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卿看着一起闹腾的一些人,嘴角突然裂开了一抹笑容,显得有些渗人。

    “北辰大人是有什么想法吗?”金君凛一直在关注着他,因为所有让自己难堪的言语都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所以他一定要把北辰卿拖水。

    北辰两兄弟,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

    金君凛的话,很成功的让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包括那个极力表达忠心的岳老大人。

    “北辰大人,你按的什么心?”岳老大人感觉到了皇上阴沉的表情,不敢在继续去了,就冲着北辰卿去了。他什么都管不了,只知道,若是今天成功逼迫长公主远嫁后,贵妃在宫里的日子,就再好不过了。为了岳家,就算是死,也要拼一把。

    “岳老大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北辰卿挑眉,好整以暇的问道。

    “你心怀恶毒心思,为了战王,你想挑起两国的战争,好让战王名扬天,用整个秦国跟百姓当赌注,你摸摸良心,你不怕晚上噩梦醒来吗?”岳老大人是一番苦口婆心,那样子好像是全天的人都错了,唯有他一个人是对的。“你为了一己之私,竟然要生灵涂炭,你良心何在啊!?”

    面对这样的指责,北辰卿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哭笑不得望着岳老大人,扬起嘲弄的笑容问道:“那按照岳老大人的意思是:这一次,晋国提出退让百里土地,秦国不但不能抗议,反倒是兴高采烈的答应……那一次,晋国提出要整个北方,或者整个南方,为了两国和平,岳老大人是不是也觉得该答应呢?”

    “胡说八道,那这么能一样?”岳老大人恼怒的呵斥着,面红耳赤,显然是气的不轻。

    “秦国疆土,寸步不让!”北辰卿不把人家的跳脚看在眼里,而是冷冷的对上金君凛的冷冽眼神,一字一句的说道。

    “呵,”金君凛冷笑一声,冲着北辰卿冷笑道:“你别得意,两国开战,你北辰卿就是最大的罪人!”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混淆视听,让人把这些事情传出去,到时候,北辰两兄弟就束手束脚了。

    “只要保住秦国疆土,就算是罪人,北辰卿也心甘情愿!”北辰卿不畏惧的迎面回答,眼神里迸发出来的战意,浓烈而灼热。

    最后,金君凛是恼怒的拂袖而去,要带着晋国人回国……为了不在发生之前海国发生的事,皇上派人保护金君凛跟金雅儿离开秦国。而的得到这个命令的人是岳安明。

    皇上在圣旨的时候多加了一句,岳安明若是办不好此事,就拿人头来见。这么一来,岳安明就想弄点事情出来都不行。

    晋国太子一离开,和亲失败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京城,顿时,人心惶惶,京中也传出了北辰卿为了让战王领兵,名扬天,不惜要生灵涂炭,拿百姓的性命开玩笑呢。

    这么一来,北辰府跟战王府的门口都被那些情绪激动的百姓堵住了,甚至有些动了激烈的手段,想要砸了战王府的大门呢。

    “岳家的手段,也就如此了吗?”两府之间的热闹,北辰俩兄弟自然不会漠视,但他们谁也没有出面,而是有放任的架势。

    谣言,只会越来越离谱,不会有主动显出真相的可能,除非是有人特意的解释……因为北辰俩兄弟的沉默,谣言是越来越离谱了,甚至还传出了战王要谋朝篡位的大逆之言,让整个京城都震动了。

    朝堂上,依旧是对峙。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岳老大人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紧紧的咬着北辰傲,语气甚至都有些颤抖了。“战王,这京城里的谣言,传的越发的不能控制了,难道战王是不屑那些百姓,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吗?”

    “解释什么?”北辰傲疑惑。

    “解释战王的野心从何而来?解释北辰大人跟战王到底想要算计什么?”岳老大人也不客气了,直接质问道。

    “本王能算计什么?”北辰傲扬起恶劣的笑容,了解他的人都会知道,这表示他想要腹黑的吃人了。

    “算计北方的兵马,”现在开口的人是叶大人,也就是贤妃的父亲。“和亲不成功,梅家两将军都不在了,能领兵打仗的也唯有战王一人,这兵符落在战王的手里,安的什么心,就不是官等人猜测到的。”

    兵符,谁不喜欢,有了兵马,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呵呵……,”北辰傲轻笑出声,嘲弄的扫了一眼朝堂上各安心思的人,讥笑道:“本王好像从未说过,这北方一战,非得本王领兵,所以本王觉得疑惑,这京城里的谣言,到底从何而来呢?京城百姓是什么都不知道,被人糊弄了,那是情有可原——可是,众位大人会被蒙蔽,真的让本王无法理解!”

    “战王的意思是:北方的战争,战王不会领兵?”家有小武将的人立刻惊喜的质问道,完全没有想到自家的人到底有没有人领兵的能力,能不能牵制住晋国的兵马——他们完全没有把百姓的生死看在眼里,就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壮大自己家族的势力。

    “是,”看到人家迫不及待的追问着,北辰傲笑的更高深莫测了。

    “战王,”皇上有些不悦,因为他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可他如今这么做,如何对的起自己的一番苦心呢?

    “皇上,臣知道有个更好的人选,皇上若是知道了,肯定会中意的,”北辰傲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早就写好的奏折,放在自己的手里递上说道。

    花公公立刻从一边过来,接走了北辰傲手里的奏折,也让众大臣都拉长了脖子,恨不得自己能一子长高,好看到奏折里写的到底是谁。

    皇上一接过奏折,就急切的打开了,当他看到奏折上的名字时,惊愕的看着北辰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启禀皇上,臣所提议的人,是绝对忠心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肯定的告诉皇上,他没有说谎,事实如此。

    “启禀皇上,这战场上的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的,还请皇上三思,”战王不出手,就表示着他们都会有机会,所以个个都跃跃欲试,想要争夺得到这个唯一的机会。

    北辰两兄弟只是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冷眼看着那些为了一己之私,甚至不惜危害将士,其心可诛!

    “战王提议的人,朕很满意,此事不在复议,退朝!”皇上大手一挥,就把所有人的话都堵住了。

    那些不甘心的人不停的在询问着,想知道北辰傲提议的到底是谁,是不是自家的,或者是自己对头的,反正紧紧的抓着他不放……而他,从头到尾都是淡笑,没有出声。

    “战王,皇上在御书房,请战王有要事相商!”花公公看到被人簇拥着的北辰傲,立刻快步上前,弯腰说道。

    皇上召见,众大臣就算不甘心也无奈,只能放人。

    御书房。

    “战王,梅以鸿真的活着吗?”皇上无法说出自己看到奏折上的名字之时心里的震撼,那是梅家的根,唯一的,他是真的不希望梅家后继无人。

    “是真的活着,”北辰傲很确定的回答着。

    “在哪里?他怎么回京了,也不进宫禀告?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何他会失踪又出现在京城?”自从北方出这样的事情之后,发生的事,让他差点焦头烂额了。

    看到情绪外露的皇上,北辰傲微微皱皱眉头,压低声音解释说:“启禀皇上,臣不是故意要隐瞒的,而是梅以鸿之前失忆了,完全记不得自己是谁……,”他把之前燕莲在古泉村的后山救的梅以鸿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继续往说道:“这一次,鬼使神差的,失忆之后的他又摸回到了古泉村……,”之后的时候,一一说清楚,等待着皇上的决定。

    皇上听到了其中的曲折后,真的心绪复杂万千。

    “他可恨朕?”梅家出事,他虽然没有收回梅家的宅子,可梅家发生的事情,他都是清楚的。

    “梅以鸿知道,这些事情是皇上不愿意发生的,他现在只想去北方,为父母报仇雪恨!”他之前顺带提了一,说京城查不出梅家夫妇死在谁的手里,那么说不定人不是秦国的,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有他在,朕自然放心!”没有人比梅以鸿更熟悉北方的形势了。他面上一直要求北辰傲去北方,那是实在没有人了。若是可以,他也不希望北辰傲去——现在,终于能放心了。

    梅以鸿活着,只有几个人知道,那些都是北辰傲相信的人——现在,多了一个皇上,却让事情弄的更加复杂了。

    那些大臣都在绞尽脑汁,猜测着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让皇上一子拍案决定的人才,所以个个心里都忐忑不安。

    北辰傲在御书房跟皇上商议着北方的事情,应燕莲则在城西继续自己的地盘扩建,而这个时候,几队人马从京城呼啸而出,杀气腾腾……。

    ~~~~~~~~~~~

    晚上没有了,明日早上再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