那小子肯定会喊我的,”出小河村,她家是必经之路,否则都要走水路的。

    “他要是没有出村的话,会去哪里呢?”正儿娘的脸上充满了惊惧,有些不敢去面对最后的后果了。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还是在村里在仔仔细细的寻一遍才好,村长已经在询问那几个跟着正儿一起出去的孩子了,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郝大娘知道正儿是他们家唯一的根苗,要是出事了,可是大事了,也不敢有一点的马虎。

    南儿听了大娘的话,就扶着正儿娘一起往村里去。她现在穿的是粗布衣,头发也没有梳的整整齐齐的,为了遮盖自己的容貌,还特意的弄了个刘海,只要不出声,就跟村里的妇人没什么区别。

    这是她来了之后,第一次往村里去。小河村的村民都知道郝大娘家里住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但从未见他们出门过,所以只是知道并没有见过。

    当小河村的村民看到一年轻的小娘子扶着正儿娘过来的时候,就知道是眼前的人住在郝大娘家里了。

    “正儿娘,几个小子说,正儿是去后山了,”村长看到快要站不住的正儿娘,出声说道。

    ~~~~~~~~~~~

    懒懒鼻子要烂掉了,哈哈,烂鼻子。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