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绪的回来,南儿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对于欧阳绪说的事情,她却是不赞同的。

    “不行,”南儿压低了声音,就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你的伤还没好全,这山里的人至少有千人,你这么贸然的进去,万一出事,谁能救你?”她知道自己是不能随意离开的,要是被县令大人派来的人看到了,那事情就不妙了。

    可是,让欧阳绪单独进山查探,她也是一百个不放心的。

    不要说他的武功,就说他身上的伤,就让自己不放心了。

    欧阳绪面对她坚决的反对,没有生气,反倒是柔柔一笑说:“不弃,相信我,我会小心的,这不单单是你的事,我也是大秦的百姓,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秦起乱子,是不是?”这个小女人,就那么不相信自己吗?想着自己一个堂堂的大男人被人看扁了,欧阳绪的心情莫名的有些纠结。

    南儿知道欧阳绪说的是对的,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混乱,每个人都希望国泰安康的。可是,欧阳绪的武功真的让她不放心,总觉得提心吊胆的,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心神不宁。

    自己身边的暗卫被分批安排出去了,一批保护嫁妆去京城,一批在半道上拦住了那些追踪的,所以她现在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用,否则也不会安排村长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

    眼,关于山里的事情,更是没人可用,弄的要让欧阳绪亲自上阵。

    “那……你要小心,每天晚上回来告诉我事情的进展,”南儿最终还是同意了,她虽然担心,但骨子里有着像她母亲的那种心怀,没有把个人的儿女私情放在前面。

    “好,”欧阳绪见她答应了,就忍不住温柔的笑了。

    他总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心安,觉得自己能配得上眼前这个足智多谋又勇敢坚强的小女人。

    两个人在黑暗中说了很多,在天快亮的时候,欧阳绪才离开,南儿则上床入睡……。

    “杏儿姐姐,这天都大亮了,柳姨娘怎么还没起呢?会不会是病了?”矮个子的丫鬟端着水,站在门口都觉得手酸了,才开口狐疑的问道。

    “人家是姨娘,命好,自然是想睡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了,我们就站着吧!”杏儿因为昨儿个的事情,觉得自己没面子了,所以在一边不快的回答着,心里更是恨不得里面的人真的病了,病入膏肓了才好。

    可惜,她是不知道,她这么个举动,反倒是在掩饰南儿昨天晚上没有睡觉的事情——这会儿真的被人叫醒了,那是满眼眶的黑眼圈,人家一瞧就觉得不对劲了。

    郝大娘站在一边用手搓着掌心,想着小娘子的身子健康,不想起来,大约就是不想看到这些个人,所以才佯装睡觉的——她心里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才忍着没有去敲门。

    南儿才不管外面的情况,睡的足足的,才睁开双眼,此时已经是晌午,连午饭都要过了。

    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了门外的几道人影,自然是知道那些伺候的人站在门外,也不知道多久了。不过,她心里可没有什么内疚,一是习惯这样被人服侍的日子,二是那些人就得这么折腾着,免得蹬鼻子上脸,不知道谁才是主子。

    “郝大娘,”南儿穿好衣服之后,并没有招呼外面的人,而是娇俏的出声问道:“有饭吗?”

    “有,小娘子,饭做好了,你起了吗?”郝大娘的心一直吊着,现在听到里面安然的声音,自然松了去。

    “起了,”南儿的话才落,门就不客气的被“砰”的一声踹开了,露出了杏儿那张暴怒的表情。

    “柳姨娘真是命好呢,睡到日上三竿起,”想到自己从天亮就站在门口,杏儿就觉得火冒三丈。她想着自己起的那么早,早早的候着,免得这个柳姨娘又来找借口找自己的麻烦。结果,自己晒了一早上的太阳,她才迟迟的醒来,这能让人不火大吗?

    南儿先是惊了一,到没有吓到。“杏儿姑娘说的是,我要是不命好,能让姑娘在这里伺候我吗?”南儿说的话,简直是在告诉杏儿,有本事,你也能那么命好,让人伺候着……可畏腹黑到极点了。

    “柳姨娘,奴婢为你梳头吧!?”矮个子的丫鬟见杏儿还想发火,就微微的撞了她一,岔开了话题。

    “好,”南儿没有拒绝,只是轻蔑的扫了杏儿一眼,想着杏儿在县衙后院里的地位,应该是蛮高的,否则她的自信自傲从哪里来呢?

    自己的一番打压,那矮个子的丫鬟可是乖巧的很,完全没有一句辩驳,但杏儿却不一样,也不知道能不能从她的嘴里得知一些事情呢。

    唉,自己把人家小丫鬟给得罪的那么惨,她要是跟自己说那些事情,才怪了。

    几个人在里都是几个心思,没有谁是想的一样的。

    矮个子的丫鬟给南儿梳头,杏儿整理被褥,气氛倒也安静。

    南儿担心欧阳绪,但是面上什么都不显露,就怕自己露出端倪来,又得陷入无尽的追杀,那日子太苦逼。

    南儿可不知道,自己跟欧阳绪躲避在这个穷乡僻壤之中,可把京城的人给吓坏了。

    “你说有人对嫁妆手,还发现了郡主的身份?”北辰傲看着独自回来的隐卫,一脸震怒的问道。

    “是的,”隐卫双手抱拳禀告说:“郡主让属护着嫁妆回来,她与欧阳府的小公子一起在一个县城里养伤。但是,属在半道上得知消息,有人发现了郡主的落,正在追杀郡主,以至于余的隐卫为了保护郡主,跟郡主失散了。”

    “失散是什么意思?郡主可曾受伤?可曾有事?”燕莲是完全没有想到,原本跟着轩儿走的南儿,怎么又回了京城呢?她还想着,大约就是轩儿成亲的大日子,南儿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呢,结果去了又回来,这路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启禀王妃殿,郡主没有受伤,受伤的是欧阳少爷,”隐卫低声道。

    “欧阳绪?他又是怎么跟南儿在一起的?”这两个人,可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啊。

    “好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南儿是我们的心头宝,欧阳绪还是欧阳安的独子呢,这两人绝对不能出事,立刻派人去找,要尽快的找到他们,不然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北辰傲在一边拦住了燕莲的询问,出声说道。

    燕莲也知道眼这件事是最为重要的,就没有出声反驳,什么事情都交给北辰傲去安排。

    想到南儿,她的心就七上八的,揪心又难过,也不知道南儿怎么样了。捆绑着她那么多年,都不许离京,现在是一出京就出事,早知道的话,就该同意她出京,多带一些人去,总比她偷溜出去的好。

    之前因为她偷溜出去,隐卫不曾察觉,结果是跟丢了。知道她去了江南,隐卫连夜江南,结果又跟丢了,这叫什么事呢。

    现在的朝局很乱,她真的不希望南儿因为身份而被牵涉入内,要真的出什么事的话,自己真的承受不住。

    这边,北辰傲安排着人出京寻找,那边,梅以鸿跟北辰卿也知道了此事的一些端倪,派人来询问,想问问需要不需要帮忙的。北辰傲想着事情还没闹大,就拒绝了他们的帮忙,想着还是等找找看再说。

    北辰不弃失踪,整件事可谓说不小,但被北辰傲死死的压住,知道的也就是熟悉的几个人,连应家人都不知道,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翻天呢。

    说来奇怪,应家自己也有姑娘的,连北辰卿也有个女儿,看不知道为什么,个个对南儿就是最好的,连北辰宝儿都疼着这个妹妹比疼自己的亲弟弟还好,这人缘得的连燕莲都看不过去。

    “得尽快把南儿给找回来,要是轩儿回来知道南儿不见了,说不定连亲事都要耽搁了,那可是大事啊!”杭青青看着燕莲唠叨着,心里想着,好在宝儿乖巧,没有学什么武功,也没烈性到离家出走,否则还还真的得要自己的命。

    “谁说不是呢,”这些年来,对南儿最好的,就是自家三个儿子了。现在不悔跟不离已经出城去找了,连拦都拦不住,更何况是轩儿这个当大哥的。

    想到这些,燕莲就觉得头痛了。“这个南儿,以后再敢出去,看我不打断她的腿,简直让人操心!”

    “她都那么大了,该为她寻一门亲事,让她把心好好的收敛收敛,免得以后无法无天的,”杭青青也善意的提醒着,总觉得南儿被大家给惯的太过,连混进迎亲队伍里的事情也敢做,这不是惯的是什么呢。

    杭青青对南儿也是疼爱的,之所以说那样的话,只是不想在遭受那份胆战心惊了。想到有人半路在追杀南儿,她就觉得心惊肉跳的,坐不是,站也不是,做什么都不对劲。

    杭青青的心情,燕莲是理解的,连她现在都有这样想法,觉得自己是把南儿给惯的无法无天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是不在轩儿回京之前找到南儿,这两国联姻,还真的会出现曲折,不知道凤儿到时候是什么心思了。

    她希望每个孩子都好好的,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但也希望所有的孩子都是幸福的。

    她做不到保护了一个,牺牲另一个,那会让她一辈子心里不安的。

    远在小河村的南儿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出离家出走,竟然让大伯母跟娘亲有了把她嫁掉的念头……现在的她,完全不知道战王府跟各个跟她有关的府邸都乱套了。她现在正跟县令派来的丫鬟嬷嬷斗智斗勇,不能让自己被欺负了去,又想从丫鬟的嘴里了解一些情况,可谓绞尽脑汁了。

    “都好几天了,你们家大人的好日子,到底挑选好了没有?”一连几天,那个县令大人都没有出现,弄的南儿以为自己没什么魅力了。若不是眼前还有几个丫鬟照顾着,还真的以为那个县令放弃了呢。

    其实,这样的情况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可是,那个县令不来,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自己又出不去,只能微微的试探着。

    杏儿留在这里,完全是被逼无奈,所以看着眼前的女人也是极度不满的。这会儿有机会嘲弄,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柳姨娘,你放心好了,大人既然安排了奴婢们留在这里照顾着,肯定是会想起柳姨娘的。只不过啊,大人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后院里女人也多,这一个月或者几个月都不曾想到柳姨娘,那也是正常的,还请柳姨娘以后要习惯习惯,免得那天受不住了,觉得自己委屈了,那可就不好了!”杏儿可是逮着讽刺机会不放过,却无意中透露出了好多的信息,是她不知道的。

    “大人有很多女人吗?”南儿故作镇静的质问道。

    “那是当然的了,”杏儿见她表情惊愕,好像难以置信的样子,就笑眯眯的详细的解释了一把,“大人是什么人,那可是晋县最大的,有多少女人惦记着,只要能进大人的后院,那就是知足的。再说了,我家夫人可是个大方的,出身来历都比大人要好,见识的也多,所以不管大人有多少的女人,后院的夫人,就只有那么一个!”

    杏儿的意思是在敲打着眼前的人,不管她有多少的想法,不该有的,不许她乱想。可是,这话在南儿的耳朵里,却有了不一样的一层意思。

    “你家夫人就一个女人,怎么能有那么厉害的?难道你家大人还怕一个女人不成?”南儿撇撇嘴,不相信的讽刺着。

    “哼,你知道什么,我家夫人是有来历的,要没有我家夫人,我家大人才不会当那个县令呢,”杏儿不屑的冷哼,想着夫人还真的是大度,要是换成自己是夫人的话,看到大人如此的花心无情,早就收拾她了。

    “胡说八道,你家夫人就算家世厉害,那也只是个女人,凭什么能混淆别人,还做主给你家大人当官,她以为她是什么娘娘,公主啊!?”南儿想要哄着杏儿说出更多的,那杏儿在兴头上,想要耀武扬威呢,就什么都不管的直接说了。

    “哼,要不是我家夫人命不好,她的身份可比那些娘娘公主……,”在杏儿说到关键的时候,突然被一边的矮个子丫鬟给狠狠的打断了。

    “杏儿姐姐,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想清楚了没有?”她冷冷的眼前的柳姨娘,眼里充满了打探跟怀疑,语气却是略含警告的冲着杏儿去的。

    杏儿被这么一喊,一喝,立刻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吓的脸色都白了。

    “她的身份怎么了?比娘娘公主还尊贵?真是笑话,真的要那么尊贵,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夫人吗?”南儿知道矮个子的丫鬟开始怀疑自己了,就不藏着,直接嘲弄的质问着,满脸都是不屑,想让人家觉得自己是完全不相信这样的谎言的。

    “你想为你家夫人争口气,也别那么夸张,说不出,真是笑死人呢!”南儿讽刺了一番之后,靠着椅子坐在太阳眯着双眼晒着太阳,表面上,是完全没有被任何的事情给影响了,但实际上,心里形成的波涛汹涌,唯有她自己心里明白。

    杏儿因为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有再敢开口了。矮个子的丫鬟在观察了好一会儿后,见人家是满脸的不屑跟嘲弄,也就微微松口气。要是泄露了夫人的来处,那事情可就真的大了。

    见两个丫鬟都没有把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躲到一边去说悄悄话去了,南儿才微微松口气,心里却极度不平静。

    杏儿要说的话,无非就是刚才自己讽刺的。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那个县令夫人若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杏儿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相比较起来,其实还是杏儿来的直爽,不爽的,她都直接说出来,唯有那个矮个子的丫鬟,能屈能伸,才最为可怕呢。

    那个县令夫人如果真的按杏儿说的那样,身份比那些娘娘,公主都要高贵,那她到底是谁呢?

    村长还没有回来,这些事情也不知道找谁打听。郝大娘是个女人,肯定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也不知道那个县令是什么时候来晋县的,有些事情,她要好好的琢磨一,总觉得包裹在晋县的,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可恶,知道这么一个重大的消息,身边却没有报信的人,南儿是真的后悔自己身边连一个跑腿的人都没有了。要是身边有一个隐卫,事情都不会那么棘手了。

    南儿心里的纠结,谁都不知道。而欧阳绪进了山里之后,是小心翼翼的,连半点大的动静都不敢弄出来。好在南儿叮嘱郝大娘给弄了一些干粮出来,偷偷的藏在厨房里,让欧阳绪自己去拿,也叮嘱郝大娘什么都不许问,不许说,免得惹祸上身。

    郝大娘也是个聪明的,总觉得眼前的小娘子不简单,要真的出身卑微的话,那一身的高贵气息从哪里来呢?她就算是躺在那边闭着双眼,呈现出来的情景也是被人服侍的,好像天生在她的身边,就有许多人照顾着——这种奇怪的心思,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反正郝大娘就觉得情况是这样的。

    对于小娘子吩咐的事情,她都是听从但不多问的,也因此,她才觉得很多事情让人惊心。

    每天进山之后,到了晚上,欧阳绪就会寻一个机会出来,给南儿禀告发生的事情,包括在山里看到了什么,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一样样的,都告诉南儿,两个人有商有量的,还真的有一些的打探的架势。

    “不弃,村长离开了那么多天都没有回来,你说会不会出事啊!?”欧阳绪现在想想,心里有些后悔。这么大的事情,反倒被自己给破坏了,要是村长出什么事,他肯定要自责。

    “再过两天看看,要是村长还没回来,到时候你就出去找,我这边很安静,不会有事的,”那个县令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更好的人选,把自己晾在一边了。说实话,她更是喜欢这样,有人照顾着,还不用被人觊觎着,这种感觉,舒服。

    “好,两天后,村长还没回来,我就亲自去一趟,”进了山里,看到了那么多的人挖山砍树,建造房子,打算是在这边长住了,就让他心惊胆战的。这些人,个个都有武功,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了。

    而最为主要的就是,他们在身上里面私造兵器,日夜不停的忙碌着,也不知道制造兵器的器材是从哪里来的,一**的,就没停止过。

    “嗯,这些日子你要小心一些,那个县令派来的人就在村子里,若是你不小心被人发现了什么踪迹,到时候你留在这里就难了,说不定还会引起山里人的戒备,你进出就有危险了!”南儿看到他这几天每天餐风露宿的,憔悴了不少,还隐约的变的沉稳起来,心里高兴又不舍。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在家都是享福的。若不是因为自己无意中的闯入,坚决不会发生这样的私情的。

    若没有来这里,这个时候,他们大概也到了京城,正在战王府里舒服的享受着,然后调侃要成亲的大哥,嬉闹当新娘子的凤儿姐姐,一切都那么好。

    但现在……什么都不能做,还得小心翼翼。她北辰不弃长那么大,头一次遇到这样得情况,简直让人束手无策。

    “放心,白天我都藏在深山里,那些就算是挖山砍树,也得慢慢来,不能一子就把整座山给推倒的,”对于自己的踪迹,欧阳绪还是很有信心的。

    两天后,当欧阳绪跟南儿都想着该去找村长的时候,村长才迟迟的回来,满脸的疲惫,像是在连夜赶路,累的不行,人都瘦了。

    南儿一个表面上定了身份的人,是不能去见村长的,但她又想知道事情怎么样了,只好糊弄杏儿,告诉她说之前村长不在,你们住在小河村里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一声,毕竟人家是村长,得敬着,所以得去告知人家一……南儿还准备了一份礼,让杏儿送过去。

    杏儿是嘟囔不愿意的,南儿说要是不送,就她自己去,杏儿才无可奈何的送过去。

    “那个村长是个什么东西,奴婢好心的送东西过来,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真是气死人了,”杏儿拿着东西回来,一脸的怒气。

    “村长说什么了?”南儿好奇的问。

    在她的心里,村长是个聪明又温和的人,要不是在小河村因穷苦压着,还不知道有什么作为呢。

    “他说小娘子若是以前的小娘子,他是尊敬的,但现在小娘子变了心,不是以前的,那些东西他不要,让小娘子自己过好日子,将来不要后悔就行了!”杏儿虽然很喜欢村长讽刺柳姨娘,可他当面训斥的人是自己,那种感觉,很郁闷。

    南儿见村长说的都是表面上的,根本一点暗示都没有,想着事情应该是成功了,否则村长也不会那么安心的。

    不过,南儿想来想去,总觉得不放心,就让欧阳绪去村长家问问,弄清楚所有的情况,也好过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的。要是村长送信送到了,那自己就不用那么挂心,要是没有,得让欧阳绪立刻出发去送信,否则迟了,就真的完了。

    白天,欧阳绪是出门的,所以南儿就算是焦急也没有用。她安抚了杏儿几句之后,让她把送出的礼都拿回子里去,然后坐在院子里继续假寐……这日子,过的可真是奢侈。

    到了晚上,欧阳绪终于是回来了,但不是好好的,是受了一点伤的,看的南儿捂住了嘴,死死的忍着,才没有尖叫出声。

    “出什么事了?”南儿看到欧阳绪终于,不激动都难。

    “被人发现了,”欧阳绪说的到是很平静,他没理会自己身上的伤口,而是伸手捧住南儿的脸说:“我得离开这里,若是被人发现我在这里,连你都会有危险的,”他可以带着南儿走,但是小河村的村民不行,所以他只能忍着要求南儿跟自己离开的要求,独自先离开。

    “村长回来了,”南儿也知道事情紧急,也不跟欧阳绪说废话,直接跟她说:“这里是晋县,我跟郝大娘打听过,过了晋县往西,就是丹阳城,那里的守城将军是东从容,你去找他,就说是不弃找你去的,让他带了随军来这里,把这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欧阳绪的双眼在转动,心里隐藏了很久的困惑就想问出口,但被南儿拦住了。

    “等你回来之后,我就告诉你,我是谁,好不好?”她怕自己告诉欧阳绪自己的身份之后,欧阳绪就不肯走了。

    欧阳绪咬咬牙,低声道:“好!”

    “你快去吧,村长那边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记得路上小心,”南儿很想告诉他,自己想要跟着他离开,不管这里的事情了。可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真的要这样做了,那么小河村的百姓,包括郝大娘,村长在内的,都不会有活路的。

    就算是之后自己能为她们报仇,但人都已经死了,这份愧疚,会永远的藏在她的心里,所以她不能这么做。

    “嗯,”欧阳绪忍不住心头的不舍,在南儿的额头上落一吻之后,就趁着黑夜,出了小河村……他才出去一会儿,整个小河村就闹腾了。

    “小娘子,出事了,”郝大娘被吵醒之后,看到了满村的火把,就不安的喊着道。

    因为南儿不喜欢晚上被人坚持着,所以杏儿等人都是在别家村民家里休息的,这会儿院子里只有郝大娘一个。

    “出什么事了?”南儿故作被吵醒的样子,揉了揉自己的双眼,有些不满的咕哝道。

    “不知道啊,我方才听到吵吵闹闹的,就起来看了一,发现村子里到处都是火把,吵的沸沸扬扬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村子里出事了,”郝大娘有些心惊的说着,最近被吓的胆子都小了。

    “没到我们这里,还是不要管闲事的好,”南儿是知道发生了是什么事情,虽然担心小河村的村民,但想着找不到闯入的人影,人家想要抓村民问罪,还是有些难的。

    “小娘子说的对,说的对,”郝大娘急的有些六神无主了。

    她一直在村里过活,跟村里的人就算不是亲人也跟亲人差不多了。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是村里人自己处事了,还是有别的人在找事,反正觉得事情不对头,心慌慌的也不知道找谁。

    郝大娘跟南儿才平静没有多久,杏儿等人 就过来了,还带了好些个拿着火把的凶神恶煞。

    “柳姨娘,你在这里,可看到过什么人没有?”杏儿直截了当的问道。

    “人?什么人?”南儿茫然的问道。“郝大娘,你看到过吗?”

    “没有,”郝大娘一脸青色的回答说:“村子里发出的声音吵醒了我,我起来的时候,小娘子还睡着,是我把小娘子给吵醒的,我都没有看到,小娘子就更不能看到了,”

    杏儿跟小娘子的仇怨,她是知道的,声音特意的解释了一。

    “村子,发生什么事了?”南儿看到了人群里的村长,立刻上前关切的问道。

    “不知道啊,大家都睡的好好的,结果这些人突然闯进村子里,说是有什么人闯入,把大家吓的够呛,可整个村里都翻遍了,也没有查出什么人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村长回答的一本正经,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他们是什么人?”南儿见人家穿的都是山上的衣服,知道是欧阳绪在心里被人发现了踪迹,才被人追踪到这里的。

    ~~~~~~~~~~~

    大更啊,亲们鼓掌不,哈哈哈,晚上还有更新,懒懒这几天潜力大爆发,值得期待。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