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山?”一听说儿子有消息了,正儿娘就跟吃了药似的,一子就精神了。“他去后山做什么?”

    “正儿说是要抓蛐蛐,我娘跟我说,后山有好多人,都不是我们村的,不许我去,我跟正儿说了的,可正儿就是不听,”有个孩子站在村长的身边,大声的说道,语气里还有一些的委屈。

    “这个孩子,是要气死我啊!”正儿娘一听,立刻就急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事情,还是赶紧的去找人要紧,”南儿见他们还在那边拖拖拉拉的,就出声说道。

    “小娘子,你是不知道,这后山已经被县衙卖给了别人,还特意的警告过我们,不许随意的进出,万一出什么事了,是不会帮我们解决的,”大娘在一边赶紧出声道。

    南儿一听,眉头立刻蹙成了一团,有些疑惑的道:“就算是山被别人买走了,也不能不让人进出不是?更何况,走进去的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大事呢?”这神神秘秘的,越发的古怪了。

    很多人都赞同南儿说的话,可想起了县衙大人里说的话,个个都把目光落在了村长的身上,等待着他发话。

    村长纠结了一会儿,看着正儿娘说:“这关系到整个小河村,还是让人去县衙禀告了县衙大人,要是县衙大人允许,我们才能去找,”

    “正儿……,”正儿娘凄厉一叫,随即翻着白眼昏过去了。

    南儿见状,立刻用手掐住了她的人中,抬头对大娘喊道:“赶紧把人给抬着回去……,”

    这正儿娘昏倒 了,顿时让大家乱成一团,很多无关的人都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孩子,就怕自己的孩子也会跟正儿一样,生死不明,那是活活的要大人的命呢。

    南儿回去跟欧阳绪说了一声,让他不要担心,然后陪着郝大娘一起去了正儿家,等待着村长请衙门的人来解决此事。

    正儿娘是醒醒又晕晕,让大伙急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的,衙门才来人,可这个时候,天都快要黑了。

    “不是告诉过你们,这后山已经被人给买走了,是不许乱进出的吗?”来的人蓄着小山羊胡子,一看就给人一种尖酸奸猾的印象。

    “大人,那是孩子不懂事,所以还请大人多多担待,帮个忙,让人把孩子给找回来吧!?”村长点头哈腰的求着,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村里的,这个忙,他还是要帮的。

    “找回来?”那人语气有些古怪,眼神里尽是嘲弄跟轻蔑。“一个孩子进了山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呢,你们让找回来,要没好处,人家可不会轻易的放人,”

    南儿的拳头是紧紧的握着,不想给小河村的村民惹来太多的麻烦,所以她一直隐忍着不出声,免得自己一时忍不住的就要揍人了。

    当官不为民做主,这还叫官吗?

    她见过放肆的,没见过那么放肆的,直接跟百姓要东西,简直是该死。

    村长等人一听,面面相觑着,因为他们村里穷,所以才会不愿意多惹是非的,没想到找了衙门的人帮忙,最好还是要银子,这不是在逼着大家放弃吗?

    小河村的情况怎么样,衙门里的人是为最清楚不过的。

    “怎么样?要是没有银子的话,本大人可就走了,”看到一村子的人都穿的破破烂烂的,那大人的眼里闪过了浓浓的失望——还以为有油水呢,结果是白走一趟,真是晦气。

    “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我有银子,我有银子,”正儿娘从昏迷中醒来,听到了人家说的话,立刻激动的差点就跳起来了。

    原本要走的大人站住脚了,转身看着快要癫狂的妇人,等待着她拿出的银子是不是能填满他的胃口。

    正儿娘从床上站了起来,打开了放在床头的衣服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破旧的布袋子,因为太过激动,一个手抖,把手里的袋子给弄的掉落在床上,抖露出来的铜板很快就欢喜的到处奔跑着,很多都掉落在地上,南儿只是意识的去捡……。

    那蓄着山羊胡子的人一看到那妇人拿出来的只是一个破旧的袋子,里面装的都是铜板,加起来连半两的银子都没有,忍不住的失望要转身离去,却突然被伸出的白嫩小手给吸引住了,眼光也随着那手渐渐的往上,看到了让人惊呆的美丽容貌,更看的目瞪口呆。

    南儿不知道,自己精心留着的刘海因为自己蹲甩到了一边,此时丝毫没有胭脂晕染过的白嫩肌肤露了出来,被所有人的看在眼里。

    “小娘子,你是谁?好像……不是小河村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小河村该有的,所以这一点,他是很有自信的。

    南儿见人家把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眼神里是红果果的丝毫不遮掩的觊觎之心,心里微微闪过一丝不悦,但对于后山抱着同样好奇目的的南儿没有生气,而是娇滴滴的说:“小妇人是随着相公来此处安家的,原本真的不是小河村的人,”

    郝大娘看到那大人紧紧的盯着小娘子,脸上那色。眯。眯的样子,怎么都掩藏不掉,担心小娘子会出事,所以满脸的焦急。

    要是知道那大人是这样的人,就不该让小娘子来正儿家,要是真的被那个大人盯上,小娘子可怎么办是好呢。

    一听不是小河村的人,又见她皮肤娇嫩白皙,一看就不是干重活的人,想必原先家里一定是富有的,说不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来小河村避难的,就在心里转了几个弯,突然厉声道:“你本是哪里人?为何要搬到小河村来?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得事,瞒着大伙?”

    这突然得怒喝质问声,吓了众人一跳,唯有南儿很淡定,没有一丝的害怕。

    “大人可真是威风呢,小妇人就是一女人,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南儿语带嘲弄,觉得他真的是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管的起劲。

    “女人也是人,多少事情是女人惹出来的?你别糊弄本官,拿出你的路引跟身份文牒来,本官要彻查,”那人没有受南儿的影响,依旧坚持到底。

    他这么做,就是想要看看人家有没有什么底牌,要是没有的话,这么漂亮的女人留在小河村,还真的是糟蹋了。

    尼玛的,拿出我的身份文牒来,还不把你给吓死,你有胆子来闹腾吗?南儿在心里怒骂着,最后无奈的从怀里掏出了从连翘哪里要来的,以防万一拿来应付的,没想到还真的是用上了。

    那人见她拿出的那么爽快,心里有些狐疑,就疑惑的打开来看,发现人家果然是有点名堂的,就阴沉着连开口道:“你本就一奴隶,连贫民都不是,怎么会在这里的?”

    南儿怕这个大人在继续纠缠去,自己会忍不住的出手。

    这个人,真的太可恶了,没看到正儿娘已经晕过去了吗?

    “大人不要生气嘛,只要大人找到了那个失踪的孩子,大人想知道什么,我就知无不言的说个清楚,可好?”若不是担心自己无厘头的闯进去会有麻烦,会让欧阳绪担心,她早就把这个猪头给打的连他娘都不认识了。

    这样的人也配为官,简直是可恶。

    见人家娇滴滴的一直说着好话,那大人就觉得她是被自己给拿捏住短处了,要讨好自己,所以才这么说的,就喜上眉梢的说:“好,看在小娘子的份上,本大人啊,就为你走上这么一趟,看看那小子是不是命大的,”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村长一听,知道正儿是有希望找到了,就赶紧的道谢着。

    “你也跟着一起吧,你们都留在这里,等消息,”那大人得意洋洋的享受着众人的道谢,然后命令着美人儿跟着一起。

    “小娘子,”郝大娘看到小娘子跟着那大人一起往外走,就担心的喊着。

    南儿回头看了她一眼,微微摇摇头却没有出声解释什么。

    “这可怎么办啊!?那小娘子不是我们小河村的人,要是万一因此连累了,那不是我们的罪孽了?”郝大娘忧心忡忡的说着,眉头都皱成一团了。

    “那小娘子看着好像是要自己跟着去的……,”村长毕竟见过一些,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觉得也是,郝大娘,你赶紧回去告诉那小娘子的夫君,免得人家误会,还以为是我们逼迫着的呢,”有人连忙附和着村长的话说道。

    郝大娘无奈,只能按大家说的去跟住在自家子里的后生说一声,免得人家要自己要人,还真的不好交代。

    欧阳绪在子里待不住了,觉得时间过去的太慢,就再也不待不住,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却又对村子的路不熟悉,只能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打发时间,心里格外担心不弃的消息,就怕她会冲动的出事……。

    “公子,公子……,”郝大娘急急的冲了进来,看到了院子里的人,立刻出声道:“不好了,小娘子被大人给带走了,”

    欧阳绪原本急的不得了的表情这会儿更是急的快要崩溃了。

    “什么大人?怎么会有大人的?”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是痛恨这种不能掌握的感觉——自从小时候被拐卖了一次之后,他从未再有这种感觉了。

    “是村长请来的县衙大人,因为后山是私人的地方,我们要是进去的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才请大人来的,结果……结果那个大人让小娘子陪着进去,小娘子也答应了,还冲我笑呢,”郝大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加上那一句,只是莫名其妙的就说出口了。

    欧阳绪一听,就知道那个小姑娘冲动了,不听自己的话,独自去探查情况了。

    “大娘,你带我去看看,”欧阳绪觉得自己要真的坐的住,就真不配为男人了。

    “啊?公子,你身子不好……,”郝大娘一听,有些抗拒的说道。

    “我身体没事,”欧阳绪知道,不弃根本没跟郝大娘解释自己的身体是因为受了内伤才不好,还以为自己是天生身体病弱,所以才会这么想的。这些日子,在小河村养伤,没有追杀,加上郝大娘做的那些滋补的食物,他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

    现在,只是走走,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郝大娘听他这么一说,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他苍白铁青的脸色在将养了好些日子之后,已经好了很多,就觉得狐疑,想着小河村那么养人吗?

    “我只带你到山脚,县官大人说了,不许我们小河村的村民往山里去,”郝大娘斟酌了一之后,想着小娘子毕竟是个女人,还不如让公子跟着去看看。

    “好,”欧阳绪换了一身粗布麻衣之后,特意弄的跟小河村的村民差不多了,才跟着郝大娘往村里去……。

    另一边,南儿跟着那个县官大人一直往后山去,却发现翻过半座山之后,里面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

    这山上盖着很多用树木盖的房子,不但人很多,而且大有把深山挖透的架势,弄的南儿不禁面色更凝重了。

    若是简单的隐居人士,只会往深山里去,不会阻止别人进山的。而眼前的景象,弄的她的心情有莫名的沉重,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让你不要带人进来的吗?”县衙大人进山之后,不但没有得到别人的尊重,反倒是不屑加训斥,这样的局面,弄的南儿微微挑了一眉头,觉得情况诡异了。

    “这个……不是有个孩子闯了进来,小河村的村民都求到我的面前了,要是我不管,惹起那些村民震怒,事情可就不好了,难道你们想被人发现这后山的秘密吗?”县衙大人也不在乎人家的眸光,只是满脸要笑不笑的说。

    “哼,那些村民想要找死,我不介意用他们来填满山坑,”人家说出的话,冷酷到底。

    南儿在一边冷眼看着,一直低着头让自己冷静来,免得自己气的发疯要杀人。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